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四十五章【波瀾】(上)
張揚跟他聊了兩句,找了個理由起身離去,黃軍的社會交往太複雜,如果讓別人看到他們一起,肯定影響不好,張揚倒不是怕別人說什麼,他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回到南國山莊已經是晚上九點,秦清始終沒有給他打電話,張揚終于還是忍不住往她的房間內撥了個電話,也是無人接聽.

張揚正想過去看看,偏偏南國山莊的經理任文斌又過來了,任文斌在張揚房間里聊了一個多小時,是想通過張揚邀請龔奇偉明天過來吃飯,據他所說,秦清那邊也已經答應出席.好不容易等他走了,看了看時間,這麼晚了已經不適合去秦清那里拜訪了.

張大官人還是先打電話探路,電話依然無人回應,座機如此,手機也沒人接聽,張大官人終于沉不住氣了,這厮從房間里溜了出去,他住的是別墅區,秦清住的卻是A區商務房,秦清出門在外還是很注意開銷的,和張大官人這種貪圖享受的家伙不能比.

南國山莊的樓房普遍不高,最高的就是秦清所在的這棟小樓,一共有四層,秦清就住在四層.

張揚原本想從大門口進去的,可想想門口還有保安,這厮繞過監控來到了小樓後面,他先觀察了一下環境,然後沿著一棵香樟樹噌噌噌!爬了上去,從西藏返回之後,張大官人一直都在休養階段,從沒有動用過真氣和武功,在他和安語晨的雙修過程中,他也知道對自己的身體大有裨益,他精通醫理,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很明白,在冒險喚醒楚司令之後,不但動用了所有的內力,還不惜利用金針刺穴的方法強行壯大內息,雖然成功喚醒了楚鎮南,卻對他的經脈造成了莫大的傷害,到後來遇到安語晨的時候,已經無力施救,幸虧當初老道士李信義給了他那幅雙修練氣的秘籍.不過連張揚自己都沒有料到,那幅雙修練氣的秘籍對經脈的修複擁有奇效,短短的時間內,他昔日的功力已經恢複了大半.

張大官人宛如狸貓一般爬到香樟樹的頂端,躡手躡腳走到樹枝之上,身體隨著樹枝一上一下的起伏著,他覷定秦清的窗口方向,倏然騰空飛起,宛如大鳥一樣飛掠過去,身軀在空中兩個翻滾,手掌已經准確無誤地抓住了露台的欄杆之上,連氣都沒換,借著雙臂之力身體上提,宛如一片秋葉,輕輕悠悠落在露台上.這一連串的動作一氣呵成,毫無淤滯,張大官人伸手去拉陽台的移門,卻發現房門並沒有關,他心中暗喜.

黑暗之中,一只掌影無聲無息的向他的胸膛印來,這麼近的距離內,以張大官人的神通竟然沒有預先覺察到旁邊有人埋伏,說時遲那時快,這一掌已經距離張揚的胸口不到半寸,張揚的足尖一點,胸口向後疾縮,瞬間拉開和這一掌的距離.右手合攏宛如鳥喙,去叮啄對方的脈門.

月光之下,嫩白的纖手姿態宛如蘭花一般美妙,從左到右一個平移,在張揚的視野中竟然留下一個個的殘影,宛如數百朵蘭花同時在月夜中開放.

張揚的唇角露出會心的微笑,一段時間不見秦清的武功進境神速,這蘭花千拂手的功夫已經修煉的爐火純青.

掌影乍合乍分,瞬息之間幻化成十八只掌影,每只掌影又變化出十八個不同的動作向張揚拂去,張揚輕聲贊道:"好!"他只出了一指,准確無誤地點在對方的掌心,這一指就將秦清的攻勢全都化去.

秦清還想變招,張揚已經閃電般來到她的身後,雙臂一張,暖玉溫香抱了個滿懷,緊貼秦清的俏臉道:"想謀殺親夫啊!"

黑暗之中兩人耳鬢厮磨,秦清的呼吸明顯變得有些急促,柔聲道:"別胡鬧,我就是想試試自己的功夫"

張揚微微一笑,放開秦清握著她的手來到床邊坐下.

秦清旋開床頭的小燈,朦朧的燈光下更顯得清麗動人.

張揚挑起她曲線柔美的下頜,想要吻上她的櫻唇,卻被秦清用手擋住嘴唇,嫣然笑道:"怎麼這麼晚了才來?"

張揚道:"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秦清道:"我就要看看你有沒有膽子溜過來."

張揚笑道:"我向來是色膽包天,區區四層小樓又怎能難得住我?"他托起秦清一雙修長的美腿放在雙膝之上,大手從秦清圓潤細膩的足踝一直向上摸索而去,秦清捂住他的手掌,小聲嗔道:"你何時能變得正經一些."

