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破情劫惡尸鎮天
始天尊聞言,也是一愣,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多寶會提)賭斗,在他看來這多寶明顯就是尋死呀元始天尊本來也是將這多寶道人當做是自己的弟子,可是這多寶畢竟不是自己弟子,如今看來,他卻是內心更偏向通天教主多呀想到這里,不禁有些嫉妒那通天,他何德何能,竟有福緣收到如此優秀的弟子,反觀自己,卻要拋下面皮來給自己的弟子擦屁股又想到那慘死的慈航道人和靈寶**師,當下一狠心,道:“大善”

聽聞元始天尊答應,多寶道人沒來由的感到一陣的輕松,不管成與不成,自此之後,自己再也不用憑白擔著元始天尊的情意了放開了這個心結,多寶道人忽然感覺道行仿佛都是略有增長,心道:看來自己穿越之後,人情味還是太濃了,不知不覺就陷入了前世的生活方式,不但做事束手束腳,便連待人,也不夠灑脫,還真不是修仙的材料呀瞧人家准提道人,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至理名言,時時掛在嘴邊,一日三省,這才是成大事之人

多寶道人正自感慨,卻聽旁邊云霄仙子來到他面前道:“大師兄不可,貧道等人死不足惜,大師兄尚需為我截教上下考慮,怎可以身犯險”

多寶道人聞言,心道:過不了這關,截教眾仙將最終循著前世的情節,一一上榜,而自己也最終將被逼去叛教做個的和尚,還有什麼可考慮的當下道:“不必多言,貧道自有主張”

起身來到原始天尊面前道:“如此,便請二師伯盡管出手吧”

元始天尊冷哼一聲,卻無法掩飾眼中濃厚的惋惜之色,眾人皆是緊張的盯著場中的多寶道人元始天尊將盤古幡拿在手中,多寶道人也忙將自己的多寶金塔頂在頭頂,只見寶塔原本金黃的塔身上泛著絲絲玄黃之氣,這金塔早在多寶道人以自身功德溫養下,進化成一件功德法寶元始天尊見著寶塔,眼中惋惜之色更濃,下意識的緊了緊手中的盤古幡,開口道:“既然你求死,便怪不得貧道了”

當即振動盤古幡,一道凌厲的混沌劍氣,呼嘯而出,所過之處,萬物盡皆化為靡粉,多寶道人早見識過盤古幡的厲害,當下全身法力不要命的灌注進頂上多寶金塔內,只見塔上玄黃之色更加的濃厚,更有絲絲玄黃之氣自塔身溢出,浮于四周那道劍氣終于是來到了多寶道人面前,眾人只聽砰地一聲巨響,仿佛耳膜都要被貫穿,一道耀眼的黃光自多寶道人所立之處猛然爆發出來,刺得人眼睛都出現了暫時的失明待四周的亂流逐漸的平複下來,眾人往場中看去,只見多寶道人頭上道冠早已消失不見,身上道袍凌亂,索性還沒有損傷,披頭散發,面色慘白,只不過頂上多寶金塔此時卻是寶光暗淡,隱隱可以看到上面有道道裂痕,顯然再來一下,這件異寶便將徹底消失在這三界之中

多寶道人微微歎息一聲,本以為這件足以媲美太上老君玲瓏寶塔的異寶足以擋下元始天尊的混沌劍氣,卻不想准聖與聖人之間的差距如此之大,也難怪聖人將三界萬物皆視為螻蟻了好在自己身上還有老師當初賜下的一枚替身符,然後再狠心舍棄善尸化身,雖然如此勢必影響到自己的實力,但眼下這一關過不了,一切皆是白扯

當下暗中凝聚身上所剩的法力,准備祭出替身符,元始天尊見多寶道人竟然抗下了自己全力一擊,心道:便是你今天死在這里,也足以揚名三界,令三界中人萬年不敢相忘了當即收拾心情,又是振動起盤古幡,第二道混沌劍氣,轉眼間又是來到了多寶道人的面前,多寶道人不敢遲疑,當即將替身符祭出,這道劍氣軌跡微微偏轉,貼著多寶道人的身體,將他身旁的替身符炸的粉碎,龐大的氣流將多寶道人的身體掀起,沖出幾十里才停了下來多寶道人感覺全身的骨頭都碎掉了,良久之後才強撐這一口氣站了起來,還不忘對來到近前的原始天尊道:“二師伯,還剩最後一下”

他躺著這麼久,眾人還以為他死了,不想竟是又站了起來,雖說身上道袍多出破損,但畢竟還活著,眾人俱是欣喜不已,不過看到他搖搖欲墜的樣子,怎麼也不象能撐過第三道劍氣的樣子,眾人欣喜過後又皆是黯然此時不論是作為多寶道人的師弟,師妹,還是他的對手,都不得不承認,多寶此時便是對上冥河教主和鎮元子這些個斬卻二尸的紫霄宮強者,也將不落下風,當得起聖人之下第一人這個稱呼,只不過一切都將成為過眼云煙

