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天蓬元帥
卻說黃帝帶兵與蚩尤作戰,本來以為會一戰而下,自此之後,自己就能一統洪荒,霸業有成。

只是這事情的結果卻是大出他的所料,人族連番大戰自是練出了一支百戰強軍,可是在遇到九黎族的戰士以後,面對著一群如狼似虎的勇士稍一接觸,人族的大軍前鋒就紛紛倒地,而聯軍的傷亡卻是極小。

蚩尤以黃帝篡奪本該屬于炎帝的天下為名毅然率領千萬九黎族士兵誓師西進為炎帝報仇,更在風伯雨師的幫助下用巫族秘法將八十一個氏族族長煉成銅頭鐵骨之身,一路上皆以沙石為食,八十一路九黎族士兵逢人便殺,一直殺了萬里,無數人族被蚩尤率領的九黎族士兵殺死,怨氣直沖九天,萬里皆空!

但是人族倒下一個,馬上就有兩個補上去,殺不勝殺。就算以蚩尤的勇武,也不能快速的前進,被迫放慢了速度。想要前進一步,至少要殺上十數人才行。

廣成子這時正在黃帝身旁,看到此情形當下對黃帝說:“陛下,依貧道看來對方必有異人相助。力牧大將軍雖胸藏萬策,但若遇到對方的修士恐有不及,不若陛下發下詔諭,廣邀天下修真之士,以助我大軍早破蚩尤?”

軒轅黃帝聞言喜道:“大善!便依老師之言。”

就在此時,門外忽然有士兵前來報告,說是來了一群修士,要助人族破蚩尤大軍的。黃帝與廣成子聞言大喜,趕忙迎了出去。

出得帳外,見帳外站著十一人,周身祥云呈色,仙光繚繞,淨是道德修真之士也,正是闡教十二真仙中的另外十一位: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五龍山云霄洞文殊廣法天尊,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太華山云霄洞赤精子,夾龍山飛云洞懼留孫,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崆峒山元陽洞靈寶**師,二仙山麻姑洞黃龍真人。

闡教十二金仙盡出,威勢一時無兩,廣成子面色通紅,顯然內心是極為的興奮。

太乙真人上前道:“奉老師之命,下山助廣成子師兄輔佐人皇,完此無量功德!”

廣成子得意地笑道:“陛下,此次貧道昆侖山上的所有修真之士全都來了,只是不知除了我闡教之外還有多少人來投?”

就在這時。卻見廣成子忽然臉色一變。隨即眾修也是臉色一變。紛紛抬首望著東方天際。軒轅黃帝也好奇地望著東方遠處。只見從遙遠地東方天際隱隱顯出各色仙光祥云。約有數十之多。那祥云速度極快。未幾便來到了眾人頭頂。落了下來。

眾人定睛一看。卻原來是截教大弟子多寶道人率領了一干截教弟子而來。其中正有三宵、趙公明、金靈聖母等人。

只見多寶道人向軒轅黃帝行了一禮。道:“貧道多寶見過人皇陛下!”又向眾人稽首一禮。道:“見過眾位道友了!”

還未待軒轅黃帝說話。廣成子先道:“多寶道兄不在金鼇島清修。來此作甚?”自從眾教弟子下山傳道之後。闡教弟子和截教弟子屢有沖突。雖然雙方皆已克制。但是因果卻是已經結下。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

廣成子隱隱猜到截教眾人此來地目地。果然。只見多寶道人開口說道:“貧道等來乃是奉了老師法旨助人皇一臂之力也!”

闡教十二金仙同時冷哼了一聲。卻是不再說話。畢竟截教弟子乃是來此幫軒轅黃帝。他們也不好趕走。

軒轅黃帝大喜上前說道:“軒轅代人族億萬百姓謝過仙長之恩了!”

多寶道人微笑道:“陛下無須謝我等,貧道等乃是奉老師之命,不敢不來!”

軒轅黃帝心中一動,旋即道:“軒轅謝過上清聖人之恩了!”

截教眾人聞言皆面露笑容,而闡教眾仙卻是臉色鐵青不已,一時氣氛僵硬了下來。

軒轅黃帝見氣氛僵硬,道:“眾位仙長且隨軒轅入帳一敘,也好商討破敵之策!”

隨即眾人在軒轅黃帝的帶領下陸續進了大帳,軒轅黃帝坐在了主位上,闡截二教仙人俱都相對而坐,各于一旁,涇渭分明。隨即又有不少人族修士前來助戰,只是只是實力卻是無法與闡截兩教相比。

眾人一時間皆靜默了下來,要說修道他們還在行,可說出謀劃策卻是難為他們了。若是敵人不強倒也罷了,可如今對方有著三個大巫,又有許多巫人,戰力非凡,就算如今闡截二教精英弟子俱在,可是還是沒有絲毫信心,不僅僅是修為的問題,更源自上古時期的那場巫妖大戰。親自見證了巫妖大戰的眾人對巫族的戰力可是忌憚不已!況且闡截二教弟子皆知,他們不可能于此真正頻棄前嫌,真誠合作的。雖然紅花白藕青荷葉,三教本是一家,二教弟子雖不會在背後相互捅刀子,但見死不救的情況卻是無人敢保證的了!

