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化身輪回
多寶道人如今的道行已經是准聖初期,以後的修行全憑自己體悟,跟隨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這三位站在天下修士金字塔頂峰的人物身邊修行萬年,又曾經跟隨三清前往紫霄宮聆聽道祖二次講道,並見識了道祖以身合道這樣的大場面,此時已經不是在聽聽道,坐在屋子里閉關悟道,閉門造車能夠起作用的了,于是多寶道人又開始了自己的洪荒旅行記。

既然是要出去游曆,那就表示沒有固定的目的地。不過在這之前,多寶道人決定先到人族去看一下。人族現在多與巫族雜居,此時的巫族已經從巫妖大戰中恢複了過來。現在是一派繁榮的景象,巫族在前一段時間,終于找到了一個關于解決新生巫族的方法,那就是和人族一起繁育,雖然不一定每一個都擁有巫族的血脈,而且就算擁有巫族血脈的人族,也需要用巫族的天賦神通幫助,才能讓其覺醒,但是這一下子,按照人族生長繁衍的時間比例,巫族將迅速的擴大。而為了保持這種壯大自己的途徑,保護人族的任務自然就落到了巫族的頭上,多寶道人看到這里,知道人族暫時是安全了。

就在整個巫族都沉浸在歡樂中時,卻有一個祖巫卻正在黯然失神,她就是後土。後土天性仁慈,也曾于紫霄宮中聽道。

身為十二巫祖之一的她見證了太多太多生物的生死。巫妖兩族的戰斗,導致不知道多少的散修和普通生靈,死于非命,整個大地,到處生魂飄蕩。此時天地間沒有輪回,生靈死後,魂魄飄蕩于天地之間,晝夜哀號,整日哭泣,好不讓人心痛。

後土仁慈,想到巫妖大戰,死去的生靈何止這數百萬,好不可憐,天長日久,這些靈魂沒歸宿,要麼在天地間游蕩,徑自化為虛無。更有那倒黴的,被邪修拿去煉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當真是慘不堪言。後土生性善良,自然就留下心了。這些年下來,一直思考著解決的辦法,只是一直沒有絲毫的進展。看著越來越多的魂魄或化為虛無或是被邪修用來煉器,後土心中不由的焦急,她是多麼的希望,這些魂魄能夠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

多寶道人離開人族的居住地,在洪荒四處游蕩,不知不覺間竟然來到當年紅云身隕的地方。想到當年自己與紅云,鎮元大仙在萬壽山五莊觀,品人參果,共同參悟大道,如今卻是物是人非,斯人已去,不勝唏噓。

就在此時,看到有一女子盤坐在血海之旁,正在看著之上四處游蕩的冤魂孤鬼,黯然神傷。多寶道人略一思考,便明了了這女子的身份。想來這就是那位心懷大慈悲,以身化六道的後土娘娘了。心道:“我雖然知道很多大事,然而卻無力也是不能出手阻止,只能看著這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在身邊發生,卻束手無策,看來這就是先知者的無奈了。”

在這個世界上,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後土化身輪回不可避免,就讓自己來開啟這把鑰匙,好趁機為自己謀取功德。等將來實力強大了,在來做自己想做的事吧。不過想來後土娘娘化身輪回,如此大的功德,可以說比之女媧娘娘造人之舉猶有過之。畢竟女媧娘娘只是造就一族,而後土娘娘之舉卻是造福洪荒百族,想來也是她的緣法,日後產生元神,憑此功德,機緣一到當可立身成聖。

多寶道人于是主動上前,說道:“見過後土娘娘,不知後土娘娘因何事在此沉思?”


