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五十章領悟暗元素
景風完全頓悟了金木水火土五元素,深入進天道崖的靈魂之力接觸到了天道崖中心的暗屬性元素。

當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一接觸到暗屬性元素,七色魄中一直沉睡的暗源珠突然感覺到了,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暗屬性力量滲透出景風的身體,和天道崖內的暗屬性元素交融起來。

如今,景風身體表面由最初的金木水火土五元素交錯的情況變成了被一股強大的黑暗吞噬力量所包裹、天道宗眾人合力發出的攻擊還沒被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擋住,就被強大的暗屬性吞噬力量所吸收。

有了暗源珠和暗屬性力量交融,景風頓悟起暗屬性法則簡單了起刺暗屬性吞噬力量也因為暗源珠存在,沒有攻擊景風,和暗源殊不斷地交融。

景風感覺到自己和暗源珠之間越來越默契,一直不能煉化的暗源珠竟然自行煉化和自己融合起來。

隨著暗源珠自行煉化和自己融合,景風對天道崖內的暗元素領悟不斷加深,混沌訣運轉的速度也不斷增加,七色魄一直沒有亮起的暗元素一面發出了一絲幽暗的黑光。

時間就在天道宗眾人瘋狂的攻擊中,以及景風領悟暗屬性法則中飛速流過、十年的時間很快過去,天道宗弟子一波波的攻擊不知換了多少次,但不論攻擊怎樣強烈,就是近不了景風的身,而且五級散仙仲文曾嘗試接近景風,但一靠近景風十米之遠,全身的半仙之力立即被抽空,跌落了下來。這讓天道宗宗主飲峰真人、五級散仙仲文感到了深深的憂慮。

“太師叔,這可怎麼辦,那人的實力太強了!我們的攻擊根本奈何不了他!修真界何時出現這等高手!”天道宗宗主歌峰真人焦急萬分道。

“那人的實力我想在天之界都是最頂尖的!不過如此高手來我天道宗做什麼,難道天之界的師門得罪了一些大勢力,他們下來尋仇來了!”五級散仙仲文眉頭緊鎖的自語道。

“可是如果尋仇,那為什麼他不對我天道宗動手,反而來天道崖上方修煉,難道天道崖隱藏極深的秘密不成!”天道宗宗主飲峰真人分析道。

“很有可能!但我天道宗護山仙獸一直不出現,我們的攻擊又不能對他造成實質性傷害,這可怎麼辦!”五級散仙仲文憂慮道。

“如今之計也只能繼續攻擊,看看能擊傷他嗎?”飲峰真人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哎~也只有如此了!”五級散仙仲文歎息一聲道。

天道宗弟子的攻擊在五級散仙仲文指揮下,一輪高過一輪,而景風沒有一絲感覺,依然沉醉在暗屬性元素頓悟中。

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一絲絲暗屬性靈氣出現在景風經脈中,和景風體內的五元素靈珠交融了起來。

“嗡~”當景風經脈中出現暗屬性靈氣時,七色魄、暗源珠同時發出一股強大的暗屬性力量,擴充著景風體內的暗屬性靈氣。

“嘭嘭嘭~”經過七色魄和暗源珠瘋狂的擴充,一道道暗屬性靈氣膨脹了起來,形成了一顆顆暗屬性本源靈珠。

景風體內之所以如此快的形成暗屬性本源靈珠,乃是因為七色魄和暗源珠源源不斷吸收天道崖內的暗屬性力量,輸送到景風體內,幫助景風領悟暗屬性法則。

當景風體內的暗屬性靈珠漸漸成形後,景風腦海中突然出現了暗屬性法則。

不過這暗屬性法則和當初景風領悟的金木水火土五元素法則極其神似,景風很快就掌握了暗屬性法則的精髓,只是想要把暗屬性法則融進五元素法則中,景風一時還做不到。

“沒想到暗屬性法則領悟起來並不困難,真不知道那些神之界高手為什麼一直不能領悟暗屬性法則!”領悟了暗屬性法則,景風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當景風收回深入進天道崖的靈魂之力時,“轟”的一聲,天道崖發生了一聲巨響,化為了塵埃,鎮住了瘋狂攻擊景風的天道宗弟子,天道宗弟子停止了攻擊,不敢相信的看著天道宗的象征天道崖毀了。

“吼吼~”天道崖一毀,守護天道崖的兩只仙獸被驚醒,大吼一聲,化作兩道白光,咬向了景風,想要把摧毀天道崖的景風擒住。

“唰”的一聲,景風身形一閃,飛到了五級散仙仲文面前,避開了兩只仙獸撲擊。

“你竟敢毀了天道崖,所以天道宗弟子聽命,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擒住他!我要把它繩之以法!”五級散仙仲文憤怒的命令道。