此時蚩尤與風伯雨師等人在帳中看到人族大營中祥光萬里,瑞氣千條,知道恐怕是那些站在人族背後的聖人出手了,定是派了門下弟子來,自己等人雖然不怕,但手下士兵卻是不能抵擋,當下也是不敢輕啟刀兵,雙方一時間僵持起來。

大帳之內軒轅黃帝見眾仙都沒有辦法,黯然地說道:“難道我等便對蚩尤無甚辦法了麼?”一句話將眾仙說得慚愧不已。

話說昊天上帝想要趁機插手人族事物,見此時人族聯軍與九黎部落之間罷戰僵持起來,當下與西王母商量之後,派九天玄女下凡相助。眾人見這九天玄女身著七彩霓虹鸞鳳仙衣的仙子,頭戴玉釵,渾身散發出甯靜祥和的氣息,手如柔荑,膚如凝脂;正是“臂膊露一彎新月,羅衫泄半點春光”。帳中眾仙人見昊天上帝欲插手人族事物,心下不滿。但見昊天上帝竟是派了一個女人下的凡來,未免太過奇怪。都不明白天庭為什麼會派一個女仙下凡,難道男性仙人都死絕了麼?

眾人見昊天竟是派一女子前來,心中不免有些輕視,九天玄女見狀心中明白,也不以為意。開口道:“聽聞陛下與九黎蚩尤對持于逐鹿,進展不順,玉帝命小仙下的凡塵,欲助陛下破此僵局。”

眾仙聞言,紛紛側目,心道我等都無法,你又有什麼本事,敢說此大話?軒轅黃帝也是不抱什麼希望,當下虛言道:“哦,不知昊天上帝有何妙法,可助我破那蚩尤?”

“玉帝命我傳授陛下三宮五意,陰陽之略,太乙遁甲、六壬步斗之術,陰符之機,靈寶五符五勝之文,以及兵符印劍。想那蚩尤能與陛下打成如今局面,雖是因九黎戰士勇猛,但其兵器精良也是一大助力。”軒轅黃帝與眾人聞言暗暗點頭,不敢再輕視這個小女子。

軒轅黃帝忙拱手道謝:“玉帝和王母娘娘之恩,軒轅記下了,日後必有所報!”

這時多寶道人心中一動,對軒轅黃帝道:“我聞東海流波山,有一神獸,名曰夔牛,外形像龍,聲音如雷,僅有一足,出入水即風雨,目光如日月。陛下可遣人前去,殺之取其皮,做成戰鼓,以為號令,當有妙用。且貧道雖是不通軍事,但也常聞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如我等找出蚩尤一方囤積糧草之地,以火焚之,敵兵當可不戰而降。”

軒轅黃帝聞言大喜,道:“聖師言之有理,我這便派人前去辦這兩件事。”

當下軒轅黃帝派風後按照九天玄女交代的方法煉制刀兵,又派闡教修士,前往流波山誅殺夔牛。又有帳中細作去打探九黎部落的糧草重地,眾人忙的是不亦樂乎。

不過幾日,就有細作前來稟告,說是找到了九黎的糧草之地所在。只是想要去焚毀卻是不容易,那巫族與妖族征戰盡萬年,又是天生的戰士,行軍打仗自然不在話下,那糧草何等的重要,自然不敢兒戲,也是防守甚嚴。那糧倉背靠弱水,前有重兵把守,想要從前面進入卻是全無可能。唯有想辦法渡那弱水。弱水,天下最弱之水,鵝毛不浮,飛鳥不度。弱水三千,蓋出于佛家之三千大世界。便是大羅金仙進入其中,也會被吞噬,是以蚩尤並未在糧倉背後部署多少人防守。

眾人都當是欲渡弱水,比那打敗蚩尤還要難,但是多寶道人卻是知道尚有一人不畏這弱水,可安然渡過,只是他雖然知道此人,卻是不知他現在何方。

就在這時,他忽然想到自己還在天庭有個洞陰大帝的名頭,當下以天庭洞陰大帝的名義,詔諭三界,若是有人能夠渡過弱水,便封其為天蓬元帥,為北斗九宸之首輔,主四時八節、陰陽造化之政,掌管天河十萬水兵。

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如此過了數日,雖然起先蚩尤等人緊張了一番,也加強了弱水河的戒備,但之後見先後多名自認水性不差之人喪身弱水河,也就放松了警惕。就在這時門外又有一人前來,欲渡這弱水河,只是這時眾人已是心灰意冷。

多寶心中忽然一陣悸動,忙叫人將來人請來。那人剛一進賬,多寶道人一見,當下大喜。只見這人身材肥胖,手拿一把九齒釘耙,也是威風凜凜。眾人大奇,不知來人是誰,竟能讓多寶道人如此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