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爭】(下)
他們來到清台山,才知道,通往青云峰的道路正在修路,車輛無法通行,張揚提議去了春熙谷的溫泉度假村,顧允知此次前來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散心,舒緩一下連日來郁悶的心情,至于去哪里並不重要.

來到春熙谷溫泉度假村,林秀和瑪格麗特都在這里,林秀得知張揚過來了,專門出來迎接他,林秀對顧允知也是聞名已久,她微笑道:"顧書記能到這里來,真是讓我們的溫泉度假村蓬蓽生輝."

顧允知笑道:"給你們添麻煩才對!"

林秀道:"顧書記客氣了."

因為R型肺炎的影響,江城旅游業也受到了相當大的沖擊,溫泉度假村的客人很少,林秀安排之後,張揚和顧允知一起去池區泡湯,進去之前,林秀悄悄告訴張揚瑪格麗特也在這里.

張揚道:"我陪顧書記先去洗溫泉,回頭再給她老人家請安."

林秀笑道:"她這會兒正在鍛煉呢,中午我讓人准備一下,給顧書記接風洗塵."

張揚點了點頭.

林秀道:"素齋怎麼樣?"

張揚道:"好,換換口味也好."

或許是他們兩人來得太早,諾大的溫泉池區只有他們兩個,顧允知很舒適的泡在溫泉池水中,閉上眼睛,舒緩著自己的神經.

溫泉的水很燙,浸泡在里面非常的束縛,熱氣從周身的毛孔中浸潤著他們的五髒六腑,張揚望著顧允知,發現他自從退下來之後,兩鬢的白發又增添了許多,其實顧允知的衰老不僅僅是離開工作崗位的原因,女兒的逝去對他的打擊很大,兒子的不懂事又給顧允知增添了許多的心事.

顧允知睜開雙目,他看到了張揚關切的目光,不禁笑道:"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張揚道:"爸,您最近多了好多白發."

顧允知道:"人總會老的!"他再度閉上眼睛,低聲道:"我有些後悔!"

"後悔什麼?"

顧允知道:"我對明健還是太過放縱了,這次的事情,只怕他還是得不到教訓."

張揚道:"這次我們的做法並不是為了幫他,而是為了幫助藥廠."


顧允知道:"我一輩子做事但求能夠做到無愧于心,想不到臨老卻要……"他歎了一口氣,心中對兒子的失望溢于言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對兒子,他是怒其不爭,偏偏又想不到如何去改變他的方法.

張揚來到顧允知身邊,低聲道:"爸,其實人不一樣,對人生的追求也會不一樣,從這幾件事表明,明健並不適合經商,佳彤走後,他也想負擔起照顧這個家庭的責任,他也想做出一番事業,所以才會變得如此激進."

顧允知道:"他有那個本事嗎?"

顧養養當天中午找到了哥哥顧明健,兄妹兩人在南林寺廣場的藍岸咖啡廳見面,顧明健的表情有些憔悴,這些天他的心里也不好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找我什麼事?"

顧養養道:"哥,我想你是不是應該找爸好好談談?"

"談什麼?在他心里我是個敗家仔,一個沒用的廢物,我去找他,不是主動找罵嗎?"

顧養養輕聲歎了口氣道:"哥,爸罵你也是為你好,藥廠被你搞成了這副樣子,他又怎能不生氣?"

顧明健道:"你的口氣真像爸,所有責任都推給了我,你有沒有看到,自從我來到藥廠,這些人一個個的都在跟我作對,先是常海天辭職,然後這幫中層管理人員集體請辭,是我對他們不夠好?"顧明健搖了搖頭道:"不是!是他們一個個都存有異心."

顧養養道:"哥,你太偏激了,這麼多人先後離開藥廠,你為什麼不考慮自身的原因?為什總是把責任推到別人的身上?"

顧明健道:"我有什麼錯?常海天離開藥廠就干起了保健品廠,你知道他拉走了我們多少的固定客源?他走之前,從賬上支取了好幾百萬,這筆錢他憑什麼動用?"

顧養養道:"他有沒有拉走我們的老顧客我不知道,但是那筆錢是姐姐留給姐夫的分紅,是他應得的."

"姐夫?他是誰的姐夫?一直以來他都在欺騙姐姐的感情,表面上裝出一副情聖的面孔,可這邊姐姐尸骨未寒,他不一樣又訂了婚?你還當他是好人?他根本就是一個偽君子,他欺騙了我們全家的感情."

顧養養怒道:"不許你侮辱他!"