“大家聽我解釋,我不是有意摧毀天道崖的!”面對攻來的天道宗數萬名弟子,景風沒有還擊,化作一道道急速閃動的殘影,躲避著攻擊。

看到天道宗弟子根本奈何不了景風,兩只實力強大的仙獸也加入進來。

就在天道宗眾弟子攻擊越來越密集,不少天道宗弟子被誤傷時,飛速閃避的景風無奈的搖了搖頭,決定表明身份,呵斥住眾人。

“大家聽我說,我也是天道宗弟子!是你們的前輩,請大家住手!聽我解釋!”景風凌空拔起,飛到了空中,大聲說道。

由于天道崖乃是天道宗的象征,天道崖被毀,這讓天道宗眾人感到了莫大的恥辱,沒有理會景風大喝聲,依然瘋狂的攻擊著景風。

“哎~”面對天道宗弟子瘋狂的攻擊,景風歎息一聲,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驅散了眾人的攻擊,並縛束住萬名天道宗弟子。

被景風輕易縛束住,這些天道宗弟子心中一顫,知道自己和景風之間巨大的差距,一絲絲恐懼出現在了心底。

這時,天道宗宗主飲峰真人一臉決絕的發話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闖進我天道宗,毀我天道宗!難道我天道宗和你有仇!”

“你是天道宗現任宗主?”景風看到天道宗宗主歌峰真人身上散發的超然氣息,十分欣慰,輕聲詢問道。

“不錯~我就是天道宗第一百八十二代宗主飲峰!”天道宗宗主歌峰真人死死盯著景風道。

而天道宗兩只護宗仙獸看清景風的臉龐時,感到了一絲詫異,頓時沒了脾氣。

“我叫景風,也是天道宗弟子,我想我的名字大家都聽過吧!”景風把自己的名字說了出來。

“什麼~”當天道宗弟子聽到景風自報姓名時,全都愣住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景風。

“你說你是我天道宗天才祖師景風,這怎麼可能,你不是在天之界,怎麼會在這里,你不要騙我們了!”天道宗弟子有些憤怒的說道。

“我真的走景風,但我早已不在天之芥,而走飛升了神之芥!”景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們不信,除非你能拿出證據了證明自己!”天道宗弟子根本不相信景風的身份,堅決的說道。

“天道宗護山大陣的陣心是五色神石對吧!”景風說道。

“哼~這修真界不是什麼秘密!”五級散仙仲文冷哼一聲道。

“仲文,我想他應該是景風!”天道宗護宗仙獸石獸突然發話道。

“這怎麼可能!石獸前輩,你沒說笑吧!”五級散仙仲文一臉不可思議道。

“雖然他如今的實力深不可測,但他骨子里透出的氣息我還是能分辨出來,他就是當年的景風!”流光貂看著景風,恭敬地說道。

兩只資曆最老的仙獸都已經確認了景風的身份,五級散仙仲文、天道宗宗主飲峰不在懷疑,一顆懸著的心輕松下來。

看到眾人都已經相信了自己的身份,景風收回了釋放的靈魂之力,歉意的說道:“實在不好意思大家,我這次下界是為了領悟天道崖內蘊含的法則,沒想到摧毀了天道崖!我現在就賠給大家一個新的天道崖!”

說著,景風在虛獨境中找出一塊巨型的極品天晶,把極品天晶的一面削平,放到了天道崖舊址上,然後釋放出混沌之力,把天道崖固定住了。

“雖然這塊天道崖並不是原來的天道崖,但是這塊天道崖散發的靈性要遠遠大于原來那塊,云龍山有了這塊極品天晶坐鎮,我想靈性更足了!”景風漂浮在空中,介紹道。

景風剛介紹完,在五級散仙仲文帶領下,天道宗萬名弟子一起向景風行禮道:“弟子拜見景風祖師,弟子不知祖師下界,冒犯祖師,請景風祖師原諒!”

“不知者不罪,大家都起來吧!其實這件事也怨我,我本想無聲無息到來,領悟了天道崖蘊含的法則就離開,沒想到弄出如此大聲響,真是不好意思!”景風歉意的說道。

“景風祖師,請你移駕開天殿吧!弟子正好有事相商!”天道宗宗主飲峰真人恭敬地說道。

“好~那我就在地之界多逗留一段時間!”景風點了點頭,飄身下來,隨著五級散仙仲文、天道宗宗主飲峰,來到了開天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