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不周山倒
巨大的鍾口仿若黑洞一般將七位魔神籠罩,七位祖巫撐天巨柱一樣的法身盡數被吸入其中,震天的咆哮聲透過混沌中傳出,好似悶雷滾滾,混沌鍾不住的旋轉,時大時小,以東皇鍾為中心萬里之內的虛空好似沸騰了的滾水,激蕩的地火風水翻騰不休,最為本源的力量喧囂奔騰。無盡的天地元力如飛蛾撲火一般,在虛空中形成一條條的光帶向東皇鍾聚集吸納,撞擊在鍾身之上爆裂炸開,無比璀璨的光華在虛空之中閃耀,甚為壯麗奇觀。

東皇鍾漆黑的洞口攜帶吞天納地之勢一舉將翻湧的星海吸入,鍾內好似起了火山一般,血光黑云也在同時大盛,跟星海一經接觸便是死死的糾纏在一塊,兩方相持,竟是不相上下。

猛然星海之內一輪紅日生氣,紅光怒卷,黑云血光被照耀,瞬間便被沖淡,盡管轉眼便又濃郁起來,卻被璀璨的星海一舉侵入。點點的星光如明珠在黑云之內若隱若現,跟黑云之外的星海遙相呼應,紅日之內一只巨大的三足金烏尖銳長鳴,東皇鍾發出一聲悠長的鍾聲,清脆綿長,鍾內的滾滾黑云,巨大的血光同時一陣滯澀,星光卻是霎那間大盛,鍾內恐怖的云光清氣彌天蓋地,籠罩蒼穹,一聲巨大的雷霆怒吼,東皇鍾內好似起了一聲炸雷,宛如盤古開天,逸散的云光血海絞碎了大陸、星空,虛空坍塌,方圓千萬億里空間,一片糨糊。

東皇鍾周圍奔騰不休的地火風水卻是漸漸靜止下來,仍舊化為混沌。巨大的東皇鍾此時消失不見,化為一個精巧的鈴鐺一般的小鍾懸立在虛空之中。滾滾黑云,遮天星海盡皆消失,只剩余一位蟒頭人身的祖巫站立在距離混沌鍾不遠處,卻是那共工祖巫。

此時的共工全身黑色鱗甲破開,無數的黑色鮮血淋漓而下,手上的青色大蟒蟒頭碎裂,腳下的黑龍消失不見。共工仰天一聲怒吼,似悲鳴,又似憤怒。東皇鍾上一陣紅光搖曳,好似一陣風便能吹滅,凝聚成一三尺高下的人形,墨鱗紫瞳,正是東皇太一。

原來剛才兩方殊死拼斗,七位祖巫盡皆被東皇鍾的鍾聲定住,時間雖然不長,卻被東皇鍾內的巨大云光星海只在萬分之一個刹那間侵入體內,東皇太一在瞬間爆裂了元神,借助鍾內的星辰元力,一舉轟殺了六位祖巫,終因祖巫太過強大,只是重創了共工祖巫,自己卻也只剩余一絲真靈得存。

共工仿似脫力般急速的喘氣,隨著他的氣息急速吞吐,周圍的天地元力一陣劇烈波動。共工似乎是勉力提起一口氣,全身精血急速的湧動,隱隱可見圍繞在共工周圍的黑云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頭像,張開血盆大口,不住的吞噬著。共工雙足一頓,巨大的頭顱好似流星撞擊在東皇鍾上,東皇鍾被巨大的撞擊力碰撞,好似一道閃電,劃過虛空,共工的身軀仍舊被死死的絞在東皇鍾上。


東皇太一殘余的一點真靈就此被轟殺,一代妖族強者,天庭大帝,就此消失在洪荒曆史滾滾的長河之中。

東皇鍾連同共工一起飛出億萬余里,瞬間就來到了一根橫貫天地的山梁跟前,正是那盤古脊梁所化的不周山。一聲撼天動地的撞擊聲,整個洪荒之上的生靈都被這一聲巨響震動。那支撐天地的不周山從半截之處斷開,天柱斷折,大地震動,天缺西北,地陷東南。原本不周山所在的天空之上現出一個大洞,滾滾不休的天河之水源源不斷的奔騰而下,數不盡的生靈被淹沒其中。這一撞擊卻是共工拼盡祖全身巫精血所為,力量何其浩大,共工卻是腦漿迸裂而死。

巫妖兩族一番奮力厮殺,所余百不余一,即便幸存下來的也是身遭重創,如何抵擋得住奔騰喧囂的渾水沖擊,轉眼間便有數不清的巫妖兩族被淹沒在滾滾怒濤之中。大陸之上的生靈奔走相逐,以求生存。豺狼虎豹,毒蛇猛獸紛紛逃竄,卻被身後的巨大浪頭卷入渾水之中,頃刻便被消融。無數的地水風火湧起,大地動蕩,群山崩潰,不知道多少的生靈,在這個時候徹底毀滅。