顧明健道:"你和爸一樣糊塗,都被他的花言巧語給蒙騙了,藥廠是姐姐留下的事業,我辛辛苦苦做了這麼為什麼?還不是為了不讓藥廠倒掉?還不是想姐姐的事業繼續維系下去?你們說我賣假藥,可這些事我事先並不知情,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影響控制住,難道我要把事情宣揚開來?你們現在的處理方法不是一樣嗎?一樣想把事情蓋住,這件事只要曝光,藥廠就完了,憑什麼你們可以這麼做?而我就不可以?"

顧養養道:"哥,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沒錯,可是那筆錢呢?你利用那些假冒品銷售所得的六百七十萬呢?現在廠里正是最需要用錢的時候,爸這麼大年紀了,還要出面去求人貸款,你怎麼可以坐視不理呢?哥,你要是真的還想著這個家,就把這筆錢退回來,幫助藥廠渡過危機,咱們是一家人,爸雖然生氣,可是我相信他不會真的記恨你."

顧明健的表情有些黯然,低聲道:"我把錢拿去投資地產,現在對方把定金卷走,我也找不到人了……"

顧養養咬了咬櫻唇道:"哥,我和你一起去找爸,你跟他把一切都說清楚."顧明健搖了搖頭道:"沒必要,他永遠不會了解我!"

顧養養道:"哥,姐姐走了,家里就剩下咱們三個,爸多希望咱們一家和和睦睦的,你難道就不能體諒一下他老人家的心嗎?"


顧明健抿起嘴唇,勉強露出一絲笑容道:"養養,在他眼里,我永遠都是最不爭氣的那個,藥廠的管理權我已經交出來了,希望你能夠把藥廠經營好,幫我跟他說聲對不起!"顧明健說完就站起身向咖啡館外走去.

顧養養道:"哥……"無論她怎樣呼喚,顧明健都沒有回頭.

顧明健來到咖啡廳外,正准備上車,卻看到馬路對面一輛軍綠色的吉普車停下,車上下來了幾個人,其中一人就是柳廣陽,自從顧明健被剝奪管理權後,這厮也隨之失蹤了,顧明健給他接連打了幾個電話,他都不接,顧明健投資的那塊地就是他介紹的,顧明健大步追了過去,一把就將柳廣陽給抓住了.

柳廣陽愣了一下,轉過身,看到是顧明健,臉上馬上堆起笑容:"明健啊,我還當是誰呢?嚇了我一大跳."

顧明健道:"你跟我過來,我有話問你."

柳廣陽仍然一臉笑容道:"有話就在這兒說,這些都是我朋友,沒有外人!"身邊的三名男子全都身高體壯,從他們的穿著打扮來看都不是什麼正經人.

顧明健點了點頭道:"好,郭生源去了哪里?我怎麼都聯系不上他."

柳廣陽道:"明健,你聯系不上他,我又怎麼能聯系的上?"

顧明健怒道:"是你介紹他給我認識的,他當初給我的那些土地材料,全都是偽造的,他是個騙子!"

柳廣陽故作吃驚道:"他是個騙子?明健,真的嗎?那麻煩了,我還真不知道!"

顧明健憤怒的大吼道:"你會不知道?你把他介紹給我,是你說他可靠沒事,不然我怎麼會拿一千萬出來投資那塊地?我的錢呢?"他抓住柳廣陽的衣領搖晃著.

柳廣陽道:"你放手,你放手,郭生源騙了你的錢,跟我有什麼關系?"

"你們都是一伙的,騙子,你們全都是騙子!"顧明健急紅了眼.

柳廣陽用力去掰他的手,周圍三名大漢也圍過來,幾個人合力把顧明健給拖開了,其中一人照著顧明健的小腹就是一拳,打得顧明健躬下身去,痛苦的咳嗽起來.

柳廣陽道:"干什麼!別動手,別動手,都是自己人!明健,你是不是糊塗了,真要是認真說起來,是你欠我的錢才對,這個月的工資你還沒給我呢,還有,當初你答應給我百分之五的藥廠股份,現在也沒兌現,你居然倒打一耙,你有沒有良心啊."

顧明健怒視柳廣陽,他的目光讓柳廣陽不寒而栗,柳廣陽准備離開這里,不想跟他繼續糾纏下去,顧明健怒吼著沖了上去,一名大漢想要攔住他,被他一拳擊打在下頜上,打得那大漢口鼻出血,這樣一來顧明健的行為徹底激起了這群人的憤怒,他們一擁而上,圍著顧明健拳打腳踢,將顧明健打倒在地.

一個憤怒的女聲響起:"不許打我哥哥!"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