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四章相柳出現
神之界,血翼家族勢力范圍內。

景風控制虛獨境,連續穿越了兩層界位,重新回到了神之界。當景風離開虛獨境時,發現自己竟然在血翼家族勢力范圍內。

“血翼家族?沒想到我和血翼家族還挺有緣!重新回到神之界,竟然出現在這里!”景風環視了一眼四周,喃喃自語道。

不過此時景風還不想招惹血翼家族,腳踏靈隱飄,向血翼家族大城方向飛去,想要乘坐神丹,前往飛域之城方向。

但飛行了兩天左右時間,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突然感覺到前方有一股熟悉的氣息正在迎面飛來!連忙用損壞的凝神珠,改變了容貌,隱藏了氣息,靠近了這股迎面飛來的氣息。

由于凝神珠已經損壞,只能改變容貌,體形,氣息都不能改變。

“走獸一族高手!沒想到是他們!”景風看到兄皇帶領著三只走獸一族妖獸,正迎面飛向自己。由于景風改變了容貌,隱藏了氣息,再加上兄皇一行人行色匆匆,並沒有注意隱藏在一旁的景風。

“走獸一族出現血翼家族!那這麼說柳相很可能和血翼家族聯合在了一起,如果真這樣,那血翼家族的野心絕對不小!”看著兄皇等人漸漸離去的背影,景風腦海中思索道。

為了找到相柳等人藏身之地,以及兄皇出現在血翼家族勢力范圍的陰謀,景風進到虛獨境中,使用虛獨境瞬移,跟著兄皇一行人向血翼家族勢力范圍的中部飛去。

由于害怕被兄皇發現,景風隱藏了氣息,小心的跟蹤,跟蹤了三天左右時間,兄皇等人竟然來到了當初景風曾經來過的血僵族所在的紅葉林。

“兄皇!血僵族!看來柳相兄皇他們真的加入到了血翼家族!我倒要看看血翼家族的野心有多大!”景風盤膝坐在虛獨境中,喃喃自語道。

景風控制虛獨境小心翼翼的進入到了血僵族外,蘊含陣法的紅葉林內,一點點向紅葉林內行進。

三個多時辰過後,景風稍稍釋放的靈魂之力感覺到虛獨境終于穿梭除了紅葉林,進到了血僵族內。

“相柳,沒想到相柳竟然也在血僵族內!”景風控制虛獨境來到血僵族邊緣,剛剛越過血僵族邊緣,景風立即感覺到了相柳竟然也在血僵族,連忙收回了釋放的靈魂之力,控制虛獨境化成了一顆塵埃,慢慢向外移動,並讓毒幻龍等人隱藏氣息,避免被相柳發現。

但景風發覺了相柳,二級超級極聖獸相柳也發現了一股陌生的氣息轉瞬消失,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連忙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尋找。

由于虛獨境達到了傳承真靈器等級,再加上景風地級聖神之力可以隱藏,相柳大范圍的搜索並未發現虛獨境。

不洲目柳感覺到剛剛查他自己的氣息很熟悉,眉頭皺了起來,自己思索著剛剛查探自己的氣息是何人所釋放。

“相柳域主,怎麼了!”感覺到相柳神情有些不對勁,一旁的兄皇關心的問道。

“沒事,只是感覺到剛剛有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查探了一下我,就消失不見了!”相柳收回了釋放的靈魂之力道。

“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相柳域主,你發現是誰查探你了嗎?在血僵族,怎麼會有人偷偷查探你!”兄皇謹慎了起來!

“那個氣息瞬息就消失了,而且我釋放的靈魂之力沒有發現他!兄皇,你在來血僵族的路上,有沒有遇見可疑之人!”相柳詢問道。

“我們這一路上十分小心,並沒有發現可疑之人!這會是誰呢?”兄皇搖了搖頭,回憶道。

“這人實力不可小視,竟然逃過我靈魂之力的搜索!不過如此高手潛進此地,很可能是沖著死之極元和血僵融合而來,我們在血僵融合洞穴設下禁制,只要他敢闖入,我定讓他無計縱逃!”,相柳傳音算計道。

“好~”兄皇看了一眼血僵族入口,點了點頭,找到了血僵族族長,把可能有生人闖進血僵族的事情告訴了血僵族族長。

當血僵族族長得知這個消息後,十分震驚,連忙通知了血翼家族聖主,因為血僵大軍正在和死之極元融合,即將成形,如果這個時候被破壞,那將對血翼家族的計劃,造成不可磨滅的影響。

