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十章萬血池
“族長,我把銘起帶來了!”血途神君站在亂葬塚外一塊巨大的石碑下,恭敬地對石碑說道。

“咔哧~”一道聲響在石碑上傳出,巨大的石碑內露出了一個巨口,一道向地下延伸的通道出現在了景風眼前。

“好了,別看了,我們趕快下去吧!”血途神君惡狠的催促道。

“是是~”景風誠恐的說道跟著血途神君走進了石碑裂開的巨口,下到了亂葬塚下面。

“銘起,我可警告你,一會見到族長,不該問的問題不要問,不該說的話不要說,族長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然丟了性命可不怨我沒提醒你!”血途神君提醒景風道。

“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亂說話!”景風點頭保證道。

“嗯~”聽到景風的保證,血途神君松了一口氣,不再說話,帶著景風下到了亂葬塚最下方。

而景風在往下行走的時候,悄悄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查探了一下亂葬塚下的虛實,在景風的靈魂之力滲透出萬米遠的距離時,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突然遇到了一股強大的禁制阻力,而在這股強大的禁制中,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感覺到一股濃濃的血腥。

就在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想要滲透進制中探探究竟時,一股玄級神王的靈魂之力發現了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對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發起了攻擊。

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被攻擊,景風連忙暗自運轉一周無沌之力,振幅了釋放的靈魂之力,巧妙地避開了玄級神王的靈魂之力攻擊,收了回來。

不過自己釋放的靈魂之力被亂葬塚內的玄級神王高手發現,這讓景風心中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腦海中不斷想著辦法,一步步走到了亂葬塚最下方。

“族長,我把銘起帶來了!”遠遠看到血僵族族長站在亂葬塚地底中心等待自己和景風,血途神君一路小跑,帶著景風來到血僵族族長身前,施禮道。

“玄級神王~”景風發現血僵族族長竟然是一名玄級神王高手,隱約感覺剛才靈魂攻擊自己的應該就是血僵族族長。

“你就是銘起~”血僵族族長緊緊盯著景風道。

一股強大的血氣在血僵族族長體內湧出,震飛了景風身邊的血途神君,把景風緊緊包裹住,想要試探景風是否就是剛剛釋放靈魂之力查探虛實的高手。

被玄級神王試探,景風心中也沒了底細,景風把體內的無沌之力全部收縮到了七色魄中,讓包裹住自己體內經脈的血氣覆蓋了自己全身,並放任自己體內的血氣蠶食自己的肉體、經脈。

半個多時辰過後,景風感覺到血僵族族長釋放滲透進自己體內的血氣漸漸被收回,謹慎了起來,准備時機不對就搶先出手,然後逃出此地。

“不錯不錯~短短半年的時間,就修煉到這等境界,實屬不易!”血僵族族長收回了試探景風的靈魂之力,贊賞的說道。

看到血僵族族長眼中的深意,景風一時間也拿捏不准了,不知道血僵族族長到底發現自己虛實了嗎?

不過看到血僵族族長沒有立即拆穿自己,景風衡量了一下利弊,決定留在血僵族繼續查探。

“謝謝族長誇獎,屬下一定會刻苦修煉的!”景風一臉獻媚的說道、“好好~”血僵族族長點了點頭道。

“血途,你先回去,我日後在嘉賞你!”血僵族族長對血途神君道。

“是族長~”血途神君一臉欣喜的離開了亂葬塚,等待日後血僵族族長的賞賜。

“銘起,你跟我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修煉!”血僵族族長親切的對景風招手道,帶著景風向亂葬塚深處走去。

穿過一道道禁制,景風發現血紅色的石路兩旁布滿了尸骨,而且不時在兩側的石牆內,流出了一股股鮮血。

看著眼前的一幕幕,景風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感到了一陣陣厭惡。

而血僵族族長好像沒有發現景風緊皺的眉頭、厭惡的表情,平緩的走在前面,帶著景風來到了亂葬塚最深處,一開始景風靈魂之力發現的地方。

“銘起,這里面是我血僵族的禁地,也是我血僵族靈氣最旺盛的地方,你在里面修煉,一定會事半功倍!”血僵族族長連打三個手印,打開了禁制,一邊走,一邊給景風介紹道、看著眼前漂浮的一片片實質化的血氣,景風心中更加厭惡,恨不得立即釋放出五色聖火燒盡此地離開。

