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雨琴
景風心急自己親妹妹的安危,所以把速度提升到了頂峰,只用了不到三個時辰,就來到了銀湖星上空。

來到銀湖星,景風玄級神王的靈魂之力輕松覆蓋了整個銀湖星,不過察覺到銀湖星中的情況,景風憤怒了。

因為此時的雨琴再次面臨巨大的危急中,當初被雨琴劈斷左手的輕浮公子竟然集結銀湖宮內仙帝高手,在銀湖星傳送陣處攔截住了雨琴和花福!

由于景風在東帝宮耽誤了一天多時間,沒有景風暗中相助,雨琴和花福根本不是銀湖宮的對手,如今雨琴和花福被封鎖了全身經脈,五花大綁的吊在銀湖宮水牢中,飽受折磨。

“銀湖宮,我不滅你滿門,難解我心頭之恨!”察覺出而琴和花福如今的處境,景風憤怒了,“嗖”的一聲,消失在了天邊,利用疾速,無聲無力進到了銀湖宮水牢中,見到了渾身傷痕,五花大綁,吊在銀湖宮水牢中的雨琴和花福。

“你是誰?你不要過來!”雨琴滿臉淚痕的看到憑空出現的景風,心中一驚,以為景風要凌辱自己,嚇得雨琴不住的大喊!

“你這個畜生,如果今天你要敢動我們小姐一根手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東帝宮也不回放過你!”起初被擒,花福就已經表明了身份,但銀湖宮並不會請信花福的話,已經派高手前往東帝宮打探,這也是為什麼雨琴和花福沒有被凌辱的主要原因。

“琴兒,你受苦了!哥哥來救你了!”景風一臉疼惜的說道,釋放出一股無沌之力,震斷了雨琴和花福身上的鐵鏈,並解除了二人體內的禁制。

“你,你到底是誰?”當景風釋放無沌之力把自己救下時,雨琴心中不由得對景風產生了一種親切感,這就是血濃于水的表現。

“我是你哥哥~”景風輕聲的說道。

“不要過來!你這個惡魔,少在這里花言巧語,我們小姐只有一個哥哥,不過早已飛升神之界,如果他下界的話,一定滅你們滿門,識相的你乖乖把我們放了!不然我東帝宮一定會找你們算賬!”花福沖著景風大吼道。

但此時花福心中也沒底,因為以花福的花福的閱曆,花福知道,銀湖宮之所以沒有動自己,和可能是銀湖宮正派人打探自己和雨琴的身份,一旦讓銀湖宮確認自己沒有說謊,銀湖宮為了自保,很可能會殺了自己和雨琴。

“而琴,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你哥哥景風!雨琴,你還記得前幾日,在那片山谷中,我暗中助你禦敵之事嗎?”為了取得雨琴的信任,景風把自己幫助雨琴禦敵的事說了出來。

“是你?真的是你!”景風一開始說話,雨琴就感覺到很耳熟,但一時想不起在那里聽過,景風這一提醒,雨琴才想起來,激動地說道。

“雨琴,你終于記起我了,不知你相信我說的話嗎?我真的是你哥哥景風!”景風疼惜的看著滿身傷痕,楚楚可憐的雨琴,輕聲問道。

“你真的是我哥哥景風?我哥哥景風可是在神之界,不可能下界啊!”雖然雨琴有些相信景風的話了,但想到景風在神之界,根本不可能下界,而琴有些疑惑的看著讓自己很親切的景風。

就在這時,聽到水牢內的嘈雜聲,銀湖宮負責守護水牢的高手紛紛祭出各自的武器,來到水牢外,團團把水牢圍了起來。

“砰”的一聲,水牢的大門被一名四級仙帝高手打開,四級仙帝高手帶著一眾手下,進到了潮濕,泛著股股惡臭的水牢中。

“你是誰?你是怎麼進來的!”銀湖宮四級仙帝高手看到景風憑空出現在水牢中,心中一驚,一臉驚詫的說道。

但景風並不理會銀湖宮四級仙帝的質問,十分生氣的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氣勢,縛束住了闖進水卒的銀湖宮一眾高手,把銀湖宮的高手在水牢中扔了出去,水牢的牆壁被砸開了一個個巨洞。

“琴兒,我來為你和福姨療傷,等你們回到東帝宮,就知道我是不是假冒得了!”景風運用木元素法則,把水牢中的木靈氣全部彙集到了雨琴和花福身體周圍,急速的為二人療起傷來。

看到景風這等神通,雨琴和花福有些相信景風的話了。

就在雨琴和花福被景風施展木元素法則,恢複傷勢時,銀湖宮宮主聽到四級仙帝的哭訴,把銀湖宮內所有的仙帝高手全部聚集起來,圍在了水牢的上空。

銀湖宮宮主,六級仙帝吟喬釋放出六級仙帝仙靈氣,沖著水牢內大喊道:“小子,你們已經被我們重重包圍了,識相的速速束手就擒,把她們兩個交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不然,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銀湖宮!”

