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四十四章【分別談話】(中)
秦清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焦乃旺首先前往顧允知那里的目的,她喝了口水道:"焦省長是想先搞清楚情況啊."

張揚道:"我對他不了解,只是在南武市見過幾次面."

秦清微笑道:"這些上層領導咱們本來就不需要了解,我們這些下級官員,影響不到他們的決策,應該做的就是執行,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張揚道:"清姐,照你看,焦省長是挺喬派還是挺宋派?"

秦清笑道:"一定要有派別嗎?"

張揚道:"政治上叫立場,只要在官場中混,一定會有立場."

秦清反問道:"你站在哪一邊?"說完她就笑道:"不用說,你肯定站在宋省長一邊."宋懷明是張揚的未來岳父,所以她才會這樣說.

張揚道:"我是幫里不幫親,誰做得對我幫誰!"

秦清滿臉的不相信.

張揚笑道:"不過我肯定無條件站在你這邊."

秦清啐道:"你少拿我說事兒."

此時嵐山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賀國風和另外兩名開發區的干部過來找秦清,看到張揚也在,他們都笑著和張揚打了個招呼.開發區工作交流會明天才舉行,當天下午並沒有安排什麼活動.

賀國風以為張揚也是為了這件事來的,他笑眯眯問道:"張主任,聽說你們南錫市在搞高新區,這次跑到我們前頭去了."

張揚道:"我不清楚,我現在負責的是體委工作."

賀國風笑了起來:"張主任,你可騙不了我,嵐山和南錫一衣帶水,你們那邊有什麼風吹草動,我們這邊最先知道,聽說高新區就是你負責."

張揚樂呵呵笑道:"謠傳,怎麼可能?單單是省運會就讓我忙得不可開交了,市里倒是把經貿會交給我負責了,可高新區真的沒我什麼事兒."

秦清笑打趣道:"賀主任,你這麼關心南錫的事兒,該不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吧?"

賀國風慌忙解釋道:"秦市長放心,我絕無貳心,絕無貳心."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賀國風道:"秦市長,山莊的總經理任文斌專門設宴,招待我們一行,您看……"

秦清搖了搖頭道:"晚上我沒時間,這樣吧,你們去!幫我謝謝任經理的美意."


賀國風只能點點頭作罷.

張揚提出告辭,他不想呆的時間太久,以免別人非議他和秦清之間的關系.

剛剛離開秦清的房間,南錫副市長龔奇偉就打來了電話,原來龔奇偉也來到了東江參加這個平海開發區經濟發展研討會,張揚有些奇怪龔奇偉怎麼會知道自己回來,龔奇偉在電話里告訴了他答案,卻是常凌峰泄了密,龔奇偉下榻在省政府招待所,讓張揚現在過去見他,順便和他一起去宋懷明的辦公室.

龔奇偉和宋懷明約好了時間在下午四點半見面,張揚並不明白為什麼龔奇偉要叫上自己,難道僅僅是因為他是宋懷明的未來女婿?

前往省政府的途中,龔奇偉才把原因說明:"你岳父大人發火了,這次我得挨批!"

張大官人這才知道龔奇偉把自己叫過去分擔火力的,不由得苦笑道:"我說龔市長,咱不帶這樣的,好事你不找我,挨批的事兒把我給捆綁上了."

龔奇偉歎了口氣道:"今年省內多家國企都出現了危機,咱們南錫也一樣,企業經營狀況不好,工人的工資不能按時發放,他們的生活就會出現問題,這件事市里已經在著手解決,可是仍然有工人不停來省里上訪."

張揚道:"既然不僅僅是南錫的問題,你怕什麼?宋省長不可能只針對咱們!"

龔奇偉道:"這次開發區經濟發展研討會,平海各市的開發區管委會主任都來了,分管企業工作的副市長本來並不需要過來,可宋省長點名讓我們過來是為什麼?就是為了找我們問責."

張揚道:"一個個批評嗎?"

龔奇偉苦笑道:"可不是嘛,我是聽江城副市長肖鳴說的,他被罵的狗血噴頭……"說到這里龔奇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呵呵笑道:"你別把我的話傳出去."

"我是那種人嗎?"

龔奇偉道:"我看宋省長這次要動真格的了."

張揚道:"我跟著去能起到什麼作用?"

龔奇偉道:"我想當面提點意見,有你在,我心里多點底子."

張揚笑道:"枉我一直把您看成不屈不撓的改革斗士,搞了半天,你也害怕啊!"

