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六十六章【好事還是壞事】(上)
馬天翼道:"我來南錫的時間雖然不長,可是關于卷煙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許多,我知道煙廠是南錫的利稅大戶,所以市里對煙廠都很看重,你們希望煙廠穩定,希望煙廠不要出現問題,可是希望歸希望,現實終究是現實."馬天翼停頓了一下道:"龔市長,你應該去過煙廠,廖偉忠的辦公室的裝修用奢華兩個字形容絕不過分,我不明白一個企業家有什麼必要做這樣的表面功夫?單單是為了經營企業形象這四個字恐怕解釋不了吧.錦灣大酒店你一定去過,那里的裝修和陳設,南錫任何一家五星級大酒店都比不了,可能你會說我抓住煙廠不放,可我從事紀委工作這麼多年,哪里有問題,什麼人有問題,我一眼就能看出來."

龔奇偉的臉上的表情很無奈,他給馬天翼泡了杯茶道:"馬書記,喝口茶慢慢說."

馬天翼接過茶杯並沒有馬上喝茶,將茶杯緩緩放在桌上道:"廖偉忠找你,就是想幫助薛志楠說話.無論煙廠在南錫的企業界擁有怎樣的地位,他都不該利用他的關系來影響我們市里的工作."馬天翼是個認真的人,他一旦發現了問題就會抓住不放.

龔奇偉唯有苦笑了,他搖了搖頭道:"馬書記,我問你這件事並不是要給薛志楠說情,一開始我就說過了,只要薛志楠有問題,決不能姑息,就算廖偉忠也是一樣."

馬天翼道:"既然你把話說到這個份上,我不妨給你交個底,薛志楠所犯的錯誤不僅僅是中飽私囊那麼簡單,也不是廖偉忠所說的男女關系不檢點,楊晶是他的情婦不假,楊晶是個貪慕虛榮的女人,可這樣一個女人為什麼會和薛志楠反目成仇?因為薛志楠強奸了她的妹妹楊芸,因此而把她的父母氣死,這樣的行為禽獸不如."

龔奇偉的臉色變了,如果一切真的如馬天翼所說,這個薛志楠實在是罪無可恕,他低聲道:"既然如此,楊芸為什麼不去起訴他?"

馬天翼道:"楊芸瘋了,現在住在青湖醫院,她得了強迫症,拒絕和外界交流."

龔奇偉皺了皺眉頭.

馬天翼道:"我只能說薛志楠的運氣還不錯,可是我相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逃不了,他一定逃不掉."他的表情很堅決,聲音低沉有力道:"我已經展開全面的調查,無論遇到怎樣的阻力,我都會查下去,我一定要還給那個可憐的女孩一個公道,我一定不會讓任何一個蛀蟲潛藏在我們的黨內."

雖然馬天翼沒有挑明,龔奇偉也能夠聽出他口中的阻力也包括自己在內.龔奇偉道:"馬書記,我並不是反對你調查,你知道的,南錫市剛剛剛經曆了一場政壇變動,因為徐光然事件,下馬了一大批官員,咱們的干部隊伍這段時間一直都處于誠惶誠恐之中,多數人都放不開手腳去做事,R型肺炎雖然讓南錫的形勢空前緊張,可是這次的疫情也調動起了多數干部的主觀能動性,讓我們的干部隊伍空前的團結起來,可以說,我們南錫的領導班子好不容易才恢複了一些凝聚力,一些信心……"

馬天翼打斷他的話道:"這和我調查廖偉忠又有什麼關系?"

龔奇偉道:"我不想咱們的干部成為驚弓之鳥,其實大家也都是這麼想,馬書記,我只是建議你在處理干部違紀的問題上一定要低調進行,在沒有掌握確實證據之前,盡量不要打草驚蛇,你明白嗎?"

馬天翼點了點頭:"我明白!"可臉上的表情卻充滿了不悅.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馬天翼對廖偉忠展開調查的事情,常委們都知道了,廖偉忠和南錫多數常委的關系都很好,龔奇偉並不是他唯一訴苦的對象,南錫的體制內開始風傳馬天翼又要掀起一場整風運動,這次針對的是各大企業干部,一時間搞得人人自危,風聲鶴唳.

