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夏桀無道大廈傾
卻說那玉鼎真人在最後時刻攔下了要誅殺云華仙子母子的昊天上帝和一眾天兵天將,來至眾人面前。玉鼎真人上前對昊天上帝說道:“陛下,這楊妙君雖是觸犯天規,但天地倫常,念在他救母心切的份上,還請陛下賣老道一個面子,網開一面,從輕發落。”

昊天上帝對他的一番舉動極為不滿,待玉鼎真人說完便說道:“楊妙君藐視天庭,即使萬死也難贖其所犯之罪。”玉鼎真人見昊天上帝如此,心中也是頗為氣憤,但此時有求于人,也不敢得罪這昊天上帝,只得委曲求全。

這時那楊妙君上前道:“既然如此,我願意聽侯陛下處置,只希望陛下能就此饒恕我母親。”

這玉鼎證人心中暗歎一聲,他知道楊妙君命中有此一劫,當在轉世之後歸于自己門下,是以才沒有將他收入門下。當下道:“陛下,既然這云華仙子破禁而出,便已說明她劫數已滿,既然這楊妙君願意一身承受,所謂母債子還,還請陛下遂了他的心願,放過云華仙子吧。”

昊天上帝聞言,沉思片刻道:“天道之下尚有一線生機,朕也不願把事做絕,既如此就令瑤姬公主從此隱居桃山,終身不得邁出桃山半步,楊妙君雖是孝心可嘉,但天庭法度不容褻瀆,判其受輪回十世之苦贖其所犯之罪。”他本就不願處罰自己的妹妹,當年不過是礙于天庭法度和眾人眼光才將云華仙子壓在桃山之下的,如今正可借這個台階下來。

云華仙子聞言不禁是心痛欲絕,玉鼎真人見狀上前安慰道:“仙子得此子,當高興才是,他雖受此大難,然則也是他機緣所在,貧道願意在他劫滿之後親自前去將他渡入門下,還請仙子寬心。”

那云華仙子雖修行不過百余年,也知闡教勢大,見愛子雖身受大難,卻因此攀上了闡教這高枝,心中也是高興不已,當下停止哭泣。那楊妙君本就對這玉鼎真人倍感親切,見他願意收自己入門,雖要等到將來轉世歸來,心中也是極為興奮,當下上前給玉鼎真人叩首道:“老師大恩,弟子不敢忘懷,來世定當盡心侍奉左右。”

昊天上帝見他幾人講完話,便令天兵天將將那楊妙君押著一路往六道輪回去了。那玉鼎真人暗自搖了搖頭,也回玉泉山了。云華仙子在昊天上帝等人離開之後,便在桃山住了下來,從此不再出世。

神仙有神仙的煩惱,凡人有凡人的苦痛,就在三界中神仙為封神苦惱時,人間局勢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家天下的夏朝在夏啟病死後,帝位傳于其子太康,再傳仲康、相、少康、予、槐、芒、泄、不降、扁、胤甲、孔甲、皋、發,再傳至桀。自啟至桀曆經十三代,十六傳,共四百余年,夏桀即位後不思進取,驕奢淫逸,築傾宮、飾瑤台,揮霍無度。他日夜與妹喜飲酒作樂,置百姓的困苦于不顧,百姓指著太陽咒罵夏桀。大臣關龍逢忠諫,他囚而殺之。四方諸侯也紛紛背叛,夏桀陷入內外交困的孤立境地。


這時候,商部落在湯的領導下日益興旺了起來。桀擔心商湯會危及自己,就借故將他囚禁在夏台。不久,商族送桀以重金,並賄賂桀的親信,使湯獲釋歸商。

其後不久。商湯在名相伊尹謀劃下。起兵伐桀。他號召夏地附屬小國背棄桀。歸附商。對不聽他勸告者。就先後出兵攻滅。。湯先攻滅了桀地黨羽韋國、顧國。擊敗了昆吾國。然後直逼夏地重鎮鳴條。桀得到消息。帶兵趕到鳴條。

就在這時。九夷族因忍受不了桀地殘暴統治。紛紛叛離。使桀地力量大為減弱。兩軍交戰。夏軍將士原來就不願為桀賣命。乘機紛紛逃散。夏桀制止不住。只得倉皇逃入城內。商軍在後緊追。桀匆忙攜帶妹喜和珍寶。渡江逃到南巢。後又被成湯追上俘獲。放逐在此。至此夏啟建立地大夏王朝在傳至夏桀地時候最終滅亡。曆時四百七十二年。巧合地是此時也正值紫霄宮眾聖封神二商之時。

後諸侯大會。湯退而就諸侯之位。諸侯皆推湯為天子。于是湯始即位。都于亳。元年乙未。湯在位。除桀虐政。順民所喜。遠近歸之。因桀無道。大旱七年。成湯祈禱桑林。天降大雨。又以莊山之金鑄幣。救民之命。作樂“大濩”。濩者護也。言湯寬仁大德。能救護生民也。在位十三年而崩。壽百歲。

