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眾仙來 非是無名之輩
軍有殷洪坐鎮,軍心逐漸的平複下來,但因為白天吃呂岳師徒俱是心中不甘想到自己高高在上的仙人,居然在幾個未成仙道的凡人手中吃了暗虧,將來如何還敢在三界立足呂岳自葫蘆之中取出藥丸服下之後,找來自己的幾位弟子,命每一人拿了一葫蘆瘟丹,借五行遁法遁進西岐城呂岳自己乘了金眼駝與鄭倫二人,把瘟丹用手抓住,往城中按東南西北灑下

且說西岐城中,瘟丹俱入井泉河道之中,人家起來必用,水火為急濟之物,大家小戶,天子文武士庶人等,凡吃水者,滿城盡遭此厄

便在眾人束手無策之時,有玉鼎真人與黃龍真人聯袂前來助戰,玉鼎真人命楊戩至火云洞向地皇神農求取解藥

楊戩借土遁,來至火云洞,見此處云生八處,霧起四方,挺生秀柏,屈曲蒼松,暗贊真好所在只是洞外無人,楊戩不敢擅自闖入,只能在外等候

卻說火云洞中,三位聖皇正在談話,有那神農開口道:“這楊戩乃是闡教中人,如今前來求藥,我本不該拒絕,只是那呂岳乃是截教修士,若我破了他法術,怕惡了我師多寶仙君,如之奈何?”

那天皇伏羲卻道:“皇弟不必擔憂,想聖師多寶仙君乃是有德之士,怎會因此事怪罪于你,此時封神大劫,看聖師布局,仿似欲趁機整頓截教,去蕪存菁,象呂岳師徒這等凶殘之輩,白白分薄了截教氣運,想來如將其送上榜,聖師非但不會生氣,還會感激皇弟呢”人皇軒轅聞言也是點點頭,深以為然神農見狀,當即命童子將楊戩帶進洞來

楊戩在火云洞外正等得焦急,見童子出來,剛要開口,卻聽那童子言三位聖皇傳見,當下跟著童子進洞而來只見洞中玄黃之氣湧動,三位聖皇端坐洞府內,當中一位,頂生二角;左邊一位,披葉蓋肩,腰圍虎豹之皮;右邊一位,身穿帝服,楊戩不敢直視,連忙見禮卻聽中間地皇神農開口道:“楊戩,你之來意貧道已知曉,不必多言”當下取了丹藥,和一株草交給楊戩道:“此處有丹藥三粒,一粒救武王宮眷,一粒救姜子牙諸多門人,一粒用水化開,用楊枝細潵西岐,凡有此疾者,皆可治愈此草名為柴胡,拿去人間種植,可防患傳染之疾”楊戩聞言大喜,當即接過丹藥,拜別離去

卻說那呂岳等人等了七八日,不見瘟丹起效,命人潛入西岐城中查探,卻道城中之人皆已痊愈,當下大驚,掐指卜算,才知楊戩以自火云洞取回解藥,殷洪等人聞言,只得令其師徒只得強攻西岐


有那周信攻東門,李奇攻西門,朱大麟領人馬殺進南門楊文輝同呂岳剛進北門,二人見黃龍真人駕鶴而來,當下一番惡戰,不可避免只是呂岳弟子的拿手法術此時被眾人以仙草克制,又不曾精習征戰之術,俱是落了下風不久後,周信便被楊戩所殺,李奇死于黃天化火龍鏢之下楊戩殺了周信,又來相助老師玉鼎真人戰朱天麟朱天麟不是玉鼎師徒對手,死于斬仙劍下

便在此時,聽聞呂岳高喝,擒下了黃龍真人,黃天化急忙來援南門玉鼎真人與楊戩也來助戰,又自城內飛出雷震子,四人齊戰呂岳呂岳師徒大驚,剛欲突出重圍,卻見城門外來了手持降魔杵的韋護楊文輝此時精疲力竭,面對著對方這生力軍,一個照面,便被擊破頂門,身死上榜那韋護又以降魔杵來取呂岳,呂岳大驚,忙施展土遁逃回商軍營中

卻說那呂岳逃回營中,眾人見他狼狽,忙問何故,才知城中來了援軍便在此時,聽得帳外一聲大喝:“請二殿下出來相見”殷洪聞言,出得帥帳,見營外來一道人,身不滿八尺,面加瓜皮,獠牙巨口,身穿大紅,頂上帶一串念珠,乃是人之頂骨,又掛一金鑲瓢,是半個人腦袋,眼耳鼻中冒出火焰,如頑蛇吐信一般;殷洪同諸將觀之駭然

那道人見殷洪身著金甲出來上前道:“來者可是二殿下吾乃骷髏山白骨洞一氣仙馬元是也;遇申公豹請吾下山助你一臂之力”殷洪大喜方欲將他引入帳中又見遠處一人架遁光而來來至近前乃是一位道姑那道姑見到馬元罵道:“惡賊你竟還敢出來”來人正是骷髏山白骨洞原主人石磯娘娘她雖然因為多寶道人將靈珠子搶走逃過了死于太乙真人手中地宿命然而福薄之人自然是劫難重重不久便被這馬元重傷遁走洞府也被馬元所占如今剛自將傷勢修養好去找馬元報仇卻在半路之上碰上申公豹申公豹憑借自己三寸不爛之舌說動石磯娘娘