此時眾聖才出手,天地間突然霞光四照,一座座金橋,從昆侖山所在的方向,往四面八方輻射而出。正是太極圖定地水風火的威能,太上老君出手了,他立了人教,為人教教主,自然不能眼看著人族被毀滅。否則人族與巫妖殘余數量相差不大,人族如何能夠大興?金橋出現後,又見一張圖紙落下,化作山河,將地水風火擋住。與太上老君只拿太極圖護持人族不同,女媧娘娘的這張山河社稷圖,更多的是護持妖族。正以為巫族無人看顧之時,只見一張煞氣沖天的圖紙落下,將位數不多的巫族裹住,卻是通天教主的誅仙陣圖。有無數道霞光,從天上降下,落入大地之中,地水風火頓時平靜了許多,其他的聖人也出手了。六位聖人合力,暫時將破損的天宇堵上。

如此過了許久。准提卻是開口了。“各位道友。如今巫妖兩族之事已了。共工撞斷了不周山。巫妖兩族死傷殆盡。東皇鍾應當盡快處理才是。”

通天冷眼覷著准提。一臉地蔑視。“此事無論怎樣。都是我東方之事。准提道友卻是無論如何也插不上手啊。”此言一出。准提面色微變。一旁地原始卻是附和道。“通天師弟此言甚是。兩位西方道友還是不便插手東方之事。”接引滿面疾苦之色。慢慢開口道。“天道之下。盡皆洪荒。何來東方西方。兩位道兄卻是著相了。”

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一時間被辯駁地無話可說。不周山下眾聖人一時之間都是沉默不語。


多寶道人偷偷地躲在一旁。見眾聖一言不發地杵在那里。因為離得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時間也是茫然四顧。就在這時看到一道紅色地身影。正在巫妖大戰地戰場之上來回地穿梭著。手上擎了一個玉瓶。偷偷地收取著戰場之上散落地巫族精血和妖族殘破地元神。多寶道人仔細一看。原來是冥河老祖。冥河老祖造出阿修羅一族。費盡心機地為了族人謀劃。無意之間發現由巫族精血和妖族元神造出地阿修羅族人分外強大。便留了心。如今巫妖大戰。對其他人來說是天地大劫。對于冥河老祖來說。卻正是壯大阿修羅一族地難得機遇。

多寶道人一愣。會心一笑。心道:冥河老祖當真是我輩之楷模。隨即也加入了收集巫族精血地行列。巫族精血可以拿來煉體。妙用無窮。只因妖族殘破地元神對他無用。是以並不收取。只不過他對于兵器法寶卻是甚是喜愛。所以對于巫族兵器和妖族法寶倒是收了不少。其中最有名地當屬帝俊地斬巫劍。共工地斷玉鉤和祝融地天離火神鞭。

眾聖人只是注意天上天河之水。而沒有注意地旁邊半截巨大地不周山山體。多寶道人剛想要去取走那半截山體。因為多寶道人後世知道廣成子地番天印就是半截不周山地山體煉制而成。乃是後天最厲害地攻擊法寶。而且比一般地先天法寶還要厲害。雖然自己已經有了鎮天印。不過法寶誰還會嫌多?再煉制一件寶印。將來賜給門下弟子也不錯。所以多寶道人想要收取那半截不周山地山體。

突然一柄玉如意飛來,將多寶道人那即將到手的半截山體拿走,正是元始天尊的三寶玉如意。多寶道人心中郁悶,徒呼奈何。其余的聖人也注意到半截山體是難得的寶物,盤古的脊梁化成的不周山,煉制而成的法寶,絕非一般的法寶。也都暗自的歎息自己為何沒能得到。

不說多寶道人和冥河老祖在這里忙得不可開交,眾聖人那邊卻是此時有了變化,原本懸浮在虛空之上的東皇鍾,突然之間東皇鍾上一陣紅光晃動,竟直往盤古右眼所化的太陽星中投去,准提道人大急,自己與師兄接引雖立西方教,只是西方貧瘠,又無至寶鎮壓氣運,此時正要得到混沌鍾這一開天至寶,西方教氣運方可綿綿悠長。見得混沌鍾突然自行離去,慌忙出手。卻不防旁邊突然一把寶劍將他攔了下來,正是通天教主的青萍劍,此時女媧娘娘和太上老君正在忙著收取肆虐洪荒的天河之水,接引道人雖然有心相助卻有元始天尊在一旁虎視眈眈,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混沌鍾往太陽星飛去。混沌鍾飛去不久,就見太陽星上太陽真火一陣翻湧,旋即逐漸平靜了下了。眾人面面相覷,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眼下走不開,只能等補天之後再去查看。

幾位聖人尚未多言,突然天地霞光四照,一個老者從虛空之中走了過來,正是鴻鈞。眾人齊齊拜道:“見過老師。”鴻鈞一揮手,將眾人扶了起來,隨即,鴻鈞開口道:“如今洪荒破碎,需爾等重煉地水風火。女媧你來煉石補天,去北海殺巨龜做天柱。”說完拿出一三腳小鼎,正是乾坤鼎,交到女媧娘娘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