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五珠換體
景風和司鴻飛以及博碧在司鴻飛休息別院大喝了三天三夜,景風把心中的苦悶全部隨這場大醉,化為了烏有。

景風虛獨境中的清泉酒也在和司鴻飛大喝中消耗已盡,以後景風只能過沒有清泉酒的日子了。

三天之後,景風化解了一下體內的酒氣,向司鴻飛要來一間獨立的房間,把博碧叫到了房間內,准備利用五源珠,強行改變博碧的體制。

“博碧,一會我用五源珠幫你改變體質,不過這個過程非常痛苦,你可一定要堅持住!”景風把博碧叫到身邊,提醒道。

“師傅你放心我,我一定會堅持住的!”博碧一臉堅定的說道。

“好~”看到博碧堅毅的神情,景風欣慰的點了點頭,釋放出一股強大的無沌之力包裹住了博碧,心意一動,祭出了體內的五源珠,控制五源珠發出五色神光,罩住了博碧,開始為博碧改變體質。

雖然博碧資質很好,但博碧以前修煉的神訣太過普通,已經影響了博碧以後的修煉速度,為了讓博碧完全改變體質,景風首先把無沌之力滲透進博碧體內,一點點驅散了博碧體內的神之力,再慢慢改造博碧體質。

經過三個多時辰的驅散,景風感覺到博碧體內的神之力已經被自己釋放的無沌之力完全驅散,緩緩收回了博碧體內的無沌之力。

一直咬牙堅持的博碧感覺到體內,猶如萬蟻焚休的感覺消失後,松了一口氣。

但還沒等博碧緩過勁來,一股遠超剛才疼痛的感覺湧上心頭,博碧只能繼續緊閉雙目,咬緊牙關,握緊雙拳,努力不使自己叫出來,苦苦堅持著。

景風控制五源珠發的金屬性靈力,鑽入到了博碧體內,一點點撕裂了博碧原有的經脈,粉碎博碧的骨科,改造博碧體內神嬰。

由于改造體制太過疼痛,苦苦堅持的博碧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博碧緊咬的嘴唇已經流出血來。但嘴唇的疼痛遠不如體內的疼痛,所以博碧一點也沒有感知嘴角流出鮮血。

時間就在博碧苦苦堅持下流過。

三天左右時間過後,五源珠發出的金屬性靈力已經完全撕裂了博碧體內所有經脈,骨科,博碧體內神嬰也在五源珠強行改造下,蘊含了一絲金屬性。

感覺到博碧體內的改造情況初步完成,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控制五源珠發出一股股柔和的金屬型靈氣,一點點修複起博碧體內碎裂的經脈和骨絡,讓博碧體內經脈和骨絡含帶金屬型靈氣!

疼痛感剛剛消失,博碧又感到一股巨癢出現在自己體內,難受的博碧把指壓都插進了大腿肉里,想要減輕巨癢感覺。

“博碧,一定要堅持,這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只要堅持了這一關,你就算改造體制成功了!”景風的聲音出現在了博碧的腦海中。

聽到景風傳音,博碧努力堅持著,氣息也越加沉重起來。此時博碧感覺到度日如年,時間從沒這樣難過過。

但為了塑體成功,博碧一直苦苦堅持,終于,博碧感覺到體內的巨癢感覺減輕了不少,暗自松了一口氣,緊咬的嘴唇以及緊握的雙拳也松開了。

察覺到博碧體內的經脈、骨骼已經生成愈合,堅韌程度達到了過去的三十倍有余,景風滿意的點了點頭,把自己創造的金屬性法訣以及金屬性法則使用靈魂之力印在了博碧的腦海中,讓博碧自行修煉。

有了景風印在腦海中的金屬性法訣以及金屬性法則,再加上博碧體質已經被改變成了金體,博碧空曠的身體蜂擁的吸收著房間內金屬性靈氣,增強自己的實力,開始修煉景風印在腦海中的法訣、法則。

