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凝神珠
景風煉器的密室中。

景風思索煉器方法後,首先在七色神石中提煉出七色魂心,然後釋放出虛幻極火包裹住面前的十顆中品煉器晶石,一顆上品煉器晶石,開始淬煉這十一顆煉器晶石中的雜質。

景風之所以釋放虛幻極火還不釋放五色聖火,乃是因為,這十顆中品煉器晶石內的雜質太多,需要一點一點啐煉出,而五色聖火力量太大,很可能會把煉器晶石連帶雜質一起煉出,那樣這十顆中品煉器晶石就不足以煉制一件上品以上真靈器了。

虛幻極火一點點煉制雜質,經過一個月耐心提取雜質,十顆中品煉器晶石,一顆上品煉器晶石被虛幻極火一點點煉化。

當十一顆煉器晶石沒有一絲雜質時,景風釋放的虛幻極火瞬間變成五色聖火,十一顆煉器晶石漸漸融合在一起,只是這十一顆煉器晶石本身的質地太弱,融合在一起離上品真靈器需要的硬度,相差甚遠。

不過景風早已思索好提升這些晶石硬度的方法,景風心意一動,運轉元素法則,把煉器晶石的元素彙集到身前,強行擠壓到融合在一起的十一塊晶石中,提高這些晶石的質地。

在大量的五元素融合下,融合在一起的十一塊晶石的質地,力量不斷地提升,漸漸達到了煉制上品真靈器的要求。

不過景風並不滿足煉制一件上品真靈器,又想好好研究一下五元素法則補充晶石能量的手法,不斷地運轉五元素法則,強行提升著十一塊融合在一起的晶石能量,使得這十一顆煉器晶石擁有了五元素的力量。

在強行擠壓了一個月之久,景風感覺到這十一顆晶石已經達到飽和,不敢在強行擠壓五屬性力量,驅散了五元素法則彙集而來大量元素,開始煉制被強行改造屬性力量的十一顆晶石來。

這十一顆晶石擁有了五元素氣息,景風決定用它煉制一件上品真靈器戰衣,不斷打折手印,把一個個防禦大陣融進了漸漸變成戰衣形狀的晶石中,提升著真靈器戰衣的防禦。

融進了數十個威力巨大的防禦陣法,景風煉制的真靈器戰衣的等級直線上升,而景風融進的這數十個威力巨大的防禦大陣,其中有一個大陣有相生屬性的特性。

在相生屬性大陣的作用下,景風釋放五色聖火不斷煉制的真靈器戰衣蘊含的五屬性元素有機的融合在了一起,瘋狂的吞噬著周圍的靈氣。

兩個月後,景風感覺到自己煉制的真靈器戰衣已經成型,達到了上品真靈器應有的防禦力量,深吸了一口氣,把早已准備好的七色魂心招來,融進了真靈器戰衣中。

不過讓景風沒有想到的是,在七色魂心融進自己煉制的真靈器戰衣中時,七色魂心突然和真靈器戰衣中的五元素力量融在了一起,真靈器戰衣的等級也隨著七色魂心的融合,瞬間提升到了極品真靈器等級。

“極品真靈器~沒想到在五元素法則作用下,我竟然用那些晶石煉制了一下極品真靈器戰衣!”景風自己都被眼前煉制的極品真靈器戰衣等級震住,驚詫的自語道。

不過極品真靈器戰衣煉成,景風順利通過司鴻慕晴的考驗,景風暗自松了一口氣,破開禁制,拿著剛剛煉成的極品真靈器戰衣走了出去。

就在景風走出煉器房門時,司鴻慕晴留在房門外的殘識立即感覺到了,和凌九天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景風身前。

“景風,你煉器的速度不慢嗎?這還不到半年,你就煉器出來了!不知道你煉成上品以上真靈器了嗎?”司鴻慕晴詢問道。

“司鴻族長,這就是我煉制的真靈器戰衣,司鴻族長自己檢查一下他的等級吧!不過我在這里保證,除了魂心,其他的材料都是當初那個盒子中的!”景風把自己煉制的極品真靈器戰衣遞給了司鴻慕晴道。

當司鴻慕晴把靈魂之力滲透進景風剛剛煉制的極品真靈器中時,整個人愣在了當場,一臉不敢相信的說道:“極品真靈器戰衣,這怎麼可能!以那些晶石,怎麼可能煉制極品真靈器戰衣,而且這件戰衣還蘊含極強的元素氣息,這!這怎麼可能!”

