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二十二章時間之域的異變(下)
一進入到時間之域,景風立即感覺到時間之域存在的空間壓力,不過如今的景風靈魂境界已經達到了玄級神王頂峰實力,再加上已經領悟了時間法則,對時間之域透出的空間壓力,有了一定的抵抗。

感覺到景風沒有不適,凌九天和風黯不斷加快速度,穿越了一道道時間分割點,很快飛到了時間流速八千倍的區域。

由于時間之域發生了異變,時間之域蘊含的力量比原來增強了不少,一進到時間之域時間流速八千倍的區域,景風立即感覺到了壓力,連忙運轉無沌之力,穿上逆天烈焰甲,招出五色聖水盾保護住自己。

“傳承防禦真靈器~這怎麼可能!”當風黯看到景風身穿的逆天烈焰甲時,臉上露出了驚歎之色,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景風。

而凌九天也發現了景風身穿的傳承真靈器逆天烈焰甲,露出了一絲驚訝,但想到景風身上的秘密很多,也就釋懷了。

“小子,身上的異寶很多嗎?別說傳承真靈器你也可以煉制出來!”風黯飛到景風身邊,不懷好意的說道。

“這與你無關!——景風沒有理會風野,深吸J一口氣,頂著八千倍時間流速產生的空間壓力,飛到了凌九天身前,和凌九天並肩繼續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一道冷光直射到景風得後背,風黯身上殺機一閃,消失不見。

跨越了施加流速八千倍區域,景風和凌九天、風黯來到了九千倍時間之域區域,雖然有五色聖水盾和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保護,景風還是感覺到了一陣陣氣悶,一股不斷消耗自己無沌之力的力量不斷侵擾著自己。

“景風,你沒事吧!”看到景風有些吃力,凌九天飛到景風身邊,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我們繼續前進吧!”景風擠出一絲笑意道。

“哼~不自量力!”風黯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景風,飛到了最前方,向飛域之界中心飛去。

“凌界主,我們也走吧!”景風深吸了兩口氣,緩解了一下身體的疲勞,把體內的無沌之力提升至頂峰道。

“好~不過景風,如今時間之域發生異變,我感覺到時間之域的空間壓力比原來提升了不少,一定要量力而為知道嗎,千萬別逞強!”凌九天提醒道。

“放心吧凌界主,我自有分寸!”說完,景風緩慢的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越往里深入,景風感覺到空間壓力縛束的力量越大,而凌九天和風黯受到的壓力卻很小,這讓景風明白了,自己和凌九天、風黯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為了不讓風黯嘲諷自己,景風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振幅到玄級神王頂峰實力,減輕了空間壓力的縛束,漸漸拉近了和風黯、凌九天之間的距離。

由于在時間流速九千倍區域中,空間壓力很大,景風離凌九天和風黯之間又有一段距離,所以二人都沒有發現,景風瞬間提升到了玄級神王境界。

如果讓風黯發現,風黯很可能會不惜代價除掉景風,因為風黯不允許自己身邊有景風這樣一個潛在威脅存在。

當風黯飛行到時間流速九干八百倍時,突然停了下來,因為風黯看到,眼前時間之域蘊含的能量已經發生了變化,一道道急速流轉的光線,出現在了眼前不遠處。

“凌界主、風騁,你們終于來了!”當初在時間之域中心修煉,被時間之域異變驚醒的孤獨敗天和影玨發現凌九天和風黯出現在時間之域九干八百倍區域時,立即來到了二人身邊道。

“敗天、影玨,你們在時間之域修煉,察覺出時間之域異變是什麼所致嗎?”散發著陣陣白光的凌九天詢問道。

“當初我和影玨在時間之域中心修煉時,突然感覺到時間神木內出現了一股更加深奧的時間法則,但當時我們修煉到關鍵時期,並沒有在意,沒想到這股力量不斷地變大,整個時間之域中心也隨著這股力量不斷擴散,發生了異變。”孤獨敗天回憶道。

“敗天,那是不是一種倒退的時間力量!”凌九天詢問道。

“當時那股力量太強大,我和影玨沒敢領悟,急匆匆的離開了時間之域中心,通知了風騁!讓風黯想你稟告!”影玨道。

正說著,景風緩慢的身影飛了過來,看到景風竟然隨凌九天和風黯一起到來,孤獨敗天和影玨感到了一絲詫異。

“景風,你和敗天、影玨留在這里,我和風黯進到時間之域中心看看,看看時間之域中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凌九天對行動有些僵硬的景風道。

