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之爭 第七百三十六章【劍走偏鋒】(下)
張揚站起身,不屑地看著癱坐在地上的李同育:"你真可憐!"說完這句話,他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李同育望著辦公室的房門緩緩關閉,他忽然躬下身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得如此用力,仿佛要把他肺里面的空氣全部壓榨出來,李同育明白,同時壓榨出來的還有他的生命,來日無多的生命,這樣死,他不甘心,他還沒有來得及複仇,他還沒有親眼看到宋懷明痛苦的樣子.

李同育想起了一個人,他拿起了電話,迅速撥通了號碼:"我要你幫我做一件事……"

趙鐵生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機會來到省長家里做客,因為有了昨天和丁家見面的經曆,趙鐵生有些心怯,他不想去,雖然宋懷明表現的平易近人,可是趙鐵生也明白自己的地位跟人家差得實在是太遠,在這一點上徐立華倒是表現的非常的果斷:"去!三兒跟嫣然已經訂婚了,咱們作為父母的,于情于理都要過去一趟."

趙靜沒有跟著一起過去,丁兆勇約了她,趙靜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決定好好和丁兆勇談一談,張揚帶著父母剛剛離去,丁兆勇就來到了南國山莊,趙靜擔心父親遷怒于他,所以故意錯開時間,避免他們見面.

雖然只是一天未見,丁兆勇卻感覺到趙靜瘦了,他有些心疼的握住趙靜的手道:"小靜,你瘦了."

趙靜淡然笑道:"剛剛一天不見,怎麼可能瘦,是你的錯覺."

丁兆勇道:"對不起,小靜,是我沒有把這件事安排好,你放心,我一定會說服我媽……"

趙靜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已經決定了,這婚暫時不結了."

丁兆勇愣在那里:"為什麼?不是咱們都說好了?"

趙靜道:"我哥說得對,我還沒有准備好,咱們當初之所以那麼急著結婚,是因為我不小心懷孕了,你又想保住孩子,可現在孩子已經沒有了,你不必覺著虧欠我什麼!"

丁兆勇道:"小靜,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想和你過一輩子."

趙靜道:"兆勇哥,我沒說不嫁你,我想了一整天,如果我們的婚姻沒有家人的祝福,我們是不會有幸福的,咱們還年輕,這麼早走入婚姻未必是什麼好事,不是有句話說,城外的人想進去,城里面的人想出來,只不過是一紙婚書罷了,只要咱們感情好,有沒有還不是一樣."

丁兆勇道:"小靜,我不想你受委屈."

趙靜握著他的大手緊貼在自己的臉上,柔聲道:"我會好好的,畢業後,會輔佐你,陪著你和你一起開創事業,爭取把公司辦的紅紅火火,我相信,我可以改變他們對我的印象,我有信心讓他們接受我."

"小靜!"丁兆勇將趙靜擁入懷中.

張揚帶著父母來到宋家的時候,宋懷明已經在家里等著了,柳玉瑩把孩子交給保姆,正在廚房里忙活著,她已經適應了家庭主婦的角色,自從兒子出世之後,柳玉瑩的重心不知不覺全都轉移到了他的身上,過去還很在乎自己的事業,可現在,她已經沒有那麼大的雄心壯志,其實當初的事業心也是因為兩人婚後多年,一直沒有孩子,缺少寄托的緣故.

聽說張揚一家來了,柳玉瑩也從廚房里走了出來,和宋懷明一起迎接張揚一家的到來.

宋懷明馬上就發現趙靜沒來,他笑道:"趙靜呢?怎麼沒來?"

張揚笑道:"她身體不太舒服,所以留下休息了."

宋懷明點了點頭,把趙鐵生夫婦請進小樓,柳玉瑩上前握住徐立華的手微笑道:"徐大姐,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

徐立華笑著點頭,宋懷明夫婦給她的印象很好,這麼高的官位,沒有任何的架子,對待他們溫暖親切,真的像自家人一樣.

趙鐵生把兩袋東西交給柳玉瑩,這是張揚從清台山帶來的野蘑菇.

柳玉瑩笑道:"趙大哥,您來了還這麼客氣!"

趙鐵生道:"也沒帶啥好東西,就是春陽的一點特產."

幾個人來到客廳,柳玉瑩道:"大哥,大姐你們先坐,我去吧菜端上來."

徐立華也沒顧著坐下,輕聲道:"宋太太,我跟你一起過去吧."

柳玉瑩笑道:"叫我小柳就是,都是一家人,可千萬別客氣."

