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九十六章器家覆滅(上)
調息了一會,在療傷神丹治愈下,花飄恢複了傷勢。

“花飄,我們走吧!”看到花飄恢複傷勢,景風站起身,提議道。

“好~”花飄滿臉激動地點頭道。

“嗖”的一聲,景凡心意一動,帶著四人離開了虛獨境,再次出現在器家水牢內。

“景風,讓我來破了他這個水牢!”雷蘊自保奮勇道。

“好,雷蘊,千萬不要留情啊!”景風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笑意道。

“憾憾~”一道道電光在雷蘊體內迸發出,雷蘊飛到水牢上方,一道道不斷凝聚力量的七色混沌雷鑽出了體內,發出毀滅性力量,瘋狂的攻擊著器家水牢,瞬息之間,器家水牢被一道道七色混沌雷劈塌,“轟”的一聲塌陷了。

聽到器家水牢轟塌傳出的巨響,器家高手在器家家主器變的帶領下,全部飛到了塌陷的水牢旁,把塌陷的水牢團團圍住,想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竟敢來器家鬧事,摧毀器家水牢。

“你們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摧毀我器家水牢,難道欺我器家無高手嗎?”在塵煙彌漫、塌陷的水牢中,器家家主器變隱隱看到景風五人的身影,但由于景風四人隱藏了實力,靈魂境界又遠超器家家主器變,器變只看清花飄的身影,大聲質問道,身體周圍環繞著濃濃的煞氣。

“我們就是欺你器家無人!”察覺到器家家主器變只有地級聖神頂峰實力,冥霸一臉不屑的飛出塵煙之中道。

“好小子,夠猖狂!”感覺到冥霸只有神君實力,看到冥霸臉上不屑的神情,器家一名地級神王惱凶成怒,大吼一聲,整個身子化成了一把利劍,人器合一,斬向了冥霸,想要把囂張的冥霸當場劈死。

“冥霸,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景風突然傳音道。

聽到景風的傳音,冥霸露出一絲邪笑,一股沖天霸氣鑽出體內,揮舞著充滿力量的大拳,一拳迎上了器家人器合一斬來的地級神王高手。

“轟”的一聲,人器合一的器家地級神王倒飛了出去,整個身子在倒飛的過程中爆裂開,極品真靈器也被冥霸毀滅性的一拳轟開了一道道裂痕,“嘭”的一聲,隨著爆體的地級神王,化為了碎片。

震驚~無比的震驚!雖然殺死一名地級神王在這些聖神眼中十分平常,但一拳,沒有依靠任何真靈器,砸碎一件極品真靈器,這等實力,器家在場的高手自認為都做不到,而冥霸卻表現出一臉輕松。

“器家,當年你對我們家族所犯下的罪責,是時刻償還了!”見識了冥霸、雷蘊的實力,花飄終于心中有底,一臉煞氣的飛到了空中,怒視著器家家主器變,發狠的說道。

“你是?”由于花飄被捉進器家,就一直關押在水牢中,器家家主器變並未見過花飄,感覺到花飄投來複仇的眼神,眉頭一皺道,心中出現了一絲不安。

“家主,他就是花風族余孽花飄!”一旁知道花飄身份的玄級神王傳音給器家家主器變道。

“花風族余孽~花飄!”得知了花飄身份,感到花飄複仇的目光以及花飄身後景風四人,器家家主器變心中不安越來越甚,悄悄捏碎了一個靈符,向器家資格最老的長老求救。

“器變,當初你為了一己私心,滅我花風族的時候,想沒想過有今天!你知道嗎?我等這一天好久好久了!今天,我就要為我死去的親人報仇!”花飄噴發出複仇的怒火道。

感覺到花飄身上複仇的殺意,器家家主器變並不在意,而是一抱拳,恭敬地對景風四人道:“四位前輩,你可能被他騙了!你們眼前這個小人最喜歡搬弄是非,你們可不要被他騙了!如果四位前輩現在離去,我器家所煉異寶,你們可以隨意挑選一件!”

“哈哈,器變,我想你弄錯了,我們四人不是花飄請來的!我們四人是自願來為他報仇的!因為我和雷家勢同水火,又和花飄是兄弟!而你所說器家異寶任我們挑選,你們器家的異寶有我手中的異寶等級高嗎?”景風大笑一聲,祭出了傳承真靈器降龍木、絕陣珠,穿上了傳承真靈器逆天烈焰甲,不屑的說道。

“三件傳承真靈器~”器家家主器變以他煉器多年的經驗,一眼就看出景風祭出的三樣異寶等級,緊咽了一下口水,震驚的說道。

“今天,你們器家一個也休想活著離開!”景風心意一動,祭出了准聖靈器納介紗,心意控制納介紗不斷地變大,變大,包裹住了整個器家府院,使得器家府院高手全部被困里面。

“准聖靈器~天啊,此人到底是誰!”器家家主器變感覺出納介紗的等級,額頭出了一頭冷汗,在心中吶喊道。

就在器家家主器變、以及器家高手心若死灰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器家府院傳出:“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竟然來我器家鬧事,難道不想活了!”

