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伏羲轉世
地府之中,平心娘娘正在處理事務,忽然心有所感,知聖人到來,便自出來迎接,見來的是女媧,上前一拜:“平心見過女媧娘娘。”

女媧躲開道:“娘娘身具六道大功德,女媧不敢受。”

女媧又道:“我此次前來乃是為了兄長伏羲轉世之事。”

平心點點頭道:“娘娘可跟我來。”遂與女媧一起來到六道輪回盤邊,這六道輪回盤便是輪回的最終執行地,魂魄在閻王審核下,根據生前德行發到這兒投入六道輪回盤中。

此次女媧乃是為了伏羲轉世為人後,使其保持一點真靈不昧,早日證人皇道果。伏羲要證人皇,自是投入人道,便由平心親自動手,將伏羲真靈送入六道輪回盤中。

卻說多寶道人回到了金鼇島,見了碧游宮外的水火童子,那童兒見了多寶道人,躬身作揖,口稱師兄,言老師通天傳見。

多寶道人口中道了聲“哦”,隨著水火童子進了大殿。

進得殿中,通天教主正高坐云床之上,旁邊侍立著無當,龜靈兩人,余眾早已散去。多寶道人當下走上前去倒身下拜,“弟子見過老師,老師萬壽。”

通天教主擺手,開口言道,“起來吧。”兩眼掃視多寶道人上下,笑道“你來的卻是正好,正有件事,你也去湊湊熱鬧。”

多寶道人忙問何事,通天教主漫聲說道,“方今巫妖兩滅,人族當興。你大師伯為人教教主,前日與我等商議共立三皇,教化眾生。因你女媧師叔為人族聖母,恰恰其兄長伏羲在巫妖大戰之中身殞,至今未得轉生,有意讓其轉生輪回,證那天皇聖位。”

講到此處,通天教主頓了一頓,多寶道人心念電轉,天皇伏羲,莫不是要那河圖洛書。通天面露微笑,似是知曉多寶道人心中所想,卻是接著言道,“然則那伏羲證道,那河圖洛書卻是關鍵。只因巫妖大戰時帝俊身殞,這兩件靈寶卻是落入那鯤鵬之手。自要借來一用,然吾等聖人卻是不好出手,故三教門下都派出一人往那北冥汪洋勸說鯤鵬,作此場功德,若那鯤鵬不識天數,卻要出手強借了。”多寶道人心下默然,心想以鯤鵬之傲,此事怕是要動手強搶了。

“只是那鯤鵬身為億萬妖眾之師。精修太古妖道。神通詭異。我等三教門下。也不過幾人勉強斬卻一尸。我跟你幾位師伯也不好正大光明賜下法寶。擺明算計那妖師手中地河圖洛書。你大師伯門下地玄都。二師伯門下地燃燈。都是剛剛進入准聖。三人同去。也展示我三教同心。共興天道。”

“那兩人也不過剛剛動身。你此刻便去那天界北冥吧。”

多寶道人躬身領命。緩緩退出。長歎一口氣。展開身形往那北冥汪洋而去。

天界一條銀河。橫貫南北。寬有數千萬里。長更是不可度量。也不知道多遠之處。天界極北之地。是為北冥。汪洋冰海。無邊無際。乃是銀河發源之地。不過銀河一路北去。氣候漸寒。天仙都不能抵擋。加上路途遙遠。一般天仙要探索銀河盡頭。到達北冥汪洋之中。就是駕駛遁光。日夜不停。也要幾年時間才能到達。所以是仙人罕至。北冥汪洋。可見那三千冰島之中浮起一座巨大地宮殿。萬丈台階。寒氣深深。青光耀目。渾然一體。在汪洋浮冰之中浮沉上下。

鯤鵬妖力通天。占據天界北冥汪洋。這妖師宮乃是鎮壓北冥地一整塊玄煞氣所化地寒玉。被就鯤鵬祖師鏤空。用妖法祭煉。其中更包容了幾件先天靈寶。幾萬余年被鯤鵬祭煉。本欲作為寄托執念所用。萬余年前卻逢帝俊隕落。鯤鵬得了河圖洛書。便放棄了這般想法。依舊作為宮殿居住。只是這宮殿宏偉華麗。不下于天庭地凌霄寶殿。

