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六十三章時間之域(四)
景風休息的別院內。

“風哥,你真的要去時間之域修煉嗎?不會有危險吧?”若靈一臉擔心的看著景風道。

“靈兒你放心,時間之域我曾經有過耳聞,在里面修煉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你們就不要擔心了!”景風看到若靈和紅玉臉上擔憂的神情,安慰道。

“吼吼,景風!你進到時間之域之後,我們干什麼去呢?我們總不能一直在這里等你吧!那樣會悶死的!”五爪大吼一聲,不甘寂寞道。

“這個我早就想好了,你和靈兒、玉兒還是進到虛獨境中修煉,等我在時間之域修煉出來,再把你們招出刺”景風看到一臉苦悶的五爪道。

“那好吧!進到虛獨境就進到虛獨境,至少在虛獨境中,我還可以找猿王、金蠶他們比試!”五爪不甘的點頭道。

“靈兒、玉兒,你們也進到虛獨境中吧,那樣我才會放心!”景風溫柔的對若靈和紅玉道。

“恩~我和玉兒姐姐在虛獨境中等你!”若靈乖巧的點頭道。

“好了,玉兒、靈兒、五爪,你們進到虛獨境中吧!”說完,景風心意一動,把三人傳到了虛獨境中。

第二日!

景風一大早就來到了飛域宮大殿,一進大殿,景風發現凌九天、孤獨敗天、影玨等三名飛域之界聖神全部都在大殿等自己。

景風上前對眾人施了一禮道:“凌界主,我來了,讓你們久等了!”

“不礙事景風!”凌九天露出一絲笑意道。

“好了景風,既然你來了,那我們走吧!希望你能在時間之域有所收獲!”凌九天起身說道。

“是凌界主!”景風從命道。

景風跟著凌九天、孤獨敗天、影玨三名聖神身後,穿過一條閃動著陣陣白光的通道,來到了飛域宮地下深宮中,看到一道緊閉,忽近忽遠的大門。

“景風,我們三人一會幫你打開時間之域大門,你直接進去就行!在時間之域中心,時間流速是外界一萬倍,而且空間壓力極大,你安心在里面修煉吧,不過你能不能進到時間之域中心修煉,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你想打探的冥族高手現身之事,我會幫你打聽的!”凌九天拍了拍景風肩膀道。

“謝謝凌界主~”景風感激的說道。

“好了,景風,我們來開啟時間之域了!你准備好了!”凌九天、孤獨敗天、影玨走到時間之域,漂浮的大門外,釋放出強大的聖神之力,融入到了時間之域大門內,固定了時間之域大門,打開了時間之域大門。

看到時間之域大門開啟,景風沒有猶豫,化作一道殘影,進到了時間之域中。

當景風進到時間之域的一瞬間,時間之域的大門立即關閉,時間之域大門又變的飄忽起來。

孤獨敗天對凌九天道:“凌界主,你說景風能進到時間之域中心嗎?”

“雖然景風如今只是九級神君實力高手,但我相信景風,因為他修煉的神訣不簡單,而且他身上的潛力太深,所以我相信景風能進到時間之域中心!只是時間可能會長一些!”凌九天對景風充滿了自信。

“我也相信景風,因為他很特別!”地級神王影玨道。

進到時間之域中,景風感覺自己進到了一片白光世界中,眼前的白光飛速的流動著,一股強大的空間壓力驟然壓了過來。

但是景風虛獨境中心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五千倍,景風對巨大的空間壓力以及飛逝的時間流速並未感到不適,化身一道殘影,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在飛躍時間流速五千倍的空間後,景風稍稍感到了一絲不適,連忙運轉無沌之力,包裹住了全身,並把天級神王的靈魂之力迸發出去,化解著空間壓力和時間流速帶來的不適。

隨著景風腦中靈魂之力迸發的越來越強烈,景風慢慢適應了超越五千倍時間流速的空間,再次加緊了向里伸進的速度。

在飛到時間流速七千倍空間後,景風發現了沐浴在白光之中,正在時間之域修煉的三名飛域之界地級神王。

景風沒有上前打擾三名地級神王修煉,繞過三人,頂著巨大的空間壓力,繼續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由于時間之域內的空間壓力,時間流速不斷地增大,景風倍感壓力,飛行的速度不斷被縛束降低,景風感覺體內的無沌之力以及腦中靈魂之力急速的流失著,體內的木靈根本來不及補充消耗的無沌之力和靈魂之力,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濕透了。

