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罪有應得
“雷楚,你想干什麼,你要把我們帶到何處!”感覺到雷楚抱著自己的手有些不老實,雷曼憤怒的大吼道。

“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到時候,我會好好愛憐你的!”雷楚一臉淫笑的說道。

“雷楚,你敢!我師父不會放過你的!”雷曼知道自己即將面臨什麼,心中一陣慌亂,大聲呵斥道。

“哼~你師父!大不了我娶了你和芷蕊,看你師傅那老不死的能奈我何!”雷楚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雷楚,你這個畜生,我不會放過你的!”雷曼撕心裂肺的大吼道。

“雷曼,你要想叫還走一會再叫,現在省省力氣吧!”雷楚淫笑的說道,釋放出一股神王之力,縛束住了雷曼的聲音。

由于雷楚在雷家地位舉足輕重,雷楚這一飛離的路線,又早已打通好,所以雷楚一路通暢的離開了雷家皇城內殿。

飛出雷家皇城內殿,雷楚沒有停歇,接著飛出了雷家皇城,來到了當初曼文等人差點遭遇不測的密林中。

為了不被發現,雷楚在密林內飛行了三個多時辰,完全深入到了密林深處,在一處高山下的山坳中,停了下來,並布下一道禁制,牢牢包裹住了山坳。

“雨石,你可以把芷蕊放下來了!”雷楚把流出兩行淚水,緊咬牙關的雷曼扔到地上,恢複了雷曼的自由,只是封鎖了雷曼體內的神王之力,命令景風道。

“是~”見識了雷楚玄級神王頂峰實力,景風也不敢輕易對雷楚動手,景風害怕一個不好,在傷害到雷芷蕊,景風准備尋求最佳機會,一舉殺死雷楚,救出雷芷蕊。

景風輕輕把雷芷蕊放到了地上,站在了雷楚的身後,尋找著機會。

感覺到景風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雷楚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絲不安,回頭看了景風一眼道:“雨石,你不要離我這麼近,站遠一些,你放心,等我玩夠了雷曼,就讓你也爽爽,讓你嘗嘗玄級神王的滋味!”

“謝謝雷楚神王~”景風感激的說道,心中產生了一絲無奈,知道自己無意間產生的氣息,讓雷楚警覺了起來,不由得退了幾步。

“唰”的一聲,色心已起的雷楚釋放出一股神王之力,喚醒了昏厥過去的雷芷蕊,並一步步走進了雷芷蕊。

“畜生,你要干什麼,不要傷害芷蕊!”雷曼撲到有些不明就里的雷芷蕊身上,趴在了雷芷蕊面前道。

“師傅,你這是怎麼了!”雷芷蕊有些疑惑的問道。

“芷蕊,這個畜生要把霸占你!”雷曼有些無力的說道。

“雷曼,你剛剛說錯了!我不是光要霸占芷蕊,連你我也要霸占!哈哈!”雷楚大聲淫笑道。

“雷楚,你不要過來,如果你敢動我和師傅,我師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看到一臉淫象的雷楚走來,雷芷蕊心若死灰道。

“哈哈,就是天王老子也阻止不了今天我享用你們倆!你們倆認命吧!你們都是我的了!”雷楚淫笑一聲,撲向了雷曼和雷芷蕊。

“雷楚,如果你要發泄沖我來,不要傷害芷蕊!”感覺到自己和雷芷蕊的衣物被瘋狂的雷楚一點點撕裂,雷曼淚流滿面的說道。

就在這時,景風抓住雷楚色心已經完全取代了控制,正在慢慢撕裂雷芷蕊和雷曼衣服之際,解開了七色魄的封印,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控制絕陣珠,使出了七星連破。

