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四章封印時間之域中心
飛域宮大殿內。

“景風,我想你也累了,去花月別院休息吧,我和風黯、敗天、影玨還有大事商議,等我處理完手頭上的大事,就陪你去一趟司鴻家族皇城!”坐回到飛域宮大殿主座上的凌九天道。

“景風你安心在花月那休息,只要你不鬧事,不會有人找你麻煩的!我保證!”凌九天也感覺出風黯對景風的殺機,警示風黯道!

“是凌界主~景風告退了!”景風很感激的說道,無意間對視風黯充滿殺意的眼神,離開了飛域宮。

“風黯,你為什麼對景風有如此大的殺意?難道你就不能原諒景風,包容景風嗎?”凌九天直視著收斂了殺意的風黯道。

“凌界主,那個景風竟然一再頂撞與我,我只是想教訓一下他,並沒有想要殺他的意思!”風黯辯解道。

“是這樣嗎風黯?風黯,我再重申一下,景風是我飛域之界門人,誰如果想要傷害他,就是與我飛域之界為敵!”凌九天重申警告道。

“哼~”聽到凌九天的警告,風黯直覺一股怒火直沖胸口,冷哼一聲,起身道:“凌界主訓斥,我謹記在心!我有些累了,先告退了!”話畢,風黯有些惱怒的離開了飛域宮大殿。

“凌界主,你請息怒,風黯就是這樣的人,心里藏不住事!請你不要怪罪于他!”和風黯關系很深的影玨為風黯開解道。

“影玨,你放心!我不會怪風黯的!只是風黯自從提升到天級聖神境界,已經不是原來的風黯了,希望風黯不要做出危害我飛域之界的事情來。”凌九天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道。

“好了,我們不要理不開心的事了,我們商量一下封印時間之域中心的事情吧!雖然時間之域中心孕育出時間倒流法則是一件喜事,但是蘊含時間倒流法則的時間之域中心空間壓力太大,如果不封印時間之域中心,任由時間倒流法則蔓延,我想,我飛域之界弟子進到時間之域中心修煉就危險了!為了讓我飛域之界弟子安全的在時間之域修煉,我提議封印時間之域中心,不達到地級聖神頂峰實力,不得進去修煉,你們覺得這個提議可好!”凌九天詢問道。

“凌界主,我覺得這個提議可行!畢竟沒有一定實力,也無法領悟時間倒流法則!不過我覺得時間之域中心出現時間倒流法則的事情不宜外傳,如果讓神之界各大勢力高手知道,很可能會給我飛域之界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孤獨敗天有些擔憂的說道。

“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好了!就這麼決定了!時間之域中心孕育出時間倒流法則之事除了我們五個人知道,其他人不要外傳!一個月後,你們隨我進入時間之域,封印時間之域中心!”

“影玨,你去找一趟風黯,把我們商議的事告訴他!我去找景風!一個月後,我們時間之域外見!”凌九天提議道。

“是凌界主!”說完,凌九天三人相繼離開了飛域宮大殿。

花月、殘天居住的別院內。

因為景風的存在,夢冰沒事就往花月、殘天居住的別院中跑,侵擾的花月、殘天根本沒時間修煉,不過花月、殘天並不怪夢冰打擾,每次來都邀請夢冰小住,夢冰也在花月、殘天傳授下,受益匪淺。

不過二十年過去了,景風依然沒有在時間之域出來,這讓夢冰有些擔憂起景風來。

當景風二十年之後再次來到花月、殘天居住的別院時,正巧碰見一臉擔憂的夢冰准備離開。

這次,夢冰一住就是一年,不過在一年焦急等待中,景風依然沒有出現,夢冰的父親、母親催促了數次,不得已,夢冰只能離開。

“夢冰,你這是要走嗎?”一到熟悉的聲音傳擋在夢冰耳邊,聽到這股熟悉的聲音,一直萋靡不振的夢冰臉上,立即充滿了生機,一臉興奮的看向不遠處,讓自己擔憂了二十年的熟悉身影。

“景風大哥,你終于回來了!”夢冰張開手臂,狠狠地抱住走上前,露出一絲笑意的景風,把小腦袋埋進了景風的懷中。

感覺到懷中璧人傳來的陣陣溫情,景風清秀的臉唰的一下紅了,但為了不讓夢冰傷心,景風沒有在推開緊緊抱住自己的夢冰。

過了一會,夢冰感覺到自己太過激動抱住景風的事,小臉也紅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戀戀不舍的放開了景風道:“景風大哥,剛剛我太激動了,讓你見笑了!”