為了找到闖進血僵族的高手,血翼家族族長和相柳、兄皇火速趕往了血僵大軍融合死之極元的地方,布下了天羅地網,等待景風的到來。

而此時的景風感覺到相柳等人已經離開,松了一口氣,悄悄釋放出靈魂之力,觀察外面的動向。

“相柳的實力果然不可小視!我還是小心為妙!”景風坐在虛獨境中,心有余悸的喃喃自語道。

但為了弄清血僵族的秘密,景風決定鋌而走險,控制虛獨境,慢慢向血僵族里面移動,尋找著血僵族的秘密。

虛獨境慢慢的移動,突然,景風稍稍釋放的靈魂之力感覺到前方一個山洞竟然散發出強烈的死之極元的氣息,伴隨著死之極元的氣息,一股血腥的氣味透了出來。

“死之極元!前方山洞竟然傳出死之極元的氣息,當初血翼家族在死之極,搶奪死之極元,果然和血僵有關!”景風喃喃自語道。

不過景風仗著虛獨境隱藏的特性,一點點靠近了散發著濃濃死之極元氣息以及血氣的山洞,察覺到山洞邊緣並沒有高手存在,虛獨境不帶一絲波動的飛了進去。

可是一進入到散發著幽暗氣息的山洞,景風感覺到虛獨境好像掉進了泥潭中,一股強大的力量縛束住了虛獨境,虛獨境表面竟然劇烈的顫抖起來。

“不好,圈套!”感覺到虛獨境竟然受到擠壓顫抖起來,景風心中一驚,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念頭。

但還沒等景風反映,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全部祭出了極品真靈器,運足了全力,彙集成一道凌厲的攻擊,攻到了顫抖的虛獨境表面。

雖然虛獨境達到了傳承真靈器等級,但面對三大聖神使用極品真靈器攻擊,再加上陣法輔助,虛獨境內的防禦竟然損壞了五分之一一。

當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想要發動第二輪攻擊時,景風不敢再遲疑,也不敢在保留實力,把腦中的靈魂之力全部迸發出來,控制虛獨境,飛速的向山洞內飛去,避開了三人劈在洞口的攻擊。

但受到陣法的影響,虛獨境的速度只能發揮平時的百分之一,還是受到三人發出攻擊余威的影響,劇烈的顫抖起來。

“主人,出什麼事了,虛獨境怎麼震動起來!”金翅大鵬等人感覺到虛獨境的異象,來到了景風身邊,焦急的問道。

“我中了相柳他們的圈套,被困在了一個山洞中,遭到相柳三人的凌厲攻擊!”景風一邊控制虛獨境飛去向里穿梭,一邊解釋道。

“相柳~相柳在這里!”金翅大鵬、毒幻龍滿眼冷光的說道。

就在景風給金翅大鵬解釋之際,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發出的第三輪攻擊追上虛獨境,狠狠地轟到了化作一顆細小塵埃的虛獨境上。

“轟~”虛獨境的防禦再次被損壞,如今景風感覺到虛獨境只能再承受三次如此猛烈的攻擊,三次之後,虛獨境又會像上一次一樣碎裂。

就在景風萬般焦急之際,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突然感覺到前方死之極元的氣息越來越重,一股重天血氣在空氣的散發。

“血僵大軍~”景風眉頭一掀道。

為了弄清血僵大軍如今的實力,景風鋌而走險,手持降龍木和絕陣珠,飛出了虛獨境,出現在了正在融合死之極元的血僵大軍上空。

當景風出現在血僵大軍上空一瞬間,景風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血僵大軍內傳出,一絲絲死之極元正慢慢融進了血僵體內。

融合了死之極元,血僵大軍的實力直線提升,當發現景風闖入者後,血缰大軍集體蘇醒,張開血腥的大口,噴出一道道血劍,攻擊著空中的景風。

“唰唰唰~”景風腳踏靈隱飄,化成一道道殘影,閃避著血僵大軍的集體攻擊,但因為血僵大軍的集體攻擊,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被阻隔住了,三人交織的攻擊一時攻擊不到景風。

“小子是你~”當趕來的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透過濃密的血劍,發現景風時,異口同聲道,臉上充滿了驚詫之色。

景風抓住相柳等人驚詫時機,景風在降龍木中渡入一股混沌之力,揮手一劈,一道巨大的綠色棍芒破空而出。

如今景風體內已經是混沌之力,雖然是初期的混沌之力,但降龍木棍芒的威力比無沌之力時提升了百倍有余,開辟了一條向里延伸的通道。

通道一開,景風把自身的速度提升至頂峰,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光影,向山洞深處飛去,想要擺脫相柳、血僵族大軍的追擊,逃跑。

但相柳、兄皇、血僵族族長不給景風逃跑的機會,血筐族族長喝止住血僵族大軍,飛速追趕著景風。

景風在飛進一條狹窄的通道時,手中絕陣珠發出一道白光,七道流星在絕陣珠中飛出,一顆流星射向了通道壁,震塌了狹窄的通道口,而剩余六顆流星狠狠地劈向了相柳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