景風感覺到體內即將干枯的無沌之力,立即盤膝坐在七千倍時間之域中,運用木元素法則,恢複起消耗過度的無沌之力來。

也不知在時間之域恢複了多久,景風感覺到體內的無沌之力、腦中靈魂之力恢複到了頂峰實力,也漸漸適應了七千倍時間流速空間壓力,站起身來,招出一道虛幻水靈盾,化作一道藍光,繼續向時間之域深處飛去。

景風在時間之域一路飛行,身體表面的虛幻藍色水靈盾受到空間壓力擠壓,劇烈的波動起來,經過一路疾馳,景風終于來到了時間流速八千倍的區域。

在時間流速八千倍的區域,景風見到帶回兩件極品真靈器,立下大功。受到凌九天恩准。進到到時間之域修煉的花月神王和殘天神王,此時景風感覺花月神王和殘天神王身上的氣息已經和時間之域融為了一體,沒有打擾二人修煉,緩和了一下氣息,繼續向時間之域飛進。

進到八千倍時間之域,景風身體表面的虛幻水靈盾被擠壓到了景風身體表面五厘米處,景風感到了一股股可以壓爆一座高山的壓力不斷沖擊著自己。

但受到八千倍時間流速空間壓力壓迫,景風體內修煉的混沌訣自行運轉起來,而且速度是平時的八十倍,景風體內立即湧出一道狂磷的無沌之力,瘋狂的對斥著空間壓力。

感覺到體內混沌訣高速運轉,抵觸著巨大的空間壓力,景風心中一喜,深吸了一口氣,遙視了一眼時間之域遠方,化作一道光影,繼續向時間之域內部飛去。

在飛行到時間之域時間流速八千八百倍區域時,景風感覺到了一陣虛脫,立即盤膝坐在時間之域八干八百倍區域,開始恢複起消耗過度的無沌之力和靈魂之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景風在時間之域八干八百倍的區域內修煉不知多少年,但經過如此長時間修煉,景風感覺自己體內五色聖金靈的數量已經達到了頂峰,一絲絲五色聖水靈之氣出現在體內,自己隱約又再次突破的跡象。

但為了探清時間之域虛實,景風沒有留在八千八百倍時間流速區域修煉,招出虛幻水靈盾,頂著一重接著一重的空間壓力,繼續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在向時間之域中心繼續探進時,景風又發現了五名飛域之界天級神王以及玄級神王在時間之域修煉,對飛域之界隱藏實力,感到了深深地震驚。

在努力飛到時間流逝九千被區域時,景風感覺到體內的無沌之力以及腦中靈魂之力又有些虛脫,盤膝恢複起來。

就這樣,景風恢複完消耗過度的靈魂之力和無沌之力,立即向時間之域中心深入,感覺到體內無沌之力又虛脫了,景風再次原地恢複。

當景風經過萬年時光深入到九千八百倍時間流速區域後,景風發現四面八方的空間壓力完全壓迫住了自己,使得自己寸步難移。每行進一步,都需要付出極大地努力以及全身的力量,而且身上的皮膚也被四面八方傳來的巨大壓力擠壓的崩裂開了。

察覺出這一情況,景風知道以自己如今實力,不可能在繼續行進了,深吸一口氣,盤膝坐在地上,修煉起混沌訣來。

由于九千八百倍時間流速區域空間壓力極大,在如此巨大的壓力面前。混沌訣運轉的速度再次提升到了九十八倍,景風體內五色聖金靈交融產生的五色聖水靈氣不斷被擠壓,漸漸形成了一顆顆五色聖水靈。

當景風體內五色聖水靈漸漸被強大的空間壓力擠壓的實質化時,景風一直未能完全領悟的凝聚法則突然領悟了,景風也一舉從九級神君境界提升到了地級神王境界。

在達到地級神王的一刹那,景風體內七色魄內的四屬性聖靈以及虛幻木靈全部湧出了景風體內,完全包裹住了景風,完全阻隔住了時間之域空間壓力的壓迫,景風又重新恢複了速度。

感覺到身體一輕,景風心中一喜,立即在修煉中醒來,化作一道高速五色飛逝的殘影,向時間之域中心飛去。

由于沒有了空間壓力壓迫,景風很快就穿過九千九百倍時間流速區域,來到了時間之域中心,時間神木的下方。

在來到時間神木數下時,景風體外,保護景風,阻隔空間壓力的四屬性聖靈以及虛幻木靈全部被巨大的空間壓力擠壓進了體內,景風雙腿也被這股巨大的壓力,擠壓進了時間之域深土中。