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天帝身隕
話說那大巫刑天因昊天上帝暗中助軒轅黃帝爭奪人皇之位,致使蚩尤九黎族大敗,巫人死傷無數,遂來至天庭找那昊天問罪,只是昊天本就心高氣傲,又不曾見識過巫妖大戰,是以並未把這沒落的大巫放在心上,雙方一言不合,打了起來。

只是此時這天庭早已不似上古妖族天庭之時那般強勢,如何能抵擋得住刑天這位威名赫赫的巫族大巫,當下一干天兵天將即被刑天殺的大敗。

“昊天小兒,不過是道祖鴻鈞身旁的童子,竟敢來挑戰我巫族的威嚴,今日定要將你打入輪迴。”刑天萬年未曾出手,此刻戰意盎然。在刑天心里,對這個在紫宵宮道童出身的三界領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那昊天上帝見此,暗罵了一聲廢物,當下手提寶劍與刑天戰在一起。那昊天玉帝乃是鴻鈞道祖身邊的道童,也不知跟在道祖身邊多少年。一身法力神通厲害非常,早已達到大羅金仙極境,各種神通道法層出不窮。手中昊天鏡又是頂級的先天至寶,威力非凡。刑天卻也是巫族極負盛名的大巫,武藝神通皆是頂尖,戰斗經驗極其豐富。二人這一番龍爭虎斗,直殺的天昏地暗,讓人看得目眩神迷。

兩人劍刺斧劈,從宮內殺到宮外,從天庭殺到洪荒,直殺到常羊山旁。二人交戰日久不免有些急躁,那昊天本想拿這大巫刑天立威,讓別人不敢在小瞧于他,只是如此長的時間也沒有將他拿下,心下更急。當下拿昊天鏡晃開刑天,銀牙一咬,自頂上沖出一道紫氣。只見那紫氣升騰之下,轉而化成一條紫色長龍。那長龍死死的將刑天纏住,刑天想掙脫束縛,但那長龍乃紫氣所化,並非是實體,怎麼也扯不斷,讓刑天有無處著力的感覺。

昊天上帝到底道行高深,趁此機會,一劍向刑天的頸脖砍去,只聽“咔嚓”一聲,刑天的那顆像小山一樣的巨大頭顱,便從頸脖上滾落下來,落在常羊山腳下。

那紫氣正是真龍之氣,這真龍之氣玄奧無比,不但能防身護體,還能鎮壓氣運,是以在封神之時商王帝乙冒犯女媧娘娘,女媧娘娘也只能以軒轅墳三妖擾亂商朝朝綱,逐漸削弱帝乙的真龍之氣,而不能出手取其性命。

這昊天本沒有這真龍之氣的,只是他被道祖鴻鈞親封為天帝,道祖鴻鈞便賜下了一道真龍之氣,直到前不久才完全煉化,還沒能運用自如,是以不敢輕易使用。如今被刑天逼急了,也顧不上會受到反噬,當下用了出來。

話說那大巫刑天被昊天上帝以寶劍斬下了頭顱,卻並未死去。那巫族只修煉體術,卻是無有元神,而那刑天又精修巫族密法,巫術更是詭異莫測,早將魂魄與金身緊密結合。忙把斧頭移到握盾的左手,伸出右手在地上亂摸亂抓。卻是要尋找他那顆不屈的頭顱,安在脖頸上再與昊天上帝大戰一番。

那玉帝見刑天被斬下頭顱還未死,驚異非常,又恐刑天真的尋回頭顱,到時又是一場大戰。連忙舉起手中的寶劍向常羊山用力一劈,隨著“轟隆隆”的巨響,常羊山被劈為兩半,刑天那巨大得頭顱骨碌碌地落入山中,兩山又合而為一,把刑天的頭顱深深地埋葬起來。並在常羊山之上加上封印,將刑天的頭顱永遠的埋在常羊山下。

那刑天失掉了頭顱,感知力卻並沒有減退。知道昊天上帝這一番施為定然是將自己的頭顱藏了起來,自己可能永遠也找不回腦袋了。他呆呆地立在那里,就像是—座黑沉沉的大山,手中干戚神斧與刑天盾泛著冷幽幽的寒光,映照在刑天無頭的身體上,顯得無比悲壯與蒼涼。

此時昊天上帝得意洋洋。卻見那刑天身軀突然發生變化。上身衣服脫落。露出**和肚臍來。他把地兩乳當作眼。把肚臍當作口。他地身軀就是他地頭顱。那胸膛上地雙眼噴射出憤怒地火焰。那圓圓地肚臍上。發出仇恨地咒罵。那身軀化作地頭顱如山一樣堅實穩固。那拿著地斧和盾地雙手。揮舞得是那樣地有力。

刑天舞干戚,猛志故常在。悲哉!壯哉!

