正文 第十九章 從容
第十九章從容

"剛此的事情你們也看到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家心里有數.."葉凡左手持青銅古燈,右手持破損的魚鼓,沒有後退,反倒迎著幾人向前走了幾步,道:"既然我已經將魚鼓取了過來,就不可能還給他."

青銅古燈灑落出的神輝絢爛如陽,皎潔如月,又如截取的一段神聖虹芒,晶瑩燦燦,瑞彩條條,完全與葉凡相合,兩者仿若天成,渾若一體,讓他看起來超塵脫俗,似身穿神衣的謫仙臨塵一般.

而在其右手中所持的魚鼓雖然破損,且此刻已經暗淡無光,但是方才眾人都見到了其雷神般的威勢,紫電縱橫,驚雷陣陣,眼下同樣被葉凡持在手中,實在讓人忌憚.

"李長青確實不該亂說話,導致他人生出覬覦之心,發生了這樣讓人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葉凡你奪走他的保命之物也確實過分了."劉云志來到近前,手中那杆金剛寶杵光燦燦,給人以沉重凝練的感覺,非常有氣勢.

在他身邊還有一男一女,自開始時就一直阻攔龐博動手,幫助李長青說話,此刻皆跟隨劉云志上前.

"葉凡我知道你很氣憤,任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都會怒火洶湧,但是我們應該多一分寬容."那名女同學說話很從容,像是站在道理一邊,不偏不向,似完全是一副公正的姿態,道:"在這種境地下剝奪他保命的東西,我們都知道意味著什麼,你不能這樣過分."

在她的指端有一個破舊的銅鈴,似蒙塵多年,灰暗無光,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但是卻不得不讓人注目.在她說話時,纖細的手指無意識的動作,偶爾會發出一兩聲鈴響.

劉云志身邊的那名男同學也開口道:"我們都應該有一顆寬恕之心,大家相識相知四年,又同時遭遇今天這場變故,理應同舟共濟,相互扶持.不愉快的事情就此揭過,不要再糾纏,葉凡還是將他保命的魚鼓還給他吧,你也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他失去生命吧."

在他垂下的右手中,有一個鏽跡斑斑的香爐,不過巴掌大,有些殘缺,部分爐壁碎裂,但卻顯得古樸自然.

三人站在一起,且都在大雷音寺中有所收獲,各持一件神祗遺棄的器物,此時此刻,他們說話自然顯得很有重量.

"哐當"

龐博大步上前,而後重重的將大雷音寺銅匾立在地上,道:"真是說的比唱的都好聽,我發現你們顛倒黑白的功力很高深.首先你們要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其次你們要知道人要正氣一些才好!明明是李長青與人要害葉凡,怎麼就變成葉凡不夠大度了,這是什麼道理,最終怎麼會是葉凡不對了?別人要害死他,葉凡將其倚仗的東西收走,有什麼不對?按照你們所說,葉凡倒像是變成了惡人,而李長青倒像是沒有什麼過錯,別在那里假惺惺,大義凜然,讓我看的惡心!"

此刻,龐博身上的光芒依然沒有消散,銅匾上"大雷音寺"四個古字綻放出一道道沖天的光華,佛音說法,聲如雷震,有飄渺的禪唱若隱若無的傳出,他整個人像是一輪熾烈的太陽一般,非常具有氣勢.

這番話一出,頓時讓剛才那說話的一男一女臉色變得非常不好看.

"我們並沒有說葉凡不對,只是想讓葉凡顧念同學情誼,不要收走李長青的魚鼓,讓他可以保命活下去."

完全是避重就輕,不提葉凡差點被人推出五色祭壇,險被風暴卷走的事情,著重提葉凡這樣做等于害死同學性命.

葉凡聽他們說完,平淡的笑了笑,道:"其實,你們三個大可不必擔心,我並不想與他計較什麼."

他通體繚繞神輝,帶給以人素淡朦朧的感覺,周圍纖塵不染,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甯靜與祥和.

"不過我要糾正一下,是李長青與人差點讓我沒命,而不是你們總是掛在口上的我要害他性命,這件事大家有目共睹."葉凡掃了劉云志三人幾眼,道:"這里有不少同學並沒有在大雷音寺得到什麼,但依然好好的活了下來,為什麼?因為不久前大家共用手中的神祗遺物.我收走李長青的魚鼓,只是不想讓他有為惡的倚仗,他可以指使人搶我的東西,同樣可以對其他人生出這樣的心思.他的安危,幾位盡可放心,大家同學一場,可以共用手中的神物,相互扶持,完全可以平安無事.當然,如果幾位不願與他共用手中的銅鈴,香爐,金剛杵,那麼就讓他跟在我的身邊吧,我絕不會不顧念同學情誼."

葉凡先是點出了事情的根本原因,直切要害.而後又提到共用神祗遺物,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是眾人自然可以聯想到不久前正是他的提議,才讓很多人逃過一劫.隨後,又輕飄飄的削了劉云志與那兩名同學一記,面面點到,讓人無話可說.

