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九章天幽五重天(下)
景風並沒有因連闖三關而感到高興,反而感到了一絲不安,因為景風發現天幽五重天一重比一重威力大,自己破第三重用了兩個多月,而這者未知的第四層,自己還不知道會有何等危機等待著自己。

為了謹慎起見,景風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提升到玄級神王境界,招出五色水靈盾保護住自己,小心的在天幽五重天中飛馳。

飛著飛著,景風突然看到眼前不遠處漆黑一片,一絲亮先都透不出來。

漆黑世界!難道天幽五重天第四重是天幽暗重天!想到暗屬性力量的吞噬力,景風有些不安和躊躇起來。

就在景風躊躇時,天洛嬌臨死的眼神以及雷芷蕊的臉龐出現在了腦海中,想到雷芷蕊,景風一橫心,飛身闖進了天幽暗重天中。

一飛進天幽暗重天中,景風立即被吞噬力極強的黑光牢牢包裹住,景風招出的五色水靈盾很快被吞噬,景風只能依靠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死死抵抗。

此時景風只能賭七色魄中的暗屬性可以及時拯救自己,如果七色魄不拯救自己,自己這次真的在劫難逃了!

可是堅持了五天左右時間,傳承真靈器逆天烈焰甲發出的保護紅光已經黯淡了,景風感覺到一股股吞噬力極強的暗屬性力量極其緩慢的鑽入體內,吞噬著自己的全身經脈,感覺到了鑽心的疼痛。

“看來不能指望七色魄了!”景風一咬牙,運轉三重域,阻隔住了自己身體周圍瘋狂湧動的暗屬性力量,緩慢的向天幽暗重天中心移動。

但是天幽暗重天十分寬廣,景風移動了一個星期左右時間,依然不能穿出天幽暗重天,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無沌之力消耗過渡,景風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調息起來。

“主人,你沒事吧!”感覺到景風十分虛弱,金翅大鵬等人圍在了景風身邊,等景風調息醒來後,金翅大鵬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如今我深陷天幽暗重天中,周圍全都是吞噬力極強的暗屬性,為了能安全的離開天幽暗重天,我只能依靠三重域抵抗,但是天幽暗重天太大了,而且我也不知道出口在哪,最後我體內而無沌之力消耗過度,只能進到虛獨境中調息!”景風把外面的情況告訴了金翅大鵬等人。

“那主人,如今我們該怎麼辦!你控制虛獨境也不能移動嗎?”金翅大鵬擔憂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試試看吧!”景風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道。

景風把腦中的靈魂之力完全迸發出來,想要控制虛獨境在天幽暗重天中移動,穿出天幽暗重天。

可是當景風迸發的靈魂之力和天幽暗重天中吞噬力極強的暗屬性力量接觸時,天幽暗重天中的暗屬性力量瞬間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鑽向了景風的靈魂,多虧景風反應及時,切斷了靈魂和自己的聯系,才避免暗屬性力量鑽進自己靈魂意識中。

不過剛剛的凶險已經嚇得景風出了一身冷汗,景風不敢再釋放靈魂之力嘗試了,給金翅大鵬幾人交代了幾句,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再次運轉三重域,出現在了天幽暗重天中。

就在這,景風感覺到無沌之力消耗過度,已經不足以支撐三重域,就立即進到虛獨境中調息,等調息恢複消耗的無沌之力後,再次運轉三重域,在天幽暗重天中行進。

由于天幽暗重天中阻力極大,景風運轉三重域又不能飛行過快的速度,三個多月的時間轉瞬即逝,死之極開啟了。

死之極開啟的前幾日,一直未曾露面的血翼家族高手突然現身,血翼家族一共來了六人,而這六人全部是玄級神王高手,可見血翼家族對死之極元的重視。

而諸于花源和諸于無妄都憋了一口氣,一定要比對方得到更多的死之極元,爭奪諸于家族掌控地位。

當天幽谷死之極入口禁制漸漸消失後,神之界前來參加死之極開啟的各大勢力高手蜂擁的飛進了死之極內,想要搶得先機,占據有力地位。

不過在血翼家族六位玄級神王刻意阻隔下,其他勢力高手被這六人遠遠落下,血翼家族六位玄級神王高手一馬當先,沖在了最前面。

血欺家族六位神王高手極速飛行了一炷香左右時間,死之極狹窄通道中的死極氣漸漸增多,但血翼家族六人早有准備,穿上各自的極品真靈器戰衣,領頭一人拿出一件好似葫蘆形狀的異寶,吸食著瘋狂纏來的死極氣,減輕眾人的壓力。

有了葫蘆形狀異寶的吸食,血翼家族六位玄級神王闖過一道道險阻,來到了一片無邊的黑色海洋外。

看到這片無邊的黑色海洋,剛剛還神態輕松地六人一起皺起了眉頭,謹慎了起來,沒有立即闖進這片無邊的黑色海洋!