祖巫後土說道:“因巫妖兩族的爭斗,以致洪荒大地受損,無數生靈因此而遭受到滅頂之災,魂魄無所歸依。我想為他們求取一份生機,讓他們能有個安身之所,可是卻又不知該從何處著手。”

多寶道人贊歎道:“後土娘娘仁心,多寶十分敬佩。巫妖兩族爭斗,的確給洪荒造成了無邊的災難。想來在如此大的業力之下,巫妖兩族的氣運必然大損。再此下去,巫妖兩族恐怕會有滅族之危。”

祖巫後土無奈地說道:“多寶道友所言甚是。巫妖兩族經過上次地爭斗。已勢同水火。沒有絲和解地可能。兩族爭斗使雙方氣運大損。女媧娘娘業已成聖。有她在妖族氣運雖有損傷。但卻無大礙。而我巫族與妖族相比。卻相差甚遠。一不小心。便有滅族之災。”

多寶道人當下說道:“後土娘娘想給這些魂魄立個安身之所並不太難。只要建立六道輪回就即可解決所有地問題。”

後土問道:“多寶道友。不知何為六道輪回?可否解說一二?”

多寶道人說道:“六道者。為天道、人道、阿修羅、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此中上三道。為三善道。因其因果較少;下三道為三惡道。因其作業較慘重故一切沉淪于分段生死地眾生。其輪回地途徑。不出六道。所謂輪回者是指去來往複。有如車輪地回旋。在這六道中周而複始。無有不遍。故名六道輪回。”

後土聽了多寶道人之言。又問道:“那這六道輪回又該如何區分?莫非任其隨便擇道而入不成?”

多寶道人說道:“這怎麼可能。如果任其隨便擇道而入?那豈不天下大亂。魂魄必須以生前地因果為憑。來決定入何道。因果重者。須得入那地獄道。受盡刑罰。洗去因果業力方能重新轉世;因果業力沾染稍輕者。亦須投入餓鬼道。阿修羅道。脫了因果業力方能重入輪回;因果業力最輕者。當進畜生草木道。輪回轉世。脫去因果業力。重入人道。生靈皆有因果。只要不沾染因果之業力。便能輪回人道。以求天道輪轉。脫了凡體。如若世代行事積善。有大善于世間。抑或他人功德余蔭庇佑。當輪回天道。享得人間諸般福祿恩澤。榮華富貴是小事。成就皇者亦有可能。”

後土說道:“如果真個如此,日後眾生靈卻是有了歸宿。”


後土聞言低頭細想片刻,抬頭時已是一臉堅毅,“今得道友明示,事盡善矣,謝過道友。”當下顯出巫祖真身,只見她人身蛇尾,背後有七只手,前面也有兩手,握兩條騰蛇。

“我予舍身,化六道輪回,引無邊弱水;”

“我予舍身,受無盡之苦,除萬靈怨念;”

“我予舍身,行輪回生死之責,造福域內”

後土發完宏願,天道有感,降下無量功德,多寶道人得了十中之一,多寶道人剛收了功德,便見天外飛出一物,落入後土手中,竟是一顆灰蒙蒙的珠子,正是那鴻蒙至寶混沌珠,珠內自成一混沌之界,可孕育萬物成長,最重要的是珠內含有一道鴻蒙紫氣。而後土得了天降功德,周身放射萬丈光芒,漸漸的身影隱沒,待光芒散去,多寶道人眼前出現了輪回地獄。

地府成型,輪回定立,天上有無量功德降下,其量竟比女媧造人之時還多,隨著功德降下慢慢形成一女子,與那後土娘娘容貌有九分相似,確是後土化輪回身隕,其一絲真靈借這後天第一大功德化作皇天後土邸平心娘娘。只見此時平心娘娘端坐六道輪回之前輕柔的念著一篇經文:“塵歸塵,土歸土,靈魂歸于後土,然而,汝無需痛苦和哀傷,死亡是生命的循環,並無絲毫掩蓋,虛偽,黑暗。吾身化六道,就是為了使汝等不至于消失,不至于墮落。道從不蔑視,是為混元,從高而下看,更不需蔑視,高不是為了舍棄低而存在,而僅僅是為了守護和引導而來,是讓汝等知道,汝等是永恒的種子,吾確實汝等的父母,引導汝等走上真義之道,在這之前,吾願生生世世,守護于汝等。這心願,就是吾之大行,也是吾之根本法門”。

