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爭】(中)
晚宴之後,大家各自離去,趙新紅和顧養養一起返回藥廠招待所休息,顧允知這兩天一直都住在藥廠,等到眾人離去,張揚和胡茵茹一起才離開,兩人來到南湖木屋,胡茵茹已經有段時間沒有返回這里,大開房門,看到室內熟悉的一切,胡茵茹不由得生出一種溫馨的感覺,這木屋別墅留下了他們太多美好的記憶.

張揚揭開蒙在沙發上的白布.

胡茵茹道:"你先把這兒弄好,我去整理房間."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

等胡茵茹再度回到客廳的時候,發現客廳已經變了個樣,用來擋住灰塵的防塵布已經被張揚全部扯去,這會兒功夫,茶幾也被他拾掇利索了.

胡茵茹笑道:"難得看你做家務."

張揚道:"還好,這里保持的還算乾淨."

胡茵茹道:"每個半個月保潔都會過來打掃,我剛剛檢查過,房間內都很乾淨."

張揚走到酒櫃前,拿出一瓶紅酒打開,在洗淨的水晶杯內倒上兩杯紅酒.其中一杯遞給胡茵茹,胡茵茹搖曳了一下水晶杯,聞了聞紅酒的味道,輕聲道:"來到這里忽然有種到家的感覺,我發現我對江城的感情要比香港深得多."

張揚在沙發上坐下,胡茵茹端著酒杯來到他身邊坐了,張揚伸出一條手臂攬住她的肩頭,胡茵茹柔軟的身體依偎在他的懷中:"因為這里有你,我始終願意離你更近一些."

張揚笑道:"那干脆你就搬到南錫去,咱們就可以日夜相守了."

胡茵茹笑了笑,舉起酒杯和張揚碰了碰,抿了口紅酒道:"江城制藥廠的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要挽回假藥事件造成的影響可能要花一大筆錢."

張揚道:"顧書記說了,他會利用關系爭取一筆貸款幫助制藥廠渡過難關."

胡茵茹道:"你怎麼看?"

張揚道:"我不想他去開口求人,雖然他出面貸款肯定可以批下來,但是我知道他心底是不情願去做這件事的."張揚對顧允知無疑是了解的,如果不是因為他不想女兒留下的事業就此終結,如果不是因為這次顧明健錯得太離譜,顧允知是不會破例低頭求人的,他漫長的仕途生涯中,從不利用個人的影響力為自己謀求私利,張揚不想顧允知為難.

胡茵茹點了點頭道:"資金方面我可以解決一部分."

張揚道:"我找小妖,她如果方便的話,讓她拿出一部分資金幫藥廠渡過難關."

胡茵茹輕笑道:"你呀,快把她當成自動提款機了."

張揚笑道:"她的錢反正也是閑著,借給藥廠,你們盈利之後給她分紅,也算是幫她找到一個好的投資途徑."

胡茵茹道:"對藥廠我很有信心,只要渡過這場風波,我相信藥廠的發展會重歸正途."

顧養養回到招待所的時候,看到父親的房間內仍然亮著燈,她走了過去,房門虛掩著,輕輕推開房門,父親正坐在燈下看著報紙,聽到女兒的腳步聲,顧允知放下報紙,取下老花鏡,揉了揉酸澀的雙眼道:"回來了?"

顧養養點了點頭,來到父親身後,很體貼的為他按摩著雙肩,顧允知馬上就聞到了女兒身上淡淡的酒味兒,他皺了皺眉頭道:"喝酒了?張揚這小子也真是,怎麼讓你喝酒呢?"

顧養養笑道:"爸,跟我姐夫沒關系,不是他讓我喝酒的,今天廠子里這麼多的中層干部都回來了,我很開心,是我主動要求喝酒的,我陪著他們那些人喝了三杯酒,沒多喝."

顧允知道:"女孩子喝酒不好,我可不想我的乖女兒變成一只小酒貓."

顧養養格格笑道:"爸,放心吧,我聞到酒味兒就頭疼,今天主要是想向廠子里的那些中層干部表達謝意,不然我不會喝的."

顧允知道:"事情進展的怎麼樣?"

"很順利,晚上吃飯的時候,姐夫接到一個電話,說江城制藥廠已經被上頭指定為抗R病毒藥物的特許生產企業,大家聽到這個消息都高興壞了,茵茹姐說最多半年,我們藥廠就能恢複元氣,大家的信心也都很大."

顧允知微笑道:"胡小姐在企業管理方面的確是一把好手,看來這次江城制藥廠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顧養養道:"明天還召開全廠職工動員大會,茵茹姐讓我跟她一起過去,我有些害怕呢."