不過想到自己的使命,六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排成了一字長蛇陣,縱身飛進了黑色海洋中。

而由于死之極通道並不寬闊,只能容納五人並排飛行,為了搶得先機,諸于花源一行人和諸于無妄一行人早就釋放氣勢進行試探攻擊。

面對諸于家族兩幫人得氣勢攻擊,一些小勢力不敢得罪諸于家族,只能放慢了速度,更在他們身後。

當諸于花源一行人來到無邊的黑色海洋時,血翼家族六位玄級神王已經飛進黑色海洋一個多時辰了。

“諸于花源,你們給我等著,等我得到死之極元回到諸于皇城,鞏固了地位,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諸于無妄恨得牙根癢癢道。

“哼!彼此彼此~”諸于花源冷哼一聲,並不示弱道。

“唰唰~”諸于無妄和諸于花源帶著各自的手下飛進了無邊的黑色海洋中消失不見。

而神之界另一大勢力極度之城的高手在死之極開啟一日後才感到幽魂山!不過死之極開啟時間有足足一年,極度之城高手在和天幽谷寒暄了一陣後,才闖進死之極中。

神之界不少大勢力都已經進到死之極中,而天幽暗重天中的景風掐指算到死之極已經開啟,更是焦急萬分,不斷想辦法闖出天幽暗重天。

但景風一焦急,釋放的無沌之力有些混亂起來,瘋狂攻擊三重域的吞噬暗屬性好像找到宣泄口,鑽進了三重域中,向三重域中心的景風發起了攻擊。

一道道漆黑凌厲的攻擊射到了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上,景風頓時感覺到壓力驟增,不得已再次進到虛獨境中調息。

“主人!如今死之極應該已經開啟了,我們該怎麼辦!”看到景風調息醒來,金翅大鵬擔憂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天幽暗重天太強大了!而且就算我能破開天幽暗重天,天幽五重天還有最後一重天正等待著我!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天幽五重天最後一重天很可能是天幽光重天。”

“面對可以滲透一切防禦的光源,我如今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抵抗!”景風搖了搖頭,握緊了雙拳,不甘的說道。

“主人,你用木魂試試,看看能依靠力量破除天幽暗重天嗎?”金蠶王提議道。

“木魂~不行!我想我們的一舉一動,天幽谷都在監視!如果讓天幽谷知道冥族聖靈器木魂在我手上,我想天幽谷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我,奪取木魂!就算天幽谷殺不死我,我想整個神之界大陸都會因木魂追殺我!”景風搖了搖頭道。

“那怎麼辦主人,我們總不能在這里坐以待斃吧!”金蠶王道。

“不,金蠶,你剛剛說的力量提醒了我!如果我用力量在天幽暗重天中強行打開一道空間裂痕,然後在進到里面,也許可以安全離開天幽五重天!”想到自己有進到次元空間的經曆,景風決定冒險一試。

“景風,進到空間裂痕可非同兒戲!一旦進入,很可能就被空間裂痕吞噬了!這個方法行不通!”毒幻龍否決道。

“毒幻龍前輩,我有進入到空間裂痕的經曆!”景風簡略把自己曾經被雷家神王雷曼劈進空間裂痕的經曆告訴了毒幻龍。

聽到景風曾經安全的在次元空間出來,毒幻龍感到了無比的震驚,看向景風的眼神也變了,變得神聖起來。

“不過主人,要想在吞噬力極強的天幽暗重天中打開一道空間裂痕並不容易!”金翅大鵬擔憂的說道。

“金翅這個你放心,在我施展的三重域空間中,打開一道空間裂痕並不困難!好了,大家在虛獨境中等我,我一定可以帶大家順利離開天幽五重天!”景風斗志昂揚的說道。

“唰”的一聲,景風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天幽暗重天中,運起三重域,在天幽暗重天中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叱”的一聲,景風意念一轉,強行在三重域中打開了一道空間裂痕。

當空間裂痕出現的一瞬間,景風沒有猶豫,化作一道靈光,飛進了空間裂痕中,消失在了天幽暗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