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第四章斬殺玄級神王
“浩乾城主,快救我們,此人打傷冰叔,辱罵我天妖谷和血翼家族,你趕快把此人擒下!”幽世奇飛奔到趕來的血騰城城主身旁,大聲哭訴道。

聽到幽世奇的哭訴,景風身上的煞氣一下子湧了出來,此時景風恨不得沖上去,立即了結搬弄是非的幽世奇。

紅玉和若靈聽到幽世奇搬弄是非,也氣得小臉緋紅,一臉怒氣的瞪著幽世奇。

“小子,你是誰,你可知這里是血騰城~你竟敢在血騰城鬧事,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由于景風收斂了氣息,血騰城城主血翼浩乾以為景風只有地級神王實力,再加上血翼家族有意和天幽谷結盟,所以血翼浩乾沒有考慮幽世奇哭訴真偽,大聲質問景風道。

“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我也不想在血騰城鬧事!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現在就離開!”景風還不想多惹事端,忍住心中怒火道。

“小子,打傷人你就想走嗎?”血騰城城主血翼浩乾冷笑一聲道。

“那你想怎樣~”景風眉頭一皺,開不長懼道。

“浩乾兄,還是讓他離開吧!剛剛是一場誤會!”見識了景風的實力,天幽谷天級神王幽冰不想在招惹景風,勸阻血翼浩乾道。

“冰叔你怎麼了,有浩乾城主在這里,我們怕什麼,你可不能弱了我天幽谷名聲啊!”幽世奇不解的大吼道。

“世奇,此人實力很強,我們還是不要招惹的好!”幽冰有些無奈的說道。

“幽冰兄,在血騰城,我來給你們做主!今天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他還以為我血翼家族和天幽谷怕了他!”血翼浩乾不屑的看著景風道。

“靈兒、玉兒,一會激戰起來,保護好自己!神王高手全部交給我!”景風知道一場大戰不開避免,關心的對若靈和紅玉道。

“放心吧風哥,我們有極品真靈器戰衣,不會有事的!”若靈和紅玉對景風露出一絲讓景風放心的笑意道。

“小子,你在說遺言嗎?你放心,我只會要你性命,你身後兩位美女,我會留下慢慢享用的!”血翼浩乾一臉淫像的大笑道。

“我看你是找死~”景風眼中殺機一閃,身形突然消失了,再出現時,已經攻到了放松警惕,正在大笑的血翼浩乾身前,伸出右手,瞬息之間扇了血翼浩乾十巴掌,血翼浩乾臉上頓時出現了十道血紅的手印。

“所有人聽命,給我殺了他!”不斷倒退的血翼浩乾大吼一聲,命令道。

“哼~”看到團團圍來的血翼家族高手,景風冷哼一聲,給虛獨境中的五爪等人傳音,心意一動,把五爪等人在虛獨境中傳了出來,留下了煉雪無痕、冥惑以及正在蛻形的黑鱗蟒。

“吼吼~景風,終于有仗打了,我早就迫不及待了!”五爪大吼一聲,一臉興奮的說道。

“所有人聽命,給我殺~把血騰城給我血洗了!我要讓血翼家族和天幽谷知道惹怒我的下場!”景風最恨別人調戲若靈和紅玉聽到血翼浩乾公然調戲自己的委子,景風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決定給血翼浩乾一個血的教訓。

“世奇,我們不要管血翼浩乾了,趕快逃!”看到憑空出現,殺氣騰騰的五爪、金翅大鵬等人,天幽谷天級神王幽冰心中一驚,拉了一下早已被嚇傻的幽世奇,帶著三名天幽谷的高手逃離了血騰城。

由于景風被血翼浩乾纏住,再加上天幽谷獨特的逃跑遁術幽煙,所以景風一時未注意,幽冰帶著幽世奇三人已經逃跑了。

眼睜睜看著幽世奇四人逃走,景風把心中的怒火全部發泄到了血丑浩乾等玄宇家族高手身上,景風手持降龍木,不斷把困上前來的玄宇家族高手抽成碎塊,而血翼浩乾手持上品真靈器發出的攻擊根本傷不到景風。

“這不可能,你一個地級神王怎麼會有這等實力!”發現自己不論使用何等招式,就是傷不到景風,這讓血翼浩乾一時接受不了,驚恐的大吼道。

“地級神王,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到底是何等級的高手!”景風再次吸收了五源珠的力量,身上的力量急速攀升,瞬息之間達到了天級神王的實力。

“這不可能,一個地級神王怎麼會瞬息之間達到天級神王的實力,難道你一直在隱藏實力!”血翼浩乾不敢相信的驚呼道。

“不錯~不過你覺悟的太晚了!”景風冰冷的大吼一聲,手中的降龍木發出了萬丈綠光,並迅速長大,眨眼之間,長成了一個小樹大小,然伸著茂密堅韌的枝條,抽打著血翼家族高手。

“嘭嘭嘭~”受到降龍木抽打的枝條攻擊,血翼浩乾身上的上品真靈器戰衣被抽裂了一條條細口,一絲絲鮮血在血翼浩乾身上流出。

而五爪、金翅大鵬、混沌神獸也殺得興起,整個街道被毀于一旦,數百名血翼家族高手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死傷大半。

“你們體得猖狂~”就在景風想要取下血騰城城主血翼浩乾性命時,一道爆喝聲在血騰城上空傳出,“唰”的一聲,一個身影出現在重傷的血翼浩乾身前,救下了即將命喪景風之手的血翼浩乾。

