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游梅山二郎結義
多寶道人與那高明,高覺兩兄弟回到了金鼇島上,多寶道人將那高明,高覺兩兄弟的本體桃樹和柳樹移植到後花園之中,並在四周布下陣法保護。金鼇島上的靈氣自不是多寶道人的多寶金塔空間內可以比的,是以將他們的本體留在此地也有利于他們修行。做完這些之後,一行三人來到大殿之上,那高明高覺兩兄弟見多寶道人面色不好,對視一眼,上前跪在他面前道:“我二人蒙老爺大恩,卻不思報答,如今壞了老爺大事,請老爺處罰。”

多寶道人微微一愣,當下將二人扶起,道:“你二人不必如此,那姜子牙的行蹤便是貧道也不能掌握,你二人雖是平日監視,但也要修練道法,此時怪不得你二人,只怪貧道與那姜子牙無緣。你二人權且在島上修煉,在日後貧道出山之時,尚有借助你兄弟之時。”

那高明高覺兩兄弟臉色這才有所恢複,當下對多寶道人道:“老爺盡管放心,但有吩咐,我兄弟二人定當效死。”多寶道人點點頭,吩咐殿下童子帶二人下去,便又出了大殿,往那昆侖山玉虛宮而去。

不說多寶道人往那玉虛宮而去,卻說那云華仙子幼子楊妙君在六道輪回間曆經十世,終于劫滿歸來。楊妙君輪回的這第十世出生之時額頂生神眼,手抱一卷道術。家人以其為妖怪,遂將他拋至荒山,被一位老樵夫撿到,才存活了下來。這老樵夫姓楊,他拿起楊戩所持的那本道書,隨便在上面挑了一個字,作為這楊戩的名字,正好挑到這個戩字。

這楊戩不愧為仙家血統,未來的闡教護法,他三月能言,半年便會走路,差點沒把那老樵夫給嚇死。如此過了六年,那楊戩的體型竟然如同十幾歲的孩童,就連力氣也遠遠大于常人,他六年來不斷地修煉道書之上所記載的**玄功,直覺力氣越來越大。而那老樵夫在撫養了楊戩六年之後,日漸的衰老,這一日終于是撒手而去,楊戩傷心之余,將老樵夫葬在了他們住了六年的茅屋之前,隨後帶著幾件衣物和他那本從不離身的記載著**玄功的道書,往大山之中走去。

這楊戩一路走來,渴了就飲些山泉水,餓了就在山中打些小獸,吃飽喝足之後,便自修煉那**玄功,如此過了有十幾年,**玄功竟是被他練至了第二轉,也算是仙道有成了。這日他來到梅山之上,拿眼一看,當真是景色優美。有詩道:

梅山形勢路羊腸,古柏喬松兩岸傍。

颯颯陰風云霧長,妖魔假此匿行藏。

他正在那欣賞美景呢,忽然從旁邊走出一個一吊喪眉,白面長須,頂生二角的道人來,那道人見楊戩長的清奇秀氣,面如冠玉,當先上前問道:“你這娃娃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只身一人來到我兄弟這梅山。”

那楊戩此刻玄功初成,也自不懼怕,上前道:“你們兄弟的梅山,小爺我出來行走二十年,怎麼從沒聽說過這梅山成了有主之物。”

那道人大怒,道:“你這小孽障,好大的膽子,今日就讓我楊顯真人待你的父母好好地教訓教訓你。”

那楊戩從小被父母拋棄。跟隨那老樵夫長大。如今見這道人在自己面前提及父母。當下也是怒發沖冠。只見他額間神目微睜。便已明了這道人底細。上前道:“你不過是一頭小小地山羊精。也敢在你楊爺爺面前猖狂。”當下欺身上前。與那自稱楊顯真人地山羊精戰了起來。

只見那楊顯自身後拿出一杆方天畫戟。楊戩卻是沒有兵器。當下直接是揮拳而上。那楊顯不過是剛證得仙道地小妖。自然不是身懷奇功地楊戩之對手。不過幾回合間便被那楊戩打得落花流水。那楊顯越戰越吃驚。心中不明白。這梅山附近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個修為高深地娃娃。當下奮力擋下楊戩一擊。轉身往山中跑去。那楊戩在後面緊追不舍。他修為比那楊顯高了一大節。是以那楊顯沒跑多遠便被他追上。剛要出手將其制住。卻見自山中。沖出五道煙霧。眨眼之間便到了楊顯身邊。此時楊戩打斗經驗不足。又不知自己如今處于什麼境界。是一見對方人多。不敢托大。當下立定。看著新來地這幾人。暗暗戒備。

只見新來地這幾人。將各占一方。隱隱將楊戩圍在當中。楊戩張開神目一看。知道新來這五人乃是一只野豬。一頭水牛、一只蜈蚣、一條蛇、一只狗。其中隱隱又以那蛇妖為首。

僵持片刻。有那蛇妖上前來道:“貧道常昊。不知這位道友因何來我等著梅山。又與舍弟動起手來?”

