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六十七章冥惑
“景風,這七星禁制真的完全開啟了!”五爪看到景風騎著火猊前來,大聲詢問道。

“哎~剛才是我大意,讓天樞陣點的九級神君自曝身體而亡,如今還有不到半個時辰,七星禁制就會完全開啟,被七星禁制田住的冥族高手就會隨之身亡!”景風歎息一聲,焦急的說道。

“五爪,你快去其他陣點幫助金翅他們,我試著利用元素法則,時間法則、凝聚法則降低這七星禁制的威力!”景風催促五爪道。

“吼吼!放心吧景風,我和蜂鳥這就去!”五爪也知道事態嚴重性,大吼一聲,和極蜂鳥一起,向七星禁制其他星點飛去。

“火猊,給我護法!”景風對火猊大喊一聲道。

“是主人,你就放心運功吧!”火猊點了點碩大的腦袋道。

“恩”景風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盤膝坐在搖光陣點上,運用五元素法則、時間法則、凝聚法則、把腦中的靈魂之力完全迸發出去,融進了開啟禁制的七星禁制中,強行減弱七星禁制的威力,助金翅大鵬等人迅速殺敵。

隨著景風靈魂之力迸發的越來越強烈,以景風為中心,一片片無色,時間減緩的空間四散了出去,整個空間好像凍結了一般,沒有一絲生機,七星禁制在景風運用三大法則的減緩下,力量不斷的降低,景風也感覺到了正在激烈厮殺的金翅大鵬、火鳳、冰鳳等人正在七星禁制和玄宇家族九級神君激戰。

受到景風強行降低七星禁制影響,金翅大鵬、冰風寒狼等人感到壓力驟減,殺的星點上的玄宇家族九級神君已無反抗之力。

就在景風強行運用三大法則,減緩七星禁制的威力時,景風腦海中突然捕捉到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一種和三大法則有關的感覺。

順著這種感覺,景風雙手啟動,不斷打著一個個複雜的手印,隨著景風在一炷香時間打出上萬次手印,景風感覺到自己釋放的三大法則漸漸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域,一個擁有三大法則的三童域。

就在景風想進一步領悟剛剛捕捉到的三重域時,金翅大鵬、五爪、火鳳、冰鳳等人相機殺死了星點上的玄宇家族九級神君,破了七星禁制,而景風剛剛捕捉到的感覺也隨著七星禁制被破,消失不見,景風極不情願的的在感悟中醒來。

不過七星禁制已破,為了盡快救出被縛束的冥族高手,景風並沒有立即整理剛剛感悟的三重域,心意一動,把飛來的金翅大鵬、五爪等人收到了虛獨境中,然後獨自一人向七星禁制中心飛去、沒有了七星禁制阻撓,干幻島的幻象對景風根本構不成威脅。景風很快來到了七星禁制中心,看到一名神態萎靡,渾身傷口,頭發凌亂,早已昏死過去中年男子躺在被北斗七星所縛束的空間中。

看到昏死的中年男子,景風立即上前,運用元素法則,強行打開了縛束冥族高手七星禁制的空間,進到了里面。

感覺到冥族高手身上微弱,不同于仙魔兩族的氣息,似有似無的呼吸,景風立即拿出一整團生之極元,運用無沌之力,融進了昏死過去的冥族高手體內,幫冥族高手恢複因七星禁制折磨,經脈盡損的重傷。

當冥族高手體內的整團生之極元被景風渡入的虛幻木靈所催化時,冥族高手受損的經脈急速的愈合著,萎靡的神嬰也漸漸恢複了光彩,只是冥族高手受傷太重,一時還未能蘇醒。

但經過三個多時辰治愈,冥族高手傷痕累累的身體漸漸恢複,突然,冥族高手的左手手指動了一下,緊接著,冥族高手謖緩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看到重傷昏迷的冥族高手終于醒來,景風出言詢問道。

“你是誰?”冥族高手感覺到體內的重傷正在被一股強大的生命源力恢複,感到了一絲不解,突然聽到景風所說,看到自己身後,景風陌生的面孔,警惕的看著景風問道。

“我叫景風!”景風露出一絲友好的笑意道。

“景風~”聽到景風自報家門,冥族高手回憶了一下記憶,並不認識一個叫景風的人,眉頭緊皺的自語道。

“你放心,我不是仙族、魔族之人!我和你們冥族有莫大的關系,今天我是來救你的!”看到一臉警惕的冥族高手,景風友好的把目的說了出來。

“你到底是誰?我冥族之內好像沒有你這號人物!”冥族高手警惕的看著景風,大聲質問道。

“你認識戰天嗎?”感覺到冥族高手身上散發的敵意,景風決定亮出身份,詢問道。

“戰天冥主~你到底是誰?”冥族高手聽到景風竟然提起早以被仙魔兩族繼位者聯手殺死的戰天,眉頭一掀道。

“如果我說我是繼承戰天身份,新的冥族繼位者,你相信嗎?”景風露出一絲笑意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冥族高手驚呼道。

