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科實習生 第五章【敗家仔的幸福生活】(2)
張揚利索的點出十六張老頭票交到售貨員手中,這身衣服他也沒打算再脫下來.

左曉晴看著張揚的目光充滿了迷惑,她現在是真的搞不懂了,眼前的這個小學弟的確有些莫測高深.看他的出手根本就是一個家財萬貫的敗家仔,那里還有連吃飯都朝不保夕的貧困子弟味道.

左曉晴又陪他去鞋帽商場買了一雙四百八的森達,換好鞋襪之後,張揚隨手就將那套舊衣服扔到了垃圾桶里,頃刻間就推翻了左曉晴過去心中那個艱苦樸素,家淨貧寒的苦孩子形象.

這小子身上讓人驚奇的東西實在太多,左曉晴心中的疑問也隨之增加,她終于還是忍不住:"你哪來的這麼多錢?"

張揚得意的笑了笑.

這笑容讓左曉晴感到有些危險,她甚至想到了不好的地方,這家伙該不是去搶銀行了吧?

張揚伸出他的那雙大手:"金錢在我的眼中不過是糞土一般,只要我這雙手在,就會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財富!"他絲毫沒有誇大之處,在大隋朝,他張一針的診費那可是出奇的高,想讓他紮上一針,沒有百兩黃金,老子眼都不夾你,一兩等于50克,一克黃金現在的價格是98,也就是說,想讓我看病先拿四十九萬來,我張神醫的門診費在當今地球上也稱得上是第一.

左曉晴這次居然沒有認為他是說大話,和張揚相處的時間越長,越發現這家伙的神秘和高深.不過今天左曉晴感觸最深的就是,這家伙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仔,接下來的時間,他又買了兩條牛仔褲,一件雪豹牌皮衣,兩雙阿迪達斯的運動鞋,加上內衣內褲,日常用品,七千六百塊一轉眼的功夫就這麼消費掉了.

張揚是那種有錢不花難受的主兒,這不,他又惦記上了交通工具,按照他的本意,是想買一輛摩托車來著,可惜點了點兜里的銀子,所剩不多,而且他也不會騎那玩意兒,看著滿大街的變速自行車有了點主意,讓左曉晴帶著他去自行車商場挑選了一輛中華自行車,這可是當時數一數二的名牌,價錢當然也是剛剛的.

走出百貨大樓的時候,春雪已經將大街小巷全都染白,張揚推著變速自行車,車把上掛滿了包裝袋,後座上也夾著一摞鞋盒,算得上滿載而歸,兜里的人民幣卻迅速的癟了下去,還剩下一千三百塊,不過錢是死的,人是活的,沒有了還能再掙不是?

左曉晴今天親眼目睹了一個暴發戶誕生的全過程,表情怪異的看著衣著光鮮的張揚:"如果沒事,我先回宿舍了."

張揚笑了起來,露出他那口招牌性的雪白牙齒,不得不承認,這厮的笑容的確很有感染力:"我請你吃飯!"

"不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左曉晴懶洋洋地說,心里卻在等待著張揚的二次邀請,休息也要吃飯啊,不過她可不是隨隨便便答應別人邀請的女孩子,大戶人家出來的閨女就是矜持.

"好,那你自己先回去吧,我吃完飯再走!"張揚居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左曉晴一時間呆在那里,這什麼人啊!請人吃飯一點誠意都沒有,更過分的是,外面下著雪,眼看天就要黑了,他居然讓自己一個女孩子孤零零一個人回去,而且在餓著肚子的前提下,左曉晴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委屈感,眼圈兒登時就紅了,粉紅色的嘴唇抿了抿,然後一言不發的向雪中走去.

張揚居然又厚著臉皮追了上來:"左曉晴!"

左曉晴以為這小子終于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于是停下腳步,對待犯了錯誤的同志,還是要給人家改正的機會,總不能一棒子把他打死不是?

"你看我帶著這麼多的東西,去吃飯也不方便,要不,你先幫我把車子推回去,回頭我再找你拿!"


左大小姐是個通情達理的女孩子,可是這並不代表著她能夠無限度的忍耐,頃刻間她柳眉倒豎,美眸圓睜,冰冷的目光宛如飛刀般嗖!嗖!向張揚飛去,直射張揚那陽光燦爛的笑臉:"你知不知道自己很過分!"左曉晴用力跺了跺小腳,然後頭也不回的向遠方走去,大戶人家的閨女就是有修養,連生氣也表現的那麼含蓄.

張揚推著中華自行車繼續跑了上去,他過去沒接觸過這玩意兒,連推車都推得歪歪斜斜更不用說騎車了,而且雪天路滑,方向更是難以掌握,無論張神醫怎樣努力,車把始終不聽他的使喚,張神醫很生氣,老子就不信治不了你,眼看左曉晴越走越遠,張揚抓住車子斜梁稍一用力,兩輪離地,扛著自行車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左曉晴再度被他截住,這下她可不樂意了:"喂!你有完沒完?"

張揚樂呵呵笑道:"喲!還真生氣了,跟你開個玩笑,當真了?"

左曉晴瞪了他一眼:"無聊!"看到張揚扛著自行車的狼狽模樣,又不禁有些想笑,可是想想要是這麼就原諒了他,豈不是太沒有面子,正准備板起面孔教育他兩句的時候,一旁忽然響起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妹子,是不是這小子欺負你,要不要哥哥幫你出氣?"街邊兩個身穿黃色軍裝的混混兒神情猥褻的叫著,目光一刻不停打量著左曉晴.

張揚暗歎紅顏禍水,女人太漂亮真的很容易招惹麻煩.

左曉晴本來就氣不順,憋了許久的一口惡氣全都灑在了兩名混混的身上:"一邊兒呆著,哪涼快哪涼快去,省得我看到心煩!"

"小婊子,你他媽說誰呢?"這倆小子當時就不樂意了.

左曉晴聽到他們出言不遜,俏臉登時氣得通紅.

張揚把自行車往雪地上一落,這時倆混混兒已經靠攏上來,他們雖然罵的是左曉晴,可攻擊的目標卻是張揚,高個的那個一拳已經攻向張揚的眼睛,這叫封眼錘,只要擊中目標,就會讓對手的戰斗力大幅度減弱,只可惜他用錯了目標.

張揚一牽一帶,那小子馬上立足不穩,身體失去平衡向前方沖去,慘叫著撲倒在雪地上,慣性讓他在雪地上滑行出近三米的距離.

另外那名小個子居然跳起來給了張揚一個二踢腳,這種華而不實的花架子根本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張揚看准方向,右手從這小子兩腿之間插入,一把抓住他的命根子,狠狠摔落在雪地之上.,

那小子痛得捂著命根子慘叫起來,張揚冷笑道:"我最恨別人欺負女人!"

雪花飛舞之中,張揚傲然站立于風雪之中,腳下是兩個痛苦哀嚎的混混兒,他輕輕彈落了肩頭的雪花,揮手之間,仿若天地間只剩下他一個,目空一切,唯我獨尊!

左曉晴望著雪中的張揚,不覺呆在那里,這厮的自我感覺咋就那麼好呢?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