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盤王很猥褻
卻說那多寶道人出了碧游宮,架著遁光一路往南瞻部洲而去。三日之後來到一處云霧繚繞的山前,正是那盤王老怪得道場所在。但見山勢險峻,層巒疊嶂,山峰並起,直刺蒼穹。山峰之間,云霧繚繞,其時正是朝陽初起,紅光映照,光霞璀璨,照的那片云霧光彩紛呈,熠熠生輝。

那盤王老怪一向行事乖張,不依常理,且終日與那毒蠱之物相伴,是以沒有幾個朋友。而這多寶道人當年游曆洪荒,他乃後世之人,自然明白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的道理。雖說是在洪荒之中修習幾萬年了,但是歲月卻並未將他前世所有的習性消磨掉,是以也是交到了不少的朋友,盤王老怪就是其中之一。

多寶道人進的山中,不久便來到一座草廬之前,只見一個童子正在門前升爐煉丹,多寶道人與那盤王老怪萬年不見,想來這應該是他新收的徒弟,未來的董永了吧。

當下上前問道:“這位仙童,不知盤王道友可在?”

那道童見來人仙風道骨,一副得道高人的摸樣,便道:“老師入山中采藥去了,不知仙師是何人,可是與老師有舊?”

“正是,我與你師相交數萬年,只是最近萬年貧道閉關參悟天道,萬年之內不曾出來走動,近日出關,心中甚是想念老友,故來拜訪,是以你不識得貧道。”多寶道人瞎掰道。

“哦,那仙師便請屋里坐吧,只是老師剛出去不久,不知道何時才能歸來,仙師可要住下來等候?”那童子問道。

“哦,既然令師不在,那貧道便改日再來吧。”多寶道人言罷轉身往外走去,那童子見這道人要走,便不再理會,又去照顧他的丹爐了。

多寶道人趁他轉身之際,手中一團青光打在了那童子的身上,童子連反應都沒有,便昏了過去。多寶道人上前施法將他關于自己來過的記憶洗去,便起身進入草廬之內盤王老怪的丹室之中。

進入煉丹室,只見靠牆的一個木架之上,瓶瓶罐罐的擺滿了各種丹蟲蠱毒,讓人眼花繚亂。多寶道人不再遲疑,開始找了起來,想他與那盤王老怪相交數萬年,自身又是煉丹的大行家,是以不多久,便在一個青色的玉瓶之中找到了那無影之毒,隨即收入了袖中。轉身剛要離開,忽然心中一動,想到盤王這厮平日里對他這些毒藥寶貝得不得了,自己難得來一次,可不能就這麼空手而回,于是又翻找了起來。

只是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對自己很有用的毒物,又不甘心空手而歸,便離開了煉丹室,來到了盤王老怪的靜室之中。靜室很簡約,只有一張桌子和地上的一個蒲團。

桌子上面是一個錦盒。桌子後面地牆上掛著一幅畫。上面畫地是一個女子。只見那女子身著宮裝。頭戴鳳冠。面目之上一派威嚴之色。多寶道人心道:“想不到盤王這厮平日里少言寡語,竟然會暗戀這種強勢地女子。當真是悶騷地不行。為我等不恥也。”

剛要轉頭去查看那錦盒。突然覺得不對。又把目光投到那畫上仔細一看。這時真是被驚出了一身地冷汗。你道為何?這女子竟然是那西王母!這盤王老怪竟然暗戀西王母。這也太…太夢幻了吧。多寶道人此時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想到一個猥褻地老頭。趁深更半夜。四周無人地時候。一個人獨自對著牆上地女子喃喃自語。雙眼冒著綠光。身上未著寸縷………

想到這里多寶道人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忙道:“道祖在上。無量天尊。阿彌陀佛。貧道不該胡思亂想。罪過。罪過。”就在這時。虛空之中一個身著灰色道袍地道人對著他所在地方向給了一個大大地白眼。又閉目神游去了。

想當年妖族天庭未立之時。東王公為那天下男仙之首。西王母為那天下女仙之首。而這盤王老怪當時也在東王公地麾下效力。是以多與這西王母見面。不知不覺間。竟對這平日間威風八面地西王母產生了感情。只讓人贊歎造化弄人。後來東王公身死。西王母遭妖族天庭追殺。屢經劫難。曆盡滄桑。是以心性大變。面目也多不似當年。是以多寶道人在初始才沒有認出她來。

多寶道人此時不敢多想。忙拿起桌上地錦盒。只見一個褐色地玉瓶和一張紙躺在其中。拿起那紙片一看。上面是介紹瓶中蠱毒地作用地。只說這名叫“千依百順”地毒物乃是盤王老怪費盡千辛萬苦煉制地一種蠱蟲。用元神將它煉化。將它植入他人元神之中。種下一縷神識。那人便會按照神識之中地指令被奴役千年。即便大羅金仙也不能幸免。當真是逆天之物。想來這盤王老怪是要對那西王母用地。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多寶道人將那褐色玉瓶收入袖中。心道:“盤王你這厮。真是猥褻。不但自己惦念人家西王母。還教唆你那徒弟在後世去勾引人家地女兒。我瞧不起你。”言罷便出了靜室。往那人族陳郡而去。

