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闖入死之極
“幽鑾神王~”看到玄級神王幽鑾隨景風一起被空間裂痕所吞噬,三名玄級神王心中一顫,大呼道。

但玄級神王幽鑾一死,毒幻龍加入到了戰局中,很快,就有一名玄級神王被毒幻龍噴出的毒球擊中胸口,整個身子急速的腐爛,哀叫一聲,死去了。

再死一名玄級神王,剩余兩名玄級神王很快命喪金翅大鵬等人聯手之下。殺死了玄級神王幽鑾以及幽世奇,金翅大鵬等人並沒有感到興奮,反而為景風擔憂起來,因為玄級神王自爆威力極大,眾人害怕景風被幽鑾自爆重傷,迷失在次元空間中。

不過就在眾人擔憂時,一道空間裂痕出現在了空中,傷痕累累的景風在空間裂痕中出現,心意一動,把松了一口氣的眾人收到了虛獨境中,運用木元素法則,在虛獨境中療起傷來。

三個多時辰,景風在療傷中醒來,看到周圍投來的關切目光,景風十分感動,站起來說道:“大家不要擔心,我沒事!”

“主人,剛剛你是怎麼躲避開玄級神王幽鑾自爆的!”金翅大鵬詢問道。

“其實也不是我刻意躲避,在自爆的玄級神王幽鑾進入到空間裂痕內的空間,爆發強大的力量時,那個空間內的暗屬性力量突然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量把玄級神王幽鑾釋放的力量吞噬了,我才免遭幽鑾自爆暗算!”景風把剛剛在次元空間一幕告訴了眾人。

“被那個空間內暗屬性力量吞噬了!可是那個空間的暗屬性怎麼會突然出現幫助主人你啊!”金蠶王不解的問道。

“我想這可能是因為那個空間和我們所在的宇宙是兩個不同的空間!由于幽鑾自爆產生的力量過于強大,那個空間為了自保,自行吞噬幽鑾爆發的力量,尋求空間穩定!”景風把心中所想說出來道。

“好了,大家不要為剛才那件事考慮了!我們當務之急是進到死之極,搶奪死之極元,如果我們再不進到死之極中,我怕死之極元會被神之界各大勢力高手搶走!”景風催促道。

說完,景風控制虛獨境,飛速的向幽魂山中飛去,尋找幽魂山內的死之極。

不過景風和玄級神王幽鑾的激戰還是驚動了天幽谷一些高手,當他們發現幽鑾以及三名玄級神王三名天級神王氣息消失後,全部驚慌起來,連忙趕到幽魂山內部稟報。

“什麼,你是說討厭的幽鑾以及幽鑾的六名心腹氣息全都消失不見了,很可能是被人殺了!”玄級神王幽無天心中一喜道。

“恩~前段時間,我聽說幽鑾私自開啟了天幽五重天,困住了一個人!而幽鑾他們氣息消失的那段時間,曾經和陌生人發生了激斗!只是幽鑾激戰的地方被他使用禁制保護起來,所以我們沒有察覺!我也是聽一名剛巧在那經過的天幽谷弟子所說才知道的!”幽無天的心腹地級神王幽日把自己打聽到的事告訴了玄級神王幽無天。

“啟動天幽五重天困住一人!和陌生人激斗!這會不會是同一個人啊!”幽無天緊皺眉頭,陷入沉思道。

“不會,天幽五重天的威力我們大家都清楚,被困在天幽五重天是不可能活著離開的!我想和幽鑾困住之人很可能是神之界那方大勢力高手!被那方勢力知道幽鑾困人,前來殺幽鑾,救他的同伴!”另一名天幽谷玄級神王幽罪分析道。

“恩,這很有可能!不過是哪一方大勢力敢對我天幽谷玄級神王出手!而且一殺就殺死四名玄級神王、三名天級神王!”幽無天腦海飛速的轉動道。

“無天神王,如果過那些人的目的真的是救天幽五重天被困之人,我想他們很快就會來找我們!到時我們就知道他們是那方勢力座下的了!”幽罪分析道。

“不錯~不過他們既然能一下子殺死那麼多高手,我們不得不防!幽罪,把我座下神王高手全部彙集到這里,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敢來我幽魂山殺人!”幽無天起身命令道。

“無天神王,你要去哪?”看到幽無天要走,幽罪不解的問道。

“如今幽鑾一死,我去一趟幽鑾的住處,把天幽五重天掌控晶石拿來!我倒要看看天幽五重天中困得是什麼人!如果所來之人實力太強,我們也能用被困之人緩和局面!”幽無天老謀深算道。

