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太子太歲結仇怨
商周雙方都是厲兵秣馬,准備再戰,商軍方面在上一戰中折了風林和九龍島四聖,周軍方面卻只是折了金吒,看起來是商軍占了大便宜,其實不然,商軍方面的折損全是自洪荒之上請來的散修或者是無關重要之人,而周軍方面則是實實在在的闡教三代弟子,闡教本就人丁稀少,卻不似截教一般有萬仙來朝的威勢。不過就眼前而言周軍折了金吒,補上黃天化,實力也算未曾下降。

第二日一大早,姜子牙便想趁著商軍方面折損大將之際,打他們個措手不及,以提高軍中士氣,卻不知商軍方面的補充比他們更完善。姜子牙帶著龍須虎,黃飛虎父子三人,木吒,來到商軍營前搦戰,聞仲等人聞聽之後頗為驚奇,西岐方面主動邀戰的情形確實是不多見。當下聞仲擊鼓聚將,商議派何人前去迎戰。大殿下殷郊最近氣勢正盛,當下上前請戰,聞仲忙將目光轉到多寶道人身上,見他點了點頭,隨即應允,又令今日剛自佳夢關調來的魔家四將,前去為他掠陣。那新到的大將魯雄不知道殷郊本領,心中擔心,也請去為其掠陣,聞仲想到也不多他一個,也沒忙著去請示多寶道人,便點頭應下。多寶道人想到魯雄此去乃是有去無回的結局,微微皺下眉頭,不過很快又舒展開來。心道:吹皺一池春水,干貧道屁事。

幾人率軍出的轅門,也是擺開陣勢,姜子牙見幾人顯然是道法有成,武藝不弱的樣子,心中一驚,臉上一僵,不知道那聞仲從哪找來這些個奇人異士,只不過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當下只能招呼眾將應戰。眾人拿出自己的武器法寶,只見魔家四將拿出幾件奇形法寶。此兄弟四人皆系異人秘授,奇術變幻,大是難敵。長兄魔禮青,身長二丈四尺,面如活蟹,須如銅線;用一根方天畫戟,步戰無騎,有秘授寶劍,名曰:青云劍。上有符印,中分四字,地、水、火、風,這風乃黑風,風內萬千戈矛,若乃逢著此風,四肢成為齏粉。若論火,空中金蛇攪絞,遍地一塊黑煙,煙掩人目;烈火燒人,並無遮擋。還有魔禮紅,秘授一把傘。名曰:混元傘。傘皆明珠穿成,有祖母綠,祖母碧,夜明珠,辟塵珠,辟火珠,辟水珠,消涼珠,九曲珠,定顏珠,定風珠。還有珍珠穿成裝載乾坤四字,這把傘不敢撐,撐開時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轉一轉乾坤晃動。還有魔禮海,也用一根長槍,背上一面琵琶,上有四條弦;也按地、水、火、風,撥動弦聲,風火齊至,如青云劍一般。還有魔禮壽,用兩根鞭,囊里有一物,形如白鼠,名曰:花狐貂。放起空中,現身似白象,脅生飛翅,食盡世人。

姜子牙這邊開國武成王黃飛虎倒是知道這兄弟四人底細,只不過如今戰場之上如何還有時間分說,當下只得迎上前去。黃家父子三人與木吒迎上魔家四兄弟,丞相姜子牙則是被那魯雄纏上,一時之間也是殺得難分難解。便在僵持之時,姜子牙祭出了打神鞭,此鞭只打的神打不得仙,打不得人,若是普通將領倒是無妨,只不過那魯雄乃是封神榜上有名人,當下被打了個腦漿迸裂,一道真靈往封神台去了,當真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姜子牙見一擊建功,又來擊打魔家兄弟,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這魔家兄弟授業之師乃是西方教門下,是以也是打不得,當下這打神鞭被混元傘收去了。

這邊姜子牙正在驚疑不定,卻不防那邊殷郊也是放出了自己的堪稱流氓宗師級暗器,番天印,要知道此印可大可小,你以為來的是板磚,誰知卻是一座大山,不知底細的人只能吃虧。殷郊祭出番天印往正與魔禮海交戰的木吒砸去,木吒只聽得耳邊惡風傳來,剛自抬頭觀看,便見一方寶印在自己眼中無限放大,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金吒。

姜子牙與黃家父子見李家兄弟二人皆是死在番天印之下,心中大驚,不待殷郊再次將番天印祭起,已是撥馬往大營之中倉皇逃去。他們明白一天不解決掉殷郊,自己眾人頭上便好像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當然他們不知道達摩克利斯之劍是什麼玩意兒,應該說是番天印,隨時都可能落在自己頭頂,眾人也將一直在危險中作戰。


眾人收拾了魯雄的尸體,回到營中,太師聞仲正要論功行賞,那殷郊卻感覺一道冰冷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帶著滔天的怨恨。殷郊轉頭順著那道目光望去,見一個童子模樣的人,站在那神秘的道人身後,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帶著無邊的怨念,一時間殷郊覺得背脊冰冷,仿佛是感覺自己變成一個手無寸鐵的嬰兒站在一頭凶猛的野獸面前。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得罪了那童子,不過他卻不敢再與他的目光對視,當下轉過頭去。此時眾人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只有多寶道人感覺到了身邊這小弟子靈珠身上的無邊怨念和沖天的殺氣,當下伸手拉了靈珠子一下,讓他保持克制。

