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原始抖動盤古幡
聖人掌管天道,便是不用推算,心念一轉,已經是知曉個大概,元始天尊自袖中取出盤古幡,接連抖動,對著東海金鼇島方向發出兩道混沌劍氣,這兩道劍氣一前一後破開層層空間,直往那多寶道人劈來多寶道人此刻終于是回到了金鼇島,剛自進入護島大陣之中,來到大殿之前,便聽到身後劈啪作響,一道陰冷的氣息已到身後,不及多想,當下將老師通天教主煉制的替身符祭出,只聽嘭的一聲,靈符化成靡粉,那道劍氣也是炸裂開來,其中龐大的元氣將多寶道人擊入大殿之中,多寶道人哇的吐出一口鮮血,感覺全身的骨頭像是散架了一般,動一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猛抬頭,卻見又一道比之先前還要暴戾的劍氣已是來到近前,他不惜法力的從西岐趕回金鼇島,又抗下前一道劍氣,此時身上已無半分法力,只能眼睜睜的盯著那道劍氣離自己越來越近

便在這一瞬之間,多寶道人腦中閃過了無數的念頭,自己穿越而來,妄想憑一己之力逆天改命,卻不想一切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顯得那麼蒼白無力,這一刻他想到了威嚴的老師,乖巧的弟子,還有那些相處了億萬年的師弟,師妹們只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將在下一刻化作過眼云煙,而自己也將消失在這三界之間,恐怕連上榜的機會都不會有吧

就在多寶道人頹然倒地,准備引頸就戮之時,一把造型古樸,卻散發著暴戾之氣的寶劍將那道劍氣擋了下下來,通天教主終于是自閉關中醒來也難怪,自己護島大陣,被人強力破開,如何還不能察覺多寶道人這才松了一口氣,卻是暗中非議道:老師呀,您早點出來不好嗎,非要趕這種時刻,您對自己的神通有信心,可弟子的小心肝受不了呀

通天教主見多寶道人怔怔的躺在那里,受了重傷,揮手一道清氣打入他的體內,多寶道人只覺渾身上下一陣清涼,那道清氣所過之處,所受之傷盡數痊愈,不出片刻,已是完好如初當下起身來到通天教主面前行禮道:“老師,弟子給您添麻煩了”

通天教主聞言,歎了一口氣道:“無妨,你為我截教奔波,為師是知道的,大師兄對我截教教義頗有異議,又一向與二師兄走的很近,看不起我截教弟子,如今你門下殺了二師兄弟子,勢必將挑起兩教紛爭,雖說此事因商周之爭早已注定,只是貧道卻未想到來得如此之早,恐怕到時大師兄多半也是偏向二師兄多一些,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你日後在外,須得萬分小心,二師兄以兩道混沌劍氣欲誅殺與你和你門下弟子,報慈航和靈寶被殺之仇,如今劍氣雖被貧道擋下,難保他不會再次出手”多寶道人點點頭,退了下去

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面色鐵青,他未想到那通天教主竟然敢親自出手,阻擋自己與他截教了解因果,當下恨恨的一跺腳,起身往首陽山八景宮而去元始天尊本想以兩道混沌劍氣與截教了結兩位弟子的因果,如果多寶道人擋下了,他元始天尊自是無話可說,此後各安天命,擋不下化作灰灰,則因果盡去只不過他想的不錯,可卻不考慮,他那盤古幡所發劍氣,便是聖人大道之體也不能抵擋,何況是多寶道人這准聖,便是擋下一道都是僥幸更何況當初簽押封神之時,說好了是各安天命的,難道別人的弟子死的,他原始的弟子便死不得了?

不說元始天尊到八景宮游說太上老君,只說那商軍大營之中,因為十天君身死,多寶道人下落不明,而那闡教金仙又因為死了師弟,在轅門之前搦戰不已此時的闡教金仙隱隱分為三派,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與俱留孫皆是跟隨燃燈道人,黃龍真人,玉鼎真人與赤精子一派,太乙真人,清虛道德天尊,道行天尊則是支持廣成子與他結成一派,這一切都是因為那方神秘的大印只不過眾人在元始天尊的威壓之下,不敢撕破臉皮,還能勉強保持意見統一那聞仲被他們逼得無奈,本想親自帶領魔家四將應戰,被弟子苦苦勸阻,只得派門下的兩個弟子和魔家四將,羅宣出戰,結果可想而知,兩位弟子與魔家四將在闡教眾仙的怒火中盡數身死上榜,只有那羅宣逃了回來,聞仲當下命人高掛免戰牌,自己則是騎著墨,卻是不該”