只聽一聲玉磬。妖師宮宮門大開。兩排各色道人分立左右。恭恭敬敬。中間空出一條冰路。宮門憑空升起一朵冰青蓮花。其上端坐一高冠碧服地長髯道人。相貌奇古。目光清冷。正是洪荒億萬妖眾之師。太古鯤鵬得道地鯤鵬祖師。

那鯤鵬微微睜開雙眼,神光湛然,開口吐聲,聲音尖銳,刺人耳膜。

“原來是聖人門下,本師還道何人來我這北冥汪洋!不知三位道友此來,所為何事。本師若能相助,定當盡力。”

燃燈開口言道,“妖師慈悲,正是有事要勞煩妖師大人。”語音清朗。

三人之中,燃燈卻是輩分最高,跟原始,通天同聽道紫霄宮,後拜入闡教門下,原始因其同輩,不曾收為弟子,委以副掌教之職,故闡教門下見了燃燈,也要稱呼一聲老師。那鯤鵬見燃燈語氣恭敬,心下也頗為歡喜。

一念至此,鯤鵬也不似先前冷清,開聲問道,“哦,不知是何事,燃燈道友不妨道來。本師卻也樂意相助。”

那燃燈滿面歡喜,“妖師如此通情達理,卻是再好不過。眼下有一場功德,須由妖師成全。”燃燈微微一頓,見鯤鵬神情專注,不似先時冷漠,心下也是一松,接著說了下去。

“妖師同袍伏羲大聖卻要入世重修,證那天皇聖位。然此場功德卻要河圖洛書相助,故來此相請妖師,煩借手中河圖洛書百年,完此功果。事後定及時歸還。”

燃燈仿似沒有看見鯤鵬那張越來越青的臉,將事情緣由道來。話音剛落,就聽鯤鵬尖銳的聲音傳來,

“原來如此,這河圖洛書乃是我妖族大帝帝俊所留,卻是不好外借。三位道友請回,恕不遠送。”鯤鵬的語氣冰冷,空氣似乎都要凝出冰來。

“妖師怎可如此說,那伏羲前輩也是妖族一員,更是女媧娘娘的兄長,如此也不是外借。”見鯤鵬轉身欲走,多寶當下出口言道。

“不必多說,本師此物斷不外借!”

鯤鵬臉上直似凝固一般,面無表情。略微揮揮手,分立兩旁的弟子便緩緩退入妖師大殿。

燃燈三人對視一眼,齊聲言道,“妖師切莫就走!”

鯤鵬回轉身來,“三位道友還有話說?”

多寶說道,“還望妖師大人見諒,這河圖洛書是無論如何也要借得。”

鯤鵬怒極,卻並未發作,清冷的目光一陣轉動,道:“借你倒也可以,不過你等還需應我一件事。”

多寶等人見事情還有轉機,當下忙道:“不知是何事?”

"我有一子,名為九天云鵬,如今卻是已經化行,我欲在洪荒之中為其尋一名師,不知幾位何以教我?”

卻是鯤鵬感歎不成聖終是螻蟻,欲讓九天云鵬拜到聖人門下,以求一庇護之所,這樣也算是對亡妻的一個交代。

對于鯤鵬這個要求,燃燈道人與玄都**師感到一陣為難。老子主張無為,須有大毅力,根骨極佳者才能入道。原始看重資質出生,混沌開辟,各種生靈既有三六九等之分,非是天賦異稟或是靈根得道。是以兩人對于是不是收下大鵬一時也不敢拿主意。兩人都是拿眼盯著多寶道人,截教收徒卻是沒有那麼多規矩的。多寶本不願與鯤鵬結下大因果的,只因鯤鵬洪荒得道,億萬年來與其他修士結下了眾多因果,自己可不想被他帶進溝里,只是看現在的情況,不答應就將是一場惡戰,自己一方雖然不怕,但想到今後被鯤鵬整天惦記著,後背脊梁就一陣發冷。當下只能答應下來。雙方約定百年之後還寶之時,再行拜師之禮。

鯤鵬大笑之聲不絕,伸手取出河圖洛書,交到了多寶道人手中。

且說那人族之中,有一部族,名為風兗。人族現處于母系社會當中,族中部落多有女子擔任,其族長名為風兗,生有一女,因出生在華胥山之渚,被稱為華胥氏。華胥氏年輕有為且美麗大方。