周毅也站在前方,除卻最開始時反對葉凡收走魚鼓外,在這個過程中一直在靜靜地聽著,沒有發表什麼意見,直到這時才再次開口,道:"李長青確實很不對,怎麼處置他都不為過.但葉凡你掌握兩件神祗遺物是不是有些浪費呢,要知道在場還有不少同學連一件殘品都沒有."

周毅家里有一定的背景,但從來沒有讓人感覺到過倨傲,一直很儒雅與隨和,他此刻點出這個問題,頓時讓旁邊的龐博皺了皺眉,但卻沒有辦法反駁什麼.

"我連手中的青銅古燈都願意與所有人共用,現在收了這面魚鼓,考慮的事情自然也要從這面著手."葉凡笑著對身後的一個男同學招手,道:"張子陵給你,如果發生危險,一定要記得與旁邊的人共用."

這個名為張子陵的同學一直站在葉凡與龐博的後面,當年是在足球場上踢出來的感情,比一般的同學要親近一些,剛才他雖然沒有如龐博那樣動手,但也顯然站在葉凡這一邊.

葉凡的這個決定很突然,周毅嘴角動了一下,但是什麼也沒有說.

劉云志當時就皺起了眉頭,他身邊的那個女同學則立刻出言反對,道:"在場的男同學不少人都在大雷音寺有所獲,相對而言,女同學尋到佛器的人卻沒有幾個.我覺得應該交一個女同學."說著她示意的看了看身後一個女生.

龐博露出譏諷之色,道:"同學間還分什麼彼此,手里持有神祗遺物的人都要與他人共用,交給誰不一樣,難道你不願意幫助其他人嗎?"

選擇性的忽略,著重的突出攻擊性的東西,龐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面帶揶揄之色,頓時將那名女同學噎得一陣惱怒,臉色忽青忽白,道:"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張子陵很自然的上前,接過葉凡遞過來的魚鼓,兩人都沒有說什麼,一切盡在不言中.

葉凡直接忽視劉云志,看都沒有看他,問周毅道:"周毅你覺得怎樣?"

"我沒有意見,我們現在落難在外,彼此間應該相互幫助,希望不要再發生不愉快的事情了."周毅很平靜的說出這些話,隨後便什麼也不說了.

周圍其他同學將這一切看在眼中,都體會到了方才那種微妙的情境,雖然看似平和,但卻有幾次無形對立,但卻全部被葉凡輕飄飄的化解了.

這讓人想起了學生時代的葉凡,那時就是如此,該平和時非常隨和與淡然,該鋒芒畢露時絕不含糊,從來不惹事,但更不怕事情找上門來.

龐博手扶大雷音寺銅匾,看著前方劉云志幾人,道:"葉凡不計較別人害自己的事情,但是有些話我不得不說,人在做天在看,到現在我想已經不能否認神祗的存在,人還是要正氣一些為好,不要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這等于在**裸的抽前方幾人的臉,但是卻讓人無話可說,因為他站在"理"這一邊.

劉云志古井無波,沒有什麼難堪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道:"說的好,今後一定要避免這種事情發生."

林佳與王子文站在後面,兩人都持中立的姿態,剛才都沒有發表什麼意見,此刻先後出言.

"為了避免再發生不愉快,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的商量一番."

"現在應該確定下,在大雷音寺有所獲的人該怎樣幫助其他人,每人應該幫助幾人."

而李小曼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什麼,她注視著不遠處的葉凡,看著他從容化解這一切的經過,眼眸中非常平淡,沒有任何表示,沒有相幫任何一方.

而他身邊的凱德對漢語的理解很一般,直到現在才完全明白發生了什麼,這個老外暗暗咋舌不已.

"砰"

突然,一聲碎裂的聲響傳來,眾人一驚,護在五色祭台外的光幕竟然被刺破了,有什麼東西鑽了進來,眾人全部向那個方向望去.

一道烏光快到極致,"噗"的一聲洞穿了一名男同學的額頭,一朵血花飛濺而起,那名男同學雙目睜得大大的,仰天摔倒在地,再也沒有了聲息.

如果不是因為光幕的原因,這種可怕的東西簡直無聲無息,眾人根本不能發覺烏光來襲.想起不久前在夜幕中被襲殺的幾人,眾人心膽皆寒,那道烏光隱于黑暗,不可能發覺.

烏光的出現,等若宣告死神又來了!

陣陣驚恐的叫聲響起,祭壇上亂作一團,沒有神祗遺物的人瘋狂撲向劉云志,周毅,王子文等人,抓住他們再也不肯放手,共用佛器.

"嗷吼……"突然,風暴中傳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響,驚天動地,雷鳴般的沙暴都被它壓蓋了下去.

"是大雷音寺……"

在這一刻,不少人都面色蒼白,他們聽出了這個聲音的方位,正是大雷音寺那里!

"大雷音寺已經毀了,難道是大雷音寺下鎮壓著什麼不成……"

龐博這句話一出,頓時讓很多人頭皮發麻,感覺陣陣驚悚.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