“玄級神王~”景風眼中精光一閃,重視起眼前的高手來。

“師叔,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血翼浩乾看到眼前出現之人,大聲哭訴道。

“你是誰?為什麼來我血騰城鬧事,殺我玄宇家族高手!”長相清秀,看似只有三十歲年齡,但清秀的臉上卻透出一股煞氣的中年男子怒視著景風道。

“哼~我本不想鬧事,但你們血翼家族欺人太甚,這就對你們的懲戒!”景風冷哼一聲,並不以為意道。

雖然景風單對單可能不是玄級神王的對手,但感知蟲、達到了二級玄級極聖獸實力,金翅大鵬、五爪、混沌神獸達到了一級玄級極聖獸頂峰的實力。面對一名玄級神王高手,景風還是有自信取勝的。

“浩乾,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中年男子眉頭一皺道。

“師叔,事情是這樣的!”血翼浩乾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

不過在血翼浩乾哭訴之際,景風並沒有做任何解釋,而五爪、混沌神獸殺的興起,也沒有理會突然出現的玄級神王高手,血騰城血翼家族高手有又不少慘死在五爪、混沌神獸等人手下。

“夠了~你們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殺害我血翼家族弟子,我今天定要讓你血債血償!”聽了一般血翼浩乾的哭訴,玄宇家族玄級神王高手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吼一聲,釋放出一股凝聚了三十倍的力量,震開降龍木枝條縛束,飛向了五爪等人,想要把五爪等人殺死,為死去的血翼家族高手報仇。

“想動他們,過了我這關!”景風腳踏靈隱飄,“唰”的一聲,趕上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運轉了一周無沌之力,發出一團增幅了二十五倍力量的能量球,撞向了,想要震傷血翼家族玄級神王。

但玄級神王可以凝聚三十倍力量,再加上玄級神王本身的力量就遠超天級神王數倍,硬抗一擊之後,景風被震退了出去,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發出的余威全部被逆天烈焰甲所攔住,景風並未受到傷害。

“這是什麼戰衣,難道是極品真靈器!”血翼家族玄級神王驚歎的看著發出陣陣紅光,擋住景風發出攻擊的逆天烈焰甲,驚詫的說道。

由于傳承真靈器戰衣一般都是各大勢力的鎮族之寶,所以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沒有猜測逆天烈焰甲是傳承真靈器。

“小蟲、金翅、五爪、七色,玄級神王實力太強,我們五個來戰!”景風給金翅大鵬、五爪四人傳音道。

“好~”四人點了點頭,放棄了各自的對手,飛到了空中,和景風站成了一排,怒視著血翼家族玄級神王。

“小子,你覺得就憑你們幾個是我的對手嗎?”血翼家族玄級神王不屑的說道。

“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但你實力再強,今天我定血洗你血騰城!”景風一臉堅定的說道。

“是嗎?那我先殺了你!”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祭出了極品真靈器,一抹血光在極品真靈器長槍槍頭湧出。

“金翅,我們用速度糾纏住他,五爪、七色、小蟲,你們來攻擊他,我們一定要在一個時辰內重創他!”景風給四人傳音道。

景風還不想拖得太久,暴露身份,一個時辰之後在殺不死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景風決定讓煉雪無痕出來幫他!

“好~”聽到景風的計劃,四人點了點頭,變成了最強的戰斗形態。

“神獸~你們是神獸!”看到五爪四人變成的戰斗形態,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眉頭一皺道。

“我們上~”景風並不理會驚歎的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沖著金翅大鵬四人使了一個眼色,殺向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

“嗖嗖~”景風和金翅大鵬不斷利用速度偷襲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感知蟲利用它超強的感知力,配合五爪和混沌神獸,瘋狂的攻擊著血翼家族玄級神王,一時間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被壓制的死死的,玄級神王的實力根本不能發揮。

“味哧~”由于五爪、金翅大鵬、混沌神獸用的乃是傳承真靈器,一會的功大,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身上的上品真靈器戰衣就變得傷痕累累。

但由于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發出的攻擊力量很強,景風等人也不敢硬抗血翼家族玄級神王劈出的槍芒,戰事不斷僵持著。

“你們竟敢傷我,我要你們都死!”感覺到自己身體不斷流出的鮮血,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憤怒了,把體內的神王之力完全爆發了出來,一股濃濃的血氣在血翼家族玄級神王體內鑽出。

“血魔咒~”血翼家族玄級神王大吼一聲,使出自傷神嬰,但可急速提升力量,血翼家族獨有的神咒。

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自身的實力急速提升,瞬息達到了玄級神王頂峰實力,一槍逼退了五爪和混沌神獸的攻擊。

“嗡~”就在狂暴的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瘋狂攻擊時,景風深吸了一口氣,強行使用三重域,一股強大的域驟壓了下來,罩住了狂暴的血翼家族玄級神王。

“這不可能,你是聖神高手~”感覺到域的氣息,血翼家族玄級神王驚呼一聲道。

“快~趁他病,要他命!”景風大喝一聲道。

“嗖嗖嗖嗖~”五爪、金翅大鵬四人使出了最強攻擊,攻擊到了被景風釋放的域強行縛束住的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身上。

“嘭嘭~”兩聲,行動緩慢的血翼家族玄級神王擋住了七色和金翅大鵬的攻擊,但感知蟲和五爪的攻擊卻重重的攻擊到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身上。

“哧~”的一聲,五爪插入血翼家族玄級神王身體的第五爪抓住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的神嬰,感知蟲的木之本源綠槍劈碎了血翼家族玄級神王上半部身體。

“轟~”的一聲,血翼家族玄級神王爆體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