話說那元始天尊在聽完太乙真人的想法之後,起身除了玉虛宮,踏出一步,便來到了三十三天外的媧皇宮前。媧皇宮內女媧娘娘睜開雙眼,對侍立一旁的彩羽仙子道:“你且代我到宮門前將原始師兄迎進來。”

彩羽仙子忙出了宮門。這彩羽仙子正是那鳳凰一族的小公主,三族大戰之後,那天鳳大道之機受損,終身出不得天南不死火山,便遣人將她送到媧皇宮,拜在了女媧娘娘的門下。

元始天尊隨彩羽仙子進入媧皇宮,見女媧娘娘在大殿之前相迎。女媧娘娘上前道:“原始師兄有禮了。”元始天尊忙還禮道:“師妹有禮,貧道冒昧來訪,師妹勿怪。”女媧娘娘道一聲不敢,便將元始天尊迎入殿內,分賓主之位坐了,又令彩羽仙子奉上待客之物。

元始天尊這才開口道:“貧道此來卻是欲與師妹結一善緣。如今那人皇顓頊欲迎娶大巫九鳳為妻,以使人族真正歸于一統而免動刀戈,想來也是功德一件。貧道知師妹一直為那地婚之事奔走,想那巫族統治大地億萬年,這地婚正應在那大巫九鳳身上,貧道故來相請,不知師妹意下如何?”

那女媧娘娘聞言大喜,道:“大善。”

元始天尊見目的達到,便告辭離去。女媧娘娘交代了一下宮中事物,也起身往人族而去。

那多寶道人在來到人族之後,將那無影之毒交與那人皇顓頊,顓頊敬他乃是人族聖師,本欲請他也來參加自己的婚禮,只是多寶道人知道他們暗中的勾當,不欲來淌這灘渾水,留下無影之毒之後,便告辭離去了。顓頊只得作罷。

轉眼間便到了婚嫁之日,二人一位是巫族九黎部落的首領,一位是人族聖皇,又有人族聖母女媧娘娘親自主持大禮,迎婚嫁娶,自然辦置的妥當,天下百姓都是興高采烈,自此無戰亂,自可安居,都是盡心出力。

顓頊派人迎了九鳳,一路鑼鼓,驚天動地,聲勢恢宏。迎親大隊浩浩蕩蕩,往顓頊的皇宮行來。那顓頊暗中卻令太乙真人聯絡闡截兩教與人族散修,以待將大巫九鳳斬殺之後,一舉將殘余的九黎部落的巫人鏟除。

又過了兩日,那迎親大隊終于來至陳郡城中。一番忙亂,在女媧娘娘的主持之下祭過天地,行過大禮。這時忽然天生異象,有五彩祥光瑞氣降臨,內含玄黃功德之氣。此次天道降下的功德,比之天婚與人婚之時要多得多。卻是因為此次乃是天,地,人三婚完結,人倫已定,功德圓滿所致。

此次功德一分為二,一份七成落在了兩位新人的身上,那顓頊雖跟隨太乙真人修習多年,但此時也不過是才證得仙道的天仙修為,此次竟然借著這地婚功德,瞬間沖過了玄仙,金仙,真仙的境界,直到太乙玄仙才停了下來,另旁邊觀禮的修士看的是目瞪口呆,心中更是嫉妒不已,想自己修習幾萬年才能達到的境界,人家結個婚就達到了。真是人不人氣死人呀。由于那九鳳不煉元神,不修道法,便將自己的那份功德直接收入了真身之中,只見她裸露在外的皮膚之上一陣玄黃之色閃過,用心體悟一下,也是神通大進,以前許多運轉晦澀的經脈如今也是順暢不已,當下也是大喜。

另外三成被女媧娘娘收入那先天靈寶紅繡球之中,只見那紅繡球表面一陣紅光閃過,已然成就了一件功德至寶。女媧娘娘此時感覺對于天道的契合更加的緊密,此前她雖用紅繡球強行斬出善尸化身,只是那時三婚只完就了一婚,因此她只是法力提高了而道行卻未提高多少。此刻功德圓滿,想來那化身終于能夠靈通如意了吧。當下在大禮完結之後,便告辭回媧皇宮體悟去了。

此時眾人正爭相的對新人敬酒,顓頊趁九鳳不備,將那無影之毒下于酒中。九鳳法力雖深,終究不修道行,算不得自身禍福吉凶,被顓頊算計,仍舊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