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土盾和土刺
90 土盾和土刺



南天霸心中焦躁不安,飄浮著,陰霾的盯著大石碑里的白色光球.五靈根在絕大部分的況下都不如單一靈根,但是在特殊況下,因為可以學到克制法術,卻能夠占據優勢.就像是現在,這子要是有了法術秘笈,時間一久,遲早可以掌握克制土系的攻擊性法術,它卻只精通一個土系,反而居于弱勢.

南天霸越想越不安,在大石碑附近飄來飄去.

它一狠心,事已至此,必須想盡一切辦法,下手除掉這子才行了.它一聲厲嘯,猛的向天空飛升,飄浮島天空數百丈高處.一直以來,它都不願意過多的消耗自身元氣,去硬攻這個看上去防禦力極強的石碑光罩.但是現在它不得不嘗試著,用更猛的法術去把它砸開.

"子,既然如此,那老夫只好舍命來破你這護罩."

南天霸飛快的念出一大串咒語,它元神的黃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隨之而起的,是一個一個的火焰跳躍的火球,足足有五顆之多.

"去!"

五個火球並列成一排,組成連珠火球,瘋狂的砸向葉秦所在的本命元神碑.

"砰砰砰砰砰!"

本命元神碑的光罩接連遭到五連珠火球的攻擊,急劇膨脹,將一個個的火球和爆裂四散開來的色火焰,都擋在光罩的外面,對里面的葉秦沒有任何影響和傷害.

然而南天霸打出的火球,威力實在是有限.盡管一口氣打出了五個,但對光罩卻沒能造成任何破壞和傷痕,只是在光罩上濺起一層層絢麗的輕微漣漪,煞是好看.

葉秦心中冷笑,激怒南天霸,引南天霸發動法術,這是他的一個策略,用來掩蓋自己施法的氣息而已,以避免提前驚動南天霸.

在光罩外洶洶的火焰掩蓋下,葉秦飛快的念風刃術的法決咒語.

很快,法術已成.

一道淡色的細風刃,出現在他的附近,心念一動,那道淡色的風刃眨眼間穿過光罩,朝半空中的黃色光球破空疾射而去.

火焰本身是色,蘊含的是熾烈的氣息,而風刃是淡色,蘊含的是銳利的氣息,風刃掩蓋在火焰之下,光靠目光極難以在第一時間察覺.

南天霸戰斗經驗比葉秦想象中還要老練,敏銳的捕捉到了撲面而來的一絲極度危險的銳利之氣,心頭一凜.本能的往側一閃.

颼!

一道淡風刃,擦著它的拇指大的光球身子,從它身側飛快的一閃而過,消失在了天空茫茫灰霧之中.

"吱~!"

南天霸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它沒有完全躲開那道風刃,元神被風刃尾巴掃中,割的它吱吱叫喚.

"風刃!?這子已經學會了風刃術?"

南天霸沒時間去關心它被切去了多少元氣,而是在為葉秦發出的那道風刃而感到震驚.

它沒有肉體,單純的元神對法術的抵抗力極其微弱.要是它的元神被剛才那道風刃完全切中,只怕它半條元神便要丟了,搞不好直接魂飛魄散.

而且這子躲在大石碑的光罩內,還擁有攻擊性法術,可以隨時隨意發動法術攻擊它,它卻無法傷到這子,這太不公平了.

南天雄暗自咒罵了一聲,立刻轉身疾飛到浮島五六里之外的天空,離大石碑遠遠的,以免被風刃切中,氣惱的大叫:"滾出來,子,你躲在這烏龜殼里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出來,和老夫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場.看老夫怎麼拔你子的皮!"

葉秦發出風刃之後,便緊張的仰望著浮島的天空,想看看風刃能不能切中南天雄.但是結果讓他有些懊惱,那道突襲的風刃的速度不夠快,盡管有火焰的掩蓋,還是被南天霸的元神給躲開了.

南天雄現在離開浮島五六里之遠,已經不在他的法術的攻擊范圍之內.

