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四十四章【分別談話】(下)
宋懷明的面色開始變得緩和:"想法不錯,可是再好的想法也需要具體實施."

龔奇偉道:"放下包袱,開動機器."

宋懷明看出來了,龔奇偉今天過來目的不是為了挨訓,而是為了找支持,宋懷明道:"放下包袱,你打算放下什麼包袱?大幅裁員,讓企業輕裝上陣?有沒有想過會產生的社會影響?"

龔奇偉道:"中小企業改革,說穿了就是職工改革,想做好改革,順利把改革進行下去,就必須做好職工的思想工作,宋省長,我們南錫願意做平海國營中小企業改革的試點,但是這一過程中,必然會存在極大地壓力和助力,能否成功不僅在于我們這些地方干部的堅持,還要依靠省領導對我們的信任和支持."

宋懷明微笑點頭:"龔奇偉啊龔奇偉,今天你是我約見的第六個,卻是第一個主動請纓要充當改革試點的,不錯,沒讓我失望.看來改革斗士的稱號,不是白白得來的."

龔奇偉笑道:"我不是什麼改革斗士,我只是在盡一個國家干部的本分,國家是通過深思熟慮才制定出企業改革的方針計劃的,我們的大多數國企已經走入了發展的瓶頸,如果不換一種思路,如果不盡快完成轉型,最終的結果必然被市場淘汰,我們的改革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挽救企業,既然大家都在這件事上存在著猶豫,那好,我第一個站出來,總得有人站出來是不是?"

宋懷明重重點了點頭道:"坐!"

龔奇偉和張揚都暗自松了口氣,看來宋懷明今天不是要發火訓人,他是在借題發揮,他要在全省范圍內推行國營中小企業的改革,今天的分別約見,是看看有沒有人站出來,勇敢的充當排頭兵,龔奇偉果然第一個站了出來.

張大官人的腦子開始活動了起來,宋懷明把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壓到了龔奇偉的身上,龔奇偉該不會轉嫁到自己身上吧,當官的基本上都會乾坤大挪移,龔奇偉有句話沒說錯,企業改革,以人為本,首先改革的就是工人,真正推行下去,還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風浪.

龔奇偉真正擔心的是支持,他讓張揚來並不是讓張揚陪綁的,他是要個見證,宋懷明答應他會給他不遺余力的支持,可誰不知道推行企業改革是件吃力不討好的差事,萬一將來鬧出了風浪,宋懷明還能像現在這樣支持他嗎?龔奇偉不敢確定,政治上存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

宋懷明早已看出了龔奇偉的目的,他給龔奇偉派了一顆定心丸:"奇偉,你放心,南錫的這次企業改革,我們一定會給予你們不遺余力的支持."

龔奇偉也有自己的打算,南錫建設高新區已經提上日程,隨著高新區的建設,入駐企業會不斷增加,對于傭工的要求必然會隨之增加,也就是說,從國企裁員下來的工人可以面臨更多的就業機會.龔奇偉道:"有宋省長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張揚和龔奇偉離開的時候,在門前遇到了秦清,她是宋懷明今天接見的最後一名副市長.

龔奇偉邀請張揚晚上一起吃飯,張揚謝絕了他的好意,說穿了張揚是提防龔奇偉給自己設套兒,企業改革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可不想沾,單單是手頭上的事情已經夠他忙活的了.

張揚借口已經答應了任文斌,和龔奇偉分手之後,他徑直去了新石器時代酒吧,上次黃軍幫他跟蹤李同育的事情,他還一直沒來及道謝.

張揚是個不喜歡欠別人人情的人,得人恩果千年記,就算大隋朝那會兒誰對他的恩情他都記得一清二楚,春雪晴對他好,他就一直記到現在.可誰要是對不起他,他也記得清楚,每次看到隋煬帝楊廣的名字,他就恨得牙癢癢的,如果時光能夠回頭,他少不得要揭竿而起,殺入皇宮,干掉這個荒淫無道的昏君,把他的那幫嬪妃全都收入後宮,nnd,你不是覺著我摸你女人了嗎,老子要通通摸個遍.

來到酒吧門口才發現酒吧關門了,張揚打了個電話,黃軍正在對門的桌球室打桌球呢,張揚來到桌球室,黃軍跟人玩斯諾克,一局一千,他連輸五局,五千塊已經沒了,看到張揚進來,黃軍把球杆扔了,罵咧咧道:"不玩了,麻痹的,人要是倒黴,喝涼水都塞牙."他取了五千塊給對手.

張揚看到那疊厚厚的鈔票,不禁笑道:"出血了!"

黃軍歎了口氣,拉著張揚一起離開了桌球室.

