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性多疑燃燈離心
燃燈道人出了靈鷲山圓覺洞往西岐而來,路過岐山,見到那封神台,心中一動,來到封神台之前,見那柏鑒盤膝坐在封神台之上,面前是一張散發著神秘氣息的榜文,燃燈道人心中明白,這應該就是掌教元始天尊口中所說的封神榜了吧。當下上前一步來到柏鑒的面前,那柏鑒雖說是三界八部三百六十五清福正神的首領,但是比起燃燈這曾經在紫霄宮聽道的老牌修士來,卻是差了十萬八千里。柏鑒見面前忽然多了一個道人,不由得有些緊張,他不知道三界秘辛,還以為這道人是來搶奪封神榜的,生怕他砸了自己這飯碗。卻見那道人微微一笑道:“道友,貧道乃是闡教燃燈,西周丞相姜子牙之師兄,此來卻是替我那子牙師弟問一下,最近是否有一位名叫馬善的修士上榜?”

柏鑒聞聽他是那姜子牙仙長的師兄,不由的暗中松了一口氣,開口恭敬的道:“仙長少待,待我為仙長查探一番。”只見柏鑒往封神榜上打下一道靈決,便見一個閃爍著紫光的名字顯現出來,正是馬善,那燃燈道人當下臉色鐵青,冷哼一聲,轉身也不管那柏鑒便走了。離開封神台,燃燈道人氣的須彌山都紅了半邊,心道好你個姜尚姜子牙,貧道為你闡教殫精竭慮,你卻在此毀我道基,貧道誓不與你干休。當下拿出乾坤尺,對著這不知名的山峰一陣亂砍,只把它砍去了半邊才自罷休。燃燈道人發泄一番後,心情逐漸平複下來,整了整凌亂的道袍,架起遁光依舊往西岐而去。

此時的姜子牙正在與眾人商議軍情,卻還不知道自己被一個心性不下于西方教准提教主的大神暗中記恨上了。西岐軍營帥帳之內,眾人議論紛紛,主要是圍繞著那殷商太子殷郊,想這殷郊手持的乃是闡教擊鍾大仙廣成子的得意法寶,其中還有元始天尊親手煉制,想那廣成子在闡教之中的地位和原始天尊護短的性情,豈是凡物,當下令眾人頭疼不已。且聽那楊戩上前道:“師叔,不弱弟子走一趟九仙山桃源洞,求見廣成子師伯,打探虛實,看是如何。二則再往終南山見云中子師叔,去借照妖鑒來,看馬善是甚麼東西,方可治之。"此時姜子牙等人尚不知馬善已死,還自為他那詭異的法術頭疼不已。姜子牙此時也是毫無辦法,只得點頭答應。

楊戩離了西岐,借土遁逕往九仙山來;不一時已至桃源洞,見到廣成子,講明緣由。廣成子聞言大怒,大罵道:"這個畜生,有背師言,恐遭不測之禍。但我把洞內珍寶,盡數交付與他,誰知今日之變?楊戩你且先回,我隨後就來。"隨即那楊戩離了九仙山,往終南山而來;須臾而至,進洞府見到云中子行禮後,開口道:"師叔!近日西岐來了一人名為馬善,誅斬不得,水火亦不能傷他,不知何物作怪?特借師叔照妖鑒一用。待除此妖邪,即當奉上。"云中子聞言,當即將寶鑒交付與楊戩。楊戩離開終南山往西岐來,至軍營拜見姜子牙。

西周帥帳,楊戩剛自把九仙山桃源洞中廣成子言語說給眾人聽,便聽到外面來報,說是有一人自稱丞相師兄,名為燃燈道人前來拜會。眾人聞言大驚,連忙出了帥帳,至轅門前迎接。要知道這燃燈道人雖說不是元始天尊親傳弟子,在闡教中的地位卻還在那擊鍾大仙廣成子之上,僅次于元始天尊,眾人見了也要恭敬的叫上一聲老師,如今見他前來,如何敢怠慢。只見姜子牙,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龍須虎,武吉,黃天化,楊戩等人俱是來到轅門前迎駕。那燃燈道人此時雖是心中記恨姜子牙,但他本是心機深沉之人,自然不會表現出來,當下在眾人簇擁下來到帥帳。

眾人坐定,姜子牙上前道:“不知燃燈老師所為何來?”

燃燈聞言,道:“卻是近日貧道閉關參悟道法,我門下有一看門異獸趁此時機,竟是跑下山來,如今大劫之中,我怕他徒染因果,是以下山來尋他。”此時燃燈道人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本命法寶受損,是以言說是守山異獸。

“哦,不知燃燈老師門下這護山神獸,乃是甚模樣,我西岐耳目眾多,又有我闡教弟子多在軍中,可令他們為老師留意一下。”姜子牙聞言道。

燃燈道人心恨這姜子牙事到如今還在巧言蒙騙自己,當下道:“這孽畜早已化形,名為馬善。”

