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生死
第十七章生死

"你看清是什麼了嗎?"龐博問道,想弄清楚危險的根源,他平日大大咧咧的,但關鍵時刻從來都很穩重.

"沒有看到什麼,只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氣息籠罩了我的全身,然後這口銅鍾便突然震動了起來."此刻,王子文被金色光輝籠罩,但依然心有余悸.

聽到這些話語後,但凡在大雷音寺有所獲的人都緊緊的抓住手中的殘破佛器,這些東西如今被證實果真不凡,定是神祗持有之物!

殘破的銅鍾停止震動,悠揚鍾聲漸漸斂去,王子文身上那燃燒的金色神焰消失了,如同黃金戰衣般的光華重新歸于銅鍾內.

"走,我們趕緊離開這片廢墟!"葉凡手持青銅古燈,灑落出點點神輝,帶頭向著五色祭壇沖去.

眾人緊隨其後,這片浩大的天宮廢墟內肯定有什麼可怕的東西,每多停留一秒便會多一分危險.

"啊……"慘叫再次傳來,在接近廢墟邊緣時一名男同學仰天摔倒在地上,在其額頭的正中央有一個手指粗細的血洞,鮮血汩汩而流,還是同樣的死法!他死不瞑目,雙眼睜的很大,死前那驚恐的神色凝固在那里.

在這一刻很多人都恐懼無比,又一名同學突然死亡了,眼睜睜的看著,卻無力阻止,甚至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害了他的性命.

生離死別說起來容易,但是親身經曆,眾人都感覺無比的苦澀,身邊親密的同學連句遺言都未能說出口,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掉了,讓人難以接受.不少女同學近乎崩潰,低聲哭泣了起來,以前哪里見到過這樣的場面.

"走!"

眾人沒有停留,也不能停留,快向著五色祭壇沖去.終于逃離了那片廢墟,但是兩條生命永遠的留在那里,再也無法見到了.

跑出去很遠,回頭觀望,那些斷壁殘垣如猙獰的惡魔,在夜空下影影綽綽,讓人心悸.

可是眾人還沒有來得及長出一口氣,接連三聲慘叫幾乎同時響起,兩名男同學與一名女同學先後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傷口依然是額頭,三個一模一樣的血洞是如此的觸目驚心!

鮮血染紅了地面,三個昔日的同學,朋友就這樣慘死了,他們雙目暴突,表情恐懼.

短短片刻間,已經有五人失去了生命,這讓眾人傷感的同時,渾身冰冷,頭皮麻,也許下一個就會輪到自己,誰也不能確定生命何時終結.

"嗚嗚……"一名女同學近乎崩潰了,大哭了起來,道:"死的人都沒有在廟宇中尋到器物,那個未知的魔鬼就在附近,不持有神祗留下的聖物在身,早晚要死……"

這是一個事實,死去的五人在廟宇中都是一無所獲,而同樣遭襲擊的王子文正是因為那口殘破的銅鍾才安然無恙.

"幫幫我們……"在廟宇中沒有尋到器物的人,全都驚恐無比,接近有所獲的人,用近乎哀求的語氣懇請相救他們.但是,在這種生死關頭誰會讓出自己唯一的救命佛器呢?

有些人沒有停留,甚至沒有回頭,大步向著五色祭壇沖去,同學情誼固然可貴,但是在面臨生死抉擇時不少人選擇的是冷漠相對,以求自保.

人與人間的關系,人性的矛盾,第一次面臨現艱難考驗.

"求求你們,救救我……"那名近乎崩潰的女同學一邊跑一邊哭泣著,梨花帶雨,惶恐不安,非常的可憐,兩只鞋子都跑掉了,但依然茫然無知,此刻恐懼已經占據滿她的心靈.

葉凡大聲喊道:"在廟宇中尋到的器物,我們可與他人共用."

龐博向來與葉凡同進退,聞言站在他的身邊,也大聲喊道:"沒錯,我們可以兩三人共同持有一件自古廟中尋到的器物."

很多人都望來,但卻帶著遲疑之色,有人開口道:"這些殘破的器物,萬一沒有那麼大的作用怎麼辦?如果只能庇護一個人,豈不是讓原本的物主也陷入生死險境……"

這樣的話語一出,立時又讓人動搖了,甚至有兩人開始提,頭也不回的向前沖去.

"謝謝你葉凡……"那名跑掉鞋子,滿臉淚水,楚楚可憐的女同學,跌跌撞撞來到葉凡的身前,臉上露出無比感激的神色,混合著那滾落下的淚水,讓人心生憐憫.

她顫抖著伸出右手,但是在距離古燈還有一尺遠時,她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了,而後雙目無神,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變故是如此的突然,葉凡眼睜睜的看著她的雙目失去光彩,那張楚楚可憐的美麗臉頰帶著淚痕,那抹剛漾起的感激的笑容永遠的凝固在那里,讓人感覺心中難受.

葉凡很想將她扶起,但終究只是伸了伸手,又收了回去,這名可憐的女同學的後腦被洞穿了,這一次不是額頭,那烏黑的長間有鮮血流淌而出,只差一步距離,但她最終死還是在了葉凡的眼前.

