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八章天幽五重天(中)
景風一行人飛行了兩個多時辰,穿過了被破的天幽五重天第一重天幽地重天,來到了一片虛無飄渺的空間中。

但看似虛無飄渺的空間,景風等人腦海中卻出現了無盡的烈焰礁獄,瘋狂的攻擊著自己,金翅大鵬等人立即感覺到了無盡的壓力。

“不好~是火元素意念攻擊!金翅、七色……你們趕快進到虛獨境中!”景風察覺出這片虛無縹緲的攻擊方式,心中一驚,連忙把靈魂之力迸發出去,把閉目苦苦抵抗的金翅大鵬等人收到了虛獨境中。

沒有了顧慮,景風不斷運轉火元素法則,把火元素法則迸發了出去,虛幻空間內的火元素蜂擁圍向景風。

此時景風腦海中變成了火的海洋,一條條火龍在景風腦海意識中肆意,瘋狂的攻擊著景風腦海中的意識。

但景風早已領悟火元素法則,雖然景風領悟的火元素法則並不完整,但有火元素法則保護意識,天幽火重天一時還傷害不到景風,雙方就在景風意識海洋中對斥了起來。

“吼吼~”兩條同樣強大的的火龍在景風腦海意識中形成,瘋狂的對攻著,狂暴肆意的火靈氣使得景風靈魂之力顫抖起來。

景風只能不斷運轉無沌之力,增幅靈魂之力的威力,幫助自己運用火元素法則化成的火龍和天幽火重天形成的火龍對抗。

但兩條火龍都是意識火焰所化,經過兩個多時辰激烈厮殺,誰都奈何不了誰,景風只能放棄和天幽火重天所化火龍對抗,心意一動,躲到了虛獨境中。

虛獨境中。

“主人,你沒事吧!你破除天幽五重天第二層了嗎?”金翅大鵬看到景風臉色不好,關心的問道。

“沒有,這天幽五重天第二層乃是火元素意念攻擊,威力極強,我運轉火元素法則和他就對抗,一時都奈何不了,我想短時間內破除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攻擊,需要想出一個好辦法才行!”景風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話畢,景風立即盤膝恢複起消耗的靈魂之力來。

很快,景風恢複了消耗的靈魂之力,站起身來問道:“大家有什麼好主意破除這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攻擊的方法嗎?”

“主人,剛剛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既然你運用火元素法則形成的火龍奈何不了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攻擊形成的火龍,如果你用五行相克,運用水元素法則形成一跳水龍,和火龍對抗,也許會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金翅大鵬把剛剛和眾人商議的方法告訴了景風。

“水元素法則!水龍!不錯!用五行相克,也許會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景風仔細想了想金翅大鵬的方法,驚喜的點頭道。

“你們大家在這里等我,我去外面看看,看看用水元素法則,可以破除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攻擊嗎?”景風決定出去一試道。

“主人,小心!”金翅大鵬關心的說道。

“恩~大家放心吧!”看到眾人關切的表情,景風十分感動,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再次出現在了天幽火重天內。

一出現在天幽火重天中,景風腦海中立即出現無盡的火海,剛剛在景風腦海中肆意的強大意識火龍再次出現,噴出一道道火柱,攻擊著景風的靈魂意識。

“嘩~”景風運轉水元素法則,自己腦海意識中突然下去了傾盆大雨,澆滅著腦海意識中的無盡火海、受到景風運轉水元素法則,形成的傾盆大雨影響,剛剛還不可一世的霸氣火龍,氣勢早已不複存在,不斷地咆哮、怒吼,抵抗著傾瀉而下的大雨。

景風腦海意識中的大雨下了足足兩天兩夜,只是降低了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形成的火龍,並為消滅火龍。

為了破開天幽火重天,景風不斷吸收彙集而來的水元素,在腦海中形成了一條水龍,和力量減弱的火龍激戰、厮殺起來。

多虧景風靈魂境界達到了玄級神王頂峰,意念靈魂堅定,不然面對火龍和水龍的意念厮殺,景風靈魂早就破滅了。

經過一天一夜的厮殺,景風感覺到自己運用水元素法則所化水龍漸漸占據了優勢,心中一喜,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增幅了意念所化水龍的力量,水龍身軀瞬間變大,一口吞掉了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所化火龍,破了天幽火重天。

