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六十章【怒其不爭】(上)
張揚跟著過來是為了壓陣,從頭到尾他保持沉默,胡茵茹處理這種場面游刃有余,換成張大官人處于她的位置肯定也不如她處理得好.

和張揚同樣保持沉默的還有顧允知父女,開會的時候,他們就坐在台下,現場的情況讓顧允知感到自己真的老了,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世界,胡茵茹處理問題的方法軟硬兼施,這些藥商惟利是圖,他們最擔心的就是自身利益受到損失,而胡茵茹恰恰利用了這一點,步步為營,迫使藥商就范.

憑心而論,江城制藥廠在這次的事情中是不占理的,顧明健自以為聰明的做法將江城制藥廠的前途命運推到了懸崖邊緣,從顧允知的概念來說,既然做錯了就要承擔責任,可是如果事實的真相被揭穿,如果江城制藥廠被扣上制假售假的帽子,那麼江城制藥廠將很難翻身,顧允知不想看到廠子走上絕路.這場會議之後,顧允知已經下定了決心,藥廠的事情他不再管了.

辦公室內,顧允知將一張股份授權書交給胡茵茹,上面是藥廠百分之十的股份,他微笑道:"胡小姐,你先看看,如果沒有問題,就在上面簽個字."

胡茵茹在文件上掃了一眼,她笑著將文件推還給顧允知道:"顧伯伯,藥廠的股份我不能要,佳彤姐和我是好朋友,她現在人不在了,但是藥廠出了事,我不能坐視不理,我來藥廠是為了當救火隊員,我會幫養養慢慢熟悉藥廠的業務,等到養養上手之後,我就離開,在此期間,我的報酬可以用工資的方式來支付,如果我表現突出,可以讓藥廠的業務蒸蒸日上,你們獎勵給我的股份另當別論,現在我剛剛才到,什麼貢獻都沒有,無功不受祿,這股份我不能要."胡茵茹說得很誠懇.

顧允知向張揚看了一眼,顯然是想張揚幫忙說話,張揚笑道:"茵茹姐,我看這股份你還是收下吧,顧書記的意思是想用股份拴住你,讓你踏踏實實在藥廠工作,你只有成為公司的股東之一,才能把藥廠當成自己的事業,才能全心全意的為藥廠工作,我看你就別推遲了."

顧養養道:"茵茹姐,你就收下吧!我對做生意一竅不通,以後藥廠的事情全都要靠你,這百分之十的股份並不多."

胡茵茹道:"這樣吧,我收百分之一,無論多少也算是公司的股東了."

"那怎麼行?"顧允知父女同時道.

胡茵茹道:"其實有人比我更應該得到股份!"說話的時候她的眼角瞟了張揚一下,說得自然就是張揚.她微笑道:"顧伯伯,就讓我為佳彤姐做點事好嗎?如果企業在我的手上有所起色,你們給我的獎勵我一定會欣然笑納,你看這怎麼樣?"

顧允知點了點頭,他輕聲道:"胡小姐,以後藥廠的事情就拜托給你了."

胡茵茹有些詫異道:"您不管了嗎?"

顧允知苦笑道:"我當初過來接管藥廠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如果藥廠還在那個混小子的掌管下,距離倒閉也沒多遠了,我來是為了強迫他交出管理權.我已經退休了,哪有精力顧及這些事情啊,現在都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你們好好做吧,我對你有信心!"

胡茵茹小心翼翼的問道:"顧伯伯,我今天的處理方式您還滿意嗎?"


顧允知道:"這件事的確是咱們犯了錯誤,我最擔心的是會給老百姓的身心健康造成危害."

胡茵茹道:"顧伯伯放心,我和幾位管理人員商量了一下,准備啟動一個藥物升級計劃,向全社會推行抗病毒沖劑的升級,只要擁有本年度生產的抗病毒沖劑,就可以拿來更換新一代抗病毒沖劑."這主意其實是張揚想出來的,他針對目前R型肺炎調整了藥物成分,應該說新一代抗病毒沖劑比起過去對預防R型肺炎更為有效.

商量完事情之後,胡茵茹先離開了辦公室,顧允知讓顧養養出去一下,他把張揚單獨留了下來,顧允知的內心充滿著深深地內疚感,只有在張揚面前他才把真實的感情流露出來,顧允知道:"張揚,這件事我們是不是有些逃避責任?"

