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反抗!冀州蘇護反商
且說那費仲被紂王召到王宮中,這幾日他見紂王悶悶不樂,心下也是暗自留心,絞盡腦汁,想借此機會取悅于紂王,更進一步。那紂王見他進來,仿佛黑暗之中看到了一盞明燈,溺水之時撞到了一節枯木,當下將自己的煩惱講了出來。他屏退左右侍女,對費仲道:“朕日前于女媧廟之中進香祈福,無意之間見到其豔麗容顏,無雙絕色,如今放眼六宮,再沒有能合朕意者,不知道愛卿可有良策,能解朕之憂愁?”費仲聞言,小眼兒一眯,計上心頭,道:“陛下乃萬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堯、舜,天下之所有,皆陛下之所有,何思不得,這有何難。陛下明日傳一旨,頒行四路諸侯:每一鎮選美女百名以充王庭。何憂天下絕色不入王選乎。”

紂王聞言大喜,對他道:“卿真乃朕肱骨之臣也,有卿在,何愁天下不能平定。卿所奏甚合朕意,明日早朝朕便發旨。卿且暫回。”那費仲被紂王如此稱贊,感覺如同飄在云端,當下高興的屁顛屁顛的走了,連行禮都忘了。紂王見他如此,滿意的點點頭,對于自己的禦下之術,也是甚為自豪。

第二日,早朝之上,紂王對殿下文武百官道:“朕欲傳下旨意,頒行四鎮諸侯,與朕每一鎮地方揀選良家美女百名,不論富貴貧賤,只以容貌端莊,情性和婉,禮度閑淑,舉止大方,以充後宮役使。”

紂王話音剛落,便見文官之列中走出一個大臣,紂王一見,是那首相商容。心中罵道:“又是你這老家伙。”又不能不讓其上奏,便只能陰著臉聽著。那首相商容也不管紂王臉色,上前道:“君有道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今陛下後宮美女,不啻千人,嬪禦而上,又有妃後。如今又欲選美女,恐失民望。臣聞‘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昔年有堯、舜與民偕樂,以仁德化天下,不事干戈,不行殺伐,景星耀天,甘露下降,鳳凰止于庭,芝草生于野;民豐物阜,行人讓路,犬無吠聲,夜雨晝晴,稻生雙穗;此乃有道興隆之象也。如今陛下若取近時之樂,則目眩多色,耳聽淫聲,沉湎酒色,游于苑圃,獵于山林,此乃無道敗亡之象也。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綱,受三代君王大恩,不敢不提醒陛下。臣希望陛下進賢人,退不肖,修行仁義,通達道德,則和氣貫于天下,自然民富財豐,天下太平,四海雍熙,與百姓共享無窮之福。況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愛其民,惜其財費,重其使令,雖堯、舜不過如是;又何必區區選侍,然後為樂哉?臣愚不識忌諱,望祈容納。”

那紂王見這商容說完,殿下眾臣紛紛附和,只得道:“卿言甚善,此事就此作罷。”只是心中卻是不甘,便又使人將那費仲招來,再行商議。自此之後,紂王漸漸的疏遠了商容,梅伯等人,更加寵信費仲,尤渾。

紂王八年,天下四大諸侯率領八百鎮朝覲于商。此時太師聞仲不在都城,紂王寵用費仲、尤渾。眾人不得已派人為二人送上重禮。卻獨有一人,乃冀州侯,姓蘇名護,此人生得性如烈火,剛方正直,平昔見稍有不公不法之事,便執法處分,不少假借,故此不曾送禮結交二人,于是暗中被二人記恨。

次日早朝之上,紂王親自出面撫慰天下諸侯之首的東伯侯姜桓楚,南伯侯鄂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崇侯虎。又令首相商容、亞相比干于顯慶殿治宴款待各方諸侯。待退朝之後,留下那費仲,尤渾二人問道:“日前愛卿上奏,欲令天下四鎮諸侯進獻美女,只是朕頒旨之時,被首相商容諫止;如今四鎮諸侯在此,不如明早將其召入,當面頒行旨意,待四人回國,以便揀選進獻,還可免得使臣往返。不知二位愛卿意下若何?”

費仲俯首奏道:“首相諫止采選美女,陛下當日容納,不曾頒下旨意,此乃陛下從諫如流,美德也。臣下共知,眾庶共知,天下景仰。今一旦複行此事,將使陛下不足以取信于臣民,是以萬萬不可。臣近日聽聞那冀州侯蘇護有一女,豔色天姿,幽閑淑性,若選進宮幃,隨侍左右,堪任役使。況且只選他一人之女,又不驚擾天下百姓,料眾臣當不會再反對。”紂王聽其所言,不覺龍顏大悅,“卿所言極是!”隨即命人傳見那冀州侯蘇護。

未幾,蘇護即隨傳旨之人至龍德殿朝見。紂王當下對他道:“朕聽聞卿有一女,德性幽閑,舉止中度。朕欲選其侍于後宮。到時卿便為國戚,食其天祿,受其顯位,永鎮冀州,坐享安康,名揚四海,天下莫不欣羨。不知卿意下如何?”