“你可以不相信我說的話,但我有冥族聖靈器木魂,木魂應該不會有假吧!”景風在七星禁制中利用元素空間布下了一道堅實的禁制,然後心意一動,拿出了冥族聖靈器木魂。

“木魂~真的是我冥族聖器木魂!”看到景風手中綠色戰刀木魂,冥族高手激動的驚呼道。

“這下你應該相信我所說的話了吧!不在懷疑我了吧!”景風露出一絲笑意,對心情激動的冥族高手道。

“屬下冥惑不知您就是我冥族新的冥主,剛才多有得罪,請冥主你原諒!”見到冥族聖器木魂,冥族高手不在懷疑景風。因為冥族高手知道,當年冥族聖器木魂隨戰天殘魂一同消失在神之界,如今木魂再現,一定是戰天的安排,聯系景風所說,冥族高手確認了景風的身份。

“你叫冥惑!你知道如今冥族在什麼地方嗎?我想去冥族一趟!”景風詢問道。

“屬下不知。當年冥族被仙魔兩族聯手討伐,屬下奉命引開一部分仙魔兩族高手,並沒有和逃亡的冥族高手在一起!所以並不知道冥族如今藏身何處,不過屬下可以確認一點,冥族並為滅亡!”冥惑把當年發生的情況告訴了景風。

“照你這麼說,如今神之界大陸很可能還有冥族高手正潛藏在某處,等待冥族崛起的一天?”景風問道。

“回稟冥族,是這樣的!因為當年族長派出引開仙魔兩族追兵的冥族高手個個實力不凡,比我實力強的就有三人,我想應該還有和我一樣,沒有被仙魔兩族殺死,隱藏在神之界的冥族高手!”冥惑道。

“對了冥惑,你如今是什麼實力高手!”景風詢問道。

“我鼎盛時期是天級神王高手,但是如今我體內的神嬰受損嚴重,能不能恢複天級神王境界,還很難說!”冥惑唏噓的說道。

“冥惑,你放心,用不了多久你受損的神嬰、經脈就會康複的!冥族的崛起還去要你的幫助!我也需要你的輔助!”景風知道生之極元強大恢複力,安慰一臉暗淡的冥惑道。

“冥主你放心,為了能讓冥族再次崛起,我一定會恢複實力,助冥主你的!”想到冥族的安危,冥惑再次恢複了信心。

“冥惑,以後在面外,你直接稱呼我景風就好,畢竟我們如今實力太差,還不足以和仙魔兩族抗衡!不能讓我的身份曝光!”景風提醒道。

“好~那屬下就放肆了!”想到危機四伏的神之界,冥惑點了點頭道。

“好了,冥惑,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景風害怕玄宇家族發現七星禁制被破,再派高手前來,提議道。

“好~”冥惑點了點頭,站起身來,就准備和景風一起離開。

但是當景風想要把冥惑收到虛獨境中時,景風發現冥惑腳下有一根透明的禁制縛束住了冥惑,使虛獨境的吸力根本不能把冥惑收到虛獨境中。

“冥惑,你先不要動,我來幫你把你身上最後一道禁制破除了,然後我把你收到我的空間異寶中離開!”景風對冥惑說道。

“好~”冥惑點了點頭道。

景風運轉了一周無沌之力,運用元素法則,包裹住了冥惑,不斷把冥惑身體周圍的空間元素吸收掉,破解著縛束冥惑的禁制。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嘭”的一聲,縛束住冥惑的最後一道禁制被景風釋放的元素法則破開了。

但是當景風破開冥惑最後一道禁制時,潛在千幻島最深處修煉的玄宇家族神王發現了冥族高手被救、七星禁制被破,蘇醒了過來。

“不好,有高手潛藏在附近!冥惑,我們快走!”景風玄級神王靈魂之力感覺到千幻島深處傳來一股強大的氣息,心中一驚,連忙把冥惑收到了虛獨境中,運用時間加速法則,腳踏靈隱飄,振幅了速度,化作一道白光,向千幻島外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