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竹岐縣城
4 竹岐縣城



天色剛剛蒙蒙亮.

葉秦便喊起還在迷糊睡夢中的大牛,趁著清晨日頭還不毒辣的時候,匆匆沿著驛路往竹岐縣城的方向趕.大牛昨晚吃了肉骨頭喝了些水,精神明顯好了許多,已經能自己走路.

路上,葉秦跟大牛要去縣城,看看能不能被招入采藥堂,大牛十分激動,一口同意去縣城.

雖然是荒郊野外,但是有驛路直通竹岐縣,偶爾還能見到些馬車,所以一路上並不難走.

中午烈陽暴曬,他們兩找地方休息了一下,挖了點樹皮草根果腹.

下午稍微涼快些,兩人繼續趕路.

當日傍晚之前,兩個瘦弱的身影出現在竹岐縣城的東門外.

竹岐縣城,是武國平州境內八個縣城中最荒涼偏僻的一個縣城,城內住有十余萬人口.縣城方圓千里之內,有十多個鎮,其余絕大部分地方都是深山老溝,險峰峻嶺,河澗溪流.

這個地方糧食產量不高,但是深山中卻生長有大量的珍稀野生藥材,竹岐縣的草藥在整個平州境內都很有名氣.竹岐縣城自然也成了藥王幫的野生藥材來源重地之一,特意在這里設了一個采藥堂,負責采藥.

今年的大旱,並沒有減少來竹岐縣城的外來人口,一輛輛的馬車進出城門,有背刀劍的江湖中人,有背包袱的商人,還有曲藝雜耍之人,農夫樵夫,好不熱鬧.

尤其是采藥堂要招募一批采藥童子的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在附近的一些鎮上傳開了,有些鄉下人家便帶著自家的孩來應征,看能不能在采藥堂混口飯吃.

葉秦看到在夕陽的照耀下,縣城那長滿了草藤的低矮城牆,破舊的城門,守在門口的是幾個懶洋洋的落魄城丁,心中激動.這個地方他又回來了.

"駕!讓開,不長眼睛的東西!"

一輛由兩頭青壯的毛驢拉著的驢車,晃悠悠的跑著朝城門奔來.車坐著一個六七十歲的老鄉紳,穿著頗為講究的布帛大馬褂,手中揚著一條牛尾鞭子,大聲的朝擋著路的葉秦二人呵斥.

那驢車跑的飛快,差點把葉秦二人給撞了.

葉秦趕緊拉大牛往旁邊躲避.

車廂里,一個胖乎乎的十多歲子突然探出頭來,一臉鄉紳子弟的油滑相,眼骨碌轉了一下,瞧見了葉秦二人,立刻"呸"的,一口水吐在葉秦二人身上,然後咧開嘴巴拍手哈哈大笑"中了,中了!爹,瞧見沒?俺吐中兩條癩皮狗了!".那老鄉紳也沒瞧葉秦二人,只是對那胖子誇獎了一番.

驢車隨後在城門口附近停了下來,城丁也沒有檢查,放他們入城.

葉秦狠狠的盯了胖子一眼,然後飛快的低下頭,敢怒不敢,咬著嘴唇忍了.在鄉下,鄉紳是非常強勢的,占著最多最好的田,最多的山林,養著許多的仆奴,所有的佃戶,獵戶都靠他們才能吃上一口飯.他和成大牛都是鄉下獵戶,佃戶出生,根本不敢冒犯這些鄉紳.

只是葉秦曾經跟隨他爹上山打過豺狼,性子有些野,還敢朝那胖子瞪上一眼.成大牛卻是連瞪都不敢瞪,一直埋著頭,等那驢車進了城,才敢擦去臉上的口水.

遇到了這種倒黴的事,葉秦也沒興致再看著城門的景色.

混跡在人群里,葉秦和大牛偷偷溜進了城.

這大熱天,城丁頂多只會對那些陌生來路的江湖大漢盤問幾句,卻沒心思去管幾個偷偷溜進城的破爛孩.

"秦哥兒,幾個月沒來,沒想到縣城還是老樣子,真大,漂亮."

大牛興奮的叫道.

橫豎兩條氣派的主街道,橫貫整個縣城,兩側的門店商鋪都是大戶人家的家產,其中不少還是采藥堂的.酒樓,茶樓,客棧,武館,書院,豪宅,林園,一棟挨著一棟.

東北城區是縣衙,一些鄉紳,土豪,大商人,富戶住在這個區.西北城區是采藥堂,以及一些其它豪強,江湖幫會的堂口.剩下東南,西南兩個城區則主要是平民區,竹岐縣的普通居民都在這兩個城區.

傍晚十分天氣漸漸涼爽,居民都從家中出來,逛街,做生意做買賣,城里也開始熱鬧了起來.這里人氣十足,不像荒郊野外那樣半天下來半個人影都看不到.

在進城之前,葉秦也像大牛一樣心中激動.

但是進了城後,葉秦可沒有興奮,反而越發心謹慎.幾個月前,他們在這里得罪了一伙地痞流氓.誰知道這些流氓心里還是不是惦記著他倆.

葉秦帶著大牛,心的避開那些看上去像流氓無賴模樣的人,也不看熱鬧的街道,埋頭向西北城區快步走去.見到一些本地的乞丐更是停也不敢停,急忙跑過去,以免被糾纏打罵.

路上遇到幾個無賴朝他們走來,把他嚇得不輕,飛快跑到西北城區,那些無賴才不敢再追他們.

西北城區,人要少很多,在這里很少平民出現.

大部分都是一些穿著緊身勁服,跨刀背劍,騎馬,身手矯健,魁梧彪悍的江湖中人.光是看他們的模樣,便知道非常不好惹,隨便哪一個都能捏死他們倆.

因為江湖人士多,西北城區很少有無賴和乞丐出現.

好在,這些江湖中人總是行色匆匆,似乎忙著干什麼大事,並不像流氓無賴一樣喜歡把時間浪費在欺負乞丐上,他們對乞丐沒有任何興趣,一眼都不會多看.

葉秦兩人來到了采藥堂的堂口門前.這是一座巨大的宅府,占地數公頃,從外面看,根本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大.門前兩座千斤重的石獅子,威風赫赫.大門上一對銅環,極其沉重.

門口貼了一張公告,寫了些什麼,但是葉秦對上面的字一個也不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