市委書記李長宇開始並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馬天翼向他說明這件事的時候,他還特地交代,讓馬天翼一定要低調進行,沒有掌握切實證據之前,千萬不要聲張,經過徐光然的下馬事件,南錫體制內太多的干部都成了驚弓之鳥,這充分表現為大家不願做事,都抱著多一事不如省一事的心理,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干部的工作效率又怎麼可能高?

李長宇在政治上遇到了事情喜歡和龔奇偉商量,這次也不例外,龔奇偉聽李長宇提起這件事,也唯有苦笑道:"李書記,天翼同志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鐵面包公,剛正不阿."

李長宇道:"做紀委工作,剛正不阿,六親不認是好事,如果都像過去李培源那樣知法犯法,我們的紀委工作肯定一團糟."

龔奇偉道:"人太剛正了有時候就欠缺變通,我上次跟他談過廖偉忠的事情,我建議他盡量低調處理,不要造成太大的影響,可他根本聽不進去我的話,還認為我是在幫著廖偉忠給他施加壓力."

李長宇道:"他最早就跟我提過這件事,我都告訴他要悄悄進行,看來他根本沒聽,搞得現在常委們人盡皆知."

龔奇偉道:"體制內都在風傳,紀委又要搞一次新的整風運動,這次針對的是各企業領導,因為抗爭R型肺炎剛剛建立的一點凝聚力,一點信心,估計又要完了."

李長宇道:"他查了這麼久,連公安局都動用了,可查出的都是小事情,別說廖偉忠,就是薛志楠也沒有被查出嚴重的經濟問題."

龔奇偉道:"李書記,這事兒得你跟他說,我聽說現在天翼同志已經在煙廠內開始全面調查,煙廠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再這樣下去,企業生產不受到影響是不可能的."

李長宇道:"我說他,他未必肯聽,過去他在省紀委的時候我就聽說他做事講究原則,認准的事情,一條路走到黑.我看他不查出廖偉忠的問題,是不肯罷手的."

龔奇偉道:"李書記,你有沒有想過,假如廖偉忠沒有問題呢?"

李長宇道:"無論他有沒有問題,都不應該這樣查,南錫的干部隊伍已經禁不起這麼折騰了."

兩人正聊著的時候,李長宇的秘書進來通報說張揚來了.

李長宇道:"讓他進來吧."

張揚來到李長宇的辦公室內,看到龔奇偉也在,馬上嬉皮笑臉道:"剛好兩位領導大人都在,我這次來是專程向李書記彙報事情的,本來還要去龔市長那里,這下好了,一箭雙雕,省得我來回跑."

李長宇和龔奇偉當然能夠聽出這厮說的是玩笑話,不過這種話也只有他敢在他們面前說出來,李長宇笑著斥道:"放肆,什麼叫一箭雙雕?把我和龔市長都當成活靶子了嗎?你心底這麼恨我們?"

龔奇偉也道:"這小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有點恃寵聲驕了."

李長宇道:"就是,以為自己工作做出了一點成績,開始翹尾巴了是不是?"

張揚拱手求饒道:"兩位大人,我就是開個玩笑,用不著上綱上線的給我扣帽子,最近紀委風頭緊,聽說馬書記逮誰咬誰,要是讓他聽到,說不定就把目標鎖定在我身上了,治我一犯上治罪,到時候我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李長宇和龔奇偉都笑了起來,李長宇道:"胡說八道,礙馬書記什麼事兒?少在這兒亂說話."

龔奇偉道:"你要找我們彙報什麼事情?趕緊說,李書記時間寶貴得很."

張揚道:"當領導的時間都寶貴,得,我也不耽誤你們的時間,我來是為了兩件事,一件是好事兒,一件是壞事兒,你們想先聽哪一件?"

李長宇和龔奇偉幾乎同時道:"好事兒!"兩人對望了一眼都笑了起來,這段時間基本上都是壞事,他們都想聽點好事.

張揚道:"那我就先說好事,省委喬書記,宋省長,常務副省長焦乃旺,都已經答應要來參加省運會的開幕式."

李長宇道:"這不是早就定下來的事情嗎?沒什麼可驚喜的啊."

張揚道:"當初只是定下來邀請,人家可沒答應啊,為了說動省里的幾位大佬前來,我可挖空了心思,說干了口舌,李書記,您一句話就把我的功勞全都給否定了,咱可不帶這樣的啊."

李長宇笑道:"成,算是一件好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