“嗡~”為了讓博碧盡快的修煉,景風運用金屬性法則,以及時間法則,在修煉的博碧身邊形成一座充滿金屬性靈氣,時間流速百倍的空間,幫助博碧修煉。

在金屬性空間源源補充充足的金屬性,再加上博碧資質上佳,體內的經脈被五源珠改造過,博碧修煉速度提升了數百倍,一股股細小的金靈氣出現在了博碧體內。

感覺到博碧飛速的修煉,景風沒有打擾,在博碧修煉的房間內,布下了一道禁制,離開了房間,去找司鴻飛聊天。

“景風,你回來了,你那徒弟呢?”看到景風走來,司鴻飛詢問道。

“博碧正在修煉我傳授給他的修煉神訣!”景風說道。

“景風,如今你沒什麼事了吧,不如隨我回司鴻家族皇城赴約!見我司鴻家族聖主!”司鴻飛提議道。

“實在不好意思司鴻飛兄,我還有要事在身,等我忙完手頭上的事,就去找司鴻家族皇城!”景風歉意的說道。

“景風,你還有什麼要事?”司鴻飛眉頭一皺道。

“等博碧醒了,我先去一趟曆軒城,然後回妖域!我在妖域還有一些事!”景風沒有隱瞞道。

“妖域?景風,你去妖域做什麼?我聽說最近妖域可不太平,好象有戰事起來了,你現在去很可能會受到牽連!”司鴻飛擔憂的說道。

“妖域發生戰爭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景風心中一緊,眉頭一掀道。

“這是曆軒城那邊傳來的消息,說無寂之海的禁制已經完全開啟,無寂之海內的妖獸也紛紛出海,飛進了妖域之內。按照這個情形來看。妖域很可能有戰事發生!”司鴻飛把自己得知的消息告訴了景風。

聽完司鴻飛所說,景風有些坐不住了,感覺飛獸一族和走獸一族的戰爭開始了,急迫的想趕回妖域一探究竟!

“景風,你怎麼了!”看到坐立不安的景風,司鴻飛關心的問道。

“沒事~對了同鴻飛兄,不知曆信城開往曆軒城的神舟什麼時候啟程!”景風有些焦急的問道。

“嗯~還有一個月左右時間!”同鴻飛掐算了一下時間道。

“一個月時間,等不了了!”景風在心中默念道。

“司鴻飛兄,我就不多打擾了,等我忙完手頭上的事,一定去司鴻家族皇城找你!”景風起身,歉意的說道。

“好~”看到景風焦急的表情,同鴻飛沒有多問,點了點頭道。

“司鴻飛兄,我告辭了!”景風告別道,然後匆匆來到博碧修煉的房間內,使用無沌之力形成了一個無沌之力空間,包裹住了正在修煉的博碧,心意一動,把博碧收到了虛獨境中。

飛出曆信城,景風也顧不上暴露實力,招出金舟,控制金舟,向曆軒城方向飛去。

虛獨境中。

由于景風釋放無沌之力刻意包裹,正在修煉景風傳授金屬性神訣的博碧並未受到影響,依然忘我的修煉著。

此時博碧體內的細小金靈越來越多,一股股蘊含極強破壞力的金屬性靈氣貫穿博碧身體。加固改造起博碧體質。

博碧從一個無屬性體質漸漸改造成擁有極強攻擊力的金屬性體質,博碧自身的修為境界也是突飛猛進,在景風所布空間內,修煉了短短百年時間,就已經超過原有的境界,達到了六級天神的實力。

而博碧在修煉景風所傳授神訣的過程中,也領悟起景風印在腦海中的金屬性元素法則,不自覺的釋放出一股股強大的金屬性吸附靈氣,吸收著身體周圍的金靈氣。

時間就在景風急速趕往曆軒城以及博碧努力修煉景風所傳授神訣過程中一點點流失。

半個月時間過後,景風控制金丹很順利的來到了曆軒城勢力范圍內。進到了曆軒城外,景凡心意一動,把飛行金丹收到了體內,在空中飄落,落到了曆軒城外。

“你是什麼人?來我曆軒城干什麼!”看到景風從天而降,曆軒城的守衛都是新來的,沒見過景風,心中一驚,大聲質問景風道。

“我有事找司鴻域城主,你們讓開!”景風沒有理會曆軒城護衛,大聲說道。

“大膽,我看你鼠目寸光,一看就不是好人,還不給我停下,接受懲罰!”曆軒城守衛並不理會景風大喝聲,紛紛祭出了各自的武器,想要攔住景風。

可就在他們接近景風時,景風身影模糊了起來,曆軒城護衛刺出的槍芒只刺到了景風模糊地殘影上。

“不好,敵人闖進曆軒城了,快,快去通知城主!”曆軒城護衛隊長心中一驚,被景風的實力嚇住,大喊一聲道。

“唰唰~”在曆軒城隊長的帶領三名手下,放棄了守護曆軒城,向曆軒城城主府飛去,想要通知曆軒城城主司鴻域有高手闖入。

而博碧在虛獨境時間加速的情況下,修煉醒來,經過在虛獨境修煉百余年,博碧修煉到六級天神頂峰的境界,但以博碧被景風改造的金屬性身體,就是一般的八級天神都不是博碧的對手。

半柱香時間過後,景風飛到了曆軒城城主府,看到守衛森嚴的城主府,景風身影一閃,在眾護衛震驚的目光中,消失在了城主府外,進到了城主府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