“什麼,極品真靈器戰衣!”雖然凌九天對景風煉器手法很有信心,但景風以中品煉器晶石,煉制極品真靈器戰衣,讓凌九天也感到了詫異。

“恩,這是我融合五元素能量,提升中品煉器晶石能量煉制而成的!”景風點了點頭道。

“司鴻族長,我如今就拿這件元素極品真靈器戰衣換你的凝神珠一用,可否!”景風詢問道。

“好好~”感覺出景風煉制的極品真靈器戰衣不單單防禦力極強,還蘊含極強的元素力量,可以大幅提升元素攻擊力,聽到景風詢問,司鴻慕晴連忙點頭道,對景風的實力,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景風,你隨我來,我去取凝神珠,告訴你凝神珠用法!”司鴻慕晴把景風煉制的極品真靈器戰衣收了起來,帶景風來到了司鴻皇城後殿。

來到司鴻皇城後殿,司鴻慕晴打開禁制,在一個火紅色的盒子中,取出一顆能量不斷閃動的紅色珠子道:“景風,這就是凝神珠,我現在借給你。我聽九天說,你已經得到了生之極元和死之極元,我現在就告訴你怎麼用凝神珠給你朋友重新塑造靈魂!”

“你用凝神珠把死之極元和生之極元吸收到里面,然後控制凝神珠把你朋友的靈魂吸收一絲到凝神珠中,但後利用死之極元和生之極元,為你朋友重新塑造靈魂!不過塑造靈魂時,一定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一旦被人打擾,你的朋友就會靈魂消散死去!”司鴻慕晴把凝神珠的用處告訴了景風,並提醒景風道。

謝謝司鴻族長相告~我會小心的!”景風感激的說道。

“還有景風,這凝神珠有凝神化體的神奇功效,只要你把凝神珠煉化了,控制凝神珠,可以改變你自己的容貌體型!”司鴻慕晴道。

“真的,那司鴻族長,我可以改變成別人的容貌嗎~”景風驚喜的說道。

“這不能,凝神珠只能使你自己的容貌發生變化,但不是隨心所欲!雷家高手眾人,聖神數量是除了天蒙家族是最多的,如果你想神不知鬼不覺把你哪位朋友從雷家救走,凝神珠凝神化休的功效正好用上!但要想混進雷家卻不易!”司鴻慕晴提醒道。

“司鴻族長,謝謝你!你對我的恩情,我謹記在心,等來日我一定相報!”景風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懈了景風,我帶你去房間休息,你在我飛域皇城多住幾日,把凝神珠煉化了再離開!”司鴻慕晴挽留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同意道。

看到景風煉器的手法以及景風運用的五屬性法則,司鴻慕晴也很看重景風,把景風安排在一間極其奢侈豪華的房間內,在司鴻慕晴和凌九天相繼離開後,景風把紅色凝神珠拿了出來,滴上一滴精血認主後,煉化了起來。

由于凝神珠只是極品真靈器,在五色聖火煉化下,很快煉化成功,景風也感覺到凝神珠凝神化體的功效。

為了熟練掌握凝神珠凝神化休的功效,景風控制凝神珠嘗試了起來。

當凝神珠發出的紅光包裹住景風全身時,景風感覺自己身體竟然發生了變化,自己的臉龐也不斷的扯拉,收縮,不一會的功夫,一個陌生的面孔,體型出現了。

景風照了照鏡子,發生凝神珠凝神化休改變的容貌、體型如此自然,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意,繼續研究起凝神化休來。

三天過後,景風已經熟練掌握凝神珠凝神化休功效,對凝神珠重塑靈魂也有了一定得掌握,走出房門,來到大殿見司鴻慕晴。

此時司鴻慕晴和凌九天正在商談景風告訴他們的事,看到景風來了,司鴻慕晴和凌九天停止了商談。

“景風,凝神珠你煉化了嗎?凝神化休掌握的怎麼樣!”司鴻慕晴詢問道。

“凝神珠我已經煉化,凝神化休我已經掌握,我准備即日就離開,前往雷家!”景風辭別道。

“景風,雷家之行一定要小心,千萬別讓雷家聖神發現你,如果被雷家聖神發現,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活著離開!”凌九天慎重的提醒道。

“我知道,我會小心的!”景風點了點頭道。

“對了景風,你對血翼家族、極度之城的所作所為有什麼看法!”司鴻慕晴話音一轉,詢問道。

“我想極度之城和玄宇家族聯合乃是血翼家族的陰謀!血翼家族有稱霸魔族乃至整個神之界的野心!”景風分析道。

“那景風,你為什麼不懷疑極度之城有稱霸魔族的野心呢?”司鴻慕晴很有深意的詢問道。

“因為我親眼見過血翼家族培養血僵的厲害!就算極度之城有稱霸魔族的野心,但血翼家族血僵大軍一出,極度之城根本抵擋不住!”景風把血僵的厲害告訴了司鴻慕晴。

“血僵~看來血翼家族真的有稱霸魔族和整個神之界的野心!”司鴻慕晴有些震驚的說道。

“不過司鴻族長,玄宇家族背後可是有魔族繼位者,難道血翼家族不怕魔族繼位者找他們算賬嗎?”景風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

“這我也不知道,不過血翼家族處心積慮這麼多年,一定做好了充分的准備!看來我魔族要大亂了!”司鴻慕晴噓唏的說道。

“司鴻族長,我准備離開了,等日後司鴻家族如有需要,我一定前來幫助!景風辭別道。

“好~景風你自己小心!祝你成功!”凌九天和司鴻慕晴同時囑咐道。

“謝謝~”話畢,景風飛身離開了司鴻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