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七章天幽五重天(上)
“幽度沉,你這是干什麼,我的那位朋友呢?你們把他怎麼了!”眼睜睜看著景風被天空出現的黑洞吞噬,諸于花源憤怒了,沖著幽度沉怒吼道。

“花源公子你請息怒,那個惡賊並不想表現的那樣!那個惡賊實力很強!是一個極其危險之人!我想他混在你們當中一定另有所圖!為了你們的安危,為了我天幽谷的安全,我父親幽鑾神王開啟天幽五重天把他困在了里面!”幽世奇緩緩走來,解釋道。

“實力很強!一個九級天神能威脅到我們!我看你們是強詞奪理!”諸于花源有些憤怒的說道。

“花源兄,我沒有騙你!我,幽度沉、天級神王幽冰都和那人交過手,而且我們差點死在那人手上!如果你們不信,我可以拿天幽谷作擔保!”幽世奇抬出了天幽谷道。

“好了花源,幽世奇公子的話不無道理,我早就感覺那人很神秘,連我都看不透他!我們就不要管他了!我們繼續前進吧!一切大局為重!”諸于天凡拍了拍諸于花源的肩膀道。

“幽世奇公子,是我魯莽了!我們走吧!”諸于花源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我在幽魂山偏殿內擺下宴席,迎接諸位,我們走吧!”幽世奇一臉笑意的說道。

如今景風深陷天幽五重天,以幽世奇對天幽五重天的認識,景風死定了,多年的不安、屈辱一掃而光,幽世奇感到了全身的舒服,只是若靈和紅玉沒有找到,這讓幽世奇心中微微有些不甘。

天幽五重天內。

“景風,沒想到最後我們還是招了幽世奇的道!被他困在了天幽五重天中!”看到周圍虛無飄渺的天空,極其不真實的環境,冥惑搖了搖頭道。

“哎!是我們大意了!天幽五重天沒想到是在空中!”景風歎息一聲道。

“我就不信天幽五重天可以困住我們!景風,你用虛獨境試試,虛獨境可以穿越界位,天幽五重天還穿不出嗎?”冥惑提議道。

“師傅說虛獨境闖不過天幽五重天,因為天幽五重天陣心是一件傳承真靈器!虛獨境只能穿越低于他等級的異寶!”景風搖了搖頭道。

“景風,不試試怎麼知道啊!”冥惑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心意一動,和冥惑一起進到了虛獨境中,然後控制虛獨境,准備穿越。

當虛獨境化作一道流星,使用穿越技能時,景風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禁制阻隔住了虛獨境,任由自己怎樣控制虛獨境,就是穿不出天幽五重天。

一連嘗試了五次,都無功而返,最後景風無奈的收回了釋放的靈魂之力,坐在虛獨境中調息起來。

“主人,如今我們被困了嗎?”金翅大鵬等人在冥惑口中得知,如今眾人被困在天幽五重天中,走過來問道。

“恩,如今我們被困在天幽五重天中,雖然我沒有深入天幽五重天,但單單天幽五重天的禁制,虛獨境就不能穿越!”景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景風,不要慌,讓我們一起出去,我就不信集合我們眾人的力量,破不開天幽五重天!”毒幻龍霸氣的說道。

“好~如今也只好這樣了!不過大家出去一定要小心,如果有危險立即給我傳音,我把他收到虛獨境中!”景風提醒道。

“恩~”眾人點了點頭道。

“好了,我們出去吧!”景風深吸一口氣,心意一動,帶著眾人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天幽五重天中。

由于虛獨境進行了穿越,景風等人出現的地方已經不是原來的地方,此時眾人來到了一片荒涼、沒有一絲人煙的亂石橫立的山坳中。

就在景風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在這片亂石橫立的山坳中行走時,突然整個大地劇烈的顫抖起來,山坳中橫立的亂石紛紛砸向了走在中間的景風一行人。

“唰唰唰~”景風幾人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並不驚慌,紛紛躍起,化作一道道殘影,攻擊著滿天亂石。