姜子牙等人聞言大喜,上前對燃燈道人道:“卻是正要老師出手降服此孽障,我等日前將其擒住,豈料卻被他借火光遁走,想來此時應該在殷商軍中,待明日我等上前叫陣,那孽障出來,便有勞老師出手了。”姜子牙本是實話實說,豈料卻險些將燃燈道人的肺給氣炸了,心道:你姜子牙掌管封神之事,豈會不知那馬善早已是上了封神榜,如今還敢拿言語來誆騙與我,幸虧貧道此前去了一趟封神台,否則豈不是被你等蒙在鼓里,真真是氣煞我也。這燃燈本就生性多疑,此時先入為主,如何還會相信姜子牙之言,見帳中諸人聽了姜子牙之言都是連連點頭,沒人肯出來揭發于他,以為他們都是有份,便把眾人記恨了個遍。只不過他知道在座的都是闡教弟子,只有自己的位置比較尷尬,是以也不敢撕破臉皮,變想在封神中給闡教使些絆子,當下對于姜子牙的請求應了下來。

因為西岐營中來了燃燈道人這個大佬,是以次日一大早,姜子牙便擊鼓聚將,前來殷商營前搦戰。此時西岐方面多了燃燈道人,而商軍方面果然是少了溫良,馬善,本是西岐大優的局面,只是那燃燈道人卻是出工不出力的。此時殷郊率領魔家四將和聞太師兵發西岐之時在黃花山收服的鄧忠、辛環、張節、陶榮前來應戰。

當下尚未開戰。只見那殷郊上前來問道:“姜子牙。你日前擒了我帳下溫良。馬善二將。如今他二人怎樣了?”

那姜子牙不及多想。為了打擊商軍士氣。當下喝道:“已被我斬了。”他這樣做本是無措。卻是忘了那燃燈道人就在他身旁。文殊與普賢聞言不無擔心地瞥了燃燈道人一眼。見他臉上無甚異樣。才自松下一口氣。卻不知燃燈內心早已是怒火連天。

殷郊也是聞言大怒。拍馬來取姜子牙。此次卻是特意安排了姜子牙與武吉師徒雙戰殷郊。魔家四將對上黃飛虎父子三人。燃燈道人與文殊廣法天尊。普賢真人則是對上了鄧忠、辛環、張節、陶榮四人。

陶榮等人只不過是凡人將士。如何敵得過燃燈等人地仙家手段。當下被擒下。文殊與普賢二人只是將這幾人擒下。准備交與見子牙發落。豈料燃燈道人正有一肚子地火氣無處發泄。當下舉起乾坤尺。將四人敲了個腦漿迸裂。令地文殊和普賢二人側目不已。卻說那邊姜子牙師徒雙戰殷郊。那武吉本是個凡夫俗子。雖然隨姜子牙學了幾年道法。又如何是殷郊地對手。(web用戶請登陸#9312;⑹k.сΝ下載TXT格式小說,手機用戶登陸wap.1⑥K.Сn)當下姜子牙一個不防。沒有用那杏黃旗將武吉護住。被殷郊以雌雄劍斬殺。姜子牙也登時落了下風。這邊文殊和普賢見燃燈道人結果了四將。欺身來助姜子牙。卻不防黃家父子那邊又出了狀況。

那魔禮青大戰黃天化。步騎相交。槍戟並舉。來往未及二十回合。黃天化被魔禮青隨手帶起白玉金剛鐲。一道霞光。打將下來。正中後心,只打得金冠倒插。跌下騎來。黃飛虎父子大驚上前搶了黃天化尸體逃回了城中。姜子牙等人無奈也只得退回。

回到西岐城中。只見黃天化尸體放在大營之內。全無氣息。黃飛虎與黃天祥父子正在抱頭痛哭。姜子牙也因為弟子武吉被打死而悶悶不樂。便在此時。帳外來了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地道童。言是要背師兄前往紫陽洞救治。眾人聞言大喜。當下那道童背著黃天化來到青峰山紫陽洞見到那清虛道德真君。真君命童兒取水來。將丹藥化開。用劍撬開口。將藥灌入。隨下中黃。不一個時辰。黃天化已是回生。黃天化見師父在旁。正要開口。便見真君言道:“今吾將玉麒麟與你騎。又將火龍鏢。攢心釘也一並帶去。徒弟!你不可忘本。下山之後好生輔佐你姜師叔。完此大業。也是功德一件。你速往西岐。再會那魔家四將。可成大功。貧道不久也要下山。”黃天化連忙點頭應是。

黃天化辭了師父出洞來,上了玉麒麟、把角一拍,四足起風云之聲。此獸乃道德真君,閑戲三山,悶游五岳之騎。黃天化即時來至西岐,落下麒麟,來到大營,門官忙報。姜子牙命其至殿前,黃天化把師父言語說了一遍,黃飛虎大喜。便在此時,又聽門官報:“門外有自稱是丞相師兄,九仙山桃源洞廣成子大仙前來拜訪。"姜子牙等人忙迎接至帳前,廣成子上前對姜子牙謝罪道:"貧道不知有此大變,豈料那殷郊反了念頭,此乃吾之罪也。待明日吾出去招他來見。"姜子牙連道不敢,眾人當下品茗論戰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