“哼~不自量力就是這個下場!”風黯不屑的看了景風一眼道。

“凌界主,我也想隨你們進到時間之域中心看看,看看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景風被風黯不屑眼神激怒,心中一橫道。

“不可景風,如今的空間壓力你都有些承受不住,時間之域中心的空間壓力更大,以你如今的境界,進到里面必死無疑!你還是留在這里為好!”凌九天搖了搖頭,勸阻道。

“是啊~如果丟掉性命就不值了!”風黯繼續嘲諷景風道。風騁心中十分希望景風能進到時間之域中心,因為那樣景風很可能會喪命,就省去自己以後找機會殺景風了!那樣凌九天也不會怪罪自己。

“凌界主,小子心意已決,請凌界主成全!”景風堅定的說道。

“我說不行就不行!”凌九天堅定的說道。

“好了,風黯,我們走吧!”凌九天呵斥道。和一臉不解氣的風黯一起,進入到了時間之域中心。

但是當凌九天和風黯進去不久,景風再次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瞬間達到玄級神王境界,飛身一閃,進入到了時間之域中心。

而孤獨敗天和影玨反應不及,沒想到景風的實力一瞬間暴漲,沒有攔住景風,只能眼睜睜看著景風的身影消失在時間之域中心。

“影玨,這該怎麼辦,要是景風出事,凌界主怪罪下來就不好了!”孤獨敗天一臉擔憂道。

“哎~景風太意氣用事了!但時間之域空間壓力極大,就算你我進去,也不一定找到景風,而且里面凶險異常,我們還是靜靜等待吧!”影玨歎息一聲,無奈的說道。

“希望景風沒事!”孤獨敗天祝福道。

此時闖進時間之域中心的景風正苦苦抵抗時間流速一萬倍產生的空間壓力,景風身體表面的五色聖水盾被擠爆,只能依靠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苦苦抵抗。

為了適應時間之域中心,異變之下產生的空間壓力,景風盤膝坐在時間之域中心,運起時間法則,開始抵禦空間壓力。

面對無窮無盡,可以瞬間壓死地級神王的空間壓力,景風運轉起時間法則,抵禦空間壓力也極其費力,一絲絲冷汗布滿了景風全身。

不得已,景風深吸了一口氣,運起三重域,抵禦起時間之域中心,異變的空間壓力的沖擊。

一股強大的三重力量和時間之域中心空間壓力激烈的對斥起來,由于景風在妖域生之極內完善了一次三重域,所以面對無窮無盡的空間壓力,三重域一時抵禦住了,只是控制三重域抵抗的景風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與此同時,進入到時間之域中心的凌九天和風黯抵禦著巨大的空間壓力,來到了時間神木的下端,看到如今的時間神木時而茂密,時而枯萋,形態瞬息萬變,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時間之木內孕育而生。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時間之域異變應該就走時間倒流法則孕育而生!”看到眼前的異象,感覺到時間之木散發的氣息,凌九天對一旁苦苦抵抗的天級聖神風黯道。

“風黯,你先在一旁抵擋,我嘗試一下激發時間倒流法則!”凌九天深吸了一口氣,祭出了時間之域鎮域之寶時間之劍道。

“恩~”風黯點了點頭,飛到了一邊,靜靜觀看凌九天利用時間之劍,施展時間法則、一道道光暈在時間之劍中湧出,隨著凌九天全身衣服飛舞,風黯感覺到凌九天和時間之劍已經融為了一休。

“嗡~”一道道好似星光的光點布滿了凌九天全身,隨著時間光點越來越多,整個時間之域中心緩慢的轉動起來。

受到凌九天和時間之劍融合,運用時間法則的影響,時間之域中心孕育出的時間倒流法則不斷地壯大,時間神木發出了一道道白色強光,映的天級聖神風黢睜不開眼睛。

“唰唰唰~”時間之域中心的凌九天和風黯突然感覺到腦海中的時間流速不斷地加速,再加速,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了,曾經出現的一些景象在自己眼前不斷地閃動。

感覺到眼前出現的景象,凌九天和風黯很有默契的盤膝坐在時間之域中心,感悟了起來。

而正在控制三重域苦苦抵抗時間之域中心空間壓力的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也感覺到了時間倒流法則,不由自主的漂浮在三重域中,領悟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