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實習生 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擊】(4)
【提前預熱,引爆2010】

張揚拉開窗簾,從他所在的窗口剛好可以看到電視台的大門,現在是中午十一點半,距離電視台下班還有半個小時,張揚沏了一杯春茶,坐在窗前靜靜品味著,任那股淡淡的香氣在喉頭慢慢的浸潤開來,窗外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張揚靜靜等待著,他查到電視台員工中午就餐都是在斜對面的宴林園,那兒屬于電視台的三產,只要海蘭外出就餐,一定會從大門經過.

張揚的跟蹤yu望並非是因為杜宇峰的影響,而是他打算先見見海蘭,搞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然後才可以有針對有目的的解決好這件事.海蘭在這件事上無疑已經對他造成了很壞的影響,但張揚還是把這件事歸結于海蘭發泄對自己不滿的一種方式,他的內心深處還是不情願把這件事上升到海蘭一味追求工作成績的高度,因為海蘭如果那樣做的話,只能證明她還很自私,張揚希望海蘭曝光揭發這件事是出于正義感,甚至可以出于對自己的一些小小的怨念,這證明張大官人此刻的心里還在維護著女主播美好的形象.

張揚推開窗戶,一陣清涼的微風夾雜著絲絲細雨迎面撲來,春雨如酥,潤物無聲,如此美好雅致的景致卻沒有勾起張大官人心頭的詩情畫意,反而想起了山坡上那兩頭毛驢激烈糾纏的場面,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就在這時,海蘭的倩影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海蘭屬于那種初看平淡,再看讓人驚豔的女人,她身穿淺灰色風衣,腰身纖細,體型絕佳,走在電視台的俊男美女之中仍然顯得亭亭玉立,她的出色在于她對點綴的理解,紅色的高跟長靴突出了她美腿修長,這一點紅色恰恰成為人群中最亮麗的一抹顏色,讓旁觀者不由得注意這色彩的主人.

或許是天空陰霾的緣故,海蘭的臉部看起來有些蒼白,籠罩在煙雨中的俏臉有種形容不出的朦朧之美,唇彩也是火一樣熱烈的顏色,把她的蒼白映襯出一種柔弱的嫵媚.

海蘭的心情不好,從黑山子鄉回來後,她就染上了感冒,早晨還堅持前來上班,可是病情卻變得有些嚴重了,她之所以堅持前來,是因為昨晚的新聞專題被電視台剪得七零八落,一則新聞如果失去了尖銳性,那麼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海蘭當即就去找了新聞組的負責人,可是讓她失望的是,一個小小的春陽縣電視台,其官僚程度絲毫不遜色于江城市電視台,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一手采輯的新聞已經成為了別人利用的工具,這樣的天氣原本就會讓人生出多愁善感的心思,海蘭仰起頭看了看陰沉的天空,感覺自己的一顆心變得潮濕了起來,別樣沉重.

她開始後悔自己為何會選擇這個縣城,想要逃避?可是生活在這世界中,誰又能逃避的開呢?海蘭戴上了墨鏡,她的天地瞬間變得更加黯淡.

經過公園門前的時候,一輛汽車從她的身邊疾馳而過,海蘭已經預見到自己將要面臨的尷尬局面,可是已經來不及做出躲避的動作.

就在這時一只有力的臂膀攬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將浮萍般的她環圍在一個溫暖安全的港灣,道路上的積水被高速轉動的車輪飛濺起來,甩落在那男子的身上.

海蘭驚魂未定的抬起頭,明澈的美眸透過墨鏡的上方望去,看到張揚陽光燦爛的那張笑臉.

這厮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你看起來就像個賬房先生!"

海蘭有些驚慌的推開張揚,卻正推在張揚健碩的胸膛上,重生後的張大官人對稍嫌瘦弱的身板兒有些不滿意,這段時間可沒停止過鍛煉改造,兩塊胸肌已經小有規模.

海蘭之所以驚慌,一是沒想到張揚會在這里出現,二是因為她所做的新聞專題顯然損害了張揚的利益,面對張揚時畢竟有些心虛的成分.

張揚笑容不變,看了看海蘭抵在自己胸口上的白嫩小手,有些誇張的說道:"有沒搞錯,你居然敢摸我胸?"

海蘭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在她發笑的瞬間忽然意識到,雖然自己在新聞中已經把張揚當成了一個反面人物塑造,可是內心深處對這個厚臉皮的家伙還是沒有太多反感的.拋卻在黑山子鄉發生的那些事不談,剛才張揚的的確確幫了她一個大忙,避免了她成為落湯雞的尷尬,望著張揚後背濕淋淋的衣服,海蘭還是感激的,她小聲說了句:"謝謝!"隨即又想到一個問題,昨晚新聞剛剛播出,這厮現在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他該不是為了這件事來得?而且海蘭還意識到了一個讓她憤怒的現實,張揚和她在這里的相遇顯然不是巧合,這厮在跟蹤自己.想透了這層道理之後,海蘭對張揚剛剛產生的那點好感頓時蕩然無存.

張揚微笑道:"吃飯了沒有?我請你!"

海蘭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沒吃飯,也沒打算吃飯,更沒打算接受你的邀請."

張揚笑得越發開心.

海蘭也笑了,一陣涼風吹來,刺激的她忍不住咳嗽了起來,掏出一方雪白的手帕揩了揩鼻子,黑長的睫毛有些虛弱的垂了下去,張揚做了一個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動作,伸出他寬厚溫暖的大手輕輕貼在她的額頭上,這讓海蘭多少有些吃驚和抗拒,可是心底卻不得不承認,這種溫暖讓她感覺很舒服很踏實:"發燒了!"

海蘭向後退了一步,拉開了和張揚的距離:"一點小病,沒事!"

張揚望著天空中開始變得密集的雨絲,忽然脫下他濕漉漉的皮夾克,雙手撐開遮住海蘭頭頂的天空,海蘭咬了咬下唇,望著這個比她要小上許多的少年,海蘭居然從心底產生了一絲依賴感,也許是她生病的緣故,手足軟綿綿的變得沒有力氣,她站在張揚為她營造的這片無雨的空間中,濕冷的內心終于有了些暖意,雖然她明知這厮現在的表現純粹是為了博取自己的好感,海蘭帶著幾分戲謔道:"小張主任,別虛情假意的試圖感動我,我這人是個鐵石心腸."

張大官人很認真地糾正道:"是同情,你一個女孩子,又有病,孤零零站在風雨里實在太可憐了,這樣吧,我送你回家!"

海蘭秀眉顰起,雙目充滿警惕的看著張揚.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我是一個國家干部,我有我的黨性和原則."張大官人自從遞過入黨申請書之後,這句話就時常掛在了嘴上.看到海蘭還在猶豫,張揚建議道:"要不我送你去醫院?"

"我不打針!"海蘭雖然這麼大了可是對打針卻一直怕得很,她感覺自己這會兒虛弱的隨時都可能倒下,揮手叫了一輛面的,張揚扶著她在後座上坐下,海蘭居然沒有反對,咳嗽了一聲道:"春甯小區6號樓!"

【預訂各位書友一月份月票,零點以後正式上架,介時會上傳最後一章公眾,同時更新萬字以上vip章節!期待你的訂閱,期待你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