來助殷洪伐周

眾人聽她講完俱是不言良久之後殷洪上前道:“既然娘娘與馬元道長俱是來助本殿下討伐叛逆不如先將個人恩怨暫放一邊等我等滅了西岐自會命人尋一處仙山來作為娘娘道場可好?”石磯娘娘聞言只得點點頭她修為不及馬元不然當初也不會被他趕走只是心中氣不過才會想去白骨洞找馬元尋仇如今既有這台階下又得這殿下承諾補償自己一處道場自然是皆大歡喜

且說凌霄道人與鄧蟬玉自誅殺了土行孫之後回到各自帳中凌霄不願與人交往而鄧蟬玉則是因為雖然殺了土行孫但父親卻再也活不過來而傷心也不願出賬只是凌霄道行深厚營中之事俱是逃不過他耳目當他發現蘇護父子偷偷放走黃飛虎父子意欲歸周之時本欲上前將他父子誅殺但想到老師派他前來相助蘇護又不敢違命一時之間猶豫不定當下取出傳訊玉符詢問老師玉符雖然到了金鼇島卻因為多寶道人閉關修養並未收到而是到了袁明手中袁明也是不敢擅專此事便耽擱了下來此後凌霄接連發了幾枚玉符將營中之事通報見老師過了十幾天依舊沒有旨意傳來看到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只能在帳中干著急

便在馬元等人來到營中地當夜凌霄道人終于是等到了多寶道人地消息准確地是見到了來傳命地人當多寶道人站在凌霄面前地時候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老師會親自趕來忙上前見禮多寶道人微微點頭示意他不必多禮凌霄站起身看眼前地老師身上沒有半點地仙氣波動便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但是他立在那里又是那麼地和諧仿佛與帳中地一切與整個大營與這個天地融為一體一般


道法自然返璞歸真恐怕這才是道家追求地最高境界吧看著老師凌霄眼中閃過一絲明悟

多寶道人在休養數月之後,終于是出的關來,全身傷勢已是無礙,多寶金塔也在他加入幾樣珍惜的材料和大量玄黃之氣後,重新煉好,只是暫時還不能動用善尸化身他看到凌霄的玉符之後,知道自己的到來已經是將封神之戰的進程,不經意的加快了,為防有變,便決定親自到西走一遭凌霄當下向多寶道人詳細訴說了最近一段時間,營中發生的一切當聽到那後世成佛做祖的馬元如今已經下山,還搶了石磯的洞府,如今二人又俱在營中聽命于殷洪時,暗道天道之勢果然不是那麼好更改的,自己救了石磯一次,她依舊是劫數纏身,只能暗歎命該如此

不過這馬元敢搶奪截教弟子的洞府,也算是與自己結下了因果,正好將他送上榜,卻不知此時那准提道人是否就暗藏在附近,想到這里眉頭微微一皺凌霄見老師低頭不言,眉頭微皺,當下上前問道:“不知老師因何事擔憂,弟子可有效勞之處?”

多寶道人將目光投到他身上,微微一笑,有了計策,自己這弟子修習奔雷槍法,正是那馬元所習幽冥鬼術的克星,修為如今也比那馬元高出不少,應該能在片刻之間將馬元斬殺,而自己也當能擋住准提片刻想到這里,多寶道人點點頭,以手沾水,在案幾上將自己的打算寫了出來

那准提道人也替道祖掌控天道,多寶怕提到他名字,被他提前發覺,是以如此作為那凌霄也是機靈之輩,雖然不知道老師為什麼要誅殺此時與自己在同一陣線的馬元,但他知道老師算無遺策,如此必有深意,當下點頭表示已經了解多寶道人暗中對凌霄贊了一聲,拂袖將桌子上的自己除去

多寶道人猜得不錯,那准提道人此時還真就在附近准提道人時刻關注著戰事的變化,知曉燃燈道人本命法寶受損之後,當即有了算計在燃燈離開西岐回到洞府之後,准提道人便找上門來准提道人拿出自己僅有的幾件先天靈寶中的紫金缽盂送給燃燈,又賜下燃燈道人凝練舍利圓光之法,並將自己與接引道人准備在封神之後,立西方教為佛教的打算告訴他,許他佛教三大佛祖之一的過去佛之位

燃燈頗為意動,他在闡教雖然地位崇高,但卻很是尷尬,很多辛秘元始天尊都避著自己聽聞准提道人將西方教如此秘密之事告知自己,又賜給自己法寶和秘法,當下感動不已想自己跟著原始天尊幾萬年,也沒撈到一根毛,當即應了下來,又表示會盡量拉攏與自己交好的俱留孫等人,准提道人也是大喜(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nco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