卻說多寶道人自三仙島歸來之後。閉關三百年。這日他終于從閉關中醒來。此次閉關。雖若有所得。然則天機混亂。天道不顯。是以道行並未增長多少。

道法自然。既然機緣未到。多寶道人也不強求。當下出地關來。掐指一算。方知已是到了殷商初期。此時地人族除去那些大家族故老相傳。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他這位人族聖師了。多寶道人也混不在意。此刻他地心神早已被即將道來地封神大劫填滿。他來至殿上。將門下地幾位弟子傳來。要考校他們地修為。

幾位弟子來至近前。久未見多寶道人。也是分外高興。忙上前見禮:“弟子袁明(袁洪。凌霄。袁壽。袁靈)拜見老師。”

多寶道人抬手道:“都起來吧,在我門下沒這麼多規矩,貧道閉關三百年爾等的功課可曾落下?”

“弟子得老師授業,不敢有絲毫懈怠。”眾人忙道。


“既如此,那爾等就向為師講一下,如今爾等都到了何等境界,習練了哪些神通?”多寶道人自然能一眼看出他們的境界,只不過想借此考察一下他們的心性而已。

那六耳獼猴袁明作為大師兄,首先上前道:“師尊,弟子如今已將那九轉玄功練到第六轉頂峰,隱隱有突破到第七轉的跡象,天罡三十六變也已習全,地煞七十二變已習練一半。”他天分極高,如不論個人機遇,在四猴之中當居首位,不然也不會再後世西游之時以偷學的道法與那連番奇遇的靈明石猴孫悟空斗得難解難分了。講完之後,不見面上絲毫驕傲之色,肅然立在那里,等待多寶道人點評。多寶道人見他雖為猴身,卻全無猴性,大度沉穩,真是猴中異類,暗自點了點頭,道了聲很好。

隨後便是那通臂猿猴袁洪,他上前道:“弟子比不得大師兄,才于日前突破到了九轉玄功第六轉,地煞七十二變習練多半,還沒有習練天罡三十六變。”他的性子喜歡直來直去,勇猛有余而智計不足,但能練至如今地步,可見平時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多寶道人想到這里也是點點頭道不錯。

到了那凌霄,他上前來道:“弟子芭蕉扇已經祭練完全,奔雷槍法也到了第六層,如今道行也與大師兄一般是太乙金仙之境。”他生性淡漠又不失陰狠,這倒是與他父親頗為相像。不過為人卻極有原則,又不似妖師鯤鵬那般多變,這一點很受多寶道人欣賞,是以多寶道人也是道了一聲很好。

到了老四赤尻馬猴袁壽上前來道:“老師,弟子九轉玄功修行至第五轉頂峰,天罡三十六變已經習全,剛剛開始修行地煞七十二變。”他得三光神水之助,修行神速,是以如今竟有後來居上的趨勢,多寶道人當下也是道了一聲不錯。

那靈明石猴袁靈在一旁急的抓耳撓腮,見終于輪到自己,忙上前道:“弟子如今也是第五轉,不過弟子已將天罡三十六變和地煞七十二變習全了。”多寶道人聞言不由得吃了一驚,多寶道人知道之靈明石猴得女媧娘娘補天功德修行定然迅速,是以對他能將九轉玄功練至第五轉也只是稍稍驚訝了一下,只是聽他竟然將天罡三十六變和地煞七十二變習全,心中不由暗歎這猴子果然是有大機緣之輩。混世四猴得天獨厚,天生異丙,九天云鵬洪荒遺脈,看著自己門下的幾個弟子,多寶道人不禁是暗暗自豪。

“很好,為師對于你們的修行很是滿意,如此一來,將來大劫之中,也是為師一大助力,到時就讓三界眾人見識截教我多寶門下的神威。”幾人雖修道幾萬年,但骨子里卻都是好勇斗狠之輩,見多寶如此說,當下也是興奮不已。多寶道人隨即將那四象戮仙陣的習練法門,分別打入四只猴子的識海之中,讓他們下去修習,便自出門往外走去。

來到那碧游宮門口,只見兩邊柱子上貼了一副對聯,分別寫著“緊閉洞口,靜誦‘黃庭’三兩卷;身投西土,‘封神台’上有名人。”知道是老師提醒門下弟子大劫之中不要外出沾染因果,當下搖搖頭,心道:“大劫之中,人人自危,你不去找別人,別人也會找上門來,避世並不是好辦法,唯有出世曆劫,在大劫之中爭取天道所留的那一線生機,方才是正理。有時候犀利的進攻遠比銅牆鐵壁的防守來得更有效果。”想到此處便也不再理會柱子上的對聯,便自往洪荒之中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