看著無頭刑天還在憤怒地揮舞盾斧。昊天上帝心里一陣顫栗。不由自主地害怕起來。就在這時只聽刑天地身軀忽然之間一聲大喝:“昊天小兒。還我頭來!”卻是從腹中發出。帶著“嗡嗡”地回音。天地都為之震動。昊天上帝平日錦衣玉食。有求必應。幾時見過如此凶厲之人。當下被喝地斗志全無。急惶惶地地溜回天庭去了。

東海。金鼇島。碧游宮。

偏殿之上。多寶道人端坐蒲團之上。大弟子袁明正向他彙報著自他閉關這幾年來洪荒大地之上發生地幾件大事。只是此時他眉頭緊皺,像是有什麼想不通地地方。袁明見狀。趕忙閉口。

卻說這多寶道人為何有諸多不解。原來他聽到袁明說那昊天上帝在斬下刑天頭顱之後竟然安然離去。與自己後世記憶中所知地內容多有不符。心道:難道是我地到來影響了事情地結果。可是我自來到洪荒。除了賺取了別人地一點功德之外。並未作出很大地事情呀?

當下向袁明問道:“那後來呢,那大巫刑天可是回了祖巫殿?”

“啊,不曾,那大巫刑天本就是暴戾之人,吃了如此的大虧,如何肯離去。”袁明回道。

多寶道人點點頭,道:“恩,你接著往下說吧。”隨即閉上了眼睛。袁明見狀,又接著往下講了下去。

卻說那大巫刑天以**為眼,以肚臍作口,雙手憤怒地揮舞盾斧,片刻之後,漸漸掌握了新的身體,當他發現昊天早已離去時,心中的怒火如火山爆發般地噴湧而出。

只見刑天左手握著長方形的刑天盾,右手拿著閃光的干戚神斧,一路過關斬將,砍開重重天門,直殺到昊天上帝的宮前。

昊天上帝本以為刑天失了頭顱,定會回轉祖巫殿,此刻正帶領眾大臣在宮中觀賞仙女們的輕歌曼舞。猛見刑天揮舞盾斧殺將過來,頓時大驚失色。

刑天見昊天上帝竟然呆立當場,雙手執盾斧當頭向昊天上帝砸去。這時昊天上帝方才醒悟過來,心中悔恨不已,自己怎麼會沒有趁機殺死刑天,反而讓其緩過氣來。如今由于情況危急,他匆忙祭起昊天鏡,放出一片明亮的光幕,勉強抵擋一下。

干戚神斧砍在那光幕上,刹那之間,光幕就被狂暴的勁道沖擊得支離破碎。斧鏡相交,刑天斧子被彈得高高跳起,昊天鏡更是哀鳴一聲,鏡身之上更是被砸出了幾道裂縫,流星一般往下界墜去。

昊天上帝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刑天方才那一擊,將他留在昊天鏡中的真靈印記震散,心神震蕩之下,已然是身負重傷。

刑天也是被震得虎口爆裂,只是刑天不願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不顧傷勢立刻飛身撲了上去,手中的刑天盾依舊是向昊天上帝當頭砸下。這一盾去勢極緩,力道凝實、厚重,未及近身,帶起的強大氣勁將昊天上帝帝的衣袍吹得獵獵作響。

面對越來越近的巨盾,昊天上帝心中升起無力感,只好舉起手中的寶劍迎頭磕向砍來的巨盾。只是,剛才那一下他已是身負重傷,所以無法完全抵擋刑天盾的力道,手中寶劍劍被蕩開,他也是一個站立不穩,這時刑天手中干戚神斧順勢將昊天上帝護體神光破得一干二淨。

天庭眾位大臣救援不及,只聽得砰地一聲,昊天上帝真身法體便被干戚神斧斬了個粉碎。

眾人一時之間全部驚呆了,誰也不敢相信,三界至尊,道祖鴻鈞親封的天庭天帝竟然身死當場,此刻就連那清靜無為的太上老君也是霍得睜開了那緊閉的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玉虛宮中元始天尊則是滿臉譏笑,金鼇島中通天教主沉思不已,西方極樂世界中的兩位聖人面色更加的悲苦,原來他們日前耗費心力推演天機,算到這昊天上帝于其西方教大興將是一大助力,此刻昊天竟然身殞,是以對本教的未來心憂不已。女媧娘娘則是面露不忍之色。眾聖皆是紛紛推算天機,只是天機一片混亂,任誰也推算不出。

那大巫刑天可不知道他這一擊引起各方這麼大的反應,見自己將昊天上帝法身摧毀,當下更不遲疑,欺身一步,便將昊天上帝遁出的元神也是斬了個乾淨,只剩下一絲真靈無助的漂浮在大殿之上,眼見再來一下,這位道祖鴻鈞親封三界至尊就要徹底的消失于天地之間,一杆仙氣盎然的小旗飛到昊天上帝真靈之上,迎風而漲,化出陣陣仙云,將這致命的一擊擋下,此旗正是天地五方旗中的西方素色云界旗,又稱聚仙旗,西王母終于在這最危急的時刻趕到了。

那刑天受此一擊,暴怒的內心一陣清明。此刻他剛剛失去了那六陽魁首,只不過是憑借著一股狠戾之氣才支撐到現在,如今見自己的大仇人身死,渾身再無動力支撐。他也是難得的機靈了一回,當下也不與西王母糾纏,擋開眾天兵天將,回轉祖巫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