那抹凝固的笑容,刺痛了葉凡的雙目,他慢慢後退,離開那具漸漸冰冷的尸體.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死亡是如此之近,眾人更加惶恐了,葉凡與龐博的身邊很快就圍上來三四個人,他們迫不及待的向著古燈與銅匾抓來,那是近乎爭搶的架勢,想要據為己有.

"你們要干什麼?"龐博當時就瞪起了雙眼,大喝道:"我們是在救你們,與你們共同持有這些東西,而不是將銅匾與古燈讓給你們,舍棄自己的生命!"

他體格魁梧,塊頭很大,這樣一瞪眼怒自然有一個駭然的威勢,那幾人頓時停了下來,訕訕的上前,將手搭在銅匾與古燈上.

沒有時間可以耽擱與停留,眾人快奔跑,但這時卻有不安分的情緒在蔓延,有些人眼中熱,想要搶奪佛器.而擁有殘破佛器的人,則充滿了戒備之心,後悔與人共同持有.

"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們是四載同窗,不要讓你的後半生都為你今天的選擇而慚愧與自悔!"葉凡高聲喝道,比龐博還要能震的住人,頓時讓很多人安分了下來.

"轟"

就在這一刻,前方的劉云志身上突然爆出成百上千道雷電,電芒飛舞,他猶如雷神降世一般!

閃電密布,將他的身軀完全覆蓋住了,那里電光爍爍,將周圍照耀的一片通明,而他手中那杆金剛杵更是光芒璀璨,一切都是源于那半截殘破的寶杵.

劉云志像是穿上了一身由閃電交織成的戰衣,整個人透出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一道道電芒繚繞在身,簡直就像是一尊雷電戰神一般.

"剛才我被那莫名的東西襲擊了."他僅僅有這樣一句話,而後便不再多說什麼,凌厲的眼神不經意間掃過葉凡那里,但當看到那盞青銅古燈後,那兩道厲芒很快消失了.

直至片刻鍾後,劉云志身上的電芒才漸漸斂去,他手中的金剛寶杵又變得暗淡無光了.

神祗持有的器杖!

這杆寶杵所具有的威能,眾人有目共睹,陣陣心驚.

一路上所有人都沉默無言,終于來到五色祭壇前,還好沒有再出現死亡事件,這讓眾人稍稍松了一口氣.

五色祭壇上那九具龐大的龍尸還有那口青銅古棺靜靜的橫在那里,依然是如此的震撼.

"那是……"

來到祭壇前,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五色祭壇光暈朦朧,四面八方都有點點微弱的光華在凝聚而來,沒入石基下.

籠罩在天空中的光罩漸漸消融,慢慢消失,竟然是因為五色祭壇的緣故,似乎在積聚某種神秘的能量.

眾人先是吃驚,而後露出喜色,因為五色祭壇在閃耀,正如在泰山時那般,很有可能是打開星空古路的征兆.不過這一次提供能量的並不是"石書玉冊",而是一個朦朧而又巨大的光罩.

"轟隆隆"

天空上的朦朧光罩在消融,外界那如奔雷般的風暴隆隆作響,整片大地都仿佛搖動了起來.

光罩在暗淡,眾人全部登上五色祭壇,緊張的注視著這一切.

暗中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可怕存在,像是陰影一般繚繞在眾人的心間,雖然暫時不出現了,但只要不離開這里,那依然是一種威脅,所有人都迫切想逃離火星.

整整持續了半個小時,那暗淡的光罩不斷的壓縮,最終竟只堪堪覆蓋住五色祭壇,直徑已經從千余米縮小到不足二百米,幾乎要壓落到了地面,所有神秘能量都被五色祭壇吸收了.

龐博壓低聲音在葉凡耳畔小聲道:"劉云志的目光幾次不經意間掃過我們這里,這個家伙很心機很深,要小心一些."他粗中有細,敏銳的覺了這一情況.

"放心,我知道!"葉凡轉頭望向劉云志,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

劉云志很從容,友善地點了點頭,看不出什麼異常.在他的身邊還有兩人,其中一人正是不久前托庇于葉凡的青銅古燈,才平安抵達這里的那名男同學.

這讓龐博很不滿意,低聲道:"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上學那會便整天圍著劉云志轉,方才卻是我們護住了他的性命,現在卻又與劉云志湊到一起去了."

半刻鍾後,外面的朦朧光罩在逐漸縮小,即將壓落在五色祭壇上,可以清晰的感應到外界風暴的可怕.

"嗚嗚"風聲像是鬼哭神嚎,沙石吹打在光罩上,出震雷般的聲響,甚至有些沙塵都吹了進來,可以想象光罩已經很脆弱,隨時會徹底消失.

眾人心驚,向後退去,萬一墜出祭壇外,恐怕會立刻被風暴卷飛上高天.

這時那個被龐博說為忘恩負義的男同學,從劉云志那里慢慢挪了過來,突然一把抓向葉凡手中的青銅古燈,另一只手則猛力推向葉凡,想奪取青銅古燈的同時將其推出五色祭壇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