顧允知呵呵笑了起來:"女兒啊,你現在是藥廠的董事長,你必須要出席,不用害怕,有胡小姐,還有趙副廠長那些人幫你,你一定能行."

顧養養道:"爸,你明天去不去?"

顧允知搖了搖頭道:"明天我想去清台山看看,張揚說陪我一起去散散心."顧允知已經看出藥廠的危機已經在張揚和胡茵茹這些人的努力下基本化解了,他不想繼續干涉藥廠方面的管理,養養當董事長,只不過是做做樣子,顧允知早就做出了決定,以後顧家對藥廠的管理會采用放手的原則,盡量少干涉藥廠的事情.

顧養養道:"我也想去."

顧允知道:"全廠職工大會,你這個董事長不出席肯定不好."

顧養養道:"等這邊的事情辦完了,我還是回去上學,我最大的興趣就是畫畫,其他的事情都太複雜了."

顧允知不禁莞爾,女兒的志向不在商業上,如果勉強讓她留下,她肯定不會快樂,從養養的身上,顧允知又想到了兒子,自從上次顧明健從藥廠離開,到現在都沒有跟他主動聯絡過,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他甚至都沒有向自己正式說聲抱歉.顧允知對這個兒子已經是越來越失望,他同時也在反思對兒子的教育,兒子之所以變成今天的樣子,和他這個做父親的也有著相當的關系.

翌日清晨,胡茵茹還在熟睡,張揚就已經從床上爬了起來,這厮真是精力過人,雖然他躡手躡腳,可是胡茵茹仍然被他的動靜驚醒,睜開朦朧的睡眼,看到窗外仍然黑蒙蒙的,有些詫異道:"這麼早就起來啊?"白嫩的手臂勾住了張揚的脖子,張揚笑著在她唇上吻了一記:"我和顧書記約好了,今天陪他去清台山."

胡茵茹看了看床頭的時鍾,剛剛五點鍾,她打了個哈欠道:"你去吧,我要繼續睡一會兒."

張揚伸手在她玉臀上輕輕拍打了一記:"非要等到太陽曬屁股啊!"

胡茵茹囈語道:"就快被你折騰死了,早知道這樣,就不該答應你跟我過來……我今天還有一個重要會議要開……"說著說著已經睡意朦朧了.

張揚笑道:"你接著睡,我出去了啊,今晚咱們借著探討人生大計!"

胡茵茹顯然是真的累了,沒等他說完話就重新睡去.

張揚驅車來到藥廠大門前,看到顧允知已經在門前等他了,張揚把車停在顧允知身邊,顧允知低頭看了看車內的張揚,這才拉開後門坐了進去,當領導的習慣于坐在後座,顧允知多年養成的習慣是改不了了,不過據研究表明中國的官員很少坐在副駕,領導專車的副駕位置基本上都會閑置,座椅使用率極低,偶爾使用也就是放點文件啥的.

張揚道:"爸,您好早啊!"

顧允知微笑道:"睡不著,所以起的早了點,有沒有耽誤你休息啊?"

張揚道:"我每天起得都很早,最近因為R型肺炎的事情到處奔波,一件事接著一件事,我也想好好透透氣,要不我也不會這麼想跟您一起去清台山."

江城的旅游業這幾年得到了持續不斷地發展,這和張揚當初的努力是分不開的,通往清台山的道路很好,目前又新修了一條前往清台山的快速通道,等到這條路完工之後,從江城前往清台山只需要五十分鍾.

顧允知落下半截車窗,呼吸著從窗外吹來的新鮮空氣,這些天來,他第一次感到心情如此放松.

張揚一邊開車一邊道:"爸,藥廠資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

顧允知道:"怎麼了?"

"已經解決了,與其找銀行貸款,不如找關系投資,現在咱們拿到了R型病毒抗體特許生產企業的許可證,想給我們投資的人都要排隊,錢當然不是問題了."

顧允知馬上就明白,張揚是不想自己難做,這小子肯定是利用了他自己的途徑把資金問題解決了,顧允知心中不免有些感動,他是個輕易不表露自己感情的人,低聲道:"張揚啊,這次讓你為難了!"

張揚笑道:"沒什麼可為難的,藥廠也有我的一份心血在里面,我也不想她就這麼倒掉,經過這場風波之後,我相信藥廠一定會越走越順的."

顧允知道:"特許生產權的事情是不是你爭取下來的?"

張揚道:"也沒花費太大的力氣,我干媽還是很好說話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