多寶道人在隨聞仲前來西岐之後,他的弟子們也都跟了過來,只不過他們平日深居簡出,不與眾人接觸,是以不曾有幾人見過,那袁明等人變化成普通士兵的模樣與眾弟子在營中修道,等待老師的吩咐,靈珠子則是跟著凌霄學習奔雷槍法,申公豹被多寶道人當成外交部長派出去搞公關,是以也只有高明高覺兩兄弟經常出現在多寶道人身旁。今日見多寶道人身邊忽然多了這麼個童子,也不敢詫異,畢竟多寶道人本身就夠神秘的了。只有多寶道人知道那靈珠子今日為何跟著他來到帥帳之中,雖說靈珠子平日間跟著凌霄一心習練槍術,但他畢竟是小孩子心性,平日喜歡聽那些個兵士講說戰場上之事,他今日聽說自己那未見過面得大哥金吒被營中的殷商太子殷郊以番天印殺了,雖說他與金吒沒什麼感情,當初投胎也只是那太乙真人存著借腹生子的念頭投入了李家,但他畢竟如今是李家中人。剛自來到營中卻又聽說自己那二哥木吒也被人殺了,而且還是死在同一人手中,讓他如何還能保持平常道心。他本來生于丑時,正犯一千七百殺戒,殺念極重,雖說這幾年跟著多寶道人,修習煉心之法,心境平和了不少,但天道之下,豈是螻蟻能夠改變的,雖然多寶道人算是個了不得的大螻蟻。

待眾人離開之後,靈珠子獨自一人跟著殷郊走了出去,多寶道人沒有阻攔,在這一點上他與他的老師通天教主如出一轍,不,是青出于藍。二人都是極其的護短,就算是靈珠子如今要為了一件在多寶道人看來毫無意義的事而去找殷郊尋仇,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力挺自己的弟子。多寶道人從來都不認為靈珠子與陳塘關李家有什麼關系,因為他的根在那三十三天外的媧皇宮之中,雖然說此時截教危機四伏,但是對于這個沒有什麼背景,只是被用來做替代之物的殷商太子,既然自己的弟子要找他出氣那又有何妨呢?放眼三界只要不是聖人,誰又能把自己的弟子怎麼樣,誰又敢把自己的弟子怎麼樣。只不過多寶道人前世生活在那個億萬人從商的環境中,做事情總會衡量是否值得,能否對自己有好處,而在他看來靈珠子在這件事上明顯是個注定要陪個底兒掉的買賣,所以他也不會任由靈珠子亂來。

那靈珠子跟在殷郊的後面,想著自己該怎麼做,而殷郊此刻也正在想靈珠子,翻遍了腦中的記憶也不記得自己何時曾經見過這個突然出現在那個神秘道人身邊的小鬼,既然沒有見過,就更談不上與那個小鬼有什麼深仇大恨了。只是那個小鬼眼中的怨恨,卻是實實在在的,既然想不出來,干脆就不想了。殷郊剛回過神來,便發現了跟在自己身後的小鬼,看自己走的路程,顯然他已經跟著自己走了很遠,想起他此前看著自己的眼神,不由得一道冷氣直從尾巴骨上沖到頭頂,惡狠狠地打了個冷戰。當下硬著頭皮來到靈珠子面前,道:“這位道友請了,貧道與道友可是見過?或是不曾注意到得罪了道友?”

那靈珠子也不與他廢話,開口道:“聽說你最近風頭挺盛的,接連出戰斬將奪旗,不知被你殺的那兩員敵將可是叫做李金吒和李木吒?”


那殷郊此時被他問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他用意何在。當下只得點頭道:“正是。”

那靈珠子聞言。問道:“那你可想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殷郊聞言道:“正要請教道友尊號。”

靈珠子聞言微微一笑。好像是三月地陽光照在人地身上。暖洋洋地。但是殷郊卻是感覺被一頭頭生雙角。背生雙翅地惡魔盯上一般。接著便聽這小鬼開口道:“說起來。我也是姓李地。與你殺地那兩人貌似還是這一世地兄弟。”

殷郊聞言雙目圓瞪。他雖也是心高氣傲。又身懷異寶。但在這小鬼面前卻提不起勇氣。明顯感覺這李家小三兒道法比自己精深良多。如果他知道這小鬼前世曾經在媧皇宮聽道億萬年。今生又得多寶道人悉心調教地話。便不會如此驚異了。就在他思量該如何說詞地時候。聽到一個和藹又不失威嚴地聲音輕輕地道:“靈珠子。可以了。”殷郊只覺這聲音如同天籟一般。任何地仙音都不能與他相比。接著就看到這個自己畏之如虎地小鬼。順從地跟著那個一身火紅道袍地神秘道人離去。殷郊只覺此時渾身地力氣被抽干了一般。頹然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