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苦練基礎法術
56 苦練基礎法術



院挨著牆根的地方,釘上四十根高矮不一的木樁,每根木樁間隔了一丈到五六丈遠,繞著院釘了一整圈.

這日清晨,一道身輕如燕的青色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在院內木樁上繞圈奔跑,腳尖只在高矮遠近不一的木樁上輕輕的一點,便是縱身飛數丈之遠,速度之快,身法之靈活,足以比得上江湖中任何一流輕功.

那青影僅僅是十余個呼吸之間,便在這院木樁飛奔了一圈.

練了長達半個時辰,繞著院飛奔了足足近千圈,那青衫人影才驀然停了下來,負手佇立在一根木樁,衣袂飄飄,人靜風動,由極快到靜止,只是一刹那的功夫.

"這禦風術不愧是仙家法術,只要法力不止,便能長久的使用下去,對體力的消耗並不大,用來長途趕路恐怕再適合也不過了."

葉秦暗贊一聲,他現在感覺除了消耗了一些法力之外,身體幾乎沒有什麼疲憊的感覺.只怕需要用上數天的禦風術,才可能消耗完體內所有的法力.

練完禦風術,接下來該練習風縛術了.

南天霸傳授給他的七個基礎法術"禦風術,風縛術,流沙術,纏繞術,土遁術,水遁術,木遁術",葉秦並不清楚這些法術的用途效果好壞.也不知道哪一個法術更實用,哪一個法術並不怎麼實用.

要想知道它們的不同效果,那麼葉秦只有一個辦法──將它們都練會,然後才能比較出這些法術效果的優劣來.從而挑選出其中最好的一個,來深入的修煉.

葉秦也知道"貪多嚼不爛"這個道理,可是現在他卻只恨自己知道的法決咒語太少,一個都不嫌多.南天霸在紫府內給他帶來的危機感,讓他幾乎把一切時間都投入在了領悟和修煉法術,煉丹,修煉元氣上,想方設法的增強實力.

葉秦跳下木樁,來到院內的一個鐵籠子前,將鐵籠打開,朝里面的一頭棕褐色皮毛的數百斤凶猛大野豬踢了一腳.這頭野豬是他前些天從深山里抓回來,這樣的大野豬只有最勇敢的山林獵人才敢去獵殺.現在,被他拿來練法術.

那野豬渾身鬃毛倒立,發著寒光的雙眼,那鋒利的獠牙讓人望而膽顫.被葉秦踹了一腳,撒開兩條短的腿,嗷嗷叫從鐵籠子里跑了出來,滿院子亂躥,氣勢洶洶的想沖出院子.它一頭撞在院的土牆上,土牆頓時一震,裂開數條大裂縫,如果再撞一下,只怕要當場轟然倒塌.

葉秦不疾不徐的伸出右手,凝神疾念風縛術咒語.院內平靜的靈力開始波動,突然出現一縷只有半尺來長,纖細的淡色勁風,在他右手手指的三寸高處,輕靈的飛來繞去.

"去!"

右手一揮,那道勁風,颼的朝院內那條胡亂猛躥的大野豬射去,一下纏住那野豬的兩條前腿,正狂奔的野豬"噗通"一聲,一頭猛的栽倒在地上,獠牙撬在地上,撞起一片泥土,地面也隨之震動了一下.

別看那縷勁風微弱,卻擁有極其驚人的韌性.野豬不斷的大力掙紮,始終無法將束縛它的勁風掙斷,被勁風給捆的結結實實,動彈不得,只能惡狠狠的低哼著,朝向葉秦嘶吼.

葉秦再次凝聚一道更的勁風,隨手打出,一下捆住那野豬的嘴巴,讓野豬再也發不出聲音.

葉秦對這風縛術的效果,暗暗點了點頭.為了捆住這頭野豬,他前些天在深山里至少練習了數百次風縛術法術,才靈活自如的施展出這個法術.

這風縛術雖然被歸類為輔助性的法術,但現在卻是他掌握的最強的防身手段,葉秦對這個法術自然格外的鍾愛.每日練習的次數也很多.

只是,施展風縛術消耗的法力很大,比靈目術,禦風術都要高上數十倍乃至上百倍之多.

靈目術和禦風術,法力在自己身體的眼睛和腳底運行,所以法力消耗量很少.但是風縛術卻是對外界釋放的法術,必須能夠在外界長期維持,所消耗的法力自然大增.

以葉秦現在煉氣期第三層剛剛修完三分之一左右,一天下來也頂多能用數十次風縛術而已,便要耗盡全身的法力.需要長達一天的時間休息,才能將體內的法力緩慢的恢複過來.

葉秦將那頭凶猛的大野豬捆住之後,目光投射到院子的正中間的泥土地上.中間數丈內的雜草已經被拔除,只剩下光禿禿的泥土.

"流沙術!"

他手撚法訣,指向地面,一道黃色的法力從他的手指迸射而出,急射在泥地,渾身法力源源不斷的沿著他的手臂,手指,往地下輸去.

原本堅硬的黃泥地,漸漸松軟,出現一個碗大的流沙漩渦,緩慢的旋轉起來.這個漩渦雖,卻有著驚人的威力,似乎要把四周所有的物體都卷入其中一樣.那頭被捆著,橫躺在地上的大野豬,驚恐的掙紮,想要遠離這個令它感到恐懼的漩渦.這個漩渦,距離它僅僅數丈而已.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隨著葉秦法力的輸入,泥地出現更大的變化,流沙漩渦的范圍擴大了十多倍,變得如同木盆一般大.

原本神色輕松的葉秦,隨著流沙漩渦的擴大,全身法力像是被抽水一樣快速抽掉,臉色已經漲的通.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豆大的汗珠沿著他的臉頰往下流淌.

法力的輸出,隨時可能中斷.

葉秦咬著牙,繼續輸出法力,把身體內的法力一點一滴都榨乾淨.

因為他發現,每次全力耗盡法力,第二天法力再生的時候,體內的法力會顯得更加通暢.體內最微經脈里所儲存的法力,也會被激活,從而在下一次更容易調動使用這些法力.

不過,這種效果只會在最初使用法力的時候有用.當所有經脈都已經打通到極致的時候,這種效果也變得不明顯.如果經脈不打通,固定了,日後也難以用這種方式將全身每一處細微經脈儲存的法力調動起來.

葉秦連續數次盡一切將體內的法力消耗的一干二淨,已經將自己體內的大部分微經脈都打通.

他在挑戰自己的極限.

又是半刻鍾過去.

葉秦幾乎耗盡了體內最後一絲法力,再也沒有發現法力的存在,這才松了一口氣,收了法術,原地盤坐,打坐恢複法力.

與此同時,流沙術也隨之中斷.

此時院中間的泥地上,一個近一丈方圓的流沙漩渦,依舊在緩慢而持續的旋轉著.四周的沙石,不斷的被卷入其中,那頭野豬嗷叫一聲,被卷入流沙漩渦,眨眼功夫在流沙漩渦內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