“嗡~”血僵族族長破開最後一道禁制,一座緩慢回旋的,猩紅色血池出現在了景風眼前,一股股讓人作嘔的的氣味不斷在血池中鑽出。

“銘起,這就是我血僵族靈氣最充足的地方一萬血池!只有實力高深或者立下大功者才可在里面修煉!而你是唯一的外例!”血僵族族長對景風說道。

“族長,為什麼我是一個例外?”景風假裝不解的問道,心中出現了一分不安,悄悄釋放出靈魂之力,警惕起來。

“因為你是我見過資質最好的人~我想不出萬年,你就會成為我最得力的助手!”血僵族族長察覺出景風身上的氣息變化並不在意,解釋道。

“好了銘起,這是一顆傳功珠,里面記載著我族最高深的神訣,你下到萬血池中修煉吧,等萬年之後,我會把你喚醒,到那時,你的實力足矣威震神之界!”血僵族族長把一顆暗紅色珠子遞給了景風道。

“謝謝族長~”景風接過暗紅色的珠子,感激的說道。

“銘起,抓緊時間修煉吧!我先幫你護法!”血僵族族長命令景風道。

“是族長~”景風點了點頭道,把暗紅色傳功珠拿在手中,一步步走進了萬血池中。

不過在拿到暗紅色傳功珠時,景風暗自釋放的靈魂之力感覺到暗紅色傳功珠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封印,但由于血僵族族長正虎視眈眈注視著自己,景風沒敢把靈魂之力全部滲透進暗紅色傳功珠,破解傳功珠內的禁制。

“好了銘起,你把靈魂之力滲透進傳功珠內,領悟一下傳功珠內高深法訣吧!”血僵族族長嘴角露出一絲一閃即逝的冷笑,命令道。

“是族長~”景風點了點頭,站在濃濃的血池中,承受著無邊血氣的鑽入,有些無奈的把靈魂之力滲透進了暗紅色傳功珠內。

當景風的靈魂之力一點點滲入時,萬血池內的無邊血氣以及濃濃血液沸騰了起來,景風全身上下不斷的被血氣、血液鑽入。

受到這一股股血氣、血液的鑽入,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不自覺的加深了一層,滲透進了暗紅色傳功珠內,分解著暗紅色傳功珠內的禁制。

當景風釋放的十分之一實力靈魂之力滲透進暗紅色傳功珠時,在暗紅色傳功珠內突然傳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吸附住了景風釋放的靈魂之力,使得景風不得不再次加大釋放的靈魂之力。

一炷香的時間過後,景風迸發的靈魂之力已經達到地級神王的境界,一股強大的氣息在景風身上湧出,整個萬血池內的血氣、血液沸騰的更加厲害。

“小子,你藏得好深啊~不過你終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血僵族族長冷視了一眼顯現實力的景風,殘忍的說道。

“原來你早就發現了我?”暴露了實力,景風也不再藏拙,迸發了玄級神王的靈魂之力,沖開了暗紅色傳功珠禁制傅束,冷視著血僵族族長道。

“不錯~當你悄悄釋放靈魂之力查探我血僵族禁地時,我就已經注意到你,因為除了你這個陌生人,沒有人敢在這里釋放靈魂之力查探!”血僵族族長凶殘的說道。

“既然你早就發現了我,為什麼把我帶此揭穿我!”景風不解的問道。

“因為在我試探你的時候,發現你很強!強到我也有些把握不住你!為了制住,殺死你,我只能把你帶此!”血僵族族長凶殘的說道。

“什麼~”聽到血僵族族長族長所說,景風眉頭一掀,就想飛出萬血池。

“小子,太晚了,你是飛不出萬血池的!”血僵族族長冷笑一聲道。

“轟”的一聲,景風手中的暗紅色傳功珠爆炸開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吞噬了景風,瘋狂的撕裂著景風。

雖然景風有逆天烈焰甲保護,但暗紅色傳功珠爆發的力量太強,景風猝不及防,被暗紅色傳功珠爆發的力量震到了血池中。

暗紅色傳功珠炸開的一瞬間,萬血池禁制被完全開啟,萬血池高速回旋了起來,一股巨大的洗力牢牢吸附柱了景風,使得景風根本不能飛出一分。

“小子,說,是誰派你來的!來此的目的是什麼!”血僵族族長右手一轉,一顆血色骷髏在空中憑空出現,發出一股股尖叫聲,重重的撞擊到了狼狽的景的胸口,威脅道。

雖然景風身穿逆天烈焰甲護身,並不懼怕血僵族族長發出的攻擊,血僵族族長發出的血色骷髏根本傷不到景風,但萬血池內的血氣不斷湧進景風體內,使得景風異常難受!

看到景風竟然有如此強的防禦,血僵族族長愣了一下,再次招出血骷髏,攻擊著景風。

但一連攻擊了十次,血僵族族長發出的血色骷髏都為傷到景風,這讓血僵族族長大為震驚。

“小子,你的防禦真是超過了我的想象!我也不和你糾纏了,你就在這里接受九天煉獄的斷L吧!”血僵族族長滿身煞氣的說道。

血僵族族長話音剛落,“呼”一道血色巨浪在萬血池內鑽出,重重的拍打到了景風的身上,把景風淹沒在了萬血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