蘇護聽言,正色道:“陛下宮中,上有後妃,下至嬪禦,不啻數千。妖冶嫵媚,如何不足以悅王之耳目?如今陛下聽左右諂諛之言,欲陷陛下于不義。況且臣女蒲柳之姿,素不諳禮度,德色俱無足取。還(web用戶請登陸#9312;⑹k.сΝ下載TXT格式小說,手機用戶登陸wap.1⑥K.Сn)望陛下留心國事,速斬此進讒言之小人,使天下後世知陛下正心修身,納言聽諫,非好色之君,豈不美哉!”

紂王聽後大笑道:“卿所言實在是不知道大勢。從古至今,誰不願將女嫁入名門。更何況是嫁入後宮,尊貴不下于天子;到時卿為皇親國戚,赫奕顯榮,莫過于此!”

那蘇護見紂王如此堅持。又有那費仲。尤渾在一旁煽風點火。直到今日如沒有個說法。休想走出這王宮了。他為人雖是剛直。但能穩坐冀州侯之位。也不是笨蛋。當先只能虛與委蛇。上前道:“既如此。待臣回到冀州。便將小女進獻宮闈。以侍大王。”

那紂王聞言大喜。他如今色迷心竅。如何還能分辨蘇護所言是真是假。只是那費仲。尤渾二人本就是騙人地祖宗。又素知這蘇護為人。不想這老實人也難得地聰明了一回。又不敢當面戳穿。壞了紂王地心情。當下只能暗自打主意。

蘇護出了王宮。回到驛亭。眾家將接見慰問道:“陛下召將軍進朝。有何事商議?”

蘇護聞言大怒。罵道:“那無道昏君。不思量祖宗德業。卻寵信讒臣諂媚之言。欲選吾女進宮為妃。此必是費仲、尤惲以酒色迷惑君心。欲專朝政。我想聞太師遠征。二賊弄權。眼見昏君必荒淫酒色。紊亂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懸。可憐成湯社稷化為烏有。我自思:若不將此女進貢。昏君必興問罪之師;若要送此女進宮。以後昏君失德。使天下人恥笑我不智。諸將可有良策教我?”

眾將聞言。齊稱:“吾等聞‘君不正則臣投外國’。今主上輕賢重色。眼見昏亂。不若反出朝歌。自守一國。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一家。”此時蘇護正在盛怒之下。一聞此言。不覺性起。竟不思維。便道:“大丈夫做事當明明白白。”

當下喝令左右:“取文房四寶來。題詩在午門牆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詩曰:君壞臣綱。有敗五常。冀州蘇護。永不朝商!”

蘇護題了反詩,領著家將逕自出朝歌,奔冀州而去。那費仲、尤惲二人自王宮之中感覺到這蘇護有異,出宮之後便遣下人秘密監視,見到蘇護所為,不敢怠慢,當下進宮奏于紂王。紂王聞言大怒,道:“逆賊安敢如此欺我,宣殷破敗、晁田、魯雄等,統領六師,朕當親征,手刃此賊!”

不一會兒,那魯雄等人朝見,紂王將蘇護題詩反出朝歌之事講與他們聽,魯雄聽罷,低首暗思:“蘇護乃忠良之士,素懷忠義,不知因何事觸忤天子,陛下竟自欲親征,冀州休矣!”魯雄當下上前道:“蘇護得罪陛下,何勞禦駕親征。況且四大鎮諸侯俱在都城,尚未歸國,陛下可點一二路征伐,以擒蘇護,明正其罪,自不失撻伐之威。何必聖駕遠事其地。”

紂王問曰:“四侯之內,誰可征伐?”

費仲上奏道:“冀州乃北伯侯崇侯虎屬下,可命北伯侯征伐。”

魯雄聞言心想:“崇侯虎暴虐成性,提兵遠征,所經地方,必遭殘害,黎庶不得安甯。見有西伯姬昌,仁德四布,信義素著。何不保舉此人,庶幾兩全。”紂王剛要傳旨,魯雄上前道:“北伯侯雖鎮北地,恩信尚未孚于人,恐怕此行不能揚大王威德;不如派西伯侯姬昌,此人仁義天下皆知,陛下若假以節鉞,自可不戰而擒蘇護,以正其罪。”紂王聞言,即命北伯侯崇侯虎、西伯侯姬昌共同出兵討伐冀州。

北伯侯崇侯虎接旨之後,便整頓人馬,返回北地。西伯侯姬昌接了旨意,卻是思量:蘇護此人素懷忠義,累有軍功,午門題詩,必有隱情。當下暗中查探不提。

且說蘇護離了朝歌,同眾家將,一日之間便回到冀州,有那蘇護長子蘇全忠前來迎接。眾人回到侯府,蘇護言及紂王所行之事,眾人當下也是大怒,于是紛紛備戰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