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八章血僵族(中)
八天之後,正在分解、研究血僵族神訣得景風感覺到血途神君帶著于騫以及三名資質不錯的年輕人回到了密林中,立即喚醒了正在一旁,忐忑不安修煉血途神君傳授神訣的博碧,並叮囑博碧冷靜。

起初聽到血途神君回來,博碧還有些慌亂,但感覺到景風身上的自信,以及自己體內的中品防禦真靈器,博碧深吸了一口氣,很快平靜下來,等待血途神君等人的到來。

看到博碧如此快就恢複鎮定,景風贊賞的點了點頭,准備血僵族之事一了後,把博碧安頓到曆軒城。

“師傅,你們回來了!”遠遠看到飛來的血途神君五人,博碧神態輕松地站起身來,給血途神君打招呼道。

“嗯~”血途神君點了點頭。當血途神君目光透到景風身上時,愣了一下,緊接著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點了點頭對景風說道:

“銘起,你修煉的速度很快啊。這才一個月的時間,你竟然修煉到第三重血僵族神訣,不錯不錯!”

景風在刻意壓制血僵族神訣下,血途神君根本沒有看出景風虛實,發現景風身上散發的絲絲血氣,心中一陣激動,急迫的想要趕回血僵族領賞。

而于騫聽到景風竟然在一個月時間就修煉到三重血僵族神訣,臉上立即透出了不悅,但血途神君在此,于騫沒有立即發作,惡狠的等了景風一眼。

“這三人是我新收的徒弟,你們認識一下!明日我們就啟程回血僵族!來銘起,你跟我來,我看看你體內修煉情況怎麼樣!”血途神君對景風說道。

“是師傅~”由于景風和血途神君之間差距過大,景風還不怕血途神君發現自己虛實,景風使用五元素法則在心脈中形成了一團虛幻的神嬰,跟著血途神君向密林內走去。

而博碧聽到血途神君竟然要檢查景風體內修煉情況,臉上出現了一絲緊張之色,害怕血途神君發現端疑。

不過一個多時辰過後,一臉欣喜的血途神君帶著景風走了回來,看到景風有意向自己投來讓自己放心的目光,博碧一顆揪著的心輕松了下來。

“好了,大家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啟程!還有,大家以後要多向銘起學習,刻苦修煉,爭取早日修煉有成!”血途神君大聲說道。

“是師傅~”除了于騫,其余四人異口同聲道。

經過一晚上的了解,景風知道了血途神君剛剛所收三人的來曆,三人乃是兄弟名叫洪天、洪地、洪仁,都是五級天神高手。前段時間兄弟三人被人追殺,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被血途神君遇見,出手救下兄弟三人,殺死了仇家。

看到血途神君的實力,在血途神君百般引誘下,兄弟三人最後決定拜血途神君為師,跟隨血途神君左右。

“哎~在神之界,沒有身份地位,要想成為一方高手,太難了!”聽完洪天三人所述,景風在心中歎息一聲,搖了搖頭道。

第二日一早。

血途神君就把修煉的景風六人叫醒,啟程趕往血僵族內。

在去血僵族的路上,血途神君大肆渲染了一下血僵族的好,並告訴景風六人,只要他們修煉成血僵族獨有的神訣,一定會成為威震神之界的高手,他日成為神王,也不無可能。

但知道血途神君陰謀的博碧,心中很是鄙視血途神君,沒有理會不斷吹捧的血途神君,飛到了景風身邊,和景風並駕齊驅。

“師傅,你放心,徒兒一定會努力修煉,不會丟師傅的臉面的!”于騫飛在血途神君右邊,一臉獻媚的保證道。

“好好~只要你有這個決心,師傅就欣慰了!”血途神君點了點頭道,僵硬的臉龐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師傅,我們也會努力修煉的,不會壞了師傅的名聲!”不知真相的洪天三人大聲保證道。

“好好~”血途神君點了點頭道。

此時血途神君心情大好,想到自己帶著五名資質很高的弟子返回血僵族,一定會受到族長褒獎,想到自己以後在血僵族的地位,血途神君僵硬的臉上不時露出笑容。

景風六人跟著血途神君飛行了五天左右時間,來到了一片漫天遍野都是暗紅色植物,延伸數十萬里的野生森林外。

“這片野生森林內就是我血僵族棲息的地方,只是這片野生森林有我族陣法保護,我們步行進去吧!”落到野生森林外的血途神君介紹道。

“師傅,我們血僵族如此厲害,為什麼沒有自己的城池,要棲息在此啊!”于騫不解的問道。

“于騫,這是我血僵族的秘密,因為這片紅色野生森林內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可以加速我們血僵族修煉速度!到了這里,我警告你們,一定要緊跟著我,不要亂闖亂撞,否則丟了性命不要怪我沒提醒你們!”血途神君惡狠的瞪了于騫一眼,凶狠的提醒道。