“好討厭的蒼蠅,琴兒、福姨,我們出去吧,我來幫你們打發那些蒼蠅!你們想怎麼處置他們,盡管說,我一定滿足你們的要求!”景風輕輕拉過自己的親妹妹雨琴,一臉疼惜的說道。

“哥哥,我不管你是不是我親哥哥,但我已經認你為哥哥,替我好好教訓他們!”雨琴有些憤恨的看了一眼水牢的上空道。

“好~哥哥來為你報仇!”景風點了點頭,只招收,釋放出一股無沌之力。這股無沌之力化作一把利劍,劈開了水牢,分開了水卒之上的湖泊,在銀湖宮眾仙帝驚恐的眼神中,景風帶著雨琴和花福,飛到了空中。

“你~你到底是誰!”看到眼下突然裂開的湖泊以及在湖底水牢飛出的景風三人,銀湖宮宮主吟喬驚恐的問道。

“我!我是東帝宮東方仙帝雨稠之子景風!”景風很平靜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但景風身份一曝光,整個銀湖宮炸開了,因為當年景風的事跡在天之界傳的沸沸揚揚,很多高手都以景風為榜樣,刻苦修煉,如今聽到眼前男子竟然自稱天之界最傳奇的人物景風,銀湖宮為之動容了。

“您真的是景風前輩,您不是飛升神之界了!怎麼會下界來!”由于天之界早有神之界下界神人出現,再加上景風剛剛施展的神通,銀湖宮宮主吟喬有些相信景風的身份了。

“這無需你過問!你是銀湖宮宮主吧!”景風發現眼前說話的中年人那是一名六級仙帝高手,冰冷的問道。

“晚輩正是銀湖宮宮主吟喬!”銀湖宮宮主吟喬恭敬地說道。

“吟喬,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公然傷害我親妹妹雨琴,並把琴兒和福姨五花大綁關押在你們水牢中保守折磨,你今天不給我一個解釋,你銀湖宮上上下下都要受到牽連!”景風渾身煞氣的質問道。

“這都是晚輩的錯!是晚輩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令妹,請景風前輩息怒!”銀湖宮宮主吟喬膽怯的說道。

“琴兒,如今這些人都在這邊,你說怎麼處罰他們!”景風輕輕拉過氣的小臉通紅的雨琴,輕聲問道。

“哥哥,那個人的左手被我砍下了,你把他右手砍下刺”雨琴指著斷了左手的輕浮公子,氣憤的說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意念一動,十米遠的輕浮公子的右手齊聲斷開,一道血住在輕浮公子右手處湧出。

“啊~”好似殺豬般的慘叫聲在輕浮公子口中發出。

看到自己的愛子左右手吝斷,銀湖宮宮主吟喬只覺心中在流血,但景風實力太強,為了保命,銀湖宮宮主吟喬忍住心痛,十分後悔招惹上雨琴。

由于雨琴一直在東帝宮修煉,並未接觸外界環境,當雨琴看到輕浮公子左右手全部斷開,淒慘的在空中大叫時,露出了一絲不忍。

“琴兒,你還想怎麼懲戒他們,哥哥幫你完成!”景風輕聲問道。

“哥哥,我也不知道,要不你把他們全部捉到東帝宮,讓父王發落!”雨琴想了想說道。

“那好吧,我就把這些人全部帶回東帝宮,讓父王懲戒他們!”景風看出雨琴心地善良,不忍看到血腥出現,點了點頭道。

“不過哥哥,他們這麼多人,你怎麼把他們都帶回東帝宮啊!他們要是通過傳送陣跑了怎麼辦!”雨琴擔憂的說道。

“琴兒,不用傳送陣這麼麻煩!我把整顆銀湖星搬到東帝宮所在的星球旁不就行了!”景風一臉輕松的說道。

“哥哥,你沒事吧,你要搬銀湖星到東帝宮旁,你知道銀湖星多大嗎?”雨琴震驚的說道,以為景風在開玩笑。

“琴兒,看好了,看哥哥是怎麼搬動這顆銀湖星去東帝宮旁的!”景風自信的一笑,釋放出大量的無沌之力,完全包裹住了銀湖星。

“升~”景風大喝一聲,整顆銀湖星劇烈的顫抖起來。

由于雨琴和花福被景風釋放的無沌之力保護,並為感覺到不適,但銀湖宮宮主吟喬等人卻在空中被震落到地上。

眾人清晰地感覺到整顆星球不斷地升高起來。

“琴兒、福姨,你們在空中休息幾天,我很快就能把這銀湖星托到東帝宮旁。”景風一臉輕松的說道。

說完,景風托著整顆銀湖星,躲避著一顆顆小星球,急速的向東帝宮方向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