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今昔
第三章今昔

葉凡雖然談不上所謂的事業有成,但因為一些原因與經曆,如今手中也有些資本,不久前恰好購買了一輛奔馳,就價格來說要高于劉云志的那款豐田車,但如果以此來評判身份地位的話,他感覺相當的庸俗..

十幾分鍾後,葉凡驅車來到聚會地點——海上明月城.

這是一家集餐飲休閑為一體的超級娛樂城,地處黃金地段,周圍非常繁華,從其停車場中的各種中高檔轎車便可看出消費的主體.

剛剛大學畢業三年,大多數同學都還談不上事業有成,葉凡覺得選擇這樣的聚會地點多少有些浮奢.

當走出停車場,來到海上明月城前時,他很快便看到幾個熟悉的身影,都是來參加聚會的同學,當中有的人已經三年未見了.

"葉凡!"這時一個長相清秀斯文的青年發現了他,臉上帶著笑容迎了過來,道:"這可是你的不對,身為本城地主卻遲遲才露面,應該是你發起與組織這場聚會才對."

這個面相斯文的青年名為王子文,是這次聚會的組織者與發起者之一,在大學時便是個非常活躍的人物,據說這三年來在另一座城市發展的非常順利,資產已經相當不菲.

另外幾人也迎了過來,雖然已有很長時間未見,但眾人間非常熱絡.

很顯然王子文是在這里等人,能夠讓他站在海上明月城前專門迎接的人也不過那麼有限的兩三人,很容易猜出.

王子文是一個聰明人,並沒有繼續留在這里獨自等人,而是一邊說笑著一邊在前帶路,陪眾人進入海上明月城.第五層有一個小心商務中心,可供三十到五十人進行會議,已經被包下.

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來參加聚會的同學差不多快到齊了.

幾人的到來頓時讓現場的氣氛一陣熱鬧,不少人迎了過來,能夠重新聚在一起有種時光流逝,空間錯位的感覺,恍惚間與大學時的某些場景重合了.

畢業三年了,大家都已經是二十五六歲的人,有幾人已經結婚,更有兩人當了小媽媽.

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不同的生活軌跡,但總的來說大多數同學都是普通人,昔日的理想與抱負已被時間打磨的快要徹底消失了,在平淡的生活中歸于平凡.

夢想已經遠去,絕大多數人都清醒的意識到,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葉凡被王子文帶到另一邊,細心觀察發覺,這邊的同學不是那種事業有成,就是家里有些背景的人.

"葉凡你這麼晚才來,一定要罰你三杯."

"三杯太少,你們也太小覷葉凡的酒量了."林佳也坐在這邊,丹鳳眼斜瞟,身材修長,曲線曼妙,性感動人.

"哪位美女想罰我?"葉凡將幾個男同學也同樣劃歸到了美女行列.

"剛來就占我們便宜,罰,一定要狠罰你!"一干男女一致對外,開始"磨刀霍霍".

劉云志在本城有一定的背景,自然也在這個小群體中,他很隨意的說道:"原以為你等出租車要耽擱一段時間呢."

這話一出頓時有點冷場.在場的人都知道劉云志在大學時與葉凡的恩怨,如今他在這座城市發展的很順利,而此刻無意間點出葉凡是坐出租車過來的,意態實在有些明顯.

其他同學也都注意到了這里的情況,向這邊望來,不過葉凡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我去外面接周毅."王子文岔開話題,而後轉身離去.

林佳與兩名女同學談起化妝品,又說起幾款名牌服裝,其他人也說了些昔日的趣事,方才的短暫冷場才就此揭過,一時又熱烈了起來.

不過經過剛才的事情後氣氛多少有些微妙,沒有人再提要罰葉凡,而圍繞劉云志的話語卻多了一些.

葉凡在大學時雖然是一個風云人物,但走出校園後那一切都不重要了,現在事業有成與否是最為被看重的.

周圍不時有目光望來,這邊儼然是一個特殊的小圈子,在座的都是目前發展不錯的同學,而此刻葉凡卻有被邊緣化的趨勢.

對此,葉凡一直很坦然,不過最終他還是站起身離開了這里,和另外一些同學坐到了一起,他不想被其他同學打上特殊群體的印記.

化妝品與名牌服裝永遠是女同學最喜歡的話題,男同學則從足球聊到了新聞時事等,話題比較廣.

半個小時後,來參加聚會的二十五人到齊了.全班共有三十三名同學,其中有三人出國留學在外,而另外五人則因一些特殊原因未能趕到.

這次聚會的幾位發起者與組織者先後致辭,氣氛非常熱烈,隨後眾人分成幾個小圈子,各自暢聊了起來.

很久後眾人才離開小型商務中心,將要舉杯相慶這次重聚.沒有進行刻意的安排,各桌位的尊卑親疏便彰顯了出來.

葉凡並沒有同林佳與劉云志等人的那個小群體坐在一起,而是很自然的坐在了另一桌.

又是一番致辭後,接下來便很隨意了,有人在各個酒桌間敬酒,也有人被圍在酒桌前,難以移動一步,連連被敬酒.

三年來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每個人的變化都很大.也許是因為酒精的刺激,不少同學都談起了自己的生活,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有人痛恨自己的老板無比苛刻,總是要求加班,而薪酬卻少的可憐.

有一位女同學說自己的男朋友是某著名企業的部門經理,另一名同學則說自己的丈夫已經升職為公司副總,也有人說自己的未婚妻是某銀行高管的侄女.

而更多的人聽後則是默然,很多人的生活並不是很如意.

其中有個女同學尤顯得憔悴,有人說她嫁給了一個並不喜歡的人,婚後並不幸福,丈夫整日酗酒,有同學路過她所在的城市去看望她時,曾見到她的身上竟有淤青傷痕.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盡可以找我……"對于這名很憔悴的女同學,葉凡心有惻隱,還記得大學時她羞澀單純的樣子,站在足球場外用力揮手為他加油吶喊.

看的出她的生活真的很不如意,她黯然而又感激的點了點頭,小聲道了一聲謝謝.

"葉凡你還是先改變下自己吧……"那名說自己丈夫已經升職為公司副總的女同學借著酒精的作用有些不客氣的說道:"你看人家劉云志現在發展的多麼順利."

這一桌的同學都同時看向葉凡,而後又望向不遠處劉云志所在的那個桌位,那里都是如今發展的很不錯的同學.

"葉凡不是我說你,在大學時你確實是個人物,但是走出校園後一切都會發生改變,不努力不行."這個桌位,那名說自己未婚妻是某銀行高管的侄女的男同學也一副說教的樣子.

提到劉云志那一桌的人,這邊的同學有人感慨,言稱上學那會兒有的人遠不如自己,現在卻已經沒法比較了.

也有人憤世嫉俗,非常偏激,醉言醉語,說那些人衣錦還鄉,炫耀財勢.

更有女同學對葉凡開玩笑,稱幸虧上學那會兒只是偷偷的喜歡過他,倒是現在有些後悔當年拒絕了劉云志的追求.

還是原來的那座城市,還是原來的那些人,但是再次相聚後眾人的的心境卻大不相同.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