那楊戩哼道:“小爺原本四海為家。近日來至這梅山。見風景秀麗。便自欣賞一下。誰知這山羊精竟敢口出狂言。道著梅山乃是他之私產。又開口辱及我父母。小爺自是要給他也些教訓。”

這楊戩經驗不足。開口之間便將自己地底細泄了出來。那六怪聽這小子只是孤身一人。便不再擔憂。幾人對視一眼。那豬妖上前喝道:“你這小畜生。不但擅闖我梅山地界。打傷我兄弟。如今還敢如此狂妄。當真是找死。”他話音一落。幾人各自操起兵器。向楊戩殺去。

這楊戩平日只不過自己一個人修煉,臨敵經驗甚是欠缺,見幾人氣勢洶洶的向自己殺來,當下一陣手忙腳亂,實力也只發揮出了七八成,只見槍來戟往,拳出手擋,殺得好不精彩。慢慢的這楊戩發現幾人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強大,漸漸穩住了跟腳。而那六人的感覺卻又是不同,他們感覺面前的小子簡直是一個怪物,自己等人全力攻擊,竟不能傷其分毫,便是兵器打到他身上,也只能將他打個踉蹌,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白印,卻全無傷口。如今交戰如此長的時間自己幾兄弟都是累的氣喘籲籲,這怪小子卻是越戰越勇,真是咄咄怪事。

當下幾人對視一眼,跳出陣仗,對著那楊戩大吼一聲,竟是紛紛現出了原形,只見一條數十丈長的青蛇;一頭青面獠牙、背上鬃毛似箭的野豬;一頭潔白的山羊;一條巨大無匹的山狗;一頭毛色如黑段般光滑的水牛;一只千足百結長達數丈的蜈蚣,六怪各自使出神通向楊戩撲去。

楊戩此時越戰越勇,當下也是大喝一聲,使出法天象地的神通,變身成為一個百丈巨人,當下七人各顯神通,場中毒液濃霧飄蕩,豬鬃白光飛射,牛黃狗寶亂舞,只是這些手段看著絢麗,打在那楊戩百丈之身上,不過是火花四濺,全無作用,也只有那毒液濃霧能給他一些傷害,當下那楊戩哈哈大笑,當真是豪氣干云。

幾人見自己的招數對那楊戩全無效果,當下喪氣,退出戰圈重新化為人形,只見幾人面目灰白,手腳酸軟。有那常昊上前道:“這位道友道法精湛,我兄弟自愧不如,我等願尊道友為長,日後但有吩咐,不敢有半個不字。”

只見那楊戩收了神通,哈哈大笑著直呼痛快,笑過之後,他上前對眾人道:“今日一戰是我自修道以來打得最痛快的一仗,我見你幾人兄弟情深,而我自出生以來便孤單一人,從不知兄弟情義為何物,我也不要你們做我手下,不如我也似你們這般,做一般兄弟如何?”

常昊幾人面面相覷,隨即大喜,當下同聲道:“固所願也。”隨後幾人張羅著擺下香案,便自結為金蘭之好。

禮成之後常昊上前道:“正所謂道無先後,達者為先,我等就以修為來論大小。”

眾人當下對那楊戩參拜道:“拜見大哥。”

那楊戩也不矯情,當下道:“幾位兄弟請起。”

又有那金大升上前道:“大哥,如今我七人即已作了兄弟,可是如今尚不知道大哥名號。”

那楊戩一拍額頭道:“卻是我疏忽了,我姓楊名戩,自小是一個孤兒,被一好心人撫養長大,只是那人早于十幾年前去世了,至于我這一身道法神通,卻是自一本道書之上習得。”

那楊顯聞言忙上前道:“小弟不知大哥身世,此前多有得罪,還請大哥原諒則個。”

那楊戩上前將他扶起道:“不知者不罪,何況都是自家兄弟,無須如此多禮,我如今尚不知曉另外幾位兄弟名號,便由二弟來告訴為兄吧。”

那常昊當下上前介紹道:“我名為常昊,乃是山中青蛇得道,三弟名為金大升,乃是水牛得道,四弟名為戴禮,乃是神犬得道,五弟大哥已經認識了,六弟名為朱子真,乃是山豬得道,至于老七名為吳龍,乃是那蜈蚣得道。”

楊戩待那常昊介紹完,當下上前對幾人道:“既如此,日後我等便自稱為梅山七聖,今日乃是我七兄弟義結金蘭的大喜日子,怎能無酒無宴,你我兄弟今日當開懷暢飲,不醉不休。”眾人齊聲應是,便自准備酒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