洪荒生靈聽者這經文一個個都跟著念了起來,那是在歌頌道的至高至愛,歌頌後土娘娘的慈悲,歌頌後土娘娘的功德。那一個個聲音形成一股股念力向血海旁的轉輪投射而去,那轉輪越轉越快,周圍的孤魂野魄投進去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直到血海之上已經一個孤魂也沒的時候,卻從血海之中走出一個個男女,那男的其丑無比,女的卻貌美如花,這些男女竟也是一個個投身那巨輪之中,不知多久那血海之中再無一物出來之時,那轉輪已成實體,只聽轟的一聲,巨輪炸將開來,而後一個世界慢慢生成,有水流于其中,是為黃泉水,有橋跨其上,名奈何橋,一物一物化生出來,慢慢地府成型。有一物從天外混沌之中落將下來,這正是那先天靈寶冥書與判官筆。其上有一切未成仙道之人,生死日期都記于其上,故冥書又名生死簿。洪荒有天地冥三大靈寶奇書,天書分為封神榜,可封天神,大劫將至,天地萬物皆在榜上,現在還沒出世,在道祖鴻鈞手中;地書為大地的胎膜所化,不但防禦無窮還有節制地仙的效果,天書不出它則為萬仙之首,為鎮元子所有;冥書又稱生死薄,只要不是超脫三界,不在五行,那麼所有的生靈都記錄在這冥書之上,它主管天地萬物的生死。


說起幽冥血海,它可是大有來頭,當日盤古大神開天身隕後,氣成風云,聲為雷霆,汗成雨露,左眼為日,右眼為月,頭發成繁星,血液為江河,牙齒成金石,精髓為珠玉,而肚濟卻化成了一片血海,那血海方圓不知億萬里,里面血浪滾滾,魚蝦不興、鳥蟲不至,天地戾氣全都聚在了此處,洪荒眾人將此處喚做幽冥血海。

幽冥血海乃是盤古開天地後,吸納天地間最為渾濁,最為陰毒的殺伐之氣和幽冥死氣。不論人,仙,鬼,巫,妖落入其中皆會被其汙元神、損身軀,端得歹毒無比。不過這造化之道卻是玄妙異常,在這幽冥血海中卻也是誕生了一位大神,名為:冥河老祖。

此人誕生之時便有兩件先天靈寶隨身,一為‘十二品業火紅蓮’,為‘混沌青蓮’所化,祭起後有血蓮護身,縱是先天靈寶也難以攻破它的防禦;另外為一對寶劍名為:‘元屠’、‘阿鼻’,乃是一對先天靈寶,並且是殺戮之器,殺人不沾因果。

冥河老祖從血海孕育出後,也曾在那紫宵宮內聽道祖鴻鈞講道。也是洪荒大能之人,一身修為已達准聖境界。日前仿照女媧造人,以血海中鬼魂造出生靈,得那無上造化功德。欲借此功德斬出自己修行之中的最大障礙,善尸,可誰知在就要斬出之時卻因功德不夠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差點沒直接氣死。不過他能在紫霄宮中占得一席之地,又能成為一方教主,可見也是有大智慧,大福緣之輩,今日見後土化輪回,知道此乃功德無量之事,遂將自己造的阿修羅族大量送上去相助後土,果然上天降下功德,借助上回的功德斬去善尸,神通大進,倒也真真是福緣深厚。

多寶道人得了諾大的功德,只覺靈台通透澄明,猶如撥開云霧之後月明千山,洗淨塵埃之後明珠璀璨。冥冥之中天道運轉,造化機變,自身未來變數,都隱隱清晰起來。

此時首陽山的老子,昆侖山的原始,金鼇島的通天教主以及避居三十三天外的女媧娘娘都是朝那血海方向緩緩鞠了一躬。緩緩歎了口氣,漠然無語!

西方靈山,接引准提默默的看著血海,良久,接引搖搖頭“我不如她!”准提也是道:“祖巫後土,真大慈悲之士,我亦不及也。”

後土化輪回,福緣澤被巫族,為巫族爭取到了數千年的生存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