龔奇偉道:"官大一級壓死人,我就怕省長大人不給我說話的機會."

在龔奇偉之前,宋懷明已經約見了五名副市長,龔奇偉是第六個,張揚今天有點陪綁的感覺,可既然來了,也總不能臨陣脫逃,唯有硬著頭皮跟龔奇偉一起走近了省長辦公室.

宋懷明看到龔奇偉和張揚一起進來,他的目光在兩人臉上打量了一圈,低聲道:"還有陪綁的啊!"一句話就把事情給點明了.

張揚呵呵笑道:"我是順路過來看看,剛巧在門口遇到了龔市長,既然不方便,我出去等等."這貨趁機想脫身.

宋懷明道:"既然來了,就一起聽聽吧!"


張揚只能停下腳步.

龔奇偉陪著笑道:"宋省長找我有事?"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三月份平海各市工人上訪量驟然增加了三倍,這數字夠驚人吧?"

龔奇偉道:"這麼多?"他心里明白著呢,可表面上還得裝傻.

宋懷明道:"少跟我裝,你們都清楚,南錫機床廠,南錫電子儀表廠的工人也在上訪人員之中,我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地方官員是怎麼搞的,搞得老百姓天怒人怨,企業垮了,工資都發不起了."

龔奇偉不敢說話,直到等宋懷明把這通火發完方才道:"最近國營中小型企業的狀況的確不好,我們也在考慮改革的問題."

因為宋懷明沒讓他們坐下,兩人只能站著,張大官人心里這個委屈,工人上訪干我屁事啊,我一管體育的干部,老龔啊老龔,你跟李長宇學得越來越不厚道了,什麼事情都要把我抓來墊背.

宋懷明道:"怎麼改?"

龔奇偉道:"關于企業在新時代中生存狀況的問題,市里也進行過多次討論,我們也認真學習了中央相關政策和文件,可是企業改制存在著相當多的問題,比如並軌前企業拖欠職工工資,無力按照規定報銷職工醫療費以及未繳納職工在崗期間養老和醫療保險金.部分企業改制中還存在舞弊行為,在買斷的具體過程中給國家制造了重重的包袱和困難,這一系列的問題都會影響到社會的安定."

宋懷明道:"就知道你們一個個都有說不完的理由,改革開展了這麼多年,企業改革是改革的重中之重,國家的政策文件下了不少,可你們是怎麼執行的?"

龔奇偉道:"政策文件是一回事,可在具體的執行過程中還會有很多的實際情況."

宋懷明道:"不要跟我強調理由,你們這些干部對國家政策的解讀有問題."

龔奇偉道:"宋省長,想要成功進行企業改革,扭轉工人的觀念很重要,我們推行改革,他們認為我們在砸爛他們的鐵飯碗,認為政府不管他們了,認為以後的生活,醫療,養老全都得不到保障,為此我們做了很多的工作,可是收到的效果並不明顯."

宋懷明道:"我不想聽這些,我只想看到企業通過改革走上良性發展的道路,工人們的工資能夠得到保障,工人的收入能夠逐年提高,老百姓的要求不高,他們所期望的只是最基本的生活,醫療,教育,養老,如果連這些都得不到滿足,他們又怎麼能安安心心的去工作,這個社會又怎麼談得上安定團結?"

龔奇偉道:"宋省長,我這次過來,就是想向您表個態,我們南錫會走在全省企業改革的前列,希望省領導能夠給我們支持."

宋懷明道:"什麼意思?說明白!"

龔奇偉道:"企業改革和女人生孩子差不多,想要成功必須經曆陣痛,省里一方面讓我們加快企業改革步伐,一方面又擔心我們的改革會影響到安定團結,擔心會在社會上造成不良的影響,如果每件事都要兼顧,我們會變得左右為難,我們會無所適從."

宋懷明道:"聽你這話的意思是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們身上了?"

龔奇偉道:"宋省長,我並非沒有認真解讀國家政策,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南錫的領導班子始終在探討中小企業改革的問題,國有企業過去的管理模式已經不適合當今時代的發展,想要徹底改變,就要從根上抓起,我們確定了幾個最基本的戰略方針.一,立足市場,從企業經營實際出發,確立多樣化的改革方略,創新企業發展機制;二,以人為本,從維護職工利益出發,推進現代企業制度建設,激發企業發展活力;三,做優做強,從培育優勢產業出發,提升企業市場競爭能力,推動企業發展升級."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