宋懷明邀請趙鐵生在沙發上坐下,想給他倒茶,張揚搶著做了.

宋懷明笑眯眯望著趙鐵生道:"老哥,多謝你們培養了張揚這個好孩子啊!"

趙鐵生聽他這麼說有些慚愧,想想自己這麼多年,對張揚的確沒有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因為張揚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對張揚過去從沒有什麼好臉色,動輒打罵,和他的親生子女相比差了許多,可張揚沒有記仇,發達之後非但沒有報複他,反而對他很好,趙鐵生每每想起這些事,心中總免不了產生內疚之意,所以他就加倍的對徐立華好,用這種方式來補償張揚,其實這正是張揚的聰明之處.

趙鐵生道:"宋省長,我沒給這孩子做什麼,是三兒自己爭氣,從小到大,他都是靠自己."

宋懷明微笑道:"老哥,養育之恩不能忘,你把他養這麼大,這種恩情是一輩子都報答不完的."他向張揚道:"張揚,以後要好好孝順你爸!"

張揚笑道:"知道!"

宋懷明道:"老哥,身體還好吧?"

趙鐵生點了點頭道:"好啊,三兒經常給我買好吃的,還教我和他媽鍛煉的方法,現在又退休了,整天沒事就鍛煉鍛煉身體,感覺身體比上班的時候還要好."

宋懷明想起一件事,拿出一盒煙道:"抽煙嗎?"

趙鐵生有了昨天的經曆,今天注意了形象,他笑著擺了擺手道:"戒了!"

宋懷明道:"戒了好,抽煙對身體一點好處都沒有."

此時柳玉瑩和徐立華把菜上來了,叫他們過去吃飯.宋懷明特地開了一瓶茅台,張揚負責倒酒,宋懷明夫婦的平易近人打消了趙鐵生兩口子的顧慮,但是趙鐵生也不敢多喝,來之前,徐立華特地交代他,害怕他喝多了亂說話.

徐立華道:"宋省長,嫣然啥時候回來啊?"

宋懷明笑道:"這你得問張揚,女生外向,女孩子大了,最先忘記的就是當爹的,等以後結了婚,就成了你們家的人了."說這話的時候,他看著張揚,張揚知道這位岳父大人對自己還不能完全放心,這次請他父母來吃飯,是為了進一步鞏固女兒的地位.

張揚道:"快了,她跟我說今年就能把美國那邊的事情料理完,等那邊的事情全都理順,她以後多數時間就呆在國內了,不排除發展中心轉移到國內來."

宋懷明道:"大姐,我那個女兒啊,從小嬌生慣養的,脾氣有點倔,我工作忙,一直都沒有多少時間照顧她,以後她和張揚要是結了婚,你得幫我多多管教啊!"這種話自然是客氣話,可作為女方家長是必須要說的,宋懷明處理的很好,說得話讓趙鐵生夫婦聽起來相當的順耳.

徐立華笑道:"宋省長客氣了,現在的孩子和過去不一樣了,過去我們那一代,覺著當媳婦的首先要會持家過日子,可現在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事業,哪能再像我們那時候那樣,嫣然挺好的,長得又漂亮,又知書達理,還這麼能干,年輕輕的都是公司老總了,知道她和三兒訂婚,我開心的幾夜都睡不著,我家三兒真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柳玉瑩笑道:"大姐,張揚也很出色啊!"

徐立華道:"這孩子從小就倔,過去是個悶葫蘆,整天不見他說話,自從工作之後,像換了個人似的,人變得開朗了,也懂得上進了,不過他脾氣也變大了,做事沖動,由著自己的性子來."

張揚苦笑道:"媽,你把我說得一無是處了."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徐立華道:"不過,他心善,沒壞心眼兒,宋省長,你是他領導,以後啊,又是他長輩,一個女婿半個兒,等將來他和嫣然結了婚,就是你的兒子,他要是做錯了什麼事情,你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宋懷明笑道:"大姐,你放心吧,我會盯著他的!"

這話聽得張大官人從心底打了個冷顫,岳父大人在給自己打預防針呢.

兩家人談得十分融洽,快吃完飯的時候,小庚新醒了,保姆抱著下樓來找媽媽,徐立華湊過去看了看小庚新,笑道:"這孩子長得真是漂亮,粉雕玉琢一樣."

趙鐵生拿了准備好的五百塊紅包,之前他們已經知道宋懷明家里有個還不到一歲的小兒子,第一次見面,紅包是必須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