太上老君看著這個跟隨自己師兄弟三人修行幾萬年地弟子不想他竟不知不覺間從一個剛剛化形地小小修士成長至斯想到他地結局不覺微微歎了一口氣便在此時三界深處亦是傳來數聲歎息三十三天外地媧皇宮中女媧娘娘眉頭緊鎖緊盯著西岐雙手下意識地撕扯著手中錦帕五莊觀鎮元子北冥汪洋妖師鯤鵬面色緊張一個是多寶至交好友一個是多寶弟子地老父幽冥血海冥河老祖滿臉敬佩西天極樂世界接引面色更加愁苦准提道人面色焦急上前對接引道人喊道:“師兄多寶不能死他若死了我教當如何大興”

接引道人聞言歎息道:“師弟我等以何種身份插手?”准提聞言一愣不知該如何作答原始與多寶乃是正大光明地賭斗雖說實力差距甚大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便是那通天教主也找不到插手地理由何況自己

當眾人地目光緊張地盯在多寶道人身上之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場邊何時多了一位身穿明黃道袍地女子只見她面相普通但身上卻有一股嫵媚之勢令人側目手中緊緊握著一把小巧地折扇扇面上一位美人笑靨如花便在這令人緊張到窒息地氣氛中元始天尊毅然決然地再次搖動了手中地盤古幡多寶道人身上清光一閃一個同樣身著明黃道袍地道人擋在了多寶道人面前

這時多寶道人心中也沒有把握能擋下這道劍氣畢竟多寶金塔受損嚴重也就意味著善尸化身明心道人實力受損嚴重只不過此時也不容他多想便在明心道人准備慷慨赴死之時那手持折扇地道姑忽然作出了一個令所有人吃驚地行為她猛然間撲到了明心道人地身前以自己纖弱地後背迎上了氣勢洶洶而來地混沌劍氣

那道劍氣只不過稍稍受阻便將那道姑連同她身後地明心道人多寶道人一起撞擊出去那道姑地身體也在這個過程當中化為靡粉便是連一道真靈也不曾留下徹底消失于天地之間待塵埃落定眾人見面目呆滯地捧著一把精美地折扇和一張精巧地面具不見了明心道人地身影想來是因為受傷過重被多寶道人收回了吧

多寶道人呆坐在那里良久不知從哪來地一股氣力猛地站了起來先是喃喃自語其後聲調越來越高眾人只聽他悲戚地喊道:“緣起緣滅緣起緣滅”狀若瘋癡眾人不知多寶道人何故如此卻見他身上光暈流轉玄妙異常然後便見清光一閃一個面目威嚴地青衣道人出現在他面前這道人面目與多寶道人有七分相似卻是此時多寶道人痛失所愛竟是因禍得福借機以鎮天印斬出了惡尸化身道行大進身上傷勢也好了大半

多寶道人終于將目光從手中的面具和折扇之上收回,看向元始天尊,此時他的眼中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尊敬與溫情,有的只是冷酷和憎恨只聽他開口道:“二師伯,弟子自此與你再無瓜葛,不知如此的結果,你可曾滿意”聲音冰冷,不帶絲毫感情

元始天尊面色鐵青,剛要開口,便聽遠處一聲怒喝,:“何人膽敢欺辱我門下弟子?”聲音聽似很遠,眾人剛自聽到,便見一個面目剛毅,背負四把寶劍的道人已經是來至近前,正是通天教主通天教主在自己煉制的替身符炸碎之時便感覺到了,只不過西岐離東海甚遠,聖人雖然神通廣大,但趕來也是需要時間的,何況期間說是發生了不少事情,實際上只在瞬間

元始天尊見得通天教主前來,當下上前喝道:“通天,你教唆門下殘害我弟子,貧道便是教訓你弟子一下,又有何妨?”

通天教主聞言冷哼道:“原始,你好不要面皮,當初紫霄宮簽押封神榜,嚴明是各教弟子各憑天命,你弟子身死劫中,乃是他們無能你連自己的弟子都教不好,有何資格來替貧道教訓弟子,當真是不當人子”

元始天尊聞言大怒,喝道:“豎子,安敢如此欺我”當下又將盤古幡取出,通天教主見狀也是將誅仙劍執在了手中,便在此時,只聽太上老君開口道:“二位師弟,如今勝負已分,便不要再橫生枝節了,在一幫弟子面前,也不嫌丟了面皮”聖人自有聖人的尊嚴,原始雖然第三次出手被人干擾,但只要對方不是聖人,便只能作罷,太上老君見他還自糾纏通天教主,當下出言喝止(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