“唰唰唰~”七道流星劃破空間,狠狠地射到了感覺到危機出現,但閃避不及的雷楚後背,洞穿了雷楚身穿的極品真靈器戰衣,一擊重傷了雷楚。

“唰”的一聲,景風身形一閃,一腳把重傷的雷楚踹開,釋放出一股無沌之力,包裹住不斷哭泣,衣服裂開的雷芷蕊,把雷芷蕊抱在了懷中。

“放開我~不要碰我!”雷芷蕊不知道眼前之人是景風偽裝,劇烈掙紮著。

“芷蕊,不要害怕,是我!我來救你了!”景風恢複了他原有的聲音,安慰驚慌失措的雷芷蕊。

“雨石,你不想活了,竟然偷襲我!”重傷倒地的雷楚憤怒的指責景風道。

“雷楚,你是在和我說話嗎?你竟然對芷蕊無理,我要讓你付出慘痛代價!”景風恢複了真身,只放出強大的威壓,沖擊著被絕陣珠重傷的雷楚。

“你~你到底是誰?隱藏在我身邊做什麼?”看到景風竟然變化了一個人的身影,而且釋放出不弱于自己的氣勢,雷楚膽顫的說道。

“我隱藏在雷家乃是為了芷蕊!至于我是誰,我想雷曼神王會告訴你!”景風看了一眼花容失色,衣服凌亂,不斷用手想要遮住露出春光的雷曼道。

“風哥,真的是你,你真的來救我了!”雷芷蕊看到景風熟悉的面孔,緊緊摟住景風的脖子道。

“芷蕊,讓你受苦了!我這就為你報仇!”景風緊緊摟住雷芷蕊,走到了不住後退的雷楚身邊,揮手一斬,一道白光亮起,把雷楚陽根斬斷,一道血柱在雷楚下體噴出。

“啊啊~”疼得雷楚捂著下體不住的大吼,淒慘的聲音傳擋在山坳中。

“景風,沒想到雷心珠真的在你身上!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地級聖神雷禁沒有發現你!”雷曼緊緊縮成一團,盯著景風道。

“如果發現我,你還會幸免于難嗎?雷曼,我本想連你一起殺死,不過看在你真心保護芷蕊的份上,我饒了你!不過你不能再回雷家,我要把你關在我空間異寶中!等有一天我不再懼怕雷家,我就放了你!”景風釋放出一股無沌之力,包裹住身體受制的雷曼,心意一動,把雷曼收進了虛獨境中關了起來。

“風哥,求你不要傷害師傅!”雷芷蕊緊緊摟住景風,在景風耳邊小聲說道。

“芷蕊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師傅的!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如果把你師傅放回去,你我都會遭到雷家追殺,你難道不想和我在一起!”景風輕聲的安慰雷芷蕊道。

“我想~”雷芷蕊輕聲的說道。

“芷蕊,你也進到虛獨境中吧,等我處理完雷楚,就去找你!而且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給你說!”景風輕輕撫摸著雷芷蕊飄逸的長發道。

“恩,風哥,你自己小心!”雷芷蕊乖巧的說道。

景風再把雷芷蕊受到虛獨境中後,一步步走向驚慌失措的雷楚。

這時,雷楚已經在劇痛中清醒過來,悄悄使用傳訊珠向地級聖神雷禁求救。

在聽到雷楚的求救後,剛剛回到雷家皇城的,正大聲訓斥雷楚侍衛的雷禁心中一顫,連忙向雷楚求救的地方趕去。

“雨石,看在我對你不錯的份上,求求你不要殺我!只要你不殺我,我什麼條件都答應你!”雷楚苦苦哀求道,想要拖延時間。

其實雷楚使用傳訊珠求救時,景風就已經發現了,但景風就是想要讓雷家高手前來,再利用雷楚,挑起雷家和器家之間的爭斗。

“你放心,我不會這麼快殺死你,因為你還有利用的價值!”景風冰冷的說道,拿出一顆爆裂珠,強行塞進了雷楚的嘴中,並使用搜魂,獲知了器家所在位置,帶著被重創靈魂,渾渾噩噩的雷楚,向器家方向飛去。

就在景風帶著雷楚離開半個多時辰後,地級聖神雷禁感到了山坳中,看到山坳中流湎著的血跡,知道壞了,連忙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搜索雷楚的身影。

但景風的速度非常快,半個多時辰早已飛出了密林。所以地級聖神雷禁釋放的靈魂之力並沒有搜索到雷楚的身影。

不過當雷禁靈魂之力延伸到百萬里之遠時,突然感覺到一絲雷楚的氣息,心中一喜,連忙向密林東南方向飛去。

飛到雷楚氣息殘留的地方,地級聖神雷禁又迷失了雷楚,只能再次釋放強大的靈魂之力尋找。

就這樣,景風一步步把地級聖神雷禁吸引到了器家勢力范圍。

一到器家勢力范圍,地級神聖雷禁再也感覺不到雷楚的氣息,心中不安越來越強烈,仔細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

此時景風已經依靠速度闖進到了器家,把器家的高手全部驚動,圍堵起景風來。

不過景風並沒有和器家圍堵高手糾纏,腳踏靈隱飄,在器家高手人群中閃避,尋找自己在雷楚腦海中獲知的器幻來。

閃避穿梭了半個多時辰,景風終于看到玄級神王器幻飛來,心中一喜,把早已昏死過去的雷楚在虛獨境中傳了出來,扔向了器幻。

而景風自己不再和器家作過多糾纏,腳踏靈隱飄,向器家大殿外飛去。

本想追趕景風的器幻遠遠看到飛來一人,眉頭一皺,接住了直直飛來的雷楚。

而器幻看到自己接住之人是早已昏死過去的雷楚時,心中一驚,暗道不好。

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在雷楚體內爆開,由于爆裂珠是景風在天之界煉化的,對神王高手的危害有限,但雷楚早已昏死過去,沒有任何反抗和抵禦。爆裂珠爆開,還是把雷楚的胸口炸開一個大洞,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雷楚就這樣在景風算計中,死在了器幻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