但這些砸來的亂石出奇的堅硬,景風等人只能寄出各自的傳承、極品真靈器,抵擋飛射而來的亂石。

一個多時辰過後,景風一行人經過一路抵擋,已經飛立了這片山坳,可是還沒等景風等人高興,景風一行人眼前景像一花,眾人又出現在了當初那片山坳的入口處。

“不好,這山坳中蘊含移轉陣法!大家趕快進到虛獨境中,看看虛獨境可以穿越這個移轉陣法嗎?”景風心中一驚,對眾人傳音道。

聽到景風傳音,眾人沒有抵抗,全部被景風收到了虛獨境中。

但是當景風使用虛獨境竟然穿越移轉陣法時,景風驚奇的發現,虛獨境竟然連天幽五重天中的移轉陣法都穿越不了,這讓景風對天幽五重天有了一個重新的認識。

不得已,景風以及眾人在虛獨境中調息了一下,景風讓眾人為自己抵擋亂石的襲擊,自己用絕陣珠破陣。

“景風,你放心的破陣吧!其他的交給我們了!”毒幻龍豪氣的說道。

“好~大家小心!”話畢,景風帶著眾人離開了虛獨境,再次出現在了天幽五重天第一層,天幽地重天中。

但是再次出現在亂石山坳中,眾人看到的景象完全改變,一片沒有一絲雜草,完全是無邊,金色沙漠的景象引入眼簾。

一股股金色沙風緩緩吹過,吹打著眾人臉龐微微做疼。

“大家給我護法!我來破陣!”景風大喝一聲道。

“好~”眾人祭出了各自最強的武器,把盤膝漂浮在空中的景風團團圍住,警惕的注視著四周。

當絕陣珠發出的破陣白光融進這片無邊的金黃色沙漠中時,整個黃色沙漠狂暴起來,緩慢刮來的金沙一下子增加了數千倍力量,整個天空都黯然失色,金色沙風瘋狂的攻擊著金翅大鵬、毒幻龍等人。

為了保護景風,而滿天金沙有沒有攻擊目標,眾人只能把自身的妖神力,神王之力迸發出來,形成一道保護禁制,保護起景風,抵擋肆意的黃沙襲擊。

雖然絕陣珠發出的白光越來越快,肆意黃沙威力越來越大,但肆意黃沙好像有一種和絕陣珠較勁的感覺,絕陣珠破陣威力越大,肆意黃沙發出的威力就越強。

此時毒幻龍等人苦悶無比,心中的怒火根本無處發泄,只能忍住心中的怒意,抵擋瘋狂拍打的肆意黃沙。

突然,在吹大的黃沙中出現了一個個身體金黃色,沒有五官,身材瘦小的人影,祭出一把把鋒利的匕首,攻擊著金翅大鵬、毒幻龍等人彙集的防禦禁制上。

“有人~”看到金黃色人影出現,金翅大鵬等人心中一驚,就想出手教訓。

這時,金翅大鵬突然發話道:“大家不要沖動,保護主人破陣要緊,我們不要管他!讓他們攻擊就行!”

聽到金翅大鵬的傳音,眾人很快冷靜,閉上雙目,不再理會突然出現的人影攻擊。

這些突然出現的人影乃是幻象所化,肆意的黃沙發現金翅大鵬等人彙集的防禦禁制太強,傷害不到眾人,幻化出虛幻人影,想要牽扯眾人的力量,降低防禦。

但眾人在金翅大鵬提醒下並不上當,閉上了雙目,不再理會。

感覺到自己這招失敗了,黃沙中出現的人影漸漸消失了。

“主人什麼時候能破陣啊!”混沌神獸苦悶的詢問旁邊的感知蟲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虛獨境都穿越不了的大陣,不是一會半會可以破除的!”感知蟲搖了搖頭道。

“吼吼~別讓我出去,如果讓我出去,我一定把天幽谷給拆了!”混沌神獸大吼一聲,苦悶的說道。

五天過後,就在眾人感覺到體內的妖神力、神王之力消耗了三分之一時,整個天空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一陣陣白色光雨從天而降,攻擊著肆意的黃沙。

一個多時辰後,在漫天白色光雨的攻擊下,天幽地重天內的黃沙漸漸消失。

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黃沙大地劇烈的顫抖起來,眾人眼前的景象發生了改變。

“呼~”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收回了絕陣珠,在破陣中醒來道:“這天幽五重天第一重就這麼厲害,看來天幽五重天真的很恐怖!”

“哼~我就不信天幽五重天可以困住我們!主人,我們趕快走吧!我倒要瞧瞧天幽五重天最後幾重威力如此!”混沌神獸不屑的說道。

“嗯~我們恢複一下就去看看這天幽五重天第二重威力!希望可以在死之極關閉前,我們闖出天幽五重天!”景風深吸一口氣道,對天幽五重天有些顧忌起來。

三個多時辰過後,眾人恢複到頂峰實力,跟著景風飛出了天幽地重天,來到了天幽五重天第二重,天幽火重天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