張揚道:"酒吧怎麼關門了?"

黃軍道:"剛弄了幾台麻將機,就被警察給端了,說我從事非法賭博,不但把麻將機收繳了,連酒吧也給關了."

張揚笑道:"活該,讓你丫整天不干正事兒."

黃軍道:"我不就是想多撈點錢嗎?現在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哪那麼容易?"

"賭博違法你不知道?"

黃軍道:"我那也叫賭博?就幾台麻將機,算是酒吧的配套設施,之前還他媽跟分局的某位同志打過招呼,NND,行動的時候,屁都沒放一個."

張揚道:"誰啊?我幫你舉報他."

黃軍苦笑道:"誰你就別管了,我自認倒黴."他指了指前面的一個卷簾門道:"這里面麻將機老虎機什麼玩意都有,人家就沒事,我他媽就納悶了,這法律也分三六九等."

張揚笑道:"行了,你少發表點反黨反社會的言論,小心把你給逮進去."

黃軍道:"不是沒反革命罪了嗎?我說你怎麼這麼黑啊?是不是你們當官的都這麼黑?"

張揚笑罵道:"滾,我可沒得罪你!"

黃軍摸了摸衣兜道:"你來得不巧,哥們今兒剛輸了五千,今天只能請你吃羊肉串了."

張揚笑道:"隨便,我請客!"

黃軍為人大方:"那哪成啊!我是地主,請客是我的事情!"

在這條街上不認識黃軍的還真不多,黃軍嘴里說請他吃羊肉串,還是把他請到了平湖魚館,這條街的飯店多少都得給他點面子,黃軍雖然不是空款吃喝,他一樣有簽字權.

黃軍點了四道涼菜,還弄了兩個燒菜.

張揚道:"太鋪張了!"

黃軍道:"將就著吧,最近我走背字兒,請不起你海鮮大餐了."

張揚道:"你不是有一建築隊嗎?"

"散了,活太少,解散了."

張揚道:"本想給你介紹點工程呢."

黃軍笑了笑道:"我不是那塊料,剛開始的時候還蠻有盡頭的,可接了兩次工程,才發現我不適合,你要是真想幫我,就幫我把酒吧的事情搞定,該多少罰款我繳,以後我再也不搞什麼賭博機了."

張揚點了點頭,這對他並不算難事,當即打了個電話給榮鵬飛,榮鵬飛聽說這件事也沒細問,一口應承下來.

張揚放下電話,向黃軍道:"說好了,你明天去分局直接找局長,他會幫你解決這件事."

黃軍笑道:"我就說,朝里有人好辦事,你們當官的辦起這些事就是容易."

張揚道:"下不為例,以後再搞違法亂紀的事情我可不幫你."

黃軍道:"吃一塹長一智,你以為我老在一個地方跌倒啊?"

張揚笑道:"黃賭毒你最好一樣別沾,跟國家和人民為敵,下場你應該知道."

黃軍道:"你別嚇唬我,我就是想取點巧,真正違法亂紀的事兒我也不敢干."

張揚道:"你表妹最近來了沒有?"他說得是佟秀秀.

黃軍搖了搖頭:"我也沒見她,說是去香港公干了,平時電話都不打來一個."

張揚道:"人家八成是怕了你,這麼大人整天不務正業,誰還好意思認你這個表哥."

黃軍抗議道:"不寒磣我兩句你能憋死是不?我這不也正在考慮改革嗎?改革的初級階段,難道就不允許我犯錯誤了?"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此時隔壁桌來了兩位濃妝豔抹的女郎,兩人看到黃軍,目光都是一亮,笑眯眯朝著這邊走了過來,人還沒走近,一股香風就撲鼻而來,香味太濃,弄得張大官人感到嘴里的飯菜都沒了滋味.

那名高個的女郎一只手搭在了黃軍的身上:"軍哥,原來是你啊,今天這頓飯算小妹請你."

黃軍笑道:"小蘭,小麗原來是你們兩個,坐下一起吃,哥請客."

兩名女郎格格笑道:"還是軍哥大方."兩人也不客氣,向他們甜甜笑了笑,挨著張揚和黃軍分別坐了.

張揚知道黃軍是混社會出身,認識的人魚龍混雜,和他交往還是要適當的保持距離.

黃軍的手自然而然的落在高個女郎的大腿上,一邊摸一邊低聲笑道:"哥們,怎麼樣?看上哪個就帶走,一起也行."

張揚瞪了他一眼道:"你丫的少在這兒腐化我."

黃軍呵呵笑道:"假,你們國家干部就是虛偽!"

兩名女郎跟著笑道:"哥哥好帥,我們還沒見過這麼帥的國家干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