當火龍消失後,景風腦海中空間好像碎鏡子,一片片碎裂,等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完全碎裂後,景風在閉目中醒來,眼前的出現了一條寬闊無比的大路,通向了遠方。

“終于闖過了天幽五重天第二層火元素意念空間,不知道前面還有何等危機在等著我!天幽谷就單單天幽五重天保護,就可屹立在神之界不倒!”景風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此時正在幽鑾別院,傾聽幽魂山來客情況,天幽谷臨時掌管著幽鑾在感覺到景風用了短短數十日時間,就連破天幽五重天中的兩重天,感到了深深地震驚,對景風的實力,重新審視起來。

“父親,你怎麼了!”看到臉色突變的玄級神王幽鑾,幽世奇關心的問道。

“世奇,你惹到的那個人確實不簡單,單單數十日,他就連破天幽五重天中的地層和火層!真是個奇跡!”幽鑾平靜了一下震驚的心情道。

“什麼!他還沒有死!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有實力闖過天幽五重天中的地層和火層!”幽世奇有些不相信道。

“我也不知道他用的什麼方法!但他確實破了天幽五重天兩關!”幽鑾喃喃自語道。

“那父王,如果他出來找我算賬怎麼辦!”幽世奇想到景風冰冷的眼神,心中不由的慌張起來。

“世奇,你慌什麼!天幽五重天你又不是不知道,雖然他有可能連天幽五重天第三層,水念意識攻擊也破除了,但是後面兩層我不相信他有實力可以破除!畢竟那是連地級聖神都感到恐怖的!”幽鑾呵斥慌亂的幽世奇道,對幽世奇的表現,大為惱火。

聽到自己父親的呵斥,想到天幽五重天後面兩層的恐怖,幽世奇漸漸冷靜下來,祈禱景風趕快死在天幽五重天中。

景風經過短暫的恢複,恢複了消耗的靈魂之力,化作一道殘影,飛馳在寬闊的大路上,向天幽五重天第三層方向飛去。

飛了大約一個多時辰,景風看到自己面前出現了一片海洋,一只只潔白的海鷗翱翔在海洋的上空,不時的嬉戲,打鬧。

但景風並沒有被眼前安逸的景象所迷惑,站在虛幻的沙灘上,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探索起這片蔚藍、平靜的海洋虛實。

景風這一探索,平靜的海洋突然咆哮起來,一道百米高的巨浪在海平面升起,帶著力魄萬鈞的力量,席卷向了景風。

“轟”的一聲,把匆忙收回靈魂之力,想要閃避的景風席卷到了里面。

被吸卷進海洋中,景風立即感覺到靈魂意識以及身體受到了雙重攻擊,而且攻擊威力明顯比第二層天幽火重天威力要強。

不過有了在天幽火重天的經驗,景風運起火元素法則,在自己腦海中形成了一片火的海洋,和腦海中的狂暴大海,對抗了起來。

但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不單單是意識攻擊,一道道可以瞬間壓碎一座高山的巨浪不斷拍打著景風的身體。

多虧景風有逆天烈焰甲護身,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擋住了滔天巨浪的攻擊。

不過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兩個多月過去了,景風依然沒有任何進展,被死死困在了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中。

感覺到死之極就要開啟,為了雷芷蕊,景風一咬牙,運起三重域,想要借助三重域來破除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

果不其然,在三重域的作用下,景風感覺壓力驟降,腦海中的火海慢慢覆蓋住了狂暴的海洋。

當景風運轉火元素形成的火海完全覆蓋了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意識海洋時,景風靈魂顫抖了一下,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被破除了。

景風身在的狂暴海洋也消失不見,又一條狂闊的大路出現在景風眼前。

“地、火、水!不知道天幽五重天第四層會是什麼!”景風收回了釋放的三重域,氣喘籲籲的說道。

但為了雷芷蕊,景風沒有猶豫,立即盤膝調息起來,恢複了消耗的無沌之力、靈魂之力後,立即向天幽五重天第四層飛去。

而一直關注著天幽五重天中景風的幽鑾,在感覺到景風用了兩個多月時間破除了天幽五重天第三層天幽水重天時,不由得有些不安起來。

但想到天幽五重天第四層天幽暗重天,幽鑾一顆緊張的心稍稍平靜了下來。

“小子!我就等著看你怎麼死在天幽五重天第四層天幽暗重天中!”幽鑾嗜血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