張揚道:"這件事上藥廠的確有責任,可是犯錯的是明健,我們不應該讓藥廠的全體職工來埋單,就算把這件事追究到底,把責任人繩之于法,藥廠的名譽也會因此而掃地,藥廠十有八九會面臨破產的結局,廠子里這麼多的人怎麼辦?他們怎麼生活?明健利用板藍根冒充抗病毒沖劑,的確是急功近利,不過還好板藍根沖劑對老百姓的身體不至于造成危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有抗病毒的作用.我們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就是為了補償這個錯誤."

顧允知歎了口氣道:"通過這件事,我發現自己真的老了,我的很多觀念都已經落伍."

張揚笑道:"您的觀念並不落伍,只不過您過去是在官場,而現在是在商場,商場的規則和官場不完全一樣."

顧允知搖了搖頭道:"希望經過這件事之後,藥廠能夠平平安安的走下去,我才好安享我的退休生活."

張揚道:"爸,您放心吧,以後我會抽工夫多盯著這邊."

顧允知道:"辛苦你了!"

張揚笑了笑,顧允知也笑了起來,他感覺到自己的這句話是多余的.

顧允知道:"我在江城再呆幾天,等這件事過後,我就回東江."

張揚道:"爸,抽時間您剛好去各處轉轉."

顧允知點了點頭道:"我打算明天去趟清台山."

"我陪您去!"


當晚顧養養在魚米之鄉做東請客,請的是江城制藥廠的一幫骨干元老,張揚和胡茵茹為她保駕而來,張揚到了之後發現居然還有洪玲,洪玲在離職之前一直都擔任藥廠的銷售主管,離職後,好幾家藥廠都想聘請她過去任職,洪玲一直在挑選猶豫,現在胡茵茹回來了,馬上想到了這個牙尖嘴利的小妮子,給她打了個電話,洪玲也算仗義,二話沒說就拒絕了其他廠家的邀請重返藥廠任職,還是過去的職務,銷售主管.

洪玲看到張揚,老同學見面親熱得很.

洪玲那張嘴一直都能說,她笑道:"喲嗬,張主任啊,你現在怕是不記得我們這幫老同學了吧?"

張揚道:"洪玲,我忘了誰也不能把你忘了,當年在春陽縣人民醫院實習的時候,你是我們全體男生的夢中情人,可惜那時候是狼多肉少,便宜了陳國偉,讓這頭狼把你這塊大肥肉給叼走了."

洪玲格格笑道:"我才不是,你說的是左曉晴吧!"她說話沒遮沒攔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左曉晴和張揚的那段舊情給點了出來,張大官人頗有些尷尬,趕緊岔開話題道:"我在火車站遇到國偉了,他現在可是抗擊R型肺炎的大英雄啊."

洪玲歎了口氣道:"不提起這件事我都不擔心,從R型肺炎鬧起來就把他派到了火車站,這麼多天,沒日沒夜的干著,他這個人死心眼兒,人家都拼命往後撤,他卻傻乎乎的頂了上去."

張揚道:"也不能這麼說,如果大家都不去,誰來抗擊這場疫情啊?你應該支持國偉,做好他的賢內助,免除他的後顧之憂."

洪玲道:"到底是當官的,說起話來都不一樣."

張揚道:"我是個芝麻大小的小官,老同學,你就別寒磣我了."其實他和洪玲算不上同學,洪玲,左曉晴,陳國偉這幫人都是本科畢業.可說道成就,張大官人是目前同屆實習生中最突出的一個.

胡茵茹邀請大家入席,今天會議的主題就是感謝這幫老臣子能夠回來,順便給大家鼓鼓勁,提升一下士氣,增強一下領導班子的凝聚力.

張揚是個局外人,可他和廠子的關系相當的密切,再加上今天他以顧養養姐夫的身份來出席,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胡茵茹說話很有鼓動性,在此之前已經給這幫回歸的老臣子提升了待遇,老臣子們當初離開都不是心中所願,現在藥廠的領導層重新變動,他們也茆足了勁要大干一場.

席間張揚又接到了干媽羅慧甯的電話,她告訴張揚R型病毒特效藥的生產廠家已經定下來了,江城制藥廠已經正式被列為特許生產企業之一,張揚把這一消息向眾人宣布之後,頓時房間內陷入一片歡呼雀躍之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