“叔公,你終于來了!”器家家主器變看到老者出現,死灰的心出現了一線生機,連忙來到老者身前,施禮道。

“天級聖神?呵呵,一個天級聖神前來有用嗎?冥魅、雷蘊,請這位老者在一旁看戲,不要讓他打擾我們!”景風熟視無睹道。

“是~”冥魅和雷蘊遵命道。

“唰唰~”冥魅和雷蘊把自身的實力提升至頂峰,釋放強大的氣勢,沖開圍堵的器家高手,化作兩道殘影飛向了器家實力最高的天級聖神。

面對兩大天級聖神聯手攻擊,器家實力最高的天級聖神老者不敢大意,一推身旁的器家家主器變,祭出了一件傳承真靈器金槍,就想依靠傳承真靈器金槍逼退冥魅和雷蘊。

但冥魅的速度太快,一道殘影橫在了天級聖神老者眼前,感覺到冥魅出現在眼前,老者下意識揮舞金槍攻擊,但金槍所刺空間根本沒有一點實物,老者一槍根本沒有刺到冥魅身體。

就在老者一槍刺空時,雷蘊右手一斬,一道凝聚了二百五十倍力量的七色混沌雷在雷蘊右手中鑽出,狠狠地劈向了老者。

感覺到雷蘊這一擊的厲害,老者連忙拉回傳承真靈器金槍,橫在了胸前,硬抗雷蘊發出的凝聚七色混沌雷。

“嗡”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金槍中傳出,天級聖神老者直覺手臂一陣發麻,緊握金槍的右手有一絲松動的跡象,一口膿血即將奪口而出,被老者運用聖神之力強行壓下。

但雷蘊攻擊剛過,閃避到一旁的冥魅突然在老者後背出手,由于冥魅的速度太快,天級聖神老者又剛剛硬憾雷蘊一擊,所以天級聖神老者根本沒有時間閃避,被冥魅白嫩的玉手印到了後背上,一股強大的綠光在老者後背映出,老者再也忍不住,一口膿血奪口而出,身形一輕,差點在空中墜落下來。

“嗡嗡~”雷蘊收走了老者的傳承真靈器金槍,和冥魅一左一右,把老者拉到了景風身邊,運起空間域,把老者固定在了空中,動彈不得。

看到器家實力最強的天級聖神老者竟然瞬息之間就被雷蘊和冥魅擒住,臉色蒼白的擠壓在空中動彈不得,器家家主器變以及器家高手全都面露死灰,士氣一下子降到最低。

“你們還有什麼高手一並叫出來,如果沒有,那你們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景風嘲諷器家家主器變道。

“你們是一定要與我器家為敵了?你幫他有什麼好處?如果你們今天不幫他,以後就是我器家的恩人,以後器家隨時聽你們命令,絕無怨言!”為了活命,器家家主器變開出了最後的籌碼。

“哈哈,器變,你太高瞧你自己,小看我了!殺死你們,你器家的一切不都是我的!如果不是當年你們器家作祟,可能芷蕊也不會死去!器變,怪你就怪你們為雷家煉器!”景風大笑一聲,面露凶光道。

“芷蕊?雷芷蕊!是你?”器家家主器變終于知道景風是誰了,心中的恐懼越來越濃。

“器變,把你器家高手全部聚集過來吧,也許那樣你們還有一拼機會,就憑你們幾個人,根本沒有一絲機會!”景風散發出濃濃的殺意道。

“好~今天我們器家和你拼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器宗,速速把我器家高手聚集過來,包括閉關修煉的高手!”器家家主器變大聲命令道。

由于准聖靈器納介紗困縛,景風不怕器家高手逃跑,沒有阻止地級聖神器宗召集高手,靜靜地漂浮在花飄身邊,等待器家高手到來,一並解決器家高手。

半個多時辰過後,器家高手全部到來,烏壓壓的漂浮在空中,祭出各自的真靈器,准備和景風等人決一死戰。

“人都到齊了!很好!花飄,你先閃在一旁!冥霸,我們開始吧!”景風冰冷的說道。

“好~”冥霸興奮地大吼一聲,迫不及待的准備發起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