“師傅,我們知道了~”看到血途神君投來凶狠的目光,于騫只覺渾身一顫,連忙出聲保證道。

“好了,我們進去吧!”血途神君凶根的看著景風六人一眼,起步走在前端,帶領著景風六人走進了野生森林中。

一走進野生森林,景風悄悄釋放的靈魂之力立即感覺到野生森林中覆蓋了一座威力極大的幻殺大陣。

而且從這幻殺大陣散發的氣息景風感覺到,幻殺大陣的陣心是由一件威力極大地異寶為陣心,這件異寶很可能達到了傳承真靈器等級。

跟著血途神君穿過一道道幻象,走了大約十個時辰,景風五人眼前的景象突然發生了改變,一座血紅色,高達百米的巨型堡壘出現在眼前。

“好濃的煞氣啊~”感覺到血色堡壘透出的一股股濃濃的煞氣,景風眉頭一皺,喃喃自語道。

“好了,血僵族到了,我們進去吧!”血途神君頭也沒有會,對景風六人說道,但言語之間卻透出了絲絲激動。

“好雄偉的紅堡壘啊!”亍騫瞪大了雙眼,激動地說道,並緊步跟著血途神君走進了血紅色堡壘,想要看看里面景色如何。

走進血紅色堡壘,景風看到血紅色堡壘內血僵族的族人全都臉色僵硬,行動遲緩,但景風的靈魂之力卻感覺到血僵族的族人體內蘊含極強的恐怖氣息,一旦爆發,力量至少提升數百倍,就像燃燒神嬰一樣、景風六人跟著血途神君七拐八拐來到了一座暗紅色,鑲嵌著一顆顆骷髏的宅子外,血途神君道:“這里就是你們暫住修煉的地方,我們進去吧!”

話畢,血途神君推開大門,帶著景風六人走了進去。

“好多人~”一走進血宅,景風發現血宅之內竟然有數百名目光呆滯,行動僵硬,臉色灰暗的男男女女正席天而坐,修煉血僵族神訣,一股濃濃血氣正包裹著他們的身體,只露出一個頭顱。

“師傅,那些人都怎麼了,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于騫心驚膽顫的說道。

“他們都在練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血途神君呵斥大呼小叫的于騫道。

“博碧,我怎麼感覺這里很陰森,不會出什麼事吧!”于騫走到一臉謹慎的博碧身邊,有些膽顫的傳音給博碧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小心總是對的!”想到當初景風的提醒,博碧並沒有告訴于騫真相。搖了搖頭,傳音道。

走進一間透出絲絲陰風的房間,景風看到五名達到八級神君實力,一臉陰寒的男子坐在房間內,好似看見獵物般盯著自己六人。

“血途,你們回來了!這六人就是你在各個大城搜集,資質上好的弟子嗎?”坐在正中央,兩只眼睛深深凹進去,沒有一絲血色的中年男子伸出猩紅的舌頭,添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發出尖銳的聲音問道。

“回稟師叔,這六人是我費勁千辛萬苦找到的資質很高的弟子,尤其是他,短短一個月,就把我血僵族入門神訣修煉到了第三層,乃是難得一見的奇才!”血途神君施了一禮,指著景風道。

“一個月就把入門神訣修煉到第三層~不錯不錯!”五名血僵族八級神君聽到血途神君介紹景風,眼中一亮,很有深意的打量起景風來。

“來小子,到我跟前來!”坐在正中央的的血缰族高手沖著景風招了招手,很僵硬的說道。

“是~”景風點了點頭,很順從的走到了血僵族高手的面前。

坐在中央的血僵族高手釋放一股濃濃的血氣滲透進了景風體內,查探景風體內情況。當這名血缰族高手發現景風體內的神嬰、經脈、肉體都被一股濃濃的血氣包裹起來,自身的實力就要提升到一級神君境界,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意,用他尖銳的聲音道:“不錯不錯~資質很高,以後你就安心留在這里,好好修煉我血僵族神訣”,

“是~”景風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感激的說道。

“血途,你這次帶回六名弟子,立下大功,你先把這六人安頓下來,然後我帶你去見族長!接受族長賞賜”坐在中間的血僵族高手說道。

“謝謝血啟師叔~”血途神君滿臉激動地說道。

“好了,你們下去吧!”名叫血啟的八級神君招了一下手道。

“是~”驚喜的血途神君對著六人施了一禮,帶著景風走人離開這這件陰森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