風兗部落有一雷澤,相傳雷澤中常有野獸出沒,部落中人均不敢入,一日,華胥氏外出,無意中想去看看雷澤中的風景,便趁自己單身一人沒人看管的情況下跑進了雷澤,見雷澤中鳥語花香,風景秀麗,華胥氏玩的痛快異常。忽然,華胥氏發現雷澤旁邊有一個特大的腳印,好奇之下,華胥便用她的雙足丈量這個巨大的腳印。回來之後,當晚華胥做了一個夢。夢中有無數蓮花從天而降,仙樂陣陣,無數七彩光華包圍著一個小小的人影,從天而降,徑直鑽進華胥的腹中。等到幾天之後,華胥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受孕了。

華胥大驚,就跑去問母親風兗。風兗不但年齡最大,見識也最廣。風兗聽了華胥的敘述,沉吟掐算片刻,道:“此事以來,分明就是有天降福緣之人托胎在你腹中。非但不是壞事,還將有大利于我族。你且安心,將來自有分曉。”華胥聽母親如此說了,便也安下心來。

只是華胥這次懷胎,卻甚是古怪。人族自出現一來,都是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就算有例外,也不過是前後幾天的事,但是華胥這一懷胎,一懷十年愣是沒有動靜。

發生此事後,族人都漸漸有些害怕了,皆以為華胥氏所懷乃是妖怪,要華胥把孩子打掉,華胥不忍眼孩子未到世上便將其打去,好在華胥的母親是部落首領,由于風兗出面解釋,留住了孩子。風兗德高望重,這才打消了族人的疑慮。

華胥頂著壓力懷著孩子,又過了一年竟還未產下,族人終于不聽風兗的話,害怕之下,要華胥打掉孩子,華胥又死活不肯,最後風兗無奈將華胥安排部落以外的小河邊上,搭了一茅屋,族人便不再管華胥。

華胥自己孤身一人生活,且身懷六甲,挺著個大肚子,族中人又不准她在部落周圍采食,一時間變的孤苦伶仃,回憶往事時常痛聲哭泣。

這日晚上華胥一個人在草屋中垂淚,慢慢的睡著了,在夢境中華胥見一位身穿火紅色的寬**袍,頭戴紫金九宮道冠的道人走進自己的屋子對自己說道:“姑娘所懷乃是聖人,一年後自會誕生,日後必有異獸為姑娘送來食物,姑娘不必擔心。”說完便轉身出了草屋。

華胥一驚之下便從夢中醒來。見是做夢又暗自垂淚,突然發現屋中草堆之上放著一個果子,忙撿起來吃了,果子下肚只覺得從肚中升起一股熱氣,迅速貫穿全身,自己馬上就不餓了。華胥知是有神人相助,忙向四方跪拜。

第二日果然有瑞獸麒麟馱著食物從山中走出,眾人見之大懼,不驚向四方奔逃,卻見那異獸來到華胥房前將食物放下,不停地吼叫,華胥在屋中聽到族人驚恐的叫聲,心中不由的大為驚懼,突然又聽見一種從未曾聽過的獸吼聲傳來,便知是神人告訴他送食物的異獸來了,忙從屋中走出,只見屋前伏著一麋身,牛尾,狼蹄,魚鱗皮,頭上有一黃色肉角的異獸,那異獸身前有數顆果子,華胥便將果子撿起吃掉,那麒麟華胥將食物吃掉便轉身走入山林之中。

那道人便是多寶道人了,而這麒麟想必大家都猜到了正是他的坐騎水麒麟。

如此數日華胥懷子十多年不生且有異獸送食之事傳遍了周圍數十部落,這日有一長者從遠方趕來看這異獸,長者看見麒麟後便對所有的人說:“這異獸名叫麒麟乃是神獸、仁獸,是天上神仙的坐騎,如此神獸給華胥送食,恐怕風兗部落要出一位聖人了。”

眾人聞言大驚之下連忙將華胥請出請求華胥的原諒,華胥也知族人只是恐懼便原諒了族人,數日後向眾人解釋麒麟的長者帶著部落的所有人前來加入了風兗部落,消息傳出周圍的部落都跑來加入了風兗部落,以求日後的平安。

如此過了一年,華胥終于誕下一男嬰,卻是人首蛇身,部落中長者為其取名為庖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