“大師兄與我門下俱是根性上乘之人通天門下多是披毛帶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皆可同群共處實令我道門蒙羞彼禽獸之類又有何根性可言合該上榜封神一則為我道門去蕪存菁二者可應付封神之劫使我道門不致因此劫而衰落”元始天尊強辯道

太上老君聞言點點頭略一沉吟道:“師弟所言雖是有理只是若貧道出手幫你以通天剛烈之性情恐怕三清將不複一體”

元始天尊見太上老君頗有心動之意當下來了精神勸說道:“大師兄無為將來自當由我門下弟子代大師兄宣揚道門之法若我闡教損失慘重如何來相助大師兄如何弘揚道門且我等只須三百六十五位上榜通天門下號稱萬仙來朝些許人數料來無甚要緊地還請大師兄三思”太上老君聞言又是點點頭他為道門大師兄卻是講究無為門下也只有玄都一人剩下原始與通天他本就屬意由原始門下宣揚道門教義地自然也不想看到元始天尊門下過多受損當下點頭應了下來

元始天尊見他答應心下大喜因弟子身死而黯然地心情一掃而空當下命玄都奉上香茗與太上老君論起道來

且說那趙公明與聞仲來到殷商營中與羅宣等人見過又聽他們講起那十天君身死之慘狀心下怒不可及聽聞姜子牙等人竟將十天君首級懸于轅門之上更是忍無可忍起身出了大帳乘虎提鞭出營來大呼道:“姜子牙快快出營來答話”音波直傳到西周帥帳之中

燃燈道人打眼一看知曉此人身份對姜子牙言道:“來者乃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是也你可見機而作”姜子牙領命下了蘆篷乘四不象左右有雷震子、黃天化、楊戩、龍須虎擁護著出地營來趙公明見他出來上前喝道:“吾乃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是也你破吾道友陣法倚仗你等道術壞吾道友性命又把吾道友頭顱掛于轅門之上著實可恨姜尚!我知道你是玉虛宮門下我今日下山必定要與你見個高低”

言罷趙公明提鞭縱虎來取姜子牙,那姜子牙躲閃不及,被一鞭打下四不象,氣息全無黃天化看見,催開玉麒麟,雷震子飛起展開黃金棍,楊戩縱馬搖戟,龍須虎石彈飛射,將趙公明裹在垓心,一場好殺不想楊戩暗放哮天犬,趙公明不防備,被哮天犬一口把頸項咬傷,將袍服扯碎,只得撥虎逃進轅門

且說姜子牙被趙公明一鞭打死,抬進蘆蓬,眾人上前來觀,只見他面如白紙,合目不言卻聽一旁廣成子言說無事,只見廣成子取一粒靈丹用水化開,撬開姜子牙之口將藥灌下十二重樓,約莫過了一個時辰,只聽姜子牙大叫一聲:“痛殺我也!”悠然睜開雙眼,眾人見狀大喜

趙公明回到帥帳,被一頭畜生所傷心中不甘,當下草草包紮了一下傷口,又自出門前來叫陣蘆蓬之上眾人見趙公明凶猛,不敢來應戰,卻見燃燈道人排眾而出,來至趙公明面前趙公明也是識得燃燈道人的,當下上前道:“道兄!你闡教欺吾等太甚?須知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原本是一家你即將吾道友誅殺也便罷了,為何還要將其首級懸于轅門羞辱,大丈夫可殺不可辱,此恨如何能銷”

燃燈道人上前道:“趙道兄!你又如何不知我教門下亦是折損慘重?且如今鳳鳴岐山,秦完等人逆天而行,又個個凶殘暴戾,合該上榜,如何怪的我等”趙公明聞言大怒,剛要分說,卻見黃龍真人跨鶴來至近前大喝道:“趙公明!你今日至此,也是封神榜上有名的,合該此處盡絕”不說趙公明聞言如何惱怒,便是燃燈道人聞言也是暗罵一聲:“這個愣頭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