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蒼茫大地
第十章蒼茫大地

漆黑的青銅棺槨內部漸漸安靜下來,沒有人再說話,所有人皆充滿懼意,望著前方裝殮尸體的青銅棺,眾人出的粗重的呼聲,每一個人內心都很緊張.

青銅棺綠鏽斑駁,內部到底裝殮了怎樣的人物?

"這一切都應與泰山上的五色祭壇有關."

過了很久,眾人才低聲議論起來,他們想知道這一切為何會生.

"應該是這樣,與五色古壇有關,是它將九具龍尸以及青銅棺槨引來的."

所見到的一切太過匪夷所思,嚴重沖擊了在場眾人的思想認知.五色祭壇為上古先民所築,可以說神秘無盡,葉凡想到了很多,湮滅的古史到底隱藏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沒有危險的事情生,眾人的心緒漸漸平靜下來,認真的推測眼前這一切.

"或許,九龍拉棺是上古先民呼喚來的."此話一出,立時有人反駁道:"上古之人早已亡盡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我的意思是說,九龍拉棺遲到了,如今方出現,是對上古的回應."

當一位女同學提出這樣的說法時,所有人都一怔,來自上古先民的呼喚,遲到的九龍以及古棺,跨越數千年的回應,這未免有些不可思議!

"真相是什麼,我們無從知曉,一切都只是猜想,有很多種可能."

"是的,或許九龍拉棺根本與上古先民無關,而是自己歸來."

"你們看到那些青銅刻圖了嗎,有遠古的先民,有荒古的神祗,很多人物刻圖都雕刻有淚痕,讓人感覺到了蒼涼與悲郁,似在訴說著一個久遠的故事."

"或許是真的,九龍拉棺,沖破天險,回歸故里!一段泣血的往事……"

難道上古的先民真的有不為人知的手段,探索到一片未知而遙遠的地方?九龍拉棺,回歸故里,生而去,枯骨歸,裹尸還.

在交談聲中,眾人的恐懼感漸少,推想出種種可能.不過依然對中央位置的青銅棺充滿敬畏,沒有人去觸碰,更不可能有人去打開它.

"我想救援的人應該登上泰山了吧,也許已經到了不遠處."

"但願不要有意外生,早點把我們救出去."

眾人沒有脫離古棺的辦法,青銅棺槨高足有**米,且被棺蓋密封,根本無法逃離.

在眾人企盼盡快脫險之際,青銅棺槨突然一陣劇烈顫動,所有人都站立不穩,搖搖晃晃,不少人直接摔到在地.

"怎麼了,生了什麼?"眾人驚疑不定.有些女同學更是有了哭腔,緊緊的抓住身邊的人.

"救援的人到了嗎,難道在解救我們?"

在擔憂與驚懼中,銅棺的震動更加猛烈了,沒有人可以立足,幾乎全部倒在地上,與冰冷的青銅棺親密接觸.

"砰"

又是一聲劇震,像是飛機在高空穿越寒冷的云層,結了一層厚厚的冰甲一般,不斷地搖顫.

"轟"

最後一聲劇震,簡直像驚雷一般,似欲震碎所有有形之質,明顯可以感覺青銅巨棺生了大碰撞.

不過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漆黑的銅棺內,那些青銅刻圖出點點微弱的光芒,瞬間抵消了一股無法想象的沖擊力.

眾人驚疑不定,方才明明感覺將要天翻地覆,但卻于一瞬間風平浪靜了,讓人湧起一股奇異的錯覺.

"不對,方才明明有一股可怕的沖擊力,怎麼會突然靜止了下來?"

"不是錯覺,銅棺確實生了激烈的大碰撞,翻轉了幾次,不過我們沒有受到波及."

就在這時眾人吃驚的現,青銅殮尸棺掛在了棺槨的側壁上,它牢牢的定在那里,並沒有墜落下來.

"青銅棺槨現在已經翻倒在地,裝殮尸體的小銅棺一定是牢鑄在大棺底部,難以移動分毫,因此棺槨翻倒傾斜後,乍一看它像是掛在了側壁上."

可以想象方才可怕的沖擊力有多麼的巨大,但是卻被那些青銅刻圖漾出的微弱的光芒化解掉了,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光,外面投進來的光芒!"李小曼驚呼.

所有人齊轉頭,向著李小曼所看的方向望去,前方果然有點點暗淡的光線透進來.

"青銅巨棺翻倒,棺蓋傾斜,打開了一道縫隙,我們終于脫險了!"

青銅棺蓋偏離原來的位置,那道縫隙足以令兩人並肩走出,不過外面很昏暗,因此投進青銅棺內的光線並不明顯.

眾人出一片歡呼聲,爭搶著向前沖去,想逃離這片漆黑而又可怕的空間,不想多停留哪怕一秒鍾.

不過,當眾人沖出青銅棺槨後,全都如泥塑木雕一般呆住了.

大地像是被血水侵染過,呈紅褐色,冷硬而枯寂,入眼一片荒涼與空曠,地面上零星矗立著一些巨大的岩石,放眼望去猶如一座座墓碑.

這天地間光線暗淡,一片昏沉,像是死氣沉沉的黃昏繚繞著淡淡的黑霧.

眾人呆若木雞,這里絕不可能是泰山之巔!

一望無垠的紅褐色大地,幽遠而又死寂,沒有一點生命的跡象,根本不是他們所知曉的任何一個地方.

從來沒有見過,從來未聽說過,完全是一片陌生而又神秘的所在!

"這是……哪里,我們……離開泰山了嗎?"說話的人的聲音都在抖.

"救援的人把我們隔離在一片無人區,是怕九具龍尸有危險嗎?"說這些話的那名同學自己都難以說服自己.

所有人都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似有極其不妙的事情生在了他們的身上.在這一刻,很多人同時以手機向外撥號,但是根本不可能打通,沒有任何信號.

"這里不是泰山,我們在哪里?"很多人都露出了驚慌的神色,沒有脫困後的喜悅,有的只是惶恐.

從被困銅棺中到重新走出,不過一刻鍾的時間,但是眼前所見景象卻徹底大變樣,氣勢雄渾巍峨,可俯視萬山的泰山不見了,前方是地勢起伏平緩,覆蓋礫石的無垠荒漠.

葉凡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不祥的預感果然成真,自泰山上看到太極八卦圖凝聚,形成一條黑暗而又巨大的通道時,他便有了一種不好的聯想.雖然當時沒有見到九龍拉棺進入那條連通向未知地域的通道,但是此刻不用多想,眼前所見足以說明一切,不在泰山,甚至早已不在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