張揚道:"咱們在一起的時候,做得可都是正經事."

秦清伸手擰住了他的耳朵,張揚捉住她的皓腕,將她壓倒在床上.秦清還想說話,燈已經被這厮給熄滅了,她想要掙脫,雙手被張揚拿住,身上一涼,瞬間已經被他扒了個精光,這厮脫人衣服的功夫真是爐火純青.

張大官人只顧著忙活,卻沒留神秦清猝然出手,一指點在他的肋間,頓時感覺到半邊身子酥麻,秦清趁機將他掀翻在了床上,一翻身跨坐在了他的身上,雙手扼住他的脖子,一雙妙目充滿了得意,小聲道:"大意失荊州,不要以為你每次都可以占據主動."

張揚笑眯眯攤開雙手,秦清看到他這沒心沒肺的笑忍不住又想揪他的耳朵,可卻感到身下明顯的變化,張大官人笑道:"有種功夫你永遠學不會!"他摟住秦清盈盈一握的纖腰:"清姐,我對雙修之術又有所感悟,今晚特地過來和你探討一下……"

這一次秦清真正感覺到雙修練氣的奇妙之處,生理上的愉悅是一方面,與此同時,體內的經脈如同被洗滌了一般,通體舒泰,每一個毛孔都透出清新和舒爽.伴隨著張揚的低聲低吼,秦清感覺一股熱流直沖自己的丹田氣海,周身每一寸經脈仿佛落入熔爐之中,整個人就像要被融化,她的嬌軀八爪魚一般緊緊纏住張揚,恨不能將自己融入張揚的身體之中.無法形容的欣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充斥著她的內心,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感悟.

張揚通過修煉體內的內息又壯大了許多,他發現這種修行方法對身體的恢複大有裨益,秦清在內功的修煉方面比安語晨又要高出一個境界,他們兩人在雙修之時,內息融會貫通,如果將經脈比作河床,他們融彙在一起的內息就是奔騰洶湧的河水,河水的流量增加,經脈的容量隨之擴展,在修煉的過程中,秦清所獲得的好處要比張揚還要多,不過欣快過後,秦清周身的經脈感到隱隱作痛,這是因為瞬間擴容引起的反應,需要歇息一陣子才能恢複如初.

秦清懶洋洋躺在張揚的懷中,一動都不想動,嬌聲道:"不知你哪兒學來的這個妖法."

張揚微笑道:"道門玄機,不可泄露."

秦清道:"過去聽說過伐毛洗髓,今天真的有種經脈被洗滌一新的感覺."

張揚道:"這門學問十分精深,以後咱們要多多探討."

秦清俏臉緋紅道:"我可吃不消,今天已經被你折騰的半條命都沒有了."

張揚笑著擁緊了她,想起今天去見宋懷明的事情,他低聲道:"宋省長找你什麼事?"

秦清一雙玉腿纏緊了他,小聲道:"還不是關于國有中小企業改革的事情,嵐山是改革開放後才發展起來的新興城市,相對來說,我們面臨的問題還要少一些."

張揚道:"在你之前龔市長已經主動請纓成為平海國企改革的試點城市."

秦清已經聽宋懷明說起過這件事,她點了點頭道:"都說龔市長是改革斗士,他真的很有勇氣."

張揚笑了笑,龔奇偉的人格他是佩服的,做事情很有魄力,大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秦清考慮事情要比張揚全面,她輕聲道:"你是體委主任,國營中小企業改革和你有關系嗎,難道龔市長要把這一塊交給你?"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那能管了這麼多的事情,按照龔市長的說法,他是想我跟著做個見證."

秦清的嬌軀貼近了張揚:"是不是害怕省里對他的支持不夠堅決?"

張揚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宋省長應該會給他全力支持."

秦清道:"國家關于推進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政策已經出台了不少時間,可是一直貫徹執行的不夠徹底,在現實中會遇到很多阻力,宋省長把南錫作為試點,看來很快就會在平海全省范圍內推進這場改革."

張揚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省運會辦好,其他的事情,我沒那麼多的精力顧及."

秦清微笑道:"那可不好說,從江城到南錫哪一次有了困難,市里不是讓你迎難而上?"

張揚道:"這次我說什麼都不當這個倒黴孩子."

秦清笑而不語.

"不信我?"

秦清道:"省運會之前或許不會給你新的工作安排,可是省運會之後恨難說."

"管他呢,咱們干一件事就要干好一件事,那啥,咱倆是不是把眼前的事兒干好?"

"討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