要打,只能出去打.

葉秦猛的從大石碑光罩內沖天而起,在浮島的半空中,距離南天雄一里左右的地方停下.

兩顆元神,在虛空中對峙著.

既然突襲已經無效,那就來一場正面硬撼較量吧.兩個同樣是煉氣期三層的元神,一個土靈根,一個五靈根,看看究竟誰更厲害些.

葉秦心念一轉,一道淡風刃再次出現在元神旁邊.風刃術,是他掌握的最為熟練靈活的一個法術.釋放出風刃之後,道:"老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根底,你最擅長的不就是土系,皮厚肉燥,攻擊力弱的不值得一提.有種你別逃,就在這里來一場較量!"

南天霸哇哇狂笑,"子,果然好膽色!學了一手風系攻擊法術,便開始狂妄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敢跟老夫進行較量.老夫今日便教教你,什麼才是強大的攻防法術."

"瞧老夫的'土盾術’!"

一個數寸大的微型土盾,出現在南天霸元神的前面.這黃色盾牌綻放著耀眼的黃色光芒,凝重堅固,不大不,剛好保護住了南天霸的元神.

葉秦心念動,早准備好的風刃,立刻激射過去,劈在黃色盾牌上.不過,那道風刃只是令盾牌鐺鐺震動了一下,留下幾道淡淡的痕跡而已.

南天霸躲在土盾後面,見狀再度大笑:"沒轍了吧,風刃最輕靈,速度最快,但是殺傷力有限.土最厚重,速度最慢,卻是最堅固的防禦,老夫的土盾豈是你這子可以破的了的!咱們來一個公平對打,你在那邊站著別動,老夫在這邊,咱們面對面施展法術對轟.誰也不准逃離這里,至死方休,如何?"

才剛完,南天霸隨即撚起"土刺術"咒決,以元氣凝聚出一根一根數寸長的黃色土刺來,轉眼功夫已經出現十五余根之多,這才顯得有些吃力.

土盾加土刺,攻防兼備.

為了施展土盾和土刺,南天霸原本已經是煉氣期三層巔峰的修為,已經下降了一截,黃色光芒也黯淡了許多.南天霸連嘎嘎陰笑,好不得意,熟練無比的操縱著十五根土刺,組成一個型土刺陣,朝葉秦群射了過去.

葉秦對這土刺的速度知根知底,不斷的飛閃,進行躲避.這些土刺飛行速度較慢,追不上他.但是南天霸一口氣弄出多達十五根,從四面八方迂回包抄過來,不斷的進行來回攻擊,還是給他帶來不的麻煩.

葉秦心中暗驚,以他現在對風系法術的熟練程度,能夠發出一道風刃已經是極限,而且釋放出去之後難以進行操控,只能任由其自行攻擊.老鬼不但能夠一口氣發出十五道土刺,而且還能夠自由的進行持續控制,這種法術精通的程度,沒有數十年的長期苦練,只怕根本無法做到.

他正想著.

"砰!"

兩根土刺在葉秦的前面相遇,突然撞在一起,猛的炸裂了開來.

葉秦哪里想到南天霸竟然還藏有這種操縱法術的手法,措手不及,被炸裂的土刺波及到,如同遭到千鈞巨槌的猛烈重擊,頓時慘叫了一聲,倒飛了數十丈之遠.

葉秦的光芒迅速黯淡下去,連神識被這股爆炸產生的震蕩波給強烈的震了一下,被震的昏頭轉向,嗡嗡作響,難以辨認四周灰霧的況,他心中暗呼不妙,老鬼的法術操縱太過厲害,先回浮島躲一下,等神識清醒過來,再尋思對策,否則連自己怎麼死的,只怕都會不知道.他認准了遠處目標最大的巨大浮島,扭頭便朝浮島閃身疾飛過去.

"哇~哈哈,子知道老夫法術的厲害了吧,別逃!"南天霸見葉秦遭到打擊,驚喜的大叫,操縱著剩余的十三根土刺,朝葉秦狂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