“景風,你終于回來了,你再不回來,夢冰可真闖進時間之域找你了!”花月神王調笑道。

“花月姨,你又取笑人家!”夢冰小臉緋紅的撒嬌道。

正說著,凌九天的身影出現在了花月、殘天的別院內,看到凌九天前來,花月、殘天、夢冰立即行禮。

“大家不要多禮,我找景風有點事,說完就走!”凌九天露出一絲笑意道。

“凌界主,你找我有什麼事!”景風有些不解的問道。

“景風,為了我飛域之界的安危,時間之域中心孕育時間倒流法則的事一定不要外傳!我准備一個月後和風黯、影玨、敗天他們封印時間之域中心,封印時間之域中心後,我就帶你去司鴻皇城!”凌九天傳音道。

“凌界主你放心,我都明白!”景風點了點頭,傳音道。

“好了景風,你們好好聚聚吧!我走了!等處理完時間之域中心之事,我就來找你!”凌九天拍了拍景風的肩膀,傳音道。

“謝謝凌界主!”景風感激的傳音道。

說完,凌九天給眾人打了聲招呼,消失在了庭院內。

“景風凌界主找你有什麼事啊!”花月神王詢問道。

“沒什麼事,只是交代了點東西!”景風搖了搖頭,含糊的說道。

看到景風不願說,花月神王也沒有多問,和景風一起,來到了大殿內。

“花月神王,殘天神王,我們好久沒有對飲了,不如今天我們對飲一番!”景風興致很高的提議道。

“好~我這就命人准備幾道小菜!”花月神王一臉欣喜的答應道。

“花月神王,酒你就不要讓人准備了,我這里有好酒!保證你們喝下之後贊不絕口!”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聽到景風要和花月神王、殘天神王對飲,加上景風又回來了,夢冰在和家人交代幾句後,也留了下來,加入到對飲的隊伍中。

在清泉酒清爽的口感滋潤下,花月神王等人心情大好,天南地北的閑聊起來,氣氛十分融洽。

一個月後,時間之域的入口處。

凌九天、風黯、影玨、孤獨敗天四位飛域之界聖神高手齊聚時間之域入口,風黯首先給凌九天賠罪,凌九天很大度的原諒了風黯。

凌九天在給三人交代了幾句後,帶著三人再次闖進了時間之域中。

此時的在時間之域修煉的飛域之界高手全部蘇醒離開,時間之域沒有一名飛域之界弟子,凌九天四人用了一個月時間,來到了時間之域中心外圍。

感覺到時間之域中心,時間倒流法則釋放的空間壓力又強大了不少,凌九天知道封印之事,勢在必行。

“大家按照我說的方法開始封印吧!”凌九天祭出了傳承真靈器時間之劍,漂浮在空中,抵禦著空間壓力的沖擊道。

“好~”風黯三人點了點頭,按照凌九天早先說明的陣點,漂浮在空中,把體內的聖神之力迸發出來,緩緩包裹住了整個時間之域中心。

當風黯三人不惜余力的把聖神之力完全包裹住時間之域中心的瞬間,凌九天手中的時間之劍白光萬丈,飛到了時間之域中心的頂端,釋放出萬道星光,和風黯、孤獨敗天、影玨釋放的聖神之力融合在一起。

“呼~”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凌九天體內湧出,飛射到被包裹住的時間之域中心表面。和時間之劍散發的白光融合在一起,不斷流動的聖神之力在融進凌九天釋放的聖神之力後,突然凝固了起來,而時間之域頂端的時間之劍破開聖神之力,插到了時間之木的樹千上,消失不見。

當一切就緒後,凌九天、風黯等人體內的聖神之力極度的消耗,有些氣喘起來。

但封印了時間之域中心,沒有時間倒流法則改變的空間壓力,時間之域的空間壓力降低了不少,凌九天等人在時間之域九千倍的空間中,盤膝調息起來。

一個多時辰後,凌九天等人恢複了消耗的靈魂之力,相繼在調息中醒來。

“凌界主,有了時間之劍和我們四人的聖神之力封印,我想時間倒流力量在強大,也不破不了!”孤獨敗天看著被封印道時間之域中心道。

“恩~只要讓我領悟了時間倒流法則,就算我們的封印被破,時間倒流法則也不會威脅到時間之域!”凌九天深吸一口氣道。

“好了,敗天,宣布下去,以後時間之域中心,任何人都不能進去!除非有人能達到地級聖神之境,經過我的考研才可!”

“還有,我准備即日和景風去一趟司鴻皇城,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敗天,就辛苦你了!”凌九天道。

“是凌界主~”孤獨敗天從命道。

而天級聖神風黯聽到凌九天竟然無視自己,把臨時域主之位交給孤獨敗天,大為惱火,臉色陰沉了起來。

“好了,我們離開此地吧!”話畢,凌九天一馬當先,帶著眾人離開了時間之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