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天宮遺址
第十三章天宮遺址

"這是……"盡管早有心理准備,幾人的臉上還是寫滿了失望.

受這幾人影響,其他人也都仰望星空,很快就現了兩輪月亮當空懸掛的事實.

"怎麼會這樣?"很多人忍不住大叫了起來,最後一絲回家的希望也破滅了,永遠也無法見到親人了,許多女同學失聲痛哭,所有人都已經明白,此刻真的已經遠離地球,無法回歸了.

"火星……有兩顆衛星,相當于地球上……所見到的月亮……"凱德以不流利的中文自語,而後又以英文快說了一大堆,同李小曼交談起來.

數十年來,一些太空探測器已經傳送回地球很多關于火星的珍貴資料.環繞火星的兩顆衛星都是極小的天體,再加上距離地面高度等因素影響,如果在火星觀察,火衛一看上去的大小約相當于從地球上看月亮時所看見的一半大小.火衛二則要更小一些,但卻要比其他星辰明亮,是一顆微型月亮.

對火星有所了解的人說出這一切後,眾人皆是深深的失望,眼下似乎已經沒沒有回家的路,如今的要任務是要找到生存下去的活路.

已經離開五色祭壇六百米遠,距離那團微弱的光源近了很多,看樣子已不過五百米遠.眾人不再耽擱,繼續向前行去.

夜空下,微風輕拂,帶來絲絲涼意.

又行進了百余米,距離光源越來越近.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人驚叫出聲,現一片坍塌的建築物,這似乎是一座古老的亭台,在歲月的侵蝕下倒塌了.

"人工建成的亭台,這顆枯寂的星球上應該有人類,我們一定可以尋到生存之路."

"這真的是火星嗎,為什麼會有人類的建築物?空氣,溫度,重力等等都與在地球差別不大,僅僅像是地球上的一塊荒漠而已."

雖然是無盡的失望,但是眾人並沒有絕望,他們有很多的疑惑.

"我們連龍尸都見到了,這些又算的了什麼,也許這是火星上一塊特殊的地域."

"或許吧.這里建有一座宏大的五色祭壇,可以接引那九具龍尸與銅棺,將這里說成神的封印之地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我們的猜測是真的,這僅是火星上的一塊特殊的地域,那麼我們的生存空間恐怕不會很大."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一陣沉默.

"這里如果僅是火星上的一塊狹小的淨土,那麼我們還有什麼出路?!"

眾人的心緒波瀾起伏,這關乎到他們的生死與未來,沒有人可以平靜.

"啊……"一名女同學突然出尖叫聲,在夜空下傳的格外悠遠.

"怎麼了?"眾人變色,急忙詢問.

"頭骨,一顆人頭骨!"那名女同學花容失色,身軀不斷的顫抖,哆哆嗦嗦的後退.

就在那座坍塌的亭台不遠處,沙礫中有半顆雪白的頭骨露出,方才被那名女同學踩在了腳下,難怪她會如此驚恐.

所有男同學都圍聚了上來,龐博用腳將頭骨自沙土中踢出,很顯然這是一個成年人的頭骨,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已經近乎風化,骨質早已不再光潤,上面有很多粗糙的裂紋.

而讓人吃驚的是它的額骨上有一個非常規則的圓洞,能有手指粗細,像是被利器洞穿的,孔洞周圍非常平整.

"看來這里充滿了未知與變數,雖然這是枯骨,是多年前留下的,但是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妙."

陌生的環境,不確定的種種因素,讓人心有寒意.

"前面那些是什麼?"

朦朧的夜空下,星月並不是多麼明亮,只能隱約見到前方一片起伏的影跡,像是一片片亂石堆連在一起,高低不平,犬牙交錯.

當走到近前時,所有人都呆住了,這竟然是一片廢墟,而擋在前方的不過是小部分,更加浩大的廢墟橫向貫通到遠處.

斷壁殘垣,一地的瓦礫,似在訴說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夜月下,這里顯得格外幽寂,過去這里應該是一片連綿成片的宏偉宮殿,可是眼下卻是一片淒涼的景象.

這是一片巨大的廢墟,占地很廣,那堅實的地基全部是由巨石堆砌而成,可以想象當年這片宮殿的雄偉與浩大.

而那團光源就在這片廢墟的盡頭,在一道斷牆的後面.

"我們……真的是在火星上嗎,這里曾經有一片宏偉的宮殿群?"

"這樣一片浩大的工程究竟需要多少人力才能完成啊."

"是什麼原因讓這里成為一片廢墟,高大恢宏的建築物全部倒塌?"

眾人幾乎快忘記了恐懼,眼前這片巨大的廢墟讓所有人都驚歎不已,如果此刻真是在火星上,這一切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葉凡很平靜的說道:"其實也沒什麼,我們今天經曆了很多,以常理來說都是不應該生的事情,此刻縱然是有人告訴我眼前這片浩大的廢墟是一片天宮遺址,我也不會驚訝."

龐博感歎道:"天宮遺址……這真的有可能,畢竟我們連龍尸都見到了."

聽到這些話語,所有人都不禁為之一怔,天宮遺址,這或許並不是謬說!

光源就在前方,自那斷牆的後面輕輕地漾出,讓那里出現一圈淡淡的光暈,說不出的朦朧與聖潔.

"那到底是什麼?"

光源在古老的廢墟盡頭流轉,令斷壁殘垣顯得越的淒淒荒涼,自然讓人感覺無比的神秘.

"嚓","嚓","嚓"……

眾人踩過瓦礫時出一陣陣響聲,在這空曠的夜空下傳的很遠,路過一座座倒塌的宮殿,終于穿行過這片巨大的廢墟.就在前方,那道斷牆雖然損毀了部分,但也足有四五米高,真不知道當年是何等的雄偉.

"倒要看看那光源到底是什麼!"

一行人小心的繞過那道巨大的斷牆,來到廢墟的盡頭,頓時感覺到一股讓人通體舒泰的的氣息迎面撲來,似有一道神光劃過虛空,映入所有人的眼簾.

眾人已經徹底走出廢墟,出現在那斷牆的後方,真真切切看清了前方的光源.

就在前方五十米遠處,一間古廟靜靜地座落在那里,青燈古佛,一點燈光如豆.

古廟前,一株菩提古樹蒼勁如虯龍,通體干枯,只有離地兩米處零星點綴著五六片綠葉,每片都晶瑩剔透,綠光爍爍,猶如翡翠神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