“嗯~”幽罪點了點頭,和幽無天分頭行事起來。

此時景風景風控制虛獨境已經找到死之極入口,感覺到死之極入口沒有任何防守,以及在死之極內傳出的陣陣死極氣,景風沒有猶豫,控制虛獨境,飛了進去,飛速的在死之極內內穿梭。

飛行了一個多時辰,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感覺到死之極狹窄的通道中出現了幾具尸體,其中一具尸體竟然是諸于花源的手下。

為了看清死之極內到底發生了什麼,景風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死之極內。

“這里竟然出現過激戰,而且戰死之人竟然都是諸于家族高手,看來為了搶奪死之極元,諸于花源和諸于家族另一方勢力激戰了起來!”景風喃喃自語道。

由于景風在天幽五重天中出來,死之極已經開啟了十一日,此時死之極內充滿了濃濃的死極氣,景風心意一動,把混沌神獸和極蜂鳥在虛獨境中傳了出來,讓混沌神獸和極蜂鳥吸食通道內的死極氣,為自己減輕壓力。

混沌神獸和極蜂鳥一出現在充滿死極氣的通道中,立即興奮起來,上次混沌神獸和極蜂鳥因為木魂的吸食,自己根本沒吸收多少死極氣!如今看到通道內全都是死極氣,混沌神獸和極蜂鳥大叫一聲,瘋狂的吞噬起來。

不過景風心中一直擔心諸于花源的安危,在混沌神獸和極蜂鳥瘋狂吞噬了一個時辰後,景風強行帶走極不情願的混沌神獸和極蜂鳥,向死之極內飛去。

幽魂山內。

幽無天使用殘忍手段殺死幽鑾僅剩的幾名手下,得到掌控天幽五重天的晶石時,通過掌控晶石,並沒有發現天幽五重天內有神人的氣息,這讓幽無天納悶起來。

不過思索了半天,幽無天都不相信有人可以破開天幽五重天,在天幽五重天中強行出來,而自己手下打聽的消息也不會有假。

“難道那個人被天幽暗重天吞噬了?”幽無天喃喃自語道。

“如果那人真的被天幽五重天吞噬了就壞了!”想到神秘一方強大的實力,玄級神王幽無天不由得渾身一顫,連忙趕回到自己的住處,和幽罪商量對策。

“無天神王,你怎麼了!取得天幽五重天掌控晶石了嗎?”幽罪看到幽無天臉色很難看,詢問道。

“天幽五重天掌控晶石我已經得到!但是我通過這顆掌控晶石,並沒有發現天幽五重天有神人的氣息,那個被圈之人很可能被天幽暗重天吞噬了!如果那神秘一伙人前來找我們算賬怎麼辦!”幽無天擔憂的問道。

“無天神王,這個事情很棘手,我們必須稟報幽濁聖神,讓他出面!也只有我天幽谷聖神出面,才可解決這場危機!”幽罪想到神秘之人竟敢在死之極開啟時,公然對天幽谷動手,一定會有強大的實力,為了自己的安危,只有請天幽谷聖神出面解決。

“哎~如今也只有這樣了!”幽無天歎息一聲道。

幽無天再給自己座下神王交代了幾句,讓他們注意觀察幽魂山內有可疑人出現嗎?然後和幽罪急匆匆來到幽魂山山中禁地,叫醒了正在閉關修煉的幽濁。

當幽濁得知幽鑾在幽魂山公然被殺時,皺了一下眉頭,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連忙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籠罩住了整座幽魂山。

但地級聖神幽濁搜索了一個多時辰幽魂山,都沒有發現有實力強大的可疑之人出現,陷入到了沉思。

沉思了一會,地級聖神幽濁眼中精光一閃道:“無天,我想殺死幽鑾的神秘一伙人很可能闖進死之極了,你速速調集五名天級神王、五名玄級神王進到死之極,我想最後進到死之極內的一伙人就是殺幽鑾的罪魁禍首!”

說著,地級聖神幽濁把一面令牌交給了幽無天。

“是幽濁聖神,我保證一定把殺死幽鑾神王的罪魁禍首抓來!為幽鑾神王報仇!”幽無天拿著幽濁遞來,可以調集天幽谷長老的令牌,保證道。

“有什麼事立即向我稟報!”幽濁命令道。

“是~屬下告退了!”幽無天告退道。

當幽無天和幽罪離開幽濁閉關的禁地後,臉上露出了一絲輕松的笑意,連忙用令牌召集了十名實力強大的神王長老,進到了死之極,擒獲景風。

而景風三人經過緩慢飛行,來到了當初諸于花源等人進入的,充滿強大暗屬性力量的黑色海洋外。

看到充滿死亡危機的黑色海洋,景風、混沌